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村坐落在東京和鄰市交界的山區, 路途崎嶇,又遠離塵囂,加上通往外界只有一條,還是八年前才正式修建好的, 故而這條無名村落一直藉藉無名, 冷清至今。[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直到兩個月前, 麻見智美為籌辦新一季的《寧靜的鄉村生活》挑選合適的拍攝地點。恰巧此時就有個出自該村落的工作人員提供了這條村落的地址,麻見智美便帶著工作人員提前來到現場踩點,一眼便相中了這個地方的難得淳樸和與世隔絕, 當下便敲定了此處作為新一季的拍攝地點。

    雖然嘉賓們是來體驗農村生活,但為了方便拍攝和統籌安排, 他們並沒有和村民住在一起,節目組提前派遣工程隊在村子的一塊無主空地上搭建好了臨時的住所。

    他們需要白天根據節目組的指示前往相應的地點(干gan)農活,午間和晚上的時候再回來房子休息。

    經過一晚上的休整之後,節目錄制就正式開始了。

    然後我就被分配到了隨行的攝像pd,目瞪口呆。

    “aoi小姐, 不出發嗎?.”我的攝像pd頂著一頭熟悉的白毛, 從攝像機後面探出頭來,“別的嘉賓和攝像都已經出發了哦~作為新嘉賓的aoi小姐還不趕緊行動起來的話, 可能會被人說是耍大牌哦!”

    這人大搖大擺地扛著攝像機, 身上還像模像樣地掛著工作人員的牌子。

    我︰“你怎麼會在這里啊!”

    五條悟扛著攝像機又往我面前懟了幾分,歡快的聲音從鏡頭後面傳來, “來個高清懟臉拍, 要笑一下才更上鏡哦!”

    裝起攝影師來真的像模像樣的...可是你見過哪個攝影師拍東西的時候還戴著墨鏡的?

    細節決定成敗啊喂!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 原本還算熱鬧的客廳隨著已經各自出發的嘉賓變得冷清起來, 除去我和五條悟之外, 只剩外圍還有兩三個工作人員在忙著搬運東西, 根本分不出心來注意到我們這邊的異常。

    我這才壓低了聲音,伸手將鏡頭遮住,小聲問道,“你混進來(干gan)嘛啊?!你不是要和禪院直哉去追查咒靈的線索嗎?”

    五條悟不動聲(色)地後退幾步,又將鏡頭對準了我,“aoi小姐,請不要妨礙我的工作,不過如果你真的跟我聊天,歡迎下班後來約我哦!”

    約你妹啊約!

    我撇了撇嘴,完全不吃他這一套,只是冷靜地開口提醒,“你要是想借著攝像的名頭調查村子的話你就自己調查,別把攝像的工作搞砸了!”

    有一說一,我覺得這家伙拍出來的畫面能不能用都是個問題。

    “不要懷疑我的技術哦!最(強qiang)可不是浪的虛名的,絕對把aoi你抓拍的超級好看的!不過現在你要先笑一下,表情太僵了哈哈哈哈!”

    我︰“......”

    ......

    節目組的任務是一開始嘉賓抽簽得出的,我的任務是池塘里面捕魚,捕到的魚可以作為嘉賓們之後的晚餐。

    等我到池塘邊的時候,那里正蹲著一個黑發男人,看上去似乎正專心致志地觀察著魚塘。

    是西條高人先生,看來他也抽到了池塘任務!

    “看來今天捕魚的就我們兩個了...”他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腿。

    我這才注意到對方早就已經換好了防水的衣服和鞋子。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我說完,趕忙就在邊上拿起防水衣和鞋子穿了起來,然後眼神隨意那麼一瞥,就瞧見池塘邊上站著的、漁夫打扮的金發男人。

    好家伙,不是禪院直哉還是誰?

    “那是禪院先生節目組找來協助我們的當地村民。”西條高人見我一臉發愣,相當好心地給我解釋。

    “......”雖然但是,西條高人先生難道不覺得這頭張揚的金(色)頭發真的和這條淳樸的村莊顯得格格不入嗎?

