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之後的我並沒有急著要去把它花掉,而是步行來到一間咖喱店。【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一進門,老板就非常熱情地接待了我。“葵葵子,吃飯了嗎?沒吃的話,叔叔給你做一份熱(re)辣辣的咖喱飯?”雖然態度是殷切的過分了些許,容易讓人聯想到什麼變態大叔的形象,但是老板的確是個好人無疑。因為這個老板只是自以為自己是我的叔叔,所以對我這個‘佷女’格外關心罷了。我當然不可能有個普通人叔叔在東京橫濱開咖喱店啦!剛來東京第一天身無分文,實在是餓的沒譜了,只好靠著自己的‘小能力’給對方植入了一點無傷大雅的不存在的記憶,成功騙到了一個暫時的飯票。雖然說不隨便向普通人出手是我行事的一個重要原則,但是人都餓**還管什麼原則打不打破的...不過做人還是得厚道些,畢竟現在的我已經有能力償還了!“不用啦,我已經吃過了!”我婉拒了老板的好意,從口袋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十萬日元,放在了老板面前的桌子上。“葵葵子,你這是(干gan)什麼?”老板看著面前這一筆錢,有些不明所以。“這是我這周的飯錢啦,在老板你這里蹭吃蹭喝了這麼久,怪不好意思的...”我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你這孩子說的什麼話,你是我佷女,又一個人山長水遠跑來東京打工,我多照拂一下而已,沒多大點事!”“老板,你怎麼又記錯了,我都說了好多遍我不是你佷女,雖然我知道我們長得很像!”我一臉笑意地對上了老板的眼楮,解除了對老板之前植入的虛假記憶,重新增加了對方錯認我是佷女的情節。老板的眼楮(肉rou)眼可見地呆滯了幾秒,然後才回過神來,一臉歉意,“不好意思啊!你們實在長得太像了,我都老糊涂了,怎麼總是記錯呢!但是也就幾頓飯,也不用給那麼多吧?”見老板這麼說,我就知道我的虛假的記憶已經植入成功了,這個能力並沒有很(強qiang),稍微修行過的咒術師就能發現端倪,甚至根本不起作用。但是老板只是一介普通人,才讓我這麼輕而易舉地得手了。我擺了擺手,“沒事沒事,我下次再來老板多給我免幾單就好!下次不要在認錯我了哦!”調皮地朝著對方眨巴幾下眼楮,在對方無奈的點頭微笑下,我離開了咖喱店。剛才‘**’得來的五十萬日元就這樣沒了五分之一,心里稍稍失落了一會,感嘆著賺錢不易得好好省著花,下一瞬在見到路邊某時裝店櫥窗里的衣服後眼楮都直了,徑直就走了進去。短短的一個小時,我的身價從四十萬日元縮水到了十萬日元,但是換來的卻是兩大袋子的衣服,還有嶄然一新的自己。我(脫tuo)去那一身厚重的、不合時宜的和服,換上了更加輕便的衣服。身上這一身都是店主熱情推薦的,黑(色)的(露)臍短款t恤,搭配著牛仔短褲,輕便的服裝讓我看上去多了青春與活力,也完美地(勾gou)勒出了我平日里被和服隱藏的極好的身材。玲瓏有致的s型身材,勻稱的蜜(色)肌膚,飽滿的(胸xiong)脯以及修長卻不失爆發力的腿部...要是家族那班老古板見到我穿著這副樣子估計當場氣得爆血管了吧...畢竟這種穿法在他們眼里無異于裸奔了。“小姐...小姐身材真好!”導購小姐姐的眼神不斷地在我的(胸xiong)部和腿部之間來回游移,臉上還浮現出可疑的紅暈。雖然不知道小姐姐腦子里在腦補些什麼奇怪的畫面,但是這並不影響我的好心情。尤其是當我在心里把這樣的行為拔高到反抗封建家族這樣的高度之後,連帶著(脫tuo)下來的那套髒兮兮的和服都順眼了不少。“謝謝你,小姐姐,能否麻煩幫我把那套和服扔了?”今天開始,我要做一個全新的東堂葵!“誒?...當...當然可以啦!”我朝著她笑了笑,撈起已經結好帳的禮袋離開了服裝店。將滿滿當當的戰利品掛在手上,我艱難地拿出裝著錢的牛皮紙袋,原本鼓鼓囊囊的袋子已經(干gan)癟下去了,將開好的發-票也一並放進袋子中,感嘆道︰“希望公司的報銷流程不要跑太久吧...”不然剩下這點錢太難了,女人當真是毫無節制!而且人瘋起來,連自己都會吐槽。然而好心情並沒有持續太久,總有些不知好歹的家伙貿貿然沖上來打擾美少(女nu)的歲月靜好。我,東堂葵,竟然在東京的街頭被人□□裸地**了!大概是擺(脫tuo)了家族桎梏的快樂讓我神經和反應都被麻痹了不少,當那個可惡的小賊一把奪過我手中的錢袋子飛快逃跑的時候,我竟然還在原地愣了幾秒。