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口處傳來了鑰匙開門的 嚓聲。【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穿著簡約黑色西裝的年輕女性左手抱著一大束鮮花, 右手將收起來還滴著水的雨傘放在了玄關處,抱怨道︰

    “這場雨下得可真大,從昨天到現在就一直沒停過, 路上到處就是積水, 明明都算是高檔小區了, 怎麼排水工程做的還這麼差勁!啊啊啊啊——新買的鞋子和褲腳全都是濕掉了啦!”

    我從沙發上一躍而起,看著面前的女性,開口︰“晴子小姐早上好啊!”

    從我開始小有名氣之後,日常的事物便多了起來,宮城先生還有別的事要忙不能做到面面俱到, 便專門為我安排了一個助理, 來幫助我協調工作上的一些事務。

    晴子小姐正是我的助理。

    “早啊, aoi醬,吃過早餐了嗎?”

    我點了點頭。

    晴子小姐打開廚房的冰箱看了一眼,隨後走到我面前來,將花遞給了我, “aoi醬,你門口上又放了那位狂熱粉絲送來的花。”

    我知道那位狂熱粉絲說的是誰。

    自從那天玉泉閣和禪院直哉攤牌之後,本以為會暫時告一段落, 沒想到事情的走向忽然就往奇怪的方向發展起來。

    除去那家伙每天固定在聊天軟件上給我發早午晚安之外,這家伙還熱衷于給我送花,雖然我在第一天的時候已經跟他說過以後不要再這樣做了, 但是禪院先生的固執程度的確是超乎我的想象。

    這家伙是真的在認真追求我嗎?

    我無奈地接過花, 一愣。

    “白色的...花?”

    晴子小姐從冰箱中探出頭來,“是白色的大麗花, 看來你的狂熱粉絲似乎改變品味終于不送紅玫瑰了...不過aoi醬!你又偷偷喝百事!我不是說過了嗎, 你現在一定要注重身材的管理, 像這種碳酸飲料絕對不可!我沒收!”

    我大驚失色,立馬從沙發上彈起來,“不要動我的快樂水啊!晴子小姐,求你了!”

    動作幅度過大,花束中抖落下來一張卡片,我撿起來。

    純白的卡片上寫著一行娟秀的字——

    【你未用過的美將同你進墳墓】*

    有一說一,我渾身的汗毛在這一瞬間豎起來了,那是一種可怕而又荒謬的直覺。那束白色的大麗花,純潔無暇,所有的生機和熱烈宛若都停在被采摘下來的那一刻,無端地讓我生出了不詳之意。

    我想到了祭奠用的花圈。

    這絕無可能是禪院先生送來的話,先不說送花的風格大相庭徑,禪院先生一連多日送來的話,從未用卡片留下過片言只語。

    晴子小姐也看到了那張卡片,皺眉,一臉正色,“可能是被奇怪的粉絲盯上了,我稍後會向物業那邊查詢監控的,你不要擔心。”

    她冷靜地拿起那束花,認真地翻看,檢查了一邊確定里面沒有追蹤器錄音器之類的東西,嚴峻的臉色才稍稍松懈了些許,“等會我下去順便把它扔了。”

    我點了點頭,雖然這花和這卡片都過于奇怪了些,但我實際上並沒有太大的恐懼感,大概是咒術師當久了,好像對這些事情都失去恐懼一般習以為常。

    比起這個,還是多關心一下我即將失去的快樂水好過!

    不過,經過這一茬,晴子小姐似乎暫時遺忘掉了我冰箱里幸存的快樂水,我打鐵趁熱,開口轉移話題,“晴子小姐,我的工作安排是什麼呀?”

    晴子小姐挑眉,驚訝道︰“難得aoi醬會主動問起工作啊...”

    但還是非常敬業地從西裝口袋里掏出小記事本,“明天上午八點有一個雜志訪談,一點鐘是川美老師的表演課,三點是舞蹈課,四點半有一個聲樂課,晚上六點要會見一個綜藝節目的制作人...”

    滿滿當當,從早上八點一直到晚上十一點。

    我震驚︰“還要加班嗎?”

    晴子小姐的記事本啪地一聲合上,冷漠地開口︰“誰讓你要把今天的行程空出來的,只好將今天原定行程全擠在明天了。”

    “.......”我瞬間感覺天崩地裂。

    晴子小姐忽然警惕︰“aoi醬該不會要去跟男友約會吧?”

    我瘋狂搖頭,反駁︰“當然不是啦!是摯友!摯友啦!”

    晴子小姐的眼神還是相當狐疑,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說︰“如果是男友也沒關系,比起遮遮掩掩我更喜歡你直白地告知我,這樣我好早有準備提前公關,不過,粉絲對女idol的戀情可是非常苛刻的...所以所以...如果要是有了男朋友或者曖昧對象我一定要做第一個知道的人,ok?”

    我又點了點頭。

    ......

