季察苦著臉來找了左青和裴修。【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他有氣無力道︰“這可咋整啊, 他們都不答應給我投票,說早就跟其他人約好了。我這個身份一拿到手就是個f級,今天會不會還是我啊?”

    裴修安慰道︰“應該不會的, 我們不是有兩票給你嗎, 我覺得會有零票的人出現,你不會太危險的。”

    他們五個罪犯之間的投票是做不了假的, 因為每個人都必須按照順位給下兩個人各投一票, 那麼如果他們中有人只得到一票或者一票都沒有, 沒有給對方投票的那個人根本瞞不過去。

    所以即使鐘欣已經開始用哄騙的方式騙別人投票了, 但她也不敢違背罪犯之間的規矩——除非f級只會在罪犯之間產生。

    季察道︰“希望兩票能夠吧,要是兩票夠的話, 我們大家都不會有事了。”

    他剛說完,前排的李曉忽然站起身大聲說道︰“是誰在班級群里說那些話的?有錢了不起啊?你憑什麼欺負左青!你有本事就別匿名,站出來讓大家看看到底是誰啊!”

    她看起來很憤怒的樣子, 但即使是在皺眉, 還是特別漂亮。

    左青盯著她看了會兒, 突然覺得有點無趣了。

    就像鐘欣說的,幼稚。

    她懶得再跟她玩宮斗, 轉頭沖後排幾個男生招了下手︰“我教你們一招鎖喉, 要學的趕緊來。”

    裴修挑了下眉, 起身讓到了一邊去。

    後排的桌子和黑板之間還有很大的空地, 這一下子成了練武場, 幾個男生跟著左青玩得特起勁。

    裴修靠在一邊旁觀,直到上課鈴響大家才各回座位。

    左青坐下來拍了拍袖子, 臉上還掛著玩得很開心的笑。

    他笑問︰“好玩嗎?我看你都快成他們老大了。”

    她想了想︰“你這麼一說倒也不錯, 下課我就讓他們喊老大。”

    “……你(干gan)脆留在這里讀書得了。”

    第二節課也很快結束, 左青去了趟衛生間, 回來看到桌上擺了一瓶飲料,一只雪糕和幾只棒棒糖。

    她愣了下,問裴修︰“你買的嗎?”

    他抬起頭,臉(色)有些奇怪︰“你的那些小弟給你買來的。”

    左青拿起雪糕拆開,笑說︰“嘿,這些人還不錯嘛,真上道!”

    裴修眼看著她咬了口雪糕,偏開頭(摸Mo)了(摸Mo)鼻尖。

    她唔了聲,吞下嘴里的東西盯著他問︰“怎麼了?你也想吃?”

    說著她就遞了過來。

    被咬了一口的雪糕湊在裴修唇前,距離近得能感覺到一陣冰涼的氣息。

    他垂眸看了眼,往後撤了點︰“你吃過了還給我?”

    左青撇嘴,收回手又咬了一口,含含糊糊道︰“我都不嫌棄你,你居然嫌棄我,不吃算了,你自己買去!”

    他看了看她,目光猶豫著閃動了下,低聲問︰“你跟其他人也會一起分一根雪糕嗎?”

    左青一愣,腦袋往前一湊盯著他的眼楮,半眯起眼楮道︰“我發現你有點不對勁。”

    裴修呼吸一窒,看著她不敢出聲。

    很短的兩秒對視,卻讓他覺得無比漫長,緊張得連眼楮都忘了眨。

    忽然,左青對他眨了下眼︰“那頭獅子是不是說中了?”

    話音未落,裴修就狠狠的吸了口氣。

    他腦子里出現了兩道聲音,一道催促他趕緊承認,一道卻告訴他還不到時候。

    猶豫之間,卻見她笑眯眯的撩了下劉海,昂首道︰“唉,我這該死的無人能擋的魅力啊。”

    裴修︰“……”

    他低頭笑了笑,伸手捂了下額頭。

    第三節課很快也過去了,這是今天下午的最後課間十分鐘。

    鐘欣似乎已經交到了不少朋友,正坐在一群女生之間開心地說話,看樣子應該是什麼都不擔心了。

    季察有一點憂心的樣子,時不時的朝其他罪犯們看,像是要借此安慰自己至少會有保底的兩票。

    蔣游則幾乎不與左青等人交談,也沒怎麼去和其他人交流的樣子,一直一個人坐在位置上,就像個普通學生。

    左青還是盡量讓那四個壞學生給她投票,順便提了句裴修,但他們卻表示班長根本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不會缺他們這幾票。

    裴修找一些人閑聊過,但都才說上幾句話,就會見到李曉和一直跟著她的牙箍女生走過來加入話題。

    他只好回座位,或者去外面走廊站一站。

    很快便到了第四節課。

    而就在上課鈴敲響的時候,班里的氣氛就忽然一下子變得和之前不一樣了。

    這是一種可以非常清楚感受到的變化,就像是炎熱的房間在一瞬間變得寒氣逼人一樣明顯。

    左青和裴修都不由臉(色)一變,紛紛看向其他人,卻見那些學生的表情,都凝重得有些嚇人。

    整個教室里鴉雀無聲落針可聞,即使是最差的壞學生,也正襟危坐不聲不響,臉(色)像被打上了一層淡淡的綠光,猶如老式恐怖片里回魂夜的鬼。

    明明還是下午,卻好像連外面的天(色)都(發fa)生了變化,教室里略顯陰暗,日光燈的光芒好像被隔絕了,沒有發揮任何作用。

    左青壓低聲音道︰“是我的錯覺嗎,還是這間教室真的變了?”

