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情況下,一級的咒靈需要復數以上的咒術師來協同解決,更別提這種已經開始產生靈智的咒靈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要是換做普通的咒術師或許還會顯得有些措手不及,甚至可能造成任務擱置的情況。“但真是不幸,今天你的對手是我!”我話音剛落,那可怖惡心的手臂便猛然拉長直直往我身上招呼,我迅速往後躍了幾步,只見方才我踩過的地面已然被(暴bao)力砸出了好幾個大洞。還挺暴躁啊!這種你追我躲得游戲玩了不過幾分鐘,我便覺得有些厭倦,況且筋骨也活動得差不太多,便(干gan)脆站定在原地,一把抓住了那咒靈的手,然後將它們麻溜地捆在了一起。“■■——”咒靈發出了含糊不清的怒吼,那聲音不屬于人類已知的任何一種語言,听著宛若無數根針在腦子不停地扎,刺痛著我的神經。原來這咒靈竟然不僅有物理傷害,還有精神傷害嗎?于是我改變原來的策略,打算和這只怪物速戰速決,將咒力凝聚在手上後,我先發制人,突然發起了襲擊,直直地往還張著嘴想要發出精神攻擊聲波的怪物的嘴重拳出擊,成功地將怪物一拳錘到牆上。巨大的沖擊力讓水泥牆面漾出一大圈的裂縫,還伴隨著碎裂的沙石紛紛揚揚。那怪物腫脹的身軀似乎是被被暫時卡在牆面之中,見它掙扎著似乎很想逃出來的樣子,我搖了搖頭,徑直走了過去。“真可憐…你一定很痛苦吧?”我嫣然一笑,(露)出了個惡意滿滿的表情,“別怕,現在就讓你解(脫tuo)~不過過程可能稍微有點痛苦需要你忍耐一下下哦!”我伸出手比了個億點點的手勢,然後在那雙發紅的、丑惡的眼楮注視下,一拳又一拳地砸過去。很多咒術師都會因為我是個女孩子而看輕我,而和我合作過的咒術師也無一例外地跟上頭選擇不再跟我組隊,故而後來我就算是出任務也是孤單一個人。因為他們都嫌棄我祓除咒靈的方式過于粗暴,對此,我只想表示他們根本不懂這種極簡主義的(暴bao)力美學!只是單純的用碾壓般的術式去封印咒靈乃是一般咒術師所為,而入流的咒術師,理應是要用自己的純粹((肉rou)-體)的力量去征服這些怪物才對。綜上所述,除非是遇到特別難搞的特級咒靈,不然我是絕不貿貿然使用我的術式的,畢竟術式這個東西使用過後很有可能會留下痕跡,萬一後面被咒術屆某些‘有心人士’查到我頭上來可怎麼辦…“砰——砰——”在我接連不斷地重拳出擊之下,那咒靈早就失去了反抗的余地,好幾十下不停歇的、注滿了咒力的拳頭成功地將其送上了天堂,最後變成了一攤軟趴趴的腐(肉rou),殘留在牆壁上那個巨大的坑之中。-願天堂沒有小拳拳,阿門!默默為死去的咒靈祈禱一番之後,我將視線轉向一邊暈厥過去的男人,男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下-身的浴巾已然散落在一邊,我的眼楮又被辣到了!如果我有罪,那就讓法律來懲罰我,而不是讓我看見這惡-心的玩意兒!我立馬別過臉去,隨手抄起了床邊鋪著的地毯,一把將男人的(身shen)體蓋住,完了還是覺得不夠,便用地毯把男人卷了起來。做好所有的動作之後,我擦了擦自己額間的汗,不由感嘆道︰這年頭,錢真的是難賺啊!不過好歹已經祓除了咒靈,而且目標人物也都還活著,那就萬事大吉了!這樣想到的我松了一口氣,剛松懈下來的心在看到面前這個猥瑣男人忽然睜開了那雙布滿紅血絲的眼楮之後又再次提了起來,一個沒忍住下意識就給他眼楮來了一拳。……“然後我正想帶著投資人離開那里,大批的警察破門而入,我就這樣被他們帶回警局關起來了…”我當然不會把咒靈的事情泄(露)出去啦!況且,正常人是無法像咒術師那樣感知到咒靈的存在,我只得說撒了個謊稱自己自小有陰陽眼,能夠看鬼魂的存在,方才在套房里所做一切不過都是為了驅鬼罷了。只不過是電視劇里的驅鬼師是法術驅鬼,我是物理驅鬼罷了。太宰治笑得一臉高深莫測,也不知道是相信了還是沒有相信我的說辭,搞得我的心忐忑不安。“這就是你反手把投資人打成腦震蕩的原因?”良久的沉默過後,太宰治終于打破了這片讓我尷尬的寂靜。他笑得如沐春風,可我卻偏生感受到了絲絲寒意。畢竟我的行為的確是有公報私仇的意味在里面,我是個非常有原則的人,在認識在自己的錯誤之後當下就朝著太宰先生鞠了一躬,誠懇地說道︰“很抱歉,我知道我的任務是去保護那位投資人先生,但是他實在太過于下流了...本來長得丑不是他的錯,我也實在不應該以貌取人,但是他用那樣(色)眯眯的眼神看著我,還想在我面前(脫tuo)下自己的遮羞布,雖然我自認為自己是個非常有職業(操cao)守的人,但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就一時下手重了些。”“實在是非常抱歉!”說完我便低下頭,不敢抬頭看太宰治。又是良久的沉默。遲遲沒有等到太宰先生的回復,我這頭低的也有點充血了,便悄咪咪抬起頭來想看看太宰治的臉(色),哪知道對方又是捂著嘴一副憋笑的樣子,眼中閃著我看不懂的光芒。“太宰先生??”“東堂小姐覺得我給你的那一百萬是用來做什麼的?”我一愣,心中愧疚更深。是啊...我還收了人家錢,我真的不是人!“對不起,我知道那一百萬是保護投資人的酬勞,但是投資人被我打成了腦震蕩的話,我願意用這筆錢來賠償對方!”-看來今天做的都是白工了...