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專——全稱是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門學校,該校坐落在東京的近郊,面積廣闊,師源優秀,先後培養出了最(強qiang)的五條悟,一入學就被評為特級的乙骨憂太等人,是全日本唯二的專門培養咒術師的學校。[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而來人正是東專的三年級學生——狗卷棘和禪院真希。從接到任務到緊急趕到現場去僅僅花了兩個小時,可是到達現場之後卻只看見了被警方封鎖的現場——遍地的殘骸,半點咒力的痕跡都不存在了。有人比他們先一步將咒靈祓除了。兩人正想勘察一下現場,看看有沒有什麼關于這位神秘咒術師的線索,結果就是被返回來的警察當做嫌疑人帶回來了警察局。因為狗卷棘術式的限制,和警察局的人周旋這個重任就交給了禪院真希。狗卷棘站在警察局內,忽然感覺到一股(強qiang)烈的視線,順著感知看過去,卻什麼都沒有。難道是錯覺嗎?“狗卷?”剛打完電話回來的真希見自己的同伴傻站在那里不知道看什麼,有些奇怪。狗卷搖了搖頭,用眼神示意沒事。“我已經和五條老師打過招呼了,他等會會過來幫忙處理。可惜是事發的房間沒有安裝攝像頭,並且巧合的是,今天酒店里面的所有攝像頭都恰巧壞了,也沒有拍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很有可能是那位(干gan)掉咒靈的咒術師所為,為的就是不想我們發現他的蹤跡。”狗卷棘點了點頭,然後轉而在手機上啪啪地打起字來。--我感覺剛才有人在看我們。“你覺得會是那個咒術師嗎?”--我覺得很有可能。......在那兩個東專的學生發現我的存在之前,我便拉著太宰治躲進了邊上一個空辦公室,悄咪咪地撩開一點窗簾看出去,那兩人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那位看上去相當嚴肅的女(性xing)甚至還轉過來我這邊看了一眼,嚇得我手一抖就把窗簾給弄下來了。可是一直藏在這里也不是辦法,得趕緊溜走,況且直覺告訴我如果還繼續留在這里的話會出事!“你認識外面的人?”我搖了搖頭,“不認識,但是出于某些特別的原因,我需要躲開那個學校的人。”這倒是實話,畢竟我是京都學校的,和他們東專向來沒有什麼往來,這次也僅僅是認出了對方的校服罷了。先不說我那位被人夸得天上有地上無的‘聯姻對象’據說就是在那所學校謀了個公職老師的位置混吃混喝,按照我現在的身份,被咒術界的發現了也不好,難保不會馬上就傳到我的父親的耳邊然後過來把我帶走。三十六計還是走為上計為妙!我環顧四周想要尋找突破的位置,過于專注地想著跑路的我並沒有看見若有所思的太宰治也悄然走到了我方才站立的窗邊,撩開窗簾佯裝不經意地朝外看了一眼。最為惹眼的就是那個帶著墨鏡的白發男人,身穿著和邊上那兩人如出一轍的制服,再加上剛才我所提及的‘學校’,憑借太宰治的聰明才智不難猜出三人的(關guan)系。那白發青年身高至少一米八,(強qiang)大出挑的氣場即是是在人群中也難以忽略,而且他的敏銳力極(強qiang),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太宰治的視線。哦豁,這就被發現了嗎?太宰治卻不慌不亂地(勾gou)起一抹微笑,朝他揮了揮手。兩人隔窗的互動我沒有看見,我站在窗邊俯瞰下方,尋求著絕妙的(脫tuo)身之法。這里是警局的六樓,距離地面也就十多米,二層的地方還有個水泥頂棚,心里暗暗估算了一下,看向了站在窗邊一臉笑意的太宰治,問道︰“太宰先生,你運動神經好嗎?”太宰治似乎在跑神,听到我的話後詫異地看了我一言︰“嘛~怎麼說呢,如果是和港口的人比起來的話,應該算不太好吧...”這樣的回答完全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了,畢竟看太宰先生那清瘦的身板也不像是運動健將的樣子,一看就是缺乏鍛煉。我了然地點頭,走了過去,慎重而又帶著一絲歉意(?)的目光看向太宰治︰“太宰先生,如果要不驚動外面的人離開這個地方的話,還勞請你配合我一下,可能會有一丟丟的驚悚,但是希望你能夠稍微控制一下自己!”“???”回應我的是太宰治那茫然的眼神。