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著手機導航一路尋過來,很快就到了金卡上面的moonday所在地。[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奢華的圓頂建築前坐落著巨大的音樂噴泉,盈盈的水波之中矗立著優雅的象牙白女神像,顯得氣派而又高端。但是怎麼看都像是個酒店...原來我的工作是要在酒店完成的嗎?本來還很奇怪為什麼是這個地方,但是感知到酒店那瘋狂溢出的、常人無法感知到的咒力之後,我便懂了。咒靈和咒術師都能產生咒力,但是咒術師因為受過訓練,一般都能對咒力收放自如,就算還是會有泄(露),但也不至于像這樣夸張。這漫天的、不加掩飾的咒力,只能是咒靈所為了,並且這只咒靈的等級不低,至少在一級左右了。我大約估算了一下,這下終于對多出來的一百萬獎金釋懷了。原來這就是太宰治口中的‘工作’嗎?要是專門請咒術師前來祓除一級以上的咒靈,任務費估計還不止一百萬,畢竟無論哪個地方,咒術師的數量都是鳳毛麟角,沒有市場競爭,價格自然也就水漲船高。嘖嘖嘖,思及此,我對太宰治這個男人的摳門程度又加深了一點理解。雖然想是那麼想,但現在畢竟我是個卑微打工人,錢也收到了,還是得努力(干gan)活,然後用業績狠狠地打那個否定我價值的太宰治的臉才是要緊事!緊握著那張寫了房號的金卡,我邁進了酒店。自知跟酒店前台是無法說明情況並且疏散人群,我悄悄拐去了火警鈴所在的地方,一拳把它錘爛了,刺耳的警告聲瞬間在整間酒店範圍內響了起來。在眾人慌張逃竄的涌流中,我逆流而去尋找601,順手還給酒店支起了個只出不進的【帳】。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我站在601的房門外,做了個深呼吸之後用房卡滴開了房門。感知告訴我,這里是整個酒店咒力最濃厚的地方,想必那只咒靈也是潛藏在此處了。“咿呀——”門悄然地打開了一條縫。里面似乎是一片昏暗,在我推開門的一瞬間,房間內潺潺的水流聲也一同停下來,變成布料摩擦聲,雖然微弱,但我敏銳的听力還是一下子捕捉到了。聲音是從浴室里傳出來的。因為沒有開燈的緣故,豪華而又空曠的套房內一片昏暗,只有落地窗那紗質的窗簾透進來點點光輝,我才借此看清楚了套房的內部。歐式的家具擺放相當整齊,要不是那沖天的咒力,仍誰都只會覺得就是普通的一個房間。不僅如此,浴室里頭那點動靜也是讓我萬分警惕,拳頭悄然握緊,不自覺地凝聚起自己自身的咒力來,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毫不猶豫地揮舞自己的拳頭!奇怪的、細碎的聲音消失了,浴室的門也一下子打開。等見到門後那赤著胳膊、xia身只圍了一條浴巾的中年肥胖男子之後,我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的拳頭往對方臉上砸。倒也不是因為咒靈,純粹就是辣到我眼楮罷了。-宮城已經幫你約好了idol訓練營的重要投資人之一,要好好和他相處哦!太宰治的話忽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便冷靜下來,控制住自己的沖動了。“你是投資人?”男人猥瑣而又下流地掃了我一眼,眼中流(露)出驚(艷yan)的神(色),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才開口道︰“沒錯,你就是mf傳媒的新人?很不錯很不錯很不錯...”“想必你應該清楚來這里是做什麼的了吧!”我凝重地點了點頭,看來太宰治的意思要我在咒靈手下保護這個男人。但是面前的男人竟然在我面前準備著手解開下-身的浴巾,我正奇怪之余,只見男人身後忽然具現化出一雙丑陋的雙手,青黑枯瘦的怪手眼見馬上就要掐住男人的脖子,我靈敏地扯住男人的胳膊,一把將他甩到了一邊的牆壁上。‘ ’地一聲巨響,男人整個肥胖的身軀撞上了堅硬的牆壁,猛吐了一口鮮血便暈厥過去了。其實我本應該有更好的處理方式的,但是奈何這個男人實在是過分猥瑣,又加之眼神非常不友好,于是我便偷偷假公濟私,也算是個小小的報復了。“雖然人是太猥瑣了些,還散發著人渣的味道,但是受人錢財□□...也是時候該真正地活動活動筋骨了!”我扶住脖子後方扭了扭頭,許久未曾打架舒展的筋骨發出了‘咯咯’的聲響。而面前的咒靈也已經完全具現化出原本的樣子——一只長得七八只手,身高兩米的怪物,全身上下都是青黑的皮膚,覆蓋著奇怪的紋路,看上去詭異而又猙獰。“術...術師...”那怪物的聲音嘶啞而又不詳,充血發脹的獨眼緊緊地盯著我,那視線充滿了怨毒。這是一只初步產生了意識的一級咒靈,再任其發展下去,甚至很有可能會演變成特級咒靈。......