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是五條悟送我回公司公寓的。[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身shen)材高大的白發男人站在公寓門口的時候, 感覺原本還算寬敞樓道一下子就變得擁擠起來。

    這家伙可真佔位置啊...

    我從口袋里慢吞吞地掏出鑰匙來,(插cha)進門鎖孔,見邊上的五條悟似乎半點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只好(硬ying)著頭皮開口︰

    “五條先生, 要進來坐坐嗎?”

    原本只是客套一下, 沒想到男人倒是爽快地一口應了下來, 就好像是專門在等著我問出這句話一樣。

    不過我的公寓也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就是了。

    莫約四十平米的小套間五髒俱全, 開門就是一個半開放式的廚房,灶台上所有的器具擺放整齊, (干gan)(干gan)淨淨, 一看就是鮮少自己動手做飯的類型。然後就是米(色se)的沙發和玻璃茶幾,左側便是一個巨大的落地窗, 可以看見繁華的城市景(色se)。

    這里並沒有太多我的私人物品,就連牆上掛著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樣板房風景(插cha)畫, 看上去整潔中又帶著一絲冷清的意味在里頭。

    五條悟就坐在我的米(色se)沙發上,修長的腿在沙發與茶幾間的空隙顯得尤為的突兀, 原本我還覺得那個空間還蠻大來著。

    我從冰箱里給五條悟拿了一瓶礦泉水, 走了過去, 見五條悟似乎在打量我的房子, 便開口︰“抱歉, 公司的房子比較小。”

    “沒有的事,我覺得住著應該還挺舒服的。”男人的笑容完全挑不出問題, 這倒是有點讓我驚訝, 本來還以為住慣了大房子的五條家少爺會看不上我這種地方呢...

    我不由地順著他的話感嘆道︰“的確是挺舒服的, 24小時監控監控, 隨傳隨到的物業管理, 地下車庫自帶兩個停車位, 靠近商圈,樓下就是百貨商場、各(色se)專櫃以及餐廳....最最最重要的是全都在外賣配送的範圍內,還免配送費!”

    這不是天堂是什麼?

    五條悟打開了水瓶後喝了一口就放在了茶幾上,饒有興趣地開口問道,“aoi以前住的地方都沒有這些嗎?”

    我一愣。

    何止是沒有,東堂家自持世家之一,府邸選址本(身shen)就遠離人煙,就差沒躲在個(深)山老林里,別說是外賣了,信號都時(強qiang)時弱,完全不像是二十一世紀人類居住的地方。

    “嗯,因為住的是遠離市區的鄉下地方,當然沒有都市這樣便捷的基礎設施啦。”

    “是嗎?”他整個人陷進了沙發之中,從我的角度看過去正好能看見他銀白(色se)的睫毛,在屋內燈光照(射)下接近透明,在下眼瞼處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正好斂住那雙驚艷的眼眸,看不清楚他的情緒。

    我又想起在酒店祓除咒靈時他說的有關家族聯姻的話。

    --只不過是那些無聊的老頭想出來的事情罷了...

    這家伙應該也不喜歡自己的婚姻被人擺布吧。

    “那個,五條先生,我記得禪院先生之前說過,你好像還有個未婚妻吧...”

    其實現在提起這個話題是相當危險,尤其是經歷了今天下午那麼一出‘表演’之後,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五條悟那位‘在逃未婚妻’的我,aoi之間的相似之處。但我此刻真的非常想知道五條悟本人對于這一場婚姻的真實態度。

    想做就做,想知道便問了。

    五條悟的表情也有些松怔,隨後(露lou)出了個笑容,“aoi真的很在意我的那個‘所謂’婚約呢...”

    “大概是因為我也有相似的經歷吧,所以的確是挺感興趣的。”我不動聲(色se)地圓過去,然後坐在了他的對面,“五條先生有見過你的未婚妻嗎?”

    “不是未婚妻哦,而且也沒有見過更沒有興趣想要去見。像這種東西我怎麼可能會去承認啊...我已經警告過家里的老頭不要再自作主張了...所以aoi可以放心哦!”

    我該放心什麼?

    不過,五條悟的態度看上去似乎相當堅決,這或許是個好兆頭。

    可是五條家和東堂家要進行聯姻這件事情早早就放出消息,幾乎是整個咒術界人盡皆知的事情了,就算整個五條家都是由五條悟說了算,只要這個消息一天沒有正式被公布出來,人們也會繼續默認這個婚約的存在吧...

    最重要的是,她的父(親qin)不到已成定局的那一刻都不會輕易放棄。

    于是我開始不動聲(色se)地引導︰

    “那五條先生有打算公開表示退婚嗎?”

    這下輪到五條悟(露lou)出了個迷惑的表情,“誒?這種事情還要公開處理的嗎?”

    哈?難道不要的嗎?

