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這樣的事, 無論如何節目都要先暫停錄制,工作人員面面相覷, 最後還是我開口提出要先找村子的負責人以及節目組說得上話的人出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麻見智美趕過來的時候,在場的人除了咒術師臉(色)看上去都相當不好,紛紛站在了一邊,只有東堂葵和兩個男人圍在一起不知道在討論什麼。

    遠遠地就看見地上那個骷髏頭,她當下便臉(色)一白,但這是她的節目,也只得(強qiang)裝鎮定走過去, 便听見三人的對話。

    “顱骨在水底保存的很好,而且沒有什麼傷痕,至少這樣看來致命傷應該不在頭上。”我蹲在打撈起來放在地面上的頭骨邊上,仔細地觀察著, 除去水垢還有一些淤泥之外, 骨頭上什麼也沒有, “半點咒靈的污穢殘留都沒有。”

    另外兩個人點了點頭。

    五條悟(露)出個若有所思的表情, 然後禪院直哉開口︰“看這個骨頭,估計死了也很久了,就算是咒靈所為,有污穢殘余也早該消失了, 我覺得我們應該抽(干gan)這個池塘的水,底下應該還能找到其他部分的骸骨, 看完再做定奪。”

    “那誰向他們說明情況?如果不好好處理這件事的話,反而會引起更大的恐慌。”我問道。

    一般人是不知道咒靈的存在,不過眼下大家都被困在了這條村落之中, 如果不好好解釋一下的話, 恐怕會引起別的不必要的麻煩。

    然後禪院直哉看向了五條悟。

    後者挑眉, “看我(干gan)嘛?被我帥到了嗎?”

    禪院直哉︰“這里你的等級最高,特級咒術師先生。”

    言下之意就是讓他去解釋。

    “.......”

    麻見智美︰他們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個字都听不懂?

    見到一臉懵逼的麻見智美,我馬上站起身來,說道︰“麻見小姐,聯系上村長了嗎?”

    麻見智美回過神來,點了點頭,“村長他們那邊已經去通知了,應該在過來的路上,現在這個是什麼情況?”

    “這個的話...解釋起來可能有點復雜...”然後我求助的目光看向五條悟,“你說對嗎?五條先生...”

    五條悟臉上笑容浮現,附和,“aoi說的對,但其實要解釋起來也不難,麻見智美小姐是吧?你可以認為我們是特別的,能夠看到一些正常人(肉rou)眼無法觀察到的東西...”

    “您是想說靈體嗎?鬼怪之類的?”她小心翼翼地開口。

    這完全是...幫他們連圓回來的理由想好了呀!

    五條悟點頭,笑道︰“麻見小姐真是見多識廣。”

    麻見智美︰“因為我有朋友是做靈異節目,所以對這方面的東西有過涉獵,就像是傳說擁有陰陽眼的人類,能夠看到身邊鬼魂的存在,對嗎?”

    “差不多是這個樣子吧!不過有一點,我們不僅能夠‘看到’,甚至有能力消滅它們,因為這些存在終究是不合規律的,長久以往會對普通人造成傷害。”

    麻見智美︰“那不就是江湖術士嗎?我一直以為他們都是神棍只會騙錢來著!”

    五條悟︰“.....”

    禪院直哉︰“.....”

    我︰“......”

    謝謝,有被內涵到。

    攀談之際,村長和兩位村里的老人也趕過來了。

    為首的村長一身粗布麻衣,瘦削的臉龐上刻滿了歲月的痕跡,頭發花白,估計已經年過六旬,但難得的是一雙黝黑的眼楮,看上去炯炯有神,精神還算不錯。

    而他身後跟著的兩名男(性xing)村民亦是如此,同樣的粗布麻衣,做工粗糙的衣服上還有著顏(色)不一的補丁。三人站在一起,仿佛是從上世紀的老照片中走出來的人物一樣,充滿了歲月的塵埃與腐朽的味道。

    正如先前的資料所顯示,這條村落因為地處偏遠,已經沒有年輕人了,村里頭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

    村長見到地上的白骨,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馬上又恢復正常。

    但我將村長的神態變化看在眼里,指著那個頭骨開口︰“村長,我們在魚塘里面撈魚的時候,在池底的淤泥里面發現了人的頭骨...”

    “啊這...”老村長瞪圓了眼楮,下意識地看向同行的兩人,問道,“我們村里的魚塘,有淹死過人嗎?”

    其中一個人搖了搖頭,神情緊張︰“這...村里沒(發fa)生過這樣的事啊!”

    見我一直死死地盯著他的臉看,那人眼神漂移,額間布滿了濕濡的汗意,分明一副相當心慌的模樣。

    村長見狀,當下便開口吩咐︰“秀一,你先去村里找人那個抽水泵,既然(發fa)生了這樣的事,就(干gan)脆把魚塘里的水抽(干gan),我們一起看看這底下究竟還有什麼。”

    他不動聲(色)地站出來幾分,瘦削的身影稍稍擋在被稱作秀一的男人身前,好叫我們的注意力又重新吸引到他身上去。

    秀一立馬反應過來,連忙點頭然後匆匆忙忙地跑了。

    我看著那人過分慌亂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上了歲數的原因,秀一先生的右腿看上似乎有問題,跑起步來一拐一拐的,有幾分滑稽。

    我和五條悟、禪院直哉三人交換了個眼(色)。

    看這老頭緊張的神(色),不像是沒(發fa)生的樣子。

    他們一定有事隱瞞著我們!

    五條悟率先開口︰“既然村長都這樣說,那我們就在這里等他回來吧,一起來看看這個池底下究竟有什麼好了!”