港口mafia的旗下的某醫院,宮城的傷口已經被醫生包扎好了,但是因為傷口剛縫合好不宜走動的緣故,他被醫生勒令躺在(床chuang)上休養,所以港口傳媒的事暫時交給了太宰治來代勞。“宮城吃隻果嗎?我買了一大袋隻果哦!”太宰治揚了揚手里的袋子。“...不用了。謝謝你,太宰大人。”宮城猶豫了一會,還是鼓起了勇氣開口問道︰“那個,東堂她...”“如果是問那一百萬的話,她已經收下了哦!連房卡也收下了。”太宰治坐在椅凳子上,從袋子里掏出個隻果,‘ 嚓’一聲咬了一口。“太宰先生,隻果要先削皮...”宮城一臉黑線,不過見青年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也只得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沒想到東堂小姐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說不失望是不可能的。早在簽約的時候,他就說過以東堂葵的外貌條件,很有可能會成為日本的下一個頂流idol。本來作為港口mafia的洗錢方式之一,港口傳媒並不是真的為了培養偶像,但是鑒于上次的行動中對方的確是有所貢獻,加上他也答應了要盡可能多的將資源傾向給她,所以這才拜托太宰治去跟她溝通。成名的方法無非兩種,一是天賦,努力和汗水,一步一步爬上去,當然他也會盡可能提供幫助;第二就是出賣自己來爭取更多的資源。一百萬是偶像訓練營的投資人給的,收下錢在陪那(色)-鬼一段時間,對方就會給出一個出道的名額。同時,這也是他們給出的一個考驗。“宮城似乎很中意那位東堂小姐呢...”“就是覺得,哪不像是東堂葵會做出來的選擇...”怎麼看,她也不像是那種一心為了出道可以放棄自己的尊嚴的人,不過感覺對方似乎異常缺錢就是了。難道這才是真正的原因嗎?“嘛~誰知道呢!”太宰治又咬了一口隻果。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響了。太宰治沒有多想就接通了那個電話,然後宮城就看見太宰治臉(色)一變,眉頭輕皺著,然後沒過一會又舒展開來,(露)出了興味的神(色)。也不知道是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知道了,等會我過來親自處理。”掛掉電話後的太宰治一手將啃了一半的隻果扔進不遠處的垃圾桶,開口道︰“你的東堂葵似乎也是個狠角呢~把投資人打成腦震蕩不單止,還順手拆了個總統套房哦!事情好像是變得有趣起來了呢...”“哈???”太宰治是一個小時之後才慢悠悠地來到警察局的,和負責聯系他的警長打了聲招呼,就順利地來到暫時關押犯人的房間里見到了東堂葵。對方正盤腿坐在鐵絲(床chuang)上,單手托腮一臉沉思的樣子,灰黑(色)的眸子眨巴著,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令人惱怒的東西,臉頰瞬間鼓成河豚狀,看上去竟然還有幾分憨厚的可愛。“咳咳咳——”太宰治佯裝咳嗽了幾聲,成功地將對方的注意力給拉了過來。見人來了,東堂葵那雙灰黑(色)的眸子就好像瞬間被點亮了一般,臉上也不自覺地流(露)出得救的笑容,迎了過去,手緊緊拽著冰冷得鐵窗,感動地開口︰“太宰先生,你終于來救我了!”太宰治一愣,有一瞬間感覺自己好像被對方蠱惑了一般。頂著那樣一張臉軟軟甜甜地喊‘太宰先生’實在是有點過于犯規了吧!就好像是拆了家的大型犬,自知做錯了事可憐巴巴地請求主人原諒似的….等等等等!他怎麼會產生如此奇怪的想法。太宰治,你不對勁!......當我見到太宰治站在監牢外面似笑非笑地看著我的時候,我就決定了,不管這個太宰先生是不是真的看不起我,我都決定單方面跟他和解,並且不再計較他之前對我的蔑視了。只要他能把我從這個鬼地方給弄出來!“太宰先生,你終于來救我了!”別問,問就是太宰治的形象瞬間在我內心變得高大起來了。可是面前的太宰治卻一副活見鬼的樣子,捂住自己的嘴後退了好幾大步。拜我極好的听力所賜,還能隱隱約約听見他在反復低喃著‘我不對勁我不對勁’這幾個字眼。“太宰先生?”太宰治似乎終于從奇怪的狀態中走出來,鳶(色)的眸子緊緊盯著我看,冷聲問道︰“東堂小姐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哈?不是你叫我去保護那個投資人的嗎?”我一臉蒙,完全沒搞清楚太宰治這句話的意思。听完我的話之後,又輪到了太宰治一臉懵-逼了。“…哈?我叫你去(干gan)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