然後下一個瞬間,我就打橫抱起了太宰先生,然後快步跳上窗台,一躍直直地往下,為了防止太宰先生大驚小怪打草驚蛇,我托著他脖子的手還順勢捂住了對方的嘴。三下兩下就順利降落到地面,顧不上先放下太宰先生,我直直地沖進人群拐進了另一條街上。確認已經到了一個安全隱秘的地方之後,我才將太宰先生放下,大概是我的手沒輕沒重的,讓他有些憋不上氣來,精致白皙的臉上一片潮紅,讓太宰先生看上去多了幾分生氣。“太宰先生,你還好嗎?”我問完之後才發現自己的掌心不知為何有點點濡濕的水意,下意識地將手心伸到鼻子下方嗅了嗅,沒有什麼味道,難道是我剛才緊張過頭出了手汗嗎?這樣想到的我伸手往衣服上蹭了蹭。老半天沒等到太宰先生回復的我,有些詫異地看了過去——只見某位黑發繃帶怪似乎大受打擊,整個人當場石化在原地,我驚奇之余,伸出手指戳了戳對方的手臂,“那個….太宰先生?”對方當場皸裂風化在原地,化作一縷塵埃飄散在空中…這當然是開玩笑的,但是我看太宰先生的臉(色)蒼白,還是會忍不住為他擔憂,畢竟他幫了我那麼多。“要是(身shen)體不舒服的話還是要盡快去醫院檢查…”我伸出手想要扯扯他的衣袖,好將他從那種奇怪的狀態中拉出來,沒想到看上去沉浸在自我思緒中的太宰先生卻是反應極其靈敏,先我一步將我的手拍掉了。可惡…為什麼忽然那麼嫌棄我,明明都沒有踫上來著!不但如此,他還一連後退了好幾步,仿佛我是什麼洪水猛獸一般,鳶(色)的眼眸失去高光,嘴里竟然還念念有詞著“天敵天敵天敵這絕對是天敵”之類的話。可是哪里有敵人?我百思不得其解。莫約過了五分鐘,眼前的人終于冷靜下來,又變回了之前我所熟知的那位總是面帶溫和笑容,不顯山不(露)水的太宰先生了。他叫來了人開車送我們,說是要重新談一談我們之間的合作。我心里一個咯 ,雖然已經做好了做白工不單止還要面臨失業和賠償的準備,但是這一刻真正到來的時候我還是會緊張不已。但是太在先生並沒有帶我去港口傳媒的公司——那所我僅僅去過一次的東京市區高級辦公樓,而是開去了橫濱的中心。城市的中央坐落著五棟相隔不遠、氣勢恢宏的摩天大廈,而我們的車就停在坐落在中央,最為宏偉的那一棟。一進門入目的全是清一(色)穿著黑(色)西裝的家伙。都到這份上了我哪還不懂,這分明就是太宰先生所在的black society的老巢嘛!是因為在橫濱這座港口城市所以才叫自己港口mafia嗎?不過,太宰先生背後的組織也未免有點過分財大氣粗了吧…不僅整棟樓都屬于港口mafia不單止,就連走廊上掛著的壁畫看上去也都價值不菲的樣子…一想到因為自己魯莽而失去了這樣一位實力雄厚的金-主爸爸,我差點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我孤身一人坐在三十平左右的房間,四面刷白的牆壁,空曠開闊的除了我現在坐著的椅子和桌子沒有任何多余的家具,正前上方的天花板上則是一個閃爍著紅光的攝像頭。而透過走廊處的透明玻璃窗,可以看到黑發繃帶青年正和黑西裝男人交談。太宰先生長得可謂是極好,像一塊璞玉,溫和卻又不失柔美,如玉的氣質中偶爾摻雜著絲絲的鋒芒,想必一定也深受女(性xing)的喜歡。就是為人似乎是不著邊調了一些,但是在關鍵時候卻異常的可靠。西裝男人遞給了太宰先生一份文件,隨後太宰先生便走了進來。“經歷這次的事件之後,我們決定和你重簽合同,這份是新合同,你先過目然後再決定要不要簽吧。”我抿了抿嘴,笑容略顯苦澀地接過了對方手里的文件,希望賠償的數字尚能在我承受的範圍內…我懷著悲痛的心情一字一句地閱讀起這份工作,就是為了給自己做好心里鋪設看到最後的那一串賠償數字,可是隨著我不斷地讀下來,事情越發地不對勁起來了。“等等——由原來的簽約成團出道改為單獨出道?”這些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甲方承諾給乙方的資源里面,第一條是什麼?“甲方將為乙方提供不限于以下的資源︰1.與日本超人氣偶像小高田共同出演mv…”後面還寫了什麼東西已經不重要的,我‘啪’地一聲將合同放在桌面上,激動地從位置上一躍而起,語無倫次地指了指合同,在指了指自己,然後又指了指面前一臉奇怪的太宰先生。“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和小小小高田?!”卡密桑啊!如果這個是夢的話那麼請不要叫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