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這就是東京的治安嗎?不知廉恥!不知好歹!不知死活!要是以為我真的是什麼足不出戶,養在閨閣里面的家族大小姐的話,那可真的是大錯特錯了!托換了身衣服的福,我的行為不再被限制,除去最開始愣住的幾秒,反應過來便撒開了腳丫子追趕那個小賊。眼看著馬上就逮住那個可惡的小賊,小賊也這個時候回頭看了一眼,似乎是我的速度著實讓他大吃一驚,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能追上來。他腳步一個踉蹌,差點就被絆倒在地。“可惡的小賊——還跑!”要是這個時候他還願意回頭是岸的話,本小姐還願意放他一馬,大事化小。但可惜的是,他似乎並沒有這樣的覺悟,見我在後面窮追猛打,咬咬牙似乎是咒罵了幾句,又再次加快了腳步。很好,不知悔改是吧...被我緊追不舍著的小賊拐進了一條小巷子之後,眼見著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了,毫無防備之下,他竟然使壞將窄巷中堆放的貨物一把推倒,凌亂的箱子完全堵住了我的去路。可惡的小賊見狀竟然還一臉輕蔑地朝我做了個鬼臉︰“臭丫頭,拜拜了!”“你是以為這樣就能阻擋我前進的步伐了嗎?”我看著他的背影,在他馬上走出這條暗巷的時候說到,那人的腳步一頓,然後‘ ’地一聲,我一腳踹開了那些箱子,上百斤重的木箱子就這樣被我踢到邊上,甚至連被釘進的木條都破損松動,踢出個黑壓壓的大洞。原本被堵死的小巷瞬間清理出一條道來。“開...開什麼玩笑!?”小賊眼中染滿了驚駭之意,仿佛我才是那個十惡不赦的壞人。“吶——我說,還要跟我玩這種貓抓老鼠的游戲嗎?”我(露)出了個笑容,希望讓自己看上去盡量像個和善的美少(女nu),可是那個人卻(肉rou)眼可見顫抖起來了。等一下——我有這麼可怕嗎?“怪...怪物——”他節節後退,嘴里還這樣污蔑我是怪物,明明他才是那個**別人的小賊!不僅如此,他還轉過身準備開始新一輪的逃跑,絲毫沒有改悔的打算,既然對方都不想做人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嘆了一口氣,正準備追上去,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身影沖了出來。少年似乎也是跑了一路,一個猛沖起跳直直地將小賊撲倒在地上,以一種對方完全無法反抗的姿態將其制服在地,動作敏捷流暢,又不失爆發力,讓我看都不禁為之側目,甚至想為他鼓掌!bravo!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實在是太漂亮了!小賊似乎是精神大受打擊,竟然當場崩潰,痛哭大喊起來︰“我錯了我錯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巡警很快就來到將犯人帶走了。我也得知了這位出手相助的高中生的姓名——虎杖悠仁,是附近高中就讀的一名學生,恰巧在去醫院探望親人路上撿到了這個小賊搶走我錢袋的一幕,便抄了另一條近道去追截對方。也就有了我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名為虎杖悠仁的少年還穿著一身校服,(干gan)淨利落的寸頭下是一張陽光的臉龐,淺金(色)的眸中閃耀著清亮正直的光芒。雖然身上絲毫沒有咒力的跡象,但是剛才所展(露)出來的體術,卻是很多咒術師都不具備的才能。見我盯著他的臉看,還會(露)出羞赧的神(色),似乎不敢和我對視。“那個...東堂學姐,你沒事吧?”他笑得一臉爽朗,還(露)出了閃亮的大白牙。當然沒事,有事的很明顯只有剛才那個小賊,希望他精神和□□都沒什麼大礙吧!但我沒有馬上回答虎杖悠仁的話,只是上下打量了他幾眼,這個少年身上散發著一種莫名和我契合的氣場。我,東堂葵,雖然討厭封建迷信那一套,但是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命運論者,我相信冥冥之中是有緣分存在的,而眼前這個少年所散發的氣勢,是一種我無法反抗、帶著宿命般的摯友的氣息!但還有一件東西需要確認——“喂——虎杖少年!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