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發女人側躺在復古鏤空雕刻的(床chuang)榻之上, 貼(身shen)的短款金(色se)旗袍勾勒出她上挺下翹的(身shen)材,修長而又飽滿的雙腿似乎在這章(床chuang)榻上無處安放,微微曲展出最曼妙的線條。[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她手里抓著根煙槍, 吞雲吐霧之間, 神(色se)迷離而又慵懶。

    而坐在(床chuang)榻邊上的另一位穿著同款黑(色se)旗袍的女人,同樣是兩條修長得人神共憤的大長腿, 蜜(色se)的肌膚光滑而又(精jing)致,在鎂光燈下閃爍著美好的光芒。

    隨著鏡頭的不斷推進, 女人往後仰倒枕在(身shen)後人的腿上, 黑發在如玉般的大腿上開出一朵艷麗的花來。懟臉的高清鏡頭之中,女人微微側臉, 眼瞼下垂,灰黑(色se)的眼眸漫不經心地瞥向鏡頭,神情冷艷, (精jing)心裝飾的(紅hong)唇微張, (露lou)出粉紅的舌尖,輕輕舔舐著嘴角。

    畫面相當地活(色se)生香。

    “cut!小高田,aoi你們先休息一下,我們換個場景和服裝之後再拍。”

    隨著拍攝導演的一聲叫喊,(床chuang)榻的人終于放松下來, 周圍的工作人員也開始四處活動起來, 開始搬弄器具。

    今天是小高田約定好的mv拍攝日子。

    雖然我對mv的拍攝一竅不通, 但是能夠枕在小高田神聖而又美麗的大腿上,這里一定是天堂吧!

    和小高田回到服裝間之後,我們需要在導演準備好新的場景之前完成好新的妝發, 快樂的枕腿時光真的過得好快啊...我還可以再拍一年!

    “就這樣結束了嗎?”我有些意猶未盡地開口。

    “所有的畫面拍攝都會在今天完成啦, 我們等下還有別的畫面要拍呢, 話說aoi今天異常地活躍呢!”

    邊上的小高田已經在助理的幫助下開始卸妝了。

    我一愣,“大概是因為今天的小高田實在是太好看了!”

    小高田臉上的笑意越(深),“aoi今天也很好看呀!”

    正當我們相談甚歡(相互吹捧)的時候,太宰先生也來到了拍攝現場。

    他(身shen)穿黑(色se)的風衣外套,里面仍舊是熟悉的港口mafia的黑白搭配,手里捧著一大束鮮花,若不是見過這個家伙(殺sha)戮果伐的樣子,估計任誰一看都只會覺得對方只是個溫文爾雅的青年。

    太宰先生是和中原老師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一個是鋒芒在外,一個沉穩內斂。

    “hi,工作順利嗎?”太宰先生走了過來,將手中的花遞給了我。

    是一大束盛大綻放的百合花。

    我有些受寵若驚,正想開口感謝太宰先生,便听見他解釋道︰

    “花是中也那家伙托我送過來的。”

    哦,那無事了。

    原來是中原老師送的,就說太宰先生怎麼可能會產生買花這種不符合他貧窮人設的行為呢!

    “那中原老師他...”我看了看太宰先生的(身shen)後,看來這次是他自己一個人來的,就連平時跟著他的宮城先生都沒來。

    “他有事被領導喊去歐洲出差了,一時半會回不來,不過中也已經訂好法國餐廳,你們結束之後可以直接過去,就當是提前為你慶功了。”

    “替我向中原老師表示感謝!”

    中原老師對我這個便宜學生還真好啊...我以後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學習!

    太宰先生看上去似乎很閑,徑直地在化妝間找了張椅子坐在了一邊,饒有興趣地看著我和小高田卸妝然後化妝。不過,雖然我相信太宰先生是一個很正直的男(性xing),但是在這個滿是脂粉味,又全是女(性xing)的化妝間真的顯得尤為奇怪。

    尤其是這家伙時不時擺弄擺弄桌面上的化妝品,還要問出一些奇怪的問題,諸如︰

    “哇,這個粉好神奇,這叫什麼?粉底嗎?感覺整張臉都變了呢...”

    “那個眼線筆真的不會戳進眼楮里嗎?要是把眼楮戳黑了怎麼辦?”

    “好奇怪好奇怪,明明只是打了點粉上去感覺整個人的風格都變了呢...”

    “......”我一開始還很有耐心地努力解答著太宰先生的疑惑,但是到了後面我(干gan)脆都閉嘴了。

    太宰先生是什麼問題青年嗎?還是十萬個為什麼成(精jing)啊...

    “喂——太宰,你這個家伙可給我閉嘴吧,進來就嘰嘰歪歪的,生怕別人不知道你不是啞巴嗎?”最先受不了吐槽他的是小高田,她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要是真的這麼好奇我讓化妝師給你化一次你不就知道咯!別像個女人一樣在那里婆婆媽媽,煩死了。”

    不愧是小高田醬,陰陽怪氣太宰先生的時候都這麼酷!

    “啊咧——小高田醬的脾氣還是一如既往地暴躁呢...”太宰先生悻悻地(摸mo)了(摸mo)鼻子,小聲嗶嗶道︰“好歹在東堂面前也給我留點面子呀...”

