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天得知我將有機會和超人氣偶像小高田合作出演mv後已經過去四天了,當時的我被喜悅、激動以及對太宰先生滔滔不絕的崇敬之意給淹沒,並沒有想到後面的日子我將會處在怎麼樣的水深火熱之中。【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成為一個能和小高田並肩站在舞台上的伙伴意味著我必須要(強qiang)大起來,無論是哪個方面都是…絕對!絕對!絕對不能給小高田拖後腿!因為我決不允許小高田完美的舞台出現一丁點的意外!于是從早上六點起床開始,聲樂課,形體課,舞蹈課,樂器課...一直到晚上的十二點...對于從未接觸過這個領域的我而言,這繁雜的課程不僅僅是□□的磨練,更像是精神上的折磨。我也從第一天的(干gan)勁滿滿,到第二天的(強qiang)顏歡笑、第三天的神情麻木,再到今天的行尸走(肉rou)...我深刻地體會到了舞台上永遠光鮮亮麗、動人可愛的小高田背地里竟然付出了這麼的汗水和努力。所以每每夜深人靜結束掉所有的課程之後,我都會情不自禁掏出手機點開小高田的粉絲站大肆購入周邊,以表我對小高田的支持。當一名出(色)的偶像原來是這麼地艱難!“東堂小姐,你這里的音準不對...”“東堂小姐,我懷疑你的腦子是不是沒有發育好,這個地方我已經說了無數遍了!不是這個音!”“東堂小姐...”“東堂小姐...”我站在鋼琴的邊上,神(色)麻木而又安詳地看著聲樂老師的嘴巴張張合合,相似的句子在這四天里面我已經听得耳朵都快長繭,早就已經無法對我造成任何的精神傷害。老師大概見我一副只剩空殼的模樣,有些恨鐵不成鋼地合上了鋼琴蓋︰“我听舞蹈老師說,東堂小姐在舞蹈課上表現得非常好,私底下想必也是費了一番功夫的,我希望東堂小姐也能像重視舞蹈課一樣重視我的聲樂課...今天我們的課程就到這里結束吧!”等到聲樂老師離開了訓練室之後,我才整個人松懈下來,面容平和地躺倒在地板上,雙手交握放在腹部,一副隨時可以入土的安詳模樣。願世界從此沒有聲樂課,只有小高田的演唱會!宮城志保被醫生允許下床走動之後就馬上出院回來了公司,入目的就是我躺在地上一副靈魂出竅的模樣,而某位不靠譜的上司則是躺在安樂搖搖椅上,正專心致志地看著他的完全自(殺sha)手冊。一個小小房間,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邊是歡樂,一邊是麻木。熱鬧都是他們的,我什麼都沒有jpg.“hi,宮城,你出院了呀!恭喜恭喜!”太宰治時第一個發現宮城的人,合上心愛的自(殺sha)手冊,朝著宮城無比歡快地打了聲招呼。宮城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太宰大人,這是....”“如你所見,這是成為一個idol的必要訓練啊!”宮城的眼皮猛然一跳,什麼樣的idol訓練把人訓得像行尸走(肉rou)一樣攤在地上。他的視線看向了躺在地上的我,有些遲疑地開口道︰“東堂小姐,還活著嗎?”被聲樂老師折磨過後的我已經無法發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話,只得艱難地揚了揚嘴角,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響︰“■■■■■■”“???”宮城志保一臉懵逼。“東堂是說她緩一緩就好了,叫你不用擔心。”關鍵時候還是太宰治幫我把我的話轉碼給對方听。“■■■■”謝謝你幫我解釋,太宰先生!“不用謝哦,小忙而已。”太宰治一臉笑意地看著我。我眨巴眨巴了眼楮,一臉感激地看著他,幸好還有太宰先生在,我頓時感覺安心了不少,無視掉一邊的宮城,繼續躺尸當我的咸魚。“....”圍觀著這一切的宮城只覺得自己好像被兩人排除在外了一樣,怎麼短短四天,這兩個人怎麼忽然之間要好的連暗語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了?宮城志保有些無奈地撫了撫額。“看來東堂小姐今天累到了,那我幫你先推一下小高田的定妝照的約吧...”說著他便拿出了手機打開了日歷,“我看看應該推遲到哪一天...”听到小高田的名字,我瞬間就被打滿了雞血,一躍從地上彈起來跑到宮城志保的面前,眼神灼灼而又期待地看著他︰“什麼時候出發?”小高田!小高田!小高田!“誒??”宮城被忽然復活的我嚇了一跳,下意識戰術後退了好幾步。他似乎沒有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什麼時候出發去見小高田。”我又解釋了一遍。“本來是約了下午兩點的,但是你不是已經累了嗎,(干gan)脆就改到...”“不累哦!一點都不累哦!只要能見到小高田,這樣的聲樂課我能上一天!”“.......”呵,女人。“啊咧啊咧,東堂真的好喜歡小高田啊...”太宰治也圍了過來。“當然啦!小高田是我的女神!