    面對五條悟那銳利得過分的審視目光,年邁的村長不卑不亢地跟他對視,深邃的目光之中(露)出奇異的光芒,竟然也(勾gou)起一抹淡然的微笑,“希望不要因為這些事嚇到先生一行人就好。”

    “怎麼會呢?這不事情就變得有趣起來了嗎?”

    剛打完電話回來的麻見智美一副見了鬼的樣子看著五條悟,這哪里有趣了?!

    分明就是驚悚的很好嗎?

    不過——

    她現在才注意到,這個白發青年身上還掛著她們節目組的工作證。可是這個團隊是她親手組建起來的,這人她完全沒有半點印象啊?

    而且看他和aoi的熟悉程度,感覺也是老相識了。

    難道說aoi也是如男子所說的那樣,擁有陰陽眼的術師嗎?

    她雖然滿腹疑惑,但是眼下的確不是問這些事的時機,她只得將自己的疑問全都壓下去,(強qiang)迫自己的鎮定起來,“那個...這邊的信號實在太差了,電話完全就打不出去,出村的路還在修,一時半會大家誰也出不去。今天的錄制我已經通知下去暫停了,現在只能先見一步走一步。”

    其他的嘉賓她已經讓工作人員帶回去好生安撫情緒,現在只有這邊的事還沒有搞定,不過西條高人,除去一開始臉(色)有些不好之外,現在也已經鎮定下來,現在正坐在一邊休息。

    一伙人在這里等了十來分鐘,便有兩個村民扛著抽水泵和水管趕過來,倒是一開始跑回去叫人的秀一卻沒了蹤影。

    伴隨著機器的轟鳴聲和水聲,魚塘的水位(肉rou)眼可見地下降,(露)出底下因為失去水分而變得黏糊糊一團的藻類植物,還有一些腐蝕的生活雜物夾在淤泥之中。

    而就在我剛才踩中頭骨的位置附近,幾根酷似人類肋骨的骨頭半掩在淤泥之中,伴隨著十幾條活蹦亂跳的大魚,看上去相當詭異。

    麻見智美臉(色)蒼白︰“啊這...這底下不會真的有人類的尸體吧?”

    我蹲在魚塘邊,看著那處(露)出來骨頭的地方,凝重的點了點頭,“看這些人骨,感覺有一定的年頭了,這魚塘里的魚異常肥美,看來也有這尸體的原因,至于是不是只有一具尸體,現在還很難說,得將骨頭收集起來看看才能確定。”

    聞言,麻見智美的臉(色)越發慘白,她早在節目開始錄播之前就來此處踩點,自然也是吃過著魚塘里面產出的魚,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胃里一陣翻江倒海。

    愣是心理素質再(強qiang)大的她,也忍不住到一邊(干gan)嘔去了。

    “可是這尸體著實是蹊蹺的很,我們村落就那麼點大,家家戶戶都相互知曉,若是真的有人失蹤,我們不可能沒有發現的...”村長皺著眉開口道。

    我看了他一眼,“眼下這具尸體的身份難以確定,不如先將骨頭都收集上來,我們再來看吧!”

    有一說一,這個村長給我的感覺非常不好,以致于我根本不信任對方,這種懷疑來的莫名其妙,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覺與觀察。

    村長看了我一眼,半晌後才幽幽地開口,“這位小姐說得對,赤口,誠一郎,你們兩個幫忙下去把底下的骨頭收集起來吧!”

    聞言,兩人點了點頭,黝黑(干gan)枯的臉毫無表情,褲腳一卷便直接踩進了黏糊糊的淤泥之中,一副任勞任怨的樣子。

    兩人的神(色)之中沒有恐懼,也不見半點慌張,就像是機器人一樣,完全沒有半點正常人該有的反應。

    我認真地打量著魚塘下兩人的身影,心中的違和感越發地(強qiang)烈,完全沒有注意到村長那幽深的目光。

    但是,五條悟注意到了。

    墨鏡下那雙蒼藍的眼眸暗沉了幾分,不動聲(色)地往前走了一步,擋住了村長那怪異的目光,直直地迎上對方的眼楮,嘴角下拉,“村長多大了?”

    村長︰“今年七十二。”

    五條悟‘嘖’了一聲,“這村落已經缺人到這種樣子了嗎?七十幾的老頭都還要堅守崗位啊...話說真的不會有痴呆癥什麼的嗎?”

    面對五條悟暗里的質疑,村長臉(色)不變,仍舊掛著那一副慈祥的笑意,“托福,老朽雖然年紀大了,但是身子還算硬朗...這村子小的很,平時事情也不多,自然也是閑的很...”

    “是嗎?還算硬朗就好...”五條悟意有所指地說道,完了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請捏手指關節,發出啪嗒的響聲。

    半是玩笑又半是警告。

    那老頭的目光又深了幾分。

    這個時候,禪院直哉走了過來,將手里的資料遞給了我。

    我低頭一看,愣住。

    那是昨晚我交給五條悟的村落資料,禪院直哉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指給我指了一個位置。

    是村落的地圖。

    我抬頭看向禪院直哉,對方的眼里全是凝重,朝我稍稍搖了搖頭,眸光深沉忌憚,不發一言,只是示意我看地圖。

    村落的不大,地圖也繪的簡單,大多都是標識著魚塘、樹林、稻田,以及稀疏分布在其中的三三兩兩的房屋,所有的東西一目了然。

    只是怎麼樣也尋不見這個挖出人骨的魚塘。

    不僅如此,就連魚塘周邊所有的景物都對不上!

    如果不是這個地圖畫錯了,那就是這個地方根本就不是原來的村落!

    “啊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