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 我還是鼓起勇氣去赴約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還沒有完全走到餐館的門口,就看見一輛黑色車子停在那里,禪院直哉似乎剛從車上下來。

    我看了看時間, 還好, 沒有遲到。

    正想朝他揮手打招呼, 卻眼尖地看到不遠處有個熟悉的白毛身影。

    淦!

    二話不說,直接沖過去一把拉住有些愣神的禪院直哉,趕緊先進去。

    等進了大門確認安全了我才松手,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嚇死了。

    回過頭看向禪院直哉, 今天他穿著頗為正式的男士和服, 不知道為什麼, 想象了一下他穿著這一身開車的樣子竟然莫名還有點喜感...傳統和現代的踫撞嗎?

    “是太熱了嗎?我看禪院先生臉好像有點紅。”

    禪院直哉一愣,然後視線瞥向一邊,“那個...那個...好像的確是有點熱...”

    他似乎還想說些什麼,支支吾吾了好半天, 大概是處于某種騙了他的虧欠心理,我難得耐心。

    但打斷他的是玉泉閣的接待員。

    “請問先生,小姐, 你們有預約嗎?”接待員小姐姐穿著得體的和服,掛著職業微笑來到了我們兩人面前。

    禪院這一身倒是和這個小姐姐挺搭的,就我一個穿著日常便服顯得格格不入。

    我搶先開口︰“有的。”

    本來還擔心五條悟在附近活動, 坐在餐廳里吃飯會不會被對方察覺, 但沒想到這個玉泉閣竟然是包廂制的餐廳。

    小姐姐領著我們走到走廊盡頭的最後一個包廂,拉開了門, “兩位客人請。”

    禪院直哉點了點頭, 示意我先進去, 然後自己留在外面,似乎要向接待小姐姐交代些什麼事情。

    我沒有多在意,脫了鞋便徑直進去了。

    這是傳統的日式包廂,打掃的一塵不染的木質地板、低矮的方木桌和團蒲,牆的一面是鏤空的木欄,外面是潺潺流動的泉水與竹林。

    看了看桌子上已經擺放好的一整套茶具。

    “還真的是父親的風格啊...”我不由地感嘆道。

    相親這種本來就無聊的事情,放在這樣的場景里面,就顯得更加的無聊了。

    我年幼的時候,父親有意將我培養成大家閨秀,便給我找了不少的老師,茶藝也是其中一項,我學習了莫約半年,始終沒有長進,只會其形,始終不得要領。

    再後來我在咒術上的天賦越發地突出,父親也就漸漸地放棄培養我這些‘高雅’的情趣,轉而找老師開發我咒術上的天賦。

    言下之意就是,在外行人面前裝裝應該還是可以的。

    不算熟練地端起裝著微沸的泉水茶壺,倒入杯中,大概是真的太久遠之前的記憶了,我本想回憶一下步驟,沒想到手竟然一抖,泉水灑落出來了些許。

    有些尷尬,下意識地想要看看禪院直哉有沒有發現,沒想到一下子就對上了他的視線。

    “......”

    哦,看見了,裝逼失敗。

    我干脆放下了水壺,朝他笑了笑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這家伙該不會故意站在那里等我出丑然後好好嘲諷我一番的吧...關于禪院直哉如何在各種的相親宴會上為難別家的女孩我可是也當做八卦平時听了不少呢...

    現在終于輪到我遭殃了嗎?

    但和我想象中並不一樣,禪院直哉臉上露出了如夢初醒般的色彩,然後不發一言地坐在我的對面。

    拿起水壺,行雲流水地開始沏起了茶,動作之間全是我所沒有的優雅與流暢。

    好家伙,原來你才是真正的茶藝大師!

    但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時代被茶藝老師一對一折磨的時光中。

    我已經習慣性地坐立不安起來了。

    等他沏好了茶,輕輕地嘗了一口,再抬頭發現禪院直哉一直皺著眉盯著我看。

    目光幽深,看得我頭皮有些發麻,我干脆開口打破這個奇怪的局面,“那個...禪院先生,之前因為一些個人原因我不得不向你隱瞞了我的真實身份,實在非常抱歉。”

    “你說的私人原因,是因為五條悟嗎?”禪院直哉不傻,稍微一想就大概把事情大概摸了個清。

    加上之前東堂家獨女的成人宴上的一場鬧劇,早就是圈內皆知的事情。

    兩家約好的正式訂婚的典禮結果男女主角雙方均沒有出席...再看五條悟之前和葵相處的一些細節,看來五條悟那家伙也還蒙在鼓里。

    我點了點頭,“的確,因為不想嫁到五條家去,所以我偷偷離家出走了一段時間,因為害怕被人發現所以便給自己取了一個新名字。”

    “雖然你到這里之前就已經發現了我的真實身份了,但我還是想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東堂葵,目前十八歲,如你所知,我此前曾是五條悟名義上的未婚妻。”

    “......”