    雨還在下著,路況果然如晴子小姐說的那般,四處都是坑坑窪窪的積水,因為持續不斷的雨勢,路上行人和車輛都非常少。

    和虎杖少年約定的地點是市中心的一間唱片咖啡店,原本是一家唱片店,老板不僅收藏了很多已然絕版的唱片以作展覽,還會販賣一些新上線的唱片,同時還有個小小的咖啡工作台和幾張桌子,供客人休息。

    我早早地來到了店內,轉了一圈也沒看見虎杖少年的身影,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店內中央的位置擺放著我和小高田最新發售的唱片,看見老板掛上的那個‘本周熱銷top one’的牌子,心里美滋滋的。

    不愧是小高田!

    外面還在下著雨,只是比起更早些時候的雨勢緩和了不少,心想大概是雨勢阻擋了虎杖少年的腳步。

    之前還听說他要和同學一起去出任務了,想必這次回來之後又進步了不少。

    我心里竟然產生了老母親的心態,真想和虎杖少年一起去出任務啊。

    不過咒術師的任務基本都只會跟同級別的人一起出,再者虎杖少年現在應該還沒有評上級別,要不我去給高層寫封推薦信好了...

    掏出手機,給虎杖少年發了幾條消息。

    aoi︰虎杖少年,你怎麼這麼慢,遲到的話要請我喝東西哦!

    aoi︰你該不會是在路上掉進水坑里面吧?

    aoi︰摩西摩西?

    aoi︰算了,你好好走路吧,要小心水坑哦!

    一連好幾條消息都處在未讀狀態,沒有回應。

    我尋思他可能在在路上走著沒有功夫看手機,便安安心心地坐在位置上等候。

    “叮鈴——”

    門口處傳來了開門的聲音,我下意識尋著聲音看過去。

    來的人是伏黑惠。

    我當場愣住。

    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伏黑惠坐在了我的對面,一反常態穿著自己的常服,原本冷峻的少年五官多了幾分柔和和少年的青澀之意。

    “好巧啊伏黑少年...”我小心翼翼地開口,“你也喜歡來逛唱片店嗎?”

    伏黑惠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嘴角微微下拉,開口︰“我是來代替悠仁赴約的。”

    我下意識開口,“哦,是這樣啊,虎杖少年是太忙了對吧,听說他最近忙著出任務呢,真是的...要是太忙的話可以跟我說呀,我們的約定可以改時間啊...”

    但是伏黑惠並沒有讓我逃避下去,只是冷靜地開口︰

    “悠仁已經死了。”

    伏黑惠眼中一片晦暗。

    那個總是活力滿滿的家伙,在恢復神智,頂著胸口破開的大洞,臨死前的一刻竟然無奈地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一臉歉意地開口︰

    “完蛋了,明天和葵的約定好像趕不上了...一定會被罵死吧...”

    “伏黑一定要去幫我解釋一下啊,不然好像感覺被埋進地里那家伙也會把我挖出來質問一頓呢...”

    --這家伙,果然是笨蛋吧!

    雖然叫囂著這家伙是笨蛋,但是第二天還是來了。

    想要拯救的生命卻無能為力,也只能努力完成那家伙最後的遺願了吧。

    “......哦,這樣啊...”

    我低頭看了看手里的包裝精美的禮物,那是小高田和我的首發簽名版cd,那可是我拆了整整一個通宵才拆出來的絕版小高田海報的cd,僅此一張的那種。

    沒有機會收到了吧。

    咒術師因為死後很有可能成為咒靈,□□也很有可能蘊含強大的咒力所以咒術師一旦死亡,都會送到特定的地方焚化,然後特殊處理。

    真正的死後了然無一物。

    “aoi小姐,你還好嗎?”

    我搖了搖頭。

    出乎意料地,還算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咒術師是和死亡緊密聯系的職業,我們見慣了各種死亡,突然的和不突然的,所以往往更願意活在當下。

    對于虎杖少年的死亡,我只有一個疑問——

    “虎杖少年死的時候....還好嗎?”

    伏黑惠臉上浮現出淡淡的驚訝,一下子就明白了我這個語意不明的問題,道︰“很完整,是還算體面的死亡方式。”

    至少尸首是完整的。

    我沒有再追問更多的細節,很快就拜別了伏黑少年,離開了唱片店。

    外面的雨已經停了,路過中心商場廣場是,室外的屏幕上正放送著小高田下個月全國演唱會的消息。

    一直都很平靜接受摯友死亡消息的我忽然就覺得眼中相當酸澀。

    忍不住掏出手機,點開了和虎杖少年的對話框,啪啪啪地打字。

    aoi︰混蛋!

    aoi︰辣雞!

    aoi︰小高田下個月全國巡演我拿到了第一排的超級vip座位,但你沒機會了!

    aoi︰活該!

    虎杖少年再也看不到這些消息了,我真蠢,盡做些無用的事情。

    然後下一秒,信息提示音響起——

    虎杖少年︰什麼?

    淦!詐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