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萊猛地睜開眼楮,從(床chuang)上坐了起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衣服完好,環境安全,(身shen)體沒有任何不適感,是正常在“家里”(睡Shui)到自然醒的清爽狀態。我是個穿越者。這是印刻在她腦海之中的第一個認知。穿越之前的名字和有關自身的記憶已經被馬賽克了,像是被什麼偷懶的作者直接換了全新檔案更新了所有信息換了一張墨跡未(干gan)的新紙。但是因為是新紙,所以寫下什麼東西也都不奇怪。正如同現在的小萊,察覺到自己被直接抹(殺sha)了過去也能迅速接受現狀,立刻進入現有的角(色)氛圍。【我屬于這里,我無法離開這個世界】這個概念,仿佛定理一般刻印在腦海之中。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女孩盯著眼前灰(色)半透明的系統模板,那一行大字黑體加粗幾乎恨不得塞進她眼楮里面去,這系統沒搞懂怎麼回事,文字亂碼設定太多,唯二能看懂的兩句話一個是一般文字冒險游戲劇情提示一樣橫在下方的一句話︰【我屬于這里,我無法離開這個世界】,還有一句就是“系統生成中,請玩家耐心等待”無論怎麼看都不能說是三無劣質游戲了,小學生用編輯器做的都比這個界面精致。只是系統其他的不說,可以最小化消失這種設定還是相當不錯的,隨手把它最小化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小萊開始自己下一步的工作。她搖搖晃晃下了床,拽過一邊有輕微磨損的小包倒出所有東西開始檢查個人物品︰手機、錢包、銀行卡、潤唇膏、小型化妝盒、一些包裝完整的糖果、記載著不明人物的小本通訊錄……值得慶幸的是被抹(殺sha)的只有記憶而不是常識,在拿起手機的那一瞬間慶幸地發現自己仍然記得的各種通訊方式和手機上的聯絡人是誰。銀行卡也記得密碼,這讓女孩松了口氣。比如說自己的住處在那里、日常上學路程安排、以及家中各種家具和日常(用yong)品使用方式也很清楚。情況尚且不明白怎麼回事,但是日常生活的話,看起來應該沒什麼問題了。腦內一片空白,並沒有一般小說那種灌輸情報的感覺,自己不知道能做什麼,索(性xing)直接進浴室洗了個澡,順便檢查了一下(身shen)體狀態︰沒有淤青,沒有傷口,疼痛感知正常。這種穿越方式嚴格來說並非不能理解,按著自己腦內殘存意識的推斷,應該是屬于【本體(強qiang)制代入游戲劇情】的情況。順帶一提,這種認知和自己無法離開這個世界一樣,也屬于(強qiang)制灌輸大腦的一部分。至少自己在此之前並沒有類似的經歷,小萊相當確定。真人版本的文字冒險還是什麼?搞不懂,這房間里的東西似乎也不像是可以觸發劇情的樣子。自己的身材上是屬于正常女孩子的類型,肌(肉rou)綿軟沒有鍛煉痕跡,個頭沒有超過一米六,栗(色)偏長卷發搭配日式甜美可愛長相,是很適合拉去做戀愛游戲劇情女主角之一的臉,出門在外的話這副乖巧甜妹外表也可以讓大叔大嬸心軟一點,幫忙打個折之類的。單純臉來講,是甜妹頂配了。小萊捏了捏自己的臉,肌膚細膩柔軟,是年輕女孩保養得益的一張可愛嫩臉,她對著鏡子琢磨一會,覺得自己如果沒錢了靠臉也能通過獲取老年人的同情心蹭飯活下來。(洗xi)澡的時候順手拽拽頭發,感覺應該是自來卷而不是特意需要花錢特意精心打理的款式,在沒有其他經濟來源的情況下花費過多資金浪費在外表下並不是明智之舉,初步確定了自己的個人風格後,她開始繼續檢查個人物品和所有能夠記錄本人信息的東西。照片沒有,筆記也沒有,記錄個人信息的私密物品也找不到,但是這房間里的東西會在突然接觸到某件物品的同時出現過去使用過的記憶,比如說洗完澡出門隨意看了一眼廚房,忽然想起來幾個小時前鍋里熬的湯和已經晾了一天的衣服,手忙腳亂去陽台收了衣服後,還踫上了隔壁家雙馬尾穿著女僕裝的小林太太——以及順帶一提隔壁家住的是小林小姐不是小林先生。