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還以為出了這樣的事想要順利拿到我的報銷款或許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本來會讓我的經濟條件變得相當窘迫的一件事在收到了師傅的五百萬轉賬之後就變得無足輕重起來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當然,雖然錢已經有了,但是我並沒有打算撕毀我和宮城先生的協議。畢竟我是個很有協議精神的人,況且沒有人會嫌錢多,五百萬終究也是有花完的一天,找到一條生財之道才是正經事。但我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我就收到了宮城先生承諾的報銷款了,不但如此,還多追加了一百萬的‘獎金’。我捧著沉甸甸、明顯比之前厚了好幾倍的牛皮紙袋子,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看上去生龍活虎的黑發繃帶男人。“這多出的一百萬真的是給我的嗎?”繃帶男人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據他所說,是因為想親身見識一下傳聞中的天國恰巧在路邊踫見書中說‘吃上一口便能直升天堂’的蘑菇所以毫不猶豫吃了下去,沒想到被我及時送醫洗胃給救了回來。雖然我不太理解為什麼這個男人說起這些事的時候一副遺憾而又隱隱帶著咬牙切齒的樣子,但我還是十分坦然地接受了他的感謝之意。至于負責殿後和敵方火拼的宮城先生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人現在還躺在病(床chuang)上,故而這次便是他來代替宮城先生跟我交接。但是感謝歸感謝,一百萬的酬謝費的確是太夸張了吧!難道這就是black society的風格嗎?“啊咧啊咧~的確是給你的哦!宮城特地交代了,這是你和他談好的協議,他會盡可能地將資源傾向你,以後要是成為大明星記得要給我多簽幾個名哦!”自稱為‘太宰治’的男人眨巴眨巴了自己的眼楮,笑的一臉真誠和無辜。可我偏生地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好像有什麼地方怪怪的。“這一百萬就是宮城先生口中的資源?”哈?我當時還以為只是單純的報銷款來著...太宰治眼中閃過一抹暗(色),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飛快掠過,我都沒來得及看清便消失不見,又換上那一副溫和無害的表情,說道︰“當然不...僅如此啦!宮城已經幫你約好了idol訓練營的重要投資人之一,要好好和他相處哦~”說著還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張金(色)的卡片,用手指抵住推到我面前來。金(色)的卡片上只有簡短的幾個字——moonday 601看上去似乎是某個地方的名字,暫時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但是等會用手機導航查一下大概就會水落石出了。雖然我對太宰治的所說所為有些奇怪,也有一些不能理解的地方,但我還是冷靜地看了一眼卡片,然後開口問道︰“所以我這是要開始工作了嗎?”“當然啦,這個世界永遠沒有免費的午餐不是嗎?但是東堂小姐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不是嗎?我們已經提供了你要求的東西,可千萬別讓我們失望哦!”果然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啊!有了收了錢要開始付出相應的勞動力這個認知之後,我安心了不少,這可能就是打工人的安心吧!但是面前這個男人臉上那種嘲諷是怎麼回事?“太宰先生似乎不是很喜歡我。”我直接了當地開口。聞言,太宰治臉上(露)出了故作的驚訝,“怎麼會呢?東堂小姐長得很好看,身材也相當火辣,最重要是的,你是個很有野心,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我們港口ma...港口傳媒,就喜歡和你這樣的人合作。”說謊!話說的很漂亮,但是眼神中那種輕蔑和陰陽怪氣卻是完全遮蓋不住,好像這種態度的轉變就是從我接過那一百萬之後(發fa)生了。難道...這家伙是在舍不得這一百萬嗎?不僅如此,這個家伙根本就是在否認我的價值!“太宰先生!我會向你證明,我配得起這一百萬,不僅如此!我東堂葵日後的價值絕對難以估計!你就等著看吧!”很好,這個男人激起了我的斗志!太宰治一愣,然後瞪圓了鳶眸,似乎沒能理解我的激動,嘴巴微張好半天都說不出話,最後只是意有所指地來了一句︰“那我很期待東堂小姐的表現...”......京都某處古宅——剛從外地出差回來五條悟注意到了家里的客人。要是往常,他肯定是對家中(發fa)生的事情置若罔聞的,若不是必須回來取走些東西,他甚至都不會回來這座冰冷的宅子。只是路過的時候偶爾听見他們討論時出現了自己的名字,一時興起這才走了過去。憑借著異于常人的記憶力,他一下子就認出了來人是東堂家的當家以及妻子。兩人正跪坐在五條家家主對面的榻榻米上,東堂家主的臉上寫滿了歉疚之意。“是我們管教無方,平時太驕縱小女了,才讓她在這種關鍵時刻逃走了,導致五條家蒙受了這樣的羞辱,是我對不住你...”哪怕是堂堂一家之主,在絕對的實力——御三家之一的五條家面前,姿態也得擺放得足夠低。不過,讓五條悟在意的並不是這些無趣的老橘子皮本身,而是男人剛才口中的‘小女’,怎麼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麼重要的東西呢?