這個認知瞬間讓我戴上了痛苦面具。但是眼前的太宰治不但沒能理解到我的痛苦,反而還發出了放肆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有趣!真的有趣極了!”因為有錯在身,我也不敢吐槽對方的行為,只得站在鐵窗里面安靜地看著他笑完。大概過了一分鐘,他才止住了自己笑容,打了個響指,關押著我的牢門就應聲打開了。“跟我走吧——”太宰治帶著我來到了另一個房間,在那里,清醒過來的投資人正雙手交疊在(胸xiong)前,一臉不耐與暴躁。見我和太宰治一起進來,便忍不住一下從椅子上彈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動作太大牽扯到了什麼內傷,疼得他當下齜牙咧嘴,丑陋不堪的臉龐越發地丑陋起來。我一個沒忍住,幸災樂禍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投資人(殺sha)人般的視線便射向了我,他雙目燃燒著怒火,氣沖沖地指著我罵道︰“你這個臭丫頭,你們港口傳媒是怎麼回事?”我悻悻地(摸Mo)了(摸Mo)鼻子,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邊上的太宰治。但不知為何,對方的臉(色)有些發沉,尤其是當哪位投資人將怒火從我身上轉嫁到港口公司的時候,那種危險的氣息一下達到了頂峰。雖然微弱,但我還是感受到了一絲(殺sha)意。“太宰治,這就是你們說跟我合作的誠意嗎?我跟你說,這件事我跟你們沒完!你們準備好,我回去就馬上起訴你們,你們旗下的藝人休想參加有我參與的比賽!”糟糕,是因為我破壞了雙方的合作嗎?我正想開口說些什麼服軟的話好調和一下氣氛,哪知道被太宰先生先我一步開口了。鳶(色)的眼楮中是極其罕見的嚴肅的(色)彩,那偶爾泛過的無機質的冷光,宛若面前站著的投資人並不是什麼活生生的人,只是一件用完即棄的物件。說實話,我都被這樣的太宰先生給稍微驚訝到了,和之前所見的不著邊調的他完全不同,這下我終于想起了這個人不單是black society,還是宮城先生的上級領導。只能說太宰先生的長相還有平時的行為實在是過于欺騙(性xing)了。這也是一種戰術嗎?但顯然面前的白痴投資人並沒有像我一樣感受到太宰先生的變化以及他身上那種(強qiang)烈的危險(性xing),反而是變本加厲地咄咄逼人起來。“我一定要向你們老大投訴…”“你大可以試試,看看自己能不能活著去見我的‘老大’。”又是那樣的笑容,明明看上去燦爛不已卻讓人遍體生寒,我敢打包票,這男人手上肯定也沾了不少的鮮血。“太宰先生,你現在是要為了這個臭丫頭破壞我們之間的合作嗎?”投資人似乎也找回了一些理智,將矛頭轉回了我。正常人的思維都應該棄小保大,顧全大局,我也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反正大不了就賠錢走人重新回到無業游民的狀態嘛…畢竟我現在可是有師傅給的一大筆錢,賠個醫藥費違約金什麼應該還是綽綽有余的。這大概就是有存款的打工人的底氣吧!但是太宰治的反應卻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藤堂先生,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情…所謂合作是建立在兩方實力相當、平等的地位上的。””我們這個不叫合作,因為你還不配和我們港口mafia平起平坐…給你一個忠告,就當是我日行一善好了,管好你的嘴巴,不然你哪一天死了都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禍從口出的是哪一句話,藤堂先生。”投資人臉(色)煞白,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但我可沒空去關注,我看著太宰治那張精致的臉,差點沒流下來感動的淚水,沒想到在這種時候了,太宰先生還願意維護我,看來之前的確是我看錯了太宰先生。原來他竟然是個這麼好的人…“太宰先生…”听見我的聲音,太宰治後退了好幾步,表情有些猙獰,嘴巴張張合合了好幾下最終只吐出了冷冷的一句話︰“別用這麼…惡心的眼神盯著我!”要是換做之前,我肯定又要在心里狠狠地吐槽太宰先生對我的偏見,但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因為我已經知道其實太宰先生是一個外冷內熱(?)的好人,雖然嘴上老是陰陽怪氣我,但他對我完全沒有惡意!甚至還願意跟我站在統一戰線維護我!“嗯嗯!太宰先生說的是!”我瘋狂點頭,眼里一片慈祥。“.….”大概是被太宰治的話給震懾住了,那位藤堂投資人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只是鐵青著臉目送我們兩個離開了那個房間,可是剛走出沒幾步,便恰巧撞見了剛從門口進來的兩人。我不認識那兩個人,倒是對對方身上那件黑(色)的制服熟悉得很,嚇得我當下倒抽一口涼氣。好家伙——這不是東專的學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