“晚上好呀小萊,”外國人模樣的女僕小姐(露)出一如既往溫柔爽朗的微笑,抽出手來對著女孩打了個招呼。東京,是個大城市啊。小林小姐的口味,挺野啊。小萊下意識和對方打了招呼,聲音剛剛出口的同時心里猛地一咯 ,擔心自己的反應和過去的【自己】不一樣,好在女僕小姐一臉習以為常的樣子,卻也沒給太多的信息。是自己之前就是這種打招呼的狀態,還是之前的【自己】可能是那種風格多變的輕佻類型?情報太少了,還需要更多的補充啊……放棄多想,小萊收完衣服後正好門口敲門,隔壁的女僕小姐帶著新鮮出爐的土豆炖(肉rou)和一小份據說是嘗試做出來的腌菜站在門口,非常熟練地進了家門。是熟人嗎……小萊目送漂亮精致的女僕小姐,“托爾”的名字自然而然的落到唇邊,她不動聲(色)咽回稱呼,繼續選擇叫她女僕小姐。哎呀……要怎麼說呢……這麼叫的話,感覺對方更高興的樣子。一番客套家常後,女僕小姐把土豆炖(肉rou)放在桌上,一臉感慨的嘆息著︰“但是要多謝小萊的幫忙啊,我剛剛過來的時候很多事情都不會做給小林惹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雖說小萊是中(Z)國那邊留學的孩子但是意外的對這邊的情況很熟悉……也很擅長做中(Z)國風的料理,從你這里學到了很多東西呢~”出現了,依靠和其他人對話補充個人設定的常見套路(操cao)作。沒辦法把信息塞在劇情里面索(性xing)通過別人嘴里告知玩家情報的情況!!!……話說這游戲既然都已經自由到了這個地步把個人檔案有什麼不可以的啊!女孩心里瘋狂吐槽,臉上卻還帶著社會人專用社交微笑,她從鍋里盛出來早早準備好的湯和女僕小姐交換了她送來的土豆炖(肉rou)和腌菜,並因為讓人毫無距離感的可愛甜妹外表額外獲得對方投喂糖果一小把。今天的晚飯就是土豆炖(肉rou)和自己煮的湯,嘗了一口味道是出乎意料的屬于相當不錯的那一款,而腌菜里面有一些不知道什麼品種的奇怪(肉rou)塊,在準備吃飯之前被小林瘋狂敲門,用很奇怪的理由拿走了那盒腌菜。沒太在意,就著土豆炖(肉rou)和湯吃完了今天的晚飯。情報加一,烹飪技能點加一。女孩洗碗的時候自娛自樂的按著養成游戲模式給自己點了技能點點,系統一如既往的死機狀態,沒有任何卵用。到了十點左右,收拾完東西總結了一天的收獲,換了衣服(上shang)床(睡Shui)覺,這第一天姑且算是成功度過。第二天早上六點半,生物鐘自動叫醒,坐在(床chuang)上清醒的這一會功夫里新的學校情報和同學信息自動進入大腦。很好,我相信這個鬼系統是正在生成中了。小萊一臉冷靜的想。咒術高專一年級生,同學是七海建人和灰原雄,今天早上一前一後發來了詢問(身shen)體情況的短信,一個活潑開朗一個彬彬有禮,小萊拿起手機翻翻通訊錄,終于把手機里的杜賓和柴犬對上了號。杜賓——七海建人。柴犬——灰原雄。……雖然感覺上很契合但是在此之前的自己出乎意料的不是什麼傳統意義上的好孩子呢。飛速把備注改回正常名字的小萊面無表情地想。學校(性xing)質很特殊,不走一般學校(性xing)質按時上學休假的情況,而自己之前似乎是出了什麼小小的問題導致學校放了幾個月的長假,常識上來說自己手無縛雞之力沒有任何(殺sha)傷力,手腳健全精神正常,也不知道什麼問題能讓學校允許一年級的學生直接休假三月之久。是(發fa)生了反社會行為的投毒事件還是啥?……但是算了,只要能放假哪怕學校那邊定義成瘋子蛇精病也沒(關guan)系,她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並且搞懂自己接下來需要做什麼,反正也沒打算真指望學校那邊過一輩子,上網絡上查了一下學校名字,連個招生網頁也沒有的學校讓人嚴重懷疑能不能發出來畢業證書。