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五條悟口中的富商小姐名為妮翁, 父親乃是當地知名的賭場大亨,膝下只有妮翁一個女兒,自然是傾盡自己所有的資源去寵愛她。

    最重要的是, 妮翁是一個念能力者。

    “念能力者是什麼?”

    不僅虎杖悠仁,就連一向懂很多的伏黑惠都不由地露出疑惑好奇的眼神。

    “這個世界上的力量體系大約分為四種, 第一種當然就是我們所熟知的咒力;第二種你們也應該見識過, 異能者所擁有的異能;第三種是魔術回路,這種就不說了,以後有機會遇見再跟你們解釋;而第四種, 便是我現在所提到的‘念能力’, 因為數量實在是太少而一直很少被提起,是一個比咒術師更為隱秘的存在。”

    見兩人都是一副重塑世界觀呆滯的模樣,五條悟摸了摸兩人的狗頭,開口︰“你們不用糾結那麼多,正如我說的那樣, 整個世界加起來的念能力者都不超過兩百人,地球六十億人口, 有的人很可能終其一生都遇不見一個念能力者,所以你們沒听說過很正常。”

    伏黑惠︰“所以老師你說你沒有進入拍賣會場的資格,是因為拍賣會是只允許念能力者進入嗎?”

    五條悟點了點頭,“因為念能力者實在過于稀少,大部分都行蹤不定, 我所能追蹤到、搭上線的目前就只有這位妮翁小姐, 不過沒想到...害,總之, 老師就指望你們兩個了!”

    一副‘老子的終身幸福就交托給你們’的既視感。

    “謝謝你的信任。”

    但真的大可不必。

    ......

    妮翁今年十六歲, 目前是美高在讀的女高中生, 正值暑假,便來到了父親產業所在的拉斯維加斯度假,因為父母疼愛加上身份尊貴,身邊總是環繞著各色的保鏢和僕人。

    妮翁一頭天藍色的頭發被高高地束在腦後,黑色的大墨鏡遮住了她大半張臉,只露出好看的臉龐弧度,少女懶洋洋地躺在沙灘的長椅上,在一眾保鏢的包圍下仍舊怡然自得地享受著她的日光浴。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位妮翁小姐也是個人才。”虎杖悠仁忍不住吐槽道。

    可不就是嘛,這多雙眼楮死死地盯著自己竟然還能擺出那樣一副享受的表情,想想都覺得別扭!

    “hi,妮翁小姐,又見面了。”

    大概是妮翁提前有跟這些保鏢打過招呼吧,五條悟絲毫沒有收到任何的阻攔就到妮翁面前蹦去了。

    雖然這位藍發少女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露出了個稍顯無趣的表情,“啊,是你啊,五條叔叔。”

    五條悟的嘴角抽搐了幾下,糾正道︰“是五條哥哥不是五條叔叔!”

    年近三十還厚著臉皮在妙齡女高中生面前自稱哥哥嗎?

    不過,五條悟那張臉的確太有欺騙性,導致她一開始也誤認為對方大概是高二或者高三的學長,結果偶然看見他的證件,臥槽,實歲二十九,虛歲三十!

    她差點就報警了!

    她喜歡少年感是沒錯,但是前提是對方真的是實打實的不過二十歲的少年,而不是年近三十還披著一張童顏的自戀鬼!

    想到這里,墨鏡下的妮翁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但是目光觸及到他身後跟著的伏黑惠和虎杖悠仁,眼中稍稍露出點點驚艷之意。

    雖然只有短短的數秒,但是五條悟還是感受到了妮翁的視線,尤其停留在伏黑惠身上的時間最長。

    “忘了給妮翁小姐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在日本的學生,伏黑惠和虎杖悠仁,這次是剛好來拉斯維加斯度假踫上的,正好就給你介紹一下。”

    “噗嗤——”妮翁臉上冷淡的表情一下子沒繃住,嗤笑出聲,“所以你真的是個老師啊...”