    哪里又半點村民的樣子啊!

    禪院直哉此時也繃著一張臉走過來,他站得筆直,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冷不丁冒出來一句,“你防水服後面沒有系緊,後面進了池子很容易散掉。”

    我下意識,“不好意思啊....”

    正想伸手往後背去重新系的時候,面前高大的青年跨步到我身後,然後蹲下,我能感覺到後背的防水衣一松。

    禪院直哉再幫我重新系帶子!

    “雖然是村里的池塘,但還是要做好防護,女孩子的體質很容易踫到水著涼...”

    說起話來一板一眼的,還真的像個常下池塘的漁夫村民。

    這個人和五條悟一樣,今天都是吃錯了什麼藥忽然拿到了個這樣的劇本?

    一日限定攝影師五條悟也不甘示弱地開口,“喂,那個土不拉幾的農民,你擋住aoi小姐的鏡頭了!”

    禪院直哉︰“你這個攝影話真多!”

    兩人眼看又要當場吵起來,我趕忙從座位上起身,然後毫不猶豫走近池塘,開口道︰“你們都別說話了,別把魚都給嚇跑了!西條先生,我們快開始吧!”

    西條高人一愣,然後點了點頭,只是余光看向了剛才說話的五條悟。

    這個人不就是昨晚在aoi陽台上見到的那個男人嗎?

    注意到西條高人打量的目光,五條悟只是不動聲(色)地微微頷首,嘴角的弧度更深。

    呀~這個普通人的觀察力真是敏銳呀~

    我沒有注意到兩人之間的暗涌,只是手里緊緊地拽著捕魚桿,觀察著水面。

    池塘並不深,我整個人完全站進去,水位也只是剛剛沒過我的腰線。池塘說不上清澈見底,但是還是偶爾能夠看見浮上來的魚的影子。

    魚影轉瞬即逝,然後下一瞬間又在別處出現,想要成功撈到魚還真的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西條先生是個行動派,好幾次看準了時機去撈魚,但還是慢了一步,反而是他周圍的水都變得稍稍渾濁起來,更難看清楚魚的位置了。

    “西條先生,我覺得我們應該合作一下。”我提議道。

    西條高人點了點頭,“那這樣吧,我們一起使力將魚合圍到池塘的角落里去,這樣成功的幾率興許比我們這樣像無頭蒼蠅一樣轉來轉去來的高些。”

    我欣然同意。

    我們兩個便搞混了這趟水,追趕著魚群往池塘的一角趕,然後果斷一撈——

    捕魚網里除了奇怪的藻類和樹葉之外啥也沒有。

    “沒(關guan)系,多試幾次就好了!”西條先生如此說道。

    然後我們又試了了幾次,好一會兒才從魚塘里成功地撈出了我們今天的第一條戰利品,一條七八斤重的魚正在我們的網里面活蹦亂跳,想要掙扎出逃。

    “哇——好肥的魚啊!”我忍不住感嘆道。

    西條高人臉上也終于浮現出了喜(色),“至少今晚大家的晚餐是有著落了!不如再搞幾條?”

    順便把後面幾天的晚餐也搞定好了。

    我點頭,然後邁開步子準備發起下一輪追趕,然後冷不丁踩上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等等——這個形狀...??

    西條高人見我站在原地,將手伸下水,似乎是在(摸Mo)索著什麼,有些奇怪,“aoi?你在(摸Mo)什麼?”

    “我踩到了奇怪的東西....”我(摸Mo)到了剛才踩到的東西,越發肯定剛才自己的猜想,猶豫著要不要將這個東西拿出水面來。

    我下意識地看向五條悟和禪院直哉,他們兩人也是一臉奇怪的看著我。

    “怎麼了?你的臉(色)很不對勁。”西條高人皺眉。

    我思索了片刻,還是決定將東西掏出來。

    當底下的東西浮出水面展(露)出它的真面目時,在場的人除了五條悟他們,都紛紛(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那池塘底下,竟然藏了個骷髏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