    “少問點白痴問題,有事趕緊說,別浪費我和aoi的拍攝時間。”

    “小高田醬這樣就說的不對,好像說的我無事不登三寶殿一樣。”

    “呵,難道不是事實嗎?”

    見兩人熟絡的拌嘴,我這才想起來,小高田以前可是港口mafia的人,原來是真的呀!

    難怪看起來和太宰先生(關guan)系似乎也很不錯的樣子啊...

    話說和太宰先生拌嘴的毒舌暴躁少女人設也非常好呢,小高田果然是最棒的!

    不過——

    “太宰先生是找我有什麼事嗎?”

    “啊咧,挺敏銳的直覺呢東堂...”太宰先生那張溫和的臉上(露lou)出恰到好處的驚喜之意,低垂的鳶眸之中閃過一抹暗光,神(色se)從方才的嬉皮笑臉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

    不得不說,太宰先生的變臉技術一向都很可以的,或許他才是天生就該吃演員飯的那位,絕對有問鼎影帝的資格!

    “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听哪一個?”

    來了來了來了!是那種電視劇電影里面最常出現的選擇題!

    但我毫不猶豫地選擇︰“好消息先,謝謝。”

    太宰先生(露lou)出了個神秘莫測的笑容,從風衣口袋中掏出了一疊厚厚的東西,“喏——你想要的好消息。”

    啊?報紙?

    認真的嗎?

    雖然滿肚子疑惑,但我還是打開了。

    嗯,和平常一樣別無二致的時事新聞,某某明星的花邊新聞...嗯?

    “退婚聲明?”我驚呼出聲,然後扭頭看向太宰先生,對方只是微微頷首示意我繼續讀下去,我便摁捺著那顆蠢蠢欲動的心繼續讀下去了——

    “本人五條悟,因為和東堂葵小姐八字不合,加上沒有任何的感情基礎,特此宣布解除婚約,祝願東堂小姐早日另覓良緣,幸福美滿。五條悟參上。”

    我抬頭目瞪口呆地看著太宰先生,只見他抿嘴點了點頭,說道,“繼續看下一份。”

    都市x報、東京快報、人民x報...好幾份比較有影響力的報紙都刊登了一模一樣的聲明!

    整個化妝間內先是陷(入)了迷一般的寂靜,然後馬上充斥著我驚喜的叫聲——

    “臥槽臥槽臥槽——”

    我忍不住從座位上一躍而起,開始在這個狹窄擁擠的化妝間內跑來跑去,“啊啊啊啊啊啊啊——”

    “停停停,aoi你給我冷靜下來,好吵!”

    隨著小高田的話音落下,我沸騰的雞血一下子凝固起來。

    好家伙,原來小高田的異能還能這樣用。

    牛啊牛啊!

    ......

    ‘啪嗒’一聲,數份報紙被人憤怒地扔在地上,四散開來。

    “混賬東西!混賬!”

    東堂家主坐在主位之上,臉(色se)漲紅,看上去被報紙上的那個‘退婚聲明’給氣得個不輕。未曾知會他們擅自在報紙上刊登‘退婚聲明’就算了,竟然還一次(性xing)把最有影響力的幾份報紙都一同刊登,仿佛生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一樣!

    “簡直是欺人太甚!”

    “阿娜達,先喝杯茶順一順。”東堂夫人適時地給自己的丈夫遞上了一杯茶,黑眸輕輕地掃了一眼遞上散落的報紙,退婚聲明四個大字便赫然(入)目。“這件事應該是出自五條家那個小鬼的手筆吧。”

    講真,沒個幾年腦積水都(干gan)不出來這種事。以五條老家主那個老謀(深)算的狐狸(性xing)子,是萬萬不可能將事情做得這麼絕的。

    這不相當于直接把他們東堂家的臉公然踩在腳下嗎?

    僕人急匆匆地在外頭稟報︰“老爺,夫人,五條家的家主前來拜訪了!”

    不來還好,一說來了東堂家主的臉(色se)就更差了,手中的杯子‘ ’地一聲扔了出來,摔個細碎,“他的混賬兒子(干gan)出這種事,這個老賊竟然還有臉來見我?”

    僕人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最後還是東堂夫人出來打了圓場,“你去告訴五條家主,就說老爺今天(身shen)體不舒服,下次必定登門拜訪,打發他先離開吧!”

    “是!”僕人像是得了赦令一樣快步離開了。

    “葵那個臭丫頭還是沒有消息嗎?”東堂家主(深)吸了一口氣,暴躁的情緒總算是稍稍穩定了些。

    “目前還是沒有消息,我已經讓人找私家偵探去查了,應該很快會有消息。”

    “私家偵探有用嗎?”東堂家主一臉懷疑,畢竟他此前已經托了很多咒術界的人脈去找,都沒有什麼結果,普通人的私家偵探難道比咒術師還好使嗎?

    “阿娜達,術業有專攻,我找的這家偵探事務所可是在這方面很(強qiang)的。”東堂夫人一臉(胸xiong)有成竹。

    就在這個時候,僕人又去而復返,結結巴巴地開口道,“老爺,夫人,那個...那個禪院家的人來了。”

    禪院家來(干gan)嘛?落井下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