    五條悟挑眉︰“我身上難道不是無時無刻散發著教書育人的教育者的清香嗎?”

    “我現在聞到的是皮條客的俗粉味...”

    “......”

    伏黑惠&虎杖悠仁︰謝謝,有被內涵到。

    妮翁摘下墨鏡,露出那雙好看的眼楮,眼神越過面前的高大的五條悟,看向身後的...伏黑惠,“算了,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可以帶你進去拍賣會,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讓那個黑頭發的家伙,做我的僕人兼保鏢一天,我就帶你們進入拍賣會。”

    “好,一言為定。”

    五條悟笑著一口答應下來。

    ......

    五條悟斜躺在沙發上,把玩著手里的獄門疆,墨鏡順著高挺的鼻梁微微滑落,露出那雙天空般的眼眸,看得出來心情大好。

    虎杖悠仁坐在一邊的小沙發上,神情忐忑,圓潤的金眸時不時看一下緊閉的房門,時不時又看向悠然自得的五條悟。

    他抿了抿嘴,沉默了片刻還是決定開口︰“五條老師,你這樣直接把惠賣掉了會不會不太好啊...”

    五條悟臉色不變,“怎麼能說賣呢...只是做妮翁小姐一天的僕人和保鏢而已,又不是犧牲色相,不過你說起這個...我倒是想起來...原來如此,不愧是那個人的兒子啊...”

    這就是遺傳下來的‘能夠被富婆一眼相中’的本領嗎?

    “什麼兒子?”虎杖悠仁不明所以。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緊閉的房門咿呀一聲打開,中斷了兩人的對話。

    五條悟和虎杖悠仁的視線瞬間被拉了過去,但是門後面的人卻是遲遲不肯露面,安靜的室內似乎還能听見門後人的嘆氣聲。

    “惠?”虎杖悠仁試著叫了一聲。

    緊接著又是一聲嘆息。

    門縫又悄然被拉開了一點,里面的人似乎也終于做好了心理準備,顯現出來。

    “啊這...”

    虎杖悠仁瞪大了雙眼。

    面前的伏黑惠脫下了常穿的寬松衛衣和褲子,換上了白色的襯衫,黑色的褲子。張揚的海膽頭被打理得服服帖帖,自然垂落的黑發下是精致的臉龐,跟平時的伏黑惠很不一樣,現在的他看上去就像是少年漫里走出來的男主角一樣。

    只是現在這位男主角嘴角下拉,看上去並不太高興的樣子就是了。

    虎杖悠仁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後好奇地開口︰“惠,為什麼要用繃帶纏著額頭啊?你弄上額頭了嗎?”

    沒理由啊,剛才進去換衣服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呀?

    “......沒有。”伏黑惠臉上閃過不自然的神色,別過臉去,黑色垂落的發絲正好遮住了他微微泛紅的耳跟。

    五條悟是瞬移到伏黑背後的,一下子就解開了本來就沒有纏的很穩的繃帶。

    繃帶滑落的瞬間,被掩蓋的額頭終于露了出來,只見原本光潔的額頭中央,紋上了一個類似十字架的圖案,搭配著那一頭黑色的頭發,原本的少年感瞬間蕩然無存,多了邪肆的神秘感。

    “哇,多了個紋身一下子就變得不一樣了呢...惠!”

    見兩人都死死地盯著自己的額頭,伏黑惠白皙的臉上染上了點點紅意,下意識地擋住自己的額頭,悶悶地開口︰“只是紋身貼而已!”

    只有五條悟摸著下巴,張了張嘴,本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閉上了嘴。

    算了,這種時候還是不要惹惱他這個臉皮薄的學生好了。

    不過,原來富婆喜歡玩角色扮演啊...

    ......