啊不對,我直接,hi,老婆!”我不加思索地回答道,見兩人一副不太相信的樣子,我當下就掏出了手機打開了小高田的個人粉絲站,舉到兩人面前,炫耀道︰“看見沒!小高田頭號no1粉絲正是在下!”沒有人可以質疑我的粉籍!太宰治瞪圓了雙眼,“東堂看來打投了不少的錢啊!”前三名的打投金額都是不公布,但是看第四名都已經是千萬級別了,估計前三只能是越發的腥風血雨了。“不多不多!”我悻悻地(摸Mo)了(摸Mo)鼻子,這大概也是我存不住私房錢的原因吧,明明當咒術師出出任務是件一本萬利的事情,但是活得像我這樣一點存款都沒有的大概也只有我了吧。“不過——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露)出些許的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煩你們幫我一個小忙!”我熟練地切換到某個打投二維碼的頁面上。“今年的‘最想被她擁抱的女藝人’網絡排名比賽又開始了,幫我掃掃投小高田一票吧!每人每天都可以投一次哦~”......來到拍攝場地的時候並沒有馬上看見小高田,我還稍稍地失落了一會,據說是被某個劇組牽絆住了行程,要晚點才能到。不過當我听說了要和小高田合作的mv內容之後,馬上又被治愈了。雖然只是拍攝定妝照,順便再試試衣服合不合身好在正式開拍之前改好,但是從導演那里听說了,故事的大概內容就是兩位由妖精幻化成的歌姬,在男人們的醉生夢死中吸取養分的簡單故事。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小高田也會穿上和服嗎?斯巴拉斯!我還沒有見過小高田穿和服,一定會超級超級棒!”我捧著劇組給我的和服,(露)出了個阿巴阿巴的痴呆表情。隨行而來想要見識見識小高田本人的太宰治挑了挑眉,但他並不能理解我的激動,只是輕輕嗤了一聲,然後別過臉去,掃到桌面上一本疑似工作人員留下來的書,便隨手翻看了起來。人和人的悲喜是不相通,但沒(關guan)系,我有小高田!“東堂小姐,請你過來換一下衣服吧!”工作人員的聲音把我從美妙的幻想中拉了出來,意識到自己真的即將要和小高田合作的我馬上升起了一股使命感個責任感,絕對不能因為我而搞砸了小高田的mv!“好的,我這就來了。”......傳統的和服的穿戴是非常講究、以及花費時間的,雖然mv里的和服為了突出主角曼妙的身材而特地改良過,但是穿戴起來同樣也要花費不少功夫,更別提還要妝發同時弄好,這一套流程弄下來,差不多一小時就過去了。我站在一人高的全身鏡前,劇場為我準備的和服是黑(色)為底(色)的、衣袖還有領口處都繡上了精致的金紋,瓖滿金絲的腰封一點也不笨重,反而(勾gou)勒出曼妙有致的腰型,更絕的是裙擺處經過設計師精心的設計(露)出我細長勻稱的雙腿。蜜(色)(肉rou)-體在燈光下閃爍著亮點,帶著神秘而又古老的異國風情,黑(色)的長發被精心打理,用根鎏金發釵別在腦後,(露)出我整個優美的臉龐曲線。“這身衣服看來非常適合東堂小姐,東堂小姐真的太漂亮了!”就連見慣了美人的工作人員都忍不住發出贊嘆,甚至被我美好的(肉rou)-體曲線驚得小臉微紅。而我看著鏡中的自己也不由地流(露)阿巴阿巴的痴呆表情,不是因為我自戀,而是我一想到小高田也會穿著和這個相似的服飾,我就...斯哈斯哈——小高田yyds!我帶著我美麗的幻想和美好的期待走出了試衣間,太宰治此時也放下了手里的書,轉過來看向了我。然後(肉rou)眼可見地愣在了原地。....見到東堂葵的那一瞬間,一種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覺忽然攫取了太宰治整個心神,然後只見周圍的場景忽然轉換,從雜亂的試衣間來到了一處野外的林子。身穿和服的美人正一臉哀怨、充滿愛意地望著自己,手中不斷地撥弄著古琴。厚重而又不失優雅的古琴聲,伴隨著紛紛揚揚落下的櫻花,襯得此處宛若是夢中仙境般不真實,太宰治一身戎裝站在戰馬的邊上,心髒砰砰地直跳。他知道他還有更重要的使命——他深陷苦戰的國家和士兵還在前線等待著他,可是他的雙腳就好像被這琴聲釘死在原地,眼楮一刻也不想從面前這個哀怨動人的女子身上移開。多貪一刻便是一刻。一曲很快就畢了,美人(強qiang)撐起了一個微笑,起身朝他欠了欠身,“大人且去吧,妾身會在此處等候著您的凱旋而歸。”兩雙眼楮含情脈脈,萬分不舍地對視了好一會。太宰治終究還是狠下心來,縱身躍上了戰馬,頭也不回地便離開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原來他竟然也是這樣的膽小鬼,害怕這一別便是天人永隔,害怕她落寞的表情會讓他下定決心留在此處...可是這一去,便真的是天人永隔了。.....當竹林中女子的臉漸漸地和眼前的東堂葵重合的時候,太宰治就好像瞬間一下子從夢中驚醒,心髒突突地狂跳。“我中邪了我中邪了我一定是中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