    裴修點了下頭,正想說話就見一個老師走了進來。

    他喊了聲起立,同時站了起來準備和大家一起喊老師好。

    可是……在他喊出口令之後,卻沒有任何人行動——除了左青等四個不明所以的罪犯。

    整個教室里回蕩著他的那聲“起立”,所有學生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只有他們五個人像呆傻的木頭人一樣站在那里。

    五人齊齊一愣,正不知道是不是該直接坐下的時候,其他學生忽然齊刷刷的轉過了頭,用一種陰測測的表情看向裴修。

    就連講台上的老師,也遠遠望著他,面無表情。

    左青立刻坐了下來,順手拉了裴修一把。

    其他三人也連忙坐下,當最後一個人落座時,那些學生又齊刷刷回過頭,挺直(身shen)體無聲無息地望向老師。

    “有趣,”左青低聲說︰“像很久以前的港台恐怖片。”

    裴修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低頭快速寫了一句話遞給她︰“別說話了,這節課很古怪,當心出事。”

    老師翻開了課本,開始講課。

    他用機械般的聲音面無表情地說道︰“請同學們翻到第三十五頁,我們接著講……”

    每一個字都像是手機里的語音助手,沒有任何音調或情緒起伏。

    “這節課認真听,說不定會(關guan)系到投票。”裴修又寫了一句。

    “好學生,就是指認真听講,努力學習,听從老師吩咐,乖巧踏實,吃苦耐勞……”

    講台上,數學老師突然說起了奇怪的話。

    他應該講的是數學知識,可是他卻在解釋什麼樣的人才叫好學生。

    這是課本上沒有的東西,其他學生卻對此並無異議,一邊听講還一邊做著筆記,有的人甚至在看書,仿佛那本書上真的出現了老師說的內容。

    可是他們翻開的都是數學課本。

    裴修沒時間多想,立刻拿起筆開始做筆記,將老師提到的每個字都盡量寫下來。

    老師用很多詞匯描述了好學生該有的品質,從學習成績到為人處事,再到心理健康和(性xing)格。

    他認為一個好學生除了學習和听話之外,還應該是外向活潑的,懂得和其他人交朋友,會扶老(奶Nai)(奶Nai)過馬路,不早戀不說髒話,不化妝不美甲,更不能玩手機。

    說完之後,他又開始說差生。

    “壞學生成績差,沒禮貌,出口成髒惹人討厭,欺負同學,破壞課堂紀律……”

    又是一連串長長的各種形容,與對好學生截然不同,每一句話都全是□□。

    裴修一字一字奮筆疾書,盡力跟上他說話的速度,把所有關鍵詞全部記錄下來。

    很快,老師說出最後一段︰“他們就是班里的老鼠屎,是進入社會以後的流氓混混,不值得被老師給予任何關注。”

    裴修一字字記下來,剛剛寫完,就猛然听見講台上傳來一聲巨響。

    ——老師重重地用雙手擊打在了講台上,發出“ ”的一聲,把桌面上的粉筆灰都揚了起來。

    所有學生都一起抬起了腦袋,齊齊地看著他。

    他環視一周,用陰沉森冷的聲音說道︰“這種垃圾蛀蟲,就應該被處理掉,不能讓他們給學校丟臉,更不能讓他們進入社會危害一方!我們應該把所有壞學生都處理(干gan)淨,一個也不要留下!”

    左青嘴角顫了顫,驚詫得不知該作何反應。

    “老師說得對!要把他們處理掉!”

    “我們不要壞學生!”

    前排的好學生們就像老師形容的那樣乖巧听話,立刻大聲附和起了他的話。

    中間的學生們緊接著也開始發聲,最後連後排的也喊了起來。

    每個人的表情都不正常,像石頭雕刻出來的一樣僵硬。他們的聲音也和老師一樣,猶如沒有感情的機械。

    忽然,教室外傳來一陣響亮的“鈴鈴鈴”聲——這是下課的鈴聲。

    可是在左青的感覺里,這堂課明明才剛開始不久,頂多過去了十五分鐘。

    但確實是下課了,因為老師合上了書本,轉身在黑板上留下作業就離開了。

    作業內容︰將本堂課所講內容全部寫十遍。

    老師走出教室,融入外界吵鬧的聲音中,從窗口看去,好像已經恢復了正常。

    但教室里還是寂靜無聲,沒有人起身離開,甚至沒人發出一點聲音。

    壓抑的氣氛讓人連呼吸都必須小心。

    直到過了大約兩分鐘,那些學生又像說好了似的一起轉過頭,看向了裴修。

    裴修恍然——投票的時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