    妮翁的確是富婆,但不是變態的富婆。

    說是要伏黑惠做自己一天的僕人和保鏢,但也沒有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只是要他穿著奇怪的衣服,做了一天的跟班罷了。

    就是偶爾會用奇怪的眼神看他,然後用命令的語氣讓他去做一些無傷大雅的小事罷了。

    但富婆本人似乎很享受這種對著他這樣頤指氣使的樣子就是了...

    托自己敏銳的听力的福,偶爾還能听見她一個人在碎碎念,口中反復呢喃著‘庫洛洛’這三個字。

    可能是個地名,也可能是個人名,但是伏黑惠並不關心。

    一天很快也就結束了。

    “富婆嘛...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奇怪愛好啦!這很正常啦!”五條悟很是爽朗地拍了拍伏黑惠的肩膀,“老師和葵會感謝你的!”

    “......”

    三天後的拍賣會如約而至,妮翁果然兌現了她的諾言。但因為每個收到邀請的念能力者都只能帶一個同伴,所以伏黑惠和虎杖悠仁只能留在外面,五條悟和妮翁一起進入拍賣會場。

    為了安全和隱秘,拍賣會采取的是非公開拍賣的形式,即所有的賓客都會分配獨立的包間,內里配置有設備,為拍賣進行實時的直播。

    “你們念能力者都這麼隱秘的嗎?”

    就連內部聚會都搞這麼多條條框框。

    “安全起見,畢竟這個世界的念能力者實在太少了。”

    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半小時,他們干脆閑聊起來。

    “其實我很好奇,為什麼妮翁小姐最後會選擇幫助我們?”五條悟坐在沙發上,看似一臉悠閑地翹著二郎腿,問的漫不經心,其實墨鏡底下的眼楮里滿是警惕。

    明明他努力了一個多星期都沒有用,雖然說調侃的時候說是妮翁喜歡少年,但他相信這不是根本原因,這背後一定還有什麼...

    妮翁毫不在意,拿起邊上的果汁喝了一口,才慢悠悠地開口,“說實話,你能調查出來我是念能力者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讓我非常驚訝了,在這個世界知道我是念能力者的人不超過三個,我對自己隱藏能力很是自信,思來想去就只剩一個可能性,你是經由他人介紹找上的我。”

    “如果是知道我身份的人介紹過來的話,那麼你也應該可信的...當然,最重要的是,我的念能力‘天使的自動筆記’可以預知未來,雖然不能對自己發動,但是從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偷偷對你發動了。”

    命運和未來是相連的,透過對五條悟的預言解讀,也能夠得到自己未來的一部分信息。

    “預言告訴我,這個幫我一定要幫,所以我就幫了,就這麼簡單而已。”

    而且還能讓這位最強的咒術師欠下自己的一個重要人情,何樂而不為,擺明了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雖然但是,我並不想你這麼簡單的得手就是了...”妮翁笑道。

    所以才會在一開始這樣為難他嗎?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你的預言有說,我現在所做的事情會成功嗎?”

    妮翁有些訝異地看了五條悟一眼,最終將視線定在男人手中捧著的獄門疆,“你是個意志很堅定的男人,預言的內容對你來說重要嗎?”

    五條悟挑眉,對妮翁似是而非的話不予置否,“你說的對,不重要。”

    他低頭,骨節分明的手輕撫著盒子,指尖輕輕劃過那只閉著眼楮時,似乎還能感覺到對方輕顫的睫毛,仿佛下一秒就會睜開一樣。

    但沒有。

    五條悟很清楚,那只是東堂葵無意識時做出的條件反射。

    但是他仍舊神色溫柔,宛若指尖所觸便是少女那細膩的肌膚,銀白的長睫毛斂去了瞳中的情感,在眼瞼下方蒙上一層青色的陰影。

    “反正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房間中央的屏幕發出滋滋的靜電音,然後啪地一下變成了拍賣會主場的畫面,穿著黑色西裝的拍賣師一臉笑容地開口︰

    “歡迎各位先生小姐來到本次的拍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