    禪院直哉︰不,實不相瞞,我也就十幾分鐘前才知道的。

    但他臉色忽然變得鄭重起來,雙手搭在了兩邊的膝蓋上,“那我也重新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禪院直哉,今年二十八歲,未婚,喜歡的女性類型是長得好看然後強大的女性。”

    哦,喜歡的女性類型和我喜歡的女性類型不太一樣呢...

    我只能干笑幾聲,“哈哈哈哈,是嗎?那你眼光挺好的。”

    但是這種真的相親的既視感太強烈了。

    “那個,其實我今天...”

    話還沒有說完,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禪院直哉︰“請進。”

    是剛才接待我們的小姐姐,手里還捧著一大束的紅玫瑰,然後來到我面前,“這位小姐,這是禪院先生為你預定的鮮花。”

    一大束玫瑰忽然懟到我面前來,濃烈的花香讓我相當不適應,但我還是出于禮貌接了過來,綻放的玫瑰上還沾染著水滴,看上去似乎剛采摘下來不久。

    “謝謝。”

    雖然但是,我只覺得這玫瑰燙手。

    “葵你喜歡就好。”禪院直哉露出了個淺淡的笑容。

    等一下,我們之間的稱呼怎麼一下就從aoi變成了這麼親密的葵?

    而且禪院先生那盯著我的直勾勾的眼神,讓我心中警鈴大作。

    兄弟,你真的有點不太對勁。

    “那個...這次的相親...”我正準備開口接回剛才被小姐姐打斷的話題。

    禪院直哉打斷了我,說︰“我對這次的相親非常滿意,我會回去告訴父親,讓他和東堂叔叔商討一下後面的婚事安排。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緣分,本來還在擔心會不會因為只能當側室而惹葵不高興,沒想到葵竟然就是我父親安排的相親對象!”

    我直呼好家伙!

    “......不是,那個...禪院先生,你應該有听說吧,我剛才被五條悟公開退婚耶!禪院先生難道不介意嗎?”我小心翼翼地詢問。

    聞言,禪院直哉一愣,然後自信一笑,“這難道不是值得自豪的事情嗎?我竟然從五條悟那個自命不凡的家伙手上搶到了葵,那家伙估計後悔死了吧!”

    騷還是你騷,是我輸了。

    為了防止這家伙繼續自說自話,我決定馬上打開天窗說亮話︰“那個,禪院先生。我現在並不想考慮結婚的事情,這次的相親也是父親逼迫之下我不得已才來的,浪費了禪院先生的時間實在是非常抱歉。”

    禪院直哉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古怪起來,嘴唇張張合合了好幾回,每每在我以為他要說出什麼話來的時候又閉上。

    來回好幾次,最後在我愧疚的目光下只憋出了一句︰

    “你是對我哪里不滿意嗎?”

    ......

    禪院直哉是一臉陰沉地回到自己的車上的。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差在哪里了,長相帥氣,還多金,未來還很有可能成為禪院家的家主,甚至願意為了東堂葵立誓此生不納側室。

    怎麼看都是一個完美丈夫的形象不是嗎?

    但是對方就是相當奇怪——

    “禪院先生很好,只是我不喜歡而已。”

    怎麼可能!既然不喜歡的話那肯定是他還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夠好。

    “那你喜歡五條悟那家伙嗎?”

    面前的黑發少女似乎吃了一驚,皺著眉︰“不喜歡。”

    哦,原來也不喜歡五條悟啊,也是,喜歡的話也不會離家出走被退婚了還一臉高興的樣子。

    那無事了。

    回憶中止,他開著車在路上,正好看見一間排著長隊的店鋪,一個醒目的白毛男子就混入其中。

    他在五條悟面前停了車,搖下車窗。

    對方也是一臉不解地看著他,

    “啊,是禪院啊,怎麼?你也要排隊嗎?我是不會讓你插隊的哦!”

    他仔仔細細地端詳了那張臉,即便是終日戴著眼罩也絲毫掩蓋不住這家伙的帥氣,但是像這種混在普通人里面排甜品店的長隊行為在他眼里實在是過于幼稚愚蠢了些。

    怎麼會有男人喜歡那種甜的快膩死的玩意?

    “看這麼久是被我帥氣的臉蛋迷住了嗎?不過有一說一,我不搞基哦!”

    禪院直哉扯了扯嘴角,收回自己的視線,只是冷冷地吐了兩個字︰

    “蠢貨。”

    真是臭屁到不行...不過這家伙估計還不知道自己退的是誰的婚吧!

    一想到這里他就忍不住同情他。

    既然葵不喜歡自己,也不喜歡五條悟,那說明兩人的起跑線是一樣的吧。

    “要被我超過了哦!”

    他留下這句話,然後油門一踩,揚長而去。

    五條悟︰要不是還要排隊一定追上揍那個囂張的家伙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