    “只是覺得那樣的處理方式對于女方來說或許是更好的選擇,你們公開婚約的時候應該整個咒術界都人盡皆知吧,就連我所在的鄉下地方都多多少少听聞了一些風聲,如果這樣子不清不楚地就被解除了婚約,想必女方也會有點苦惱吧...總感覺的確是該公開說明一下呢。”

    如果被五條悟單方面公布退婚的話,我那個平日里死要面子的老爹也不可能再逼我做些什麼了吧...

    聞言,五條悟(露lou)出了個若有所思的表情,好半晌才開口︰“我明白了。”

    這麼快就明白了?

    不愧是最(強qiang)的五條悟!

    .......

    從東堂葵的公寓離開之後,五條悟並沒有急著回學校,而是去到了東京近郊處的一棟宅子。

    熟練地摁響門鈴之後,一個僕人打扮的女孩前來開了門︰“晚上好,五條大人,小姐已經在里面等候多時。”

    在女僕人的帶領下,五條悟順利地來到了宅子的會客廳,一個穿著便服的白發女人正坐在蒲團上喝著茶。

    “hi,晚上好啊!”五條悟走了過去,坐在了女人的對面,“大晚上喝茶可是會睡不著的哦!”

    白發女人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垂落在兩側的白發長發下(露lou)出了(精jing)致的下巴,她嘴角含笑,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五條悟,才慢悠悠地開口︰“如果不是你大晚上還要來找我的話,我也用不著喝這杯茶...”

    “要是我的突然拜訪害得冥小姐失眠的話,我就只好先說聲對不起了。不過冥小姐,我這次來的確是有相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幫忙呢...”

    “哦豁....(身shen)為最(強qiang)的你也有需要別人幫忙的時候嗎?”冥冥一副活久見的模樣。

    “有些事情的確是要靠冥小姐的人脈和(關guan)系才能辦成呢,畢竟你也知道,雖然我是最(強qiang),但是對我不服氣的老家伙可是也很多...”

    冥冥是咒術界里極少數的中立派之一,當然除去她本(身shen)是實力(強qiang)大的一級咒術師的(身shen)份讓很大一部分的家伙都肅然起敬之外,更重要的是,這個家伙眼里只有錢。

    與其說是中立派,倒不如是說錢立派,只要誰給她足夠的賞金,她就為誰辦事。

    不得不說,這樣的她在咒術界中不僅沒有像五條悟那樣被高層視為眼中釘,反而還成功地讓她游走在各種奇怪的派別之中,如魚得水,可謂是人脈相當(強qiang)大了。

    這也正正是五條悟找上她的原因。

    “哦豁?希望整個咒術界知道你和東堂家解除婚約的事情嗎?真是奇怪的要求呢...五條悟我行我素慣了,你也開始在意別人的看法了嗎?”冥小姐沒有立即答應,反而是開口調侃起了他。

    “說不定哦....冥小姐就說,有沒有辦法幫我做到就好了。”

    “只要錢到位了,沒有什麼是人類做不到的。”冥冥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平日里總是濃妝艷抹的臉龐此刻難得素淨,卻仍舊美的驚心動魄。

    五條悟也算是了解冥冥的為人,爽快地拿出手機劃弄了幾下,那邊冥冥的手機就想起了到賬的語音消息。

    “您的賬戶已經到賬兩千萬日元。”

    冥冥的眼中流(露lou)出訝異的(色se)彩,其實只是區區一件小事但是五條悟卻如此大方,倒是讓她對這件事多了幾分好奇。

    “讓我大膽地猜測一下,五條君難道是有了另外想要結婚的對象嗎?”

    這麼刻意地想要在所有人面前撇清自己和東堂家的(關guan)系,是害怕對方介意嗎?

    嘖嘖嘖....

    ‘結婚對象’這四個字讓五條悟愣了那麼一小會,墨鏡下那一雙蒼藍的眼眸先是陷(入)了一陣迷茫和松怔,很快便撥開雲霧,一片澄清和了然,喃喃道︰

    “的確是...可以結婚的對象呢...”

    不去理會冥冥的訝異,五條悟徑直起(身shen)準備離開這里。

    就在男人準備跨出門檻離去的時候,冥冥卻叫住了他。

    “五條先生的退婚理由要怎麼寫呢?”

    “就隨便寫好了,你自己發揮吧!”白發男人揮了揮手,頭都不回地就離開了。

    自己發揮啊....

    .......

    五條悟回到高後得知二年級的熊貓似乎來找過自己的好幾次,可是去到對方的宿舍後怎麼敲門都沒有反應,正巧踫上了夜蛾正道才知道原來是二年級的小鬼接到了臨時的任務被緊急派到了國外某個犄角旮旯去了,恐怕需要一個星期才能回來。

    “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嗎?”夜蛾問道。

    “應該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吧。”

    夜蛾有些奇怪地看了五條悟一眼,“你今天似乎很高興的樣子...是(發fa)生了什麼好事嘛?”

    某個幼稚的白毛怪搖了搖頭,“我有好事也不會分享給你你這種空虛寂寞無聊的老男人啦...拜拜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