還沒等他想個明白,一直沉默著的五條家主——也就是他血緣上的父親說話了︰“東堂老弟,看來令愛並不是非常滿意我們五條家啊...”“怎麼會呢!小女年紀尚小,不懂事,才做出逃婚這種糊涂事來,我們已經在派人把她找回來了!”逃婚?成功捕捉住關鍵詞的五條悟終于回想起來了,這老頭之前好像是說想要他和哪家的小妹妹訂婚來著...原來就是東堂家的小丫頭嗎?“如果你們東堂家並不滿意我們聯姻這件事的話,大可以痛快說出來,我們五條家可不是只有你們一個選擇!我們也算是一場弟兄,你老實與我講,我也不會太責怪你!”聞言,東堂家家主的臉(色)越發地難看了,他扭頭和自己的發妻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對方的話。這哪像是不責怪的樣子,分明字里行間全是遷怒之意!五條家主冷著臉,不發一言,室內的氣氛瞬間降至了冰點。雖然東堂在咒術界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家族,但是比起根基深厚的五條家完全不夠看,再加上這件事的確是東堂家有錯在先,所以哪怕是受氣也只得忍下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劃破這一片寂靜的是五條悟那過分放肆的笑聲,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了站在門廊上那帶著墨鏡的白發青年——毫無形象、視若無人地捧腹大笑著,似乎是听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笑話似的,一個人矗在那里笑了莫約半分鐘才消停下來。“真是笑死人了!我才發現老頭你臉皮也這麼厚,明明自己的兒子也沒有到場赴約卻仍舊能夠腆著一張老臉坐在這里責怪他人...哈哈哈哈哈——”好像是有那麼一回事,說是要在某家小姐的成年禮上正式宣布和五條家聯姻的事,但他壓根沒在意,甚至順手接了一個遠在國外的任務,就連成年禮都沒有去,一直在國外逍遙快活到今天才回來。就這?那老頭還敢這樣擺譜去欺負別人,當真是搞笑!他陡然停下來,臉(色)一變,冷聲道︰“你們不覺得你們很可笑嗎?”五條悟毫不留情揭穿了自己父親的話,東堂家主一愣,臉上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但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悄然地將背挺直了些許。“悟,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五條家主的面子有點掛不住,忍不住大聲斥責道。而被斥責的對象只是百無聊賴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副‘我根本不想多听你講一句話’的態度,轉而看向沉默不語的東堂家主,“我就是看不慣某些老橘子皮賣女兒就算了,還賣得那麼卑躬屈膝...老實說吧,就算你的女兒是長得美若天仙,我也不會...啊不對,應該說,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我都不會娶你的女兒的,趁早死了這條心吧!”“還是你以為憑借這個老頭就能控制我,逼我就範?你難道還麼看懂五條家的形勢嗎?”白發青年咧嘴一笑,(露)出了滿懷惡意的張狂笑容︰“這里的一切都是我說了算!”雖然圓框墨鏡遮住了五條悟的眼楮,但是在場的東堂家主極其妻子就是生生地感受到那一抹不屑一顧的嘲弄的眼神,那種宛若是在看螻蟻般的眼神,著實是讓人難受。“悟,你怎麼跟長輩說話的?”“別急啊,現在就輪到你了老頭!我是不會娶你中意的家族的任何人作為妻子,想要控制我的婚姻這種美夢你還是下輩子再做吧!如果還敢借我的名義搞這種東西,我馬上就能讓五條家消失,你不會質疑我的能力吧。”最後一句完全就是警告了。這個人根本沒有將他們這群長輩放在眼里!這就是五條家的驕傲——近五百年來首次出現的能夠真正繼承五條家術式的子孫——五條悟,以一種凌駕于眾人之上的姿態說完了自己的話後,便連招呼都不打就離開了。然而現場的人沒有一個敢開口攔住他。五條家主的臉(色)非常難看,但卻也是一聲不吭,更別提是東堂家的人了。匆匆拜別了五條家主之後,東堂家主偕同自己的妻子也快步離開了。等坐上了自己家的車子之後,他才開口︰“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兩周之內,我要見到東堂葵那個臭丫頭!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出來!”坐在駕駛座的司機大氣不敢出,只得連連點頭。“阿娜達...今天你也看到五條家的那位了,那哪是什麼恃才傲物的天才,分明就是個目中無人的家伙,而且他的態度似乎非常明確,對我們的厭惡也是,我們真的要將葵葵嫁給他嗎?”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東堂夫人,她一改剛才在五條家里那恭順沉默的姿態,沉穩地分析道。東堂家主臉(色)鐵青,開口道︰“這件事本就是葵葵做的不對,怎麼可以在那樣的日子里面逃跑。哼,五條那家伙想得可真的是好,得了便宜還想要贏更多,明明自己的兒子也沒有出席...五條悟那個家伙,我絕不會認同他當我的女婿的!”聞言,東堂夫人眼神一亮,“那葵葵...”“就算是這樣,那個臭丫頭竟然敢離家出走,我也絕對不會放過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