當然不排除學校可能觸發劇情的可能,但是一來系統沒有提示二來前往學校並非必備選項,小萊知道自己目前的皮年紀也就不過十五六歲,只不過沉迷校園戀愛輕喜劇已經不是本體的年紀會考慮的事情了,比起戀愛和帥哥,更重要的是人生啊人生。不過這種學校就算發出來的話,一般社會公司也都不承認學歷吧?啊,有點麻煩。小萊盯空無一物的搜索界面考慮一會,拿起手機和同學交流了一下,試探(性xing)詢問了延長假期的可能(性xing),兩個同學對此沒有任何意見,並且不約而同地建議小萊可以多休息一陣子。七海建人的回應彬彬有禮,交流一番後可以確定並不是客套過頭而是本人(性xing)格如此,而叫做灰原雄的另一個男孩子回應要直率得多,兩個人的回答大同小異,左右套話一番,大概能明確自己之前因為【術式】影響而產生了精神失常狀態,學校之前特批長假,允許她在家休養,時間不定。所以並不是純粹的日常系世界,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冒出來糟糕設定的混亂世界。小萊鎮定的放下手機,愈發確定自己要在這屋子里苟到天荒地老。銀行卡面上還有六位數的存款,即使不考慮打工宅在家里,這筆錢也足夠自己苟過一段時間。——那麼,經濟方面也沒有什麼問題。在房子里靠著屯糧和隔壁鄰居女僕小姐的投喂熬過三天,房子里所有東西(摸Mo)了一遍不再觸發任何劇情和情報信息,小萊盯著空空如也的冰箱終于無奈確定了自己必須要出門一趟的慘痛事實,在屋子里自欺欺人到了超市大減價的時間,最後倒計時的時間里,少(女nu)終于抄起錢包沖向了商業街。苟與打折之間,她選擇全場五折優惠和買一贈一的雞蛋。苟隨時可以有,超市大減價可遇不可求。……人活著,總需要一點人間真實。從超市廝(殺sha)中沖出來的小萊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踩著人字拖頂著隨手扎的丸子頭走在街上晃悠著,氣場年紀堪比故國街頭晚上吃完飯隨意下樓遛彎的老大爺,她也不管自己這副形象和那張甜妹臉違和感幾乎引得所有路人驚恐目光,自娛自樂很有一套。有什麼(關guan)系,反正自己人生地不熟誰也不認識~可天(殺sha)的墨菲定律不管你是否穿越,總能在最不期待的時候瘋狂叫囂著存在感。遇到了遇到了傳說中的最(強qiang)前輩組合。一個雪發蒼瞳,俊美猶如天人之姿,一臉生人勿進的桀驁戾氣;另一個發如鴉羽眉眼溫潤,偏偏眼角眉梢浸著如玉疏離堅硬的冷,遠遠瞧著就不是什麼適合靠近的類型。兩個帥哥穿著不同風格的黑(色)制服,可遠觀不可褻玩;而小萊踩著人字拖穿著t恤短褲,頭發隨意扎了個丸子頭,兩手拎著菜嘴里還叼著路過的好心大媽切了投喂的一小塊隻果。之所以說是傳說中,是因為在這段時間內和自己的兩個同學通過手機聊天的形式差不多套來了絕大部分的情報信息,而這對二年級前輩的最(強qiang)組合不是在任務中就是趕在任務的路上,好巧不巧地每次都堪堪錯開,所以這應當是貨真價實的第一次見面,無論是【劇情】之前還是之後。而小萊會說兩個前輩是可遠觀不可褻玩,因為他們兩個正在毆打咒靈。她站在這兒,看了五秒後,發現自己走還是不走,都很他媽尷尬。在咒靈的尖叫中,小萊把剩下的隻果用舌頭卷進嘴里,認真思考要如何躲開這尷尬程度堪比“沒洗頭下樓扔垃圾時遇見西裝革履前男友”的社死現場。 嚓 嚓的清脆水果咀嚼聲,混入咒靈尖叫聲中,顯得那麼的突兀又微妙。空無一人的小巷里,只有被毆打的咒靈發出絕望的慘叫。慘叫聲突然停了。咀嚼聲沒有。她抬頭看著前輩。前輩們也低頭看著她。……少(女nu)鼓著腮幫子,在兩個前輩的目光中,硬生生咽下了還沒嚼完的隻果。……淦,好他媽拉嗓子。我應該在家里,不應在這里。少(女nu)的人字拖在地上劃過,小石子順著鞋底嘩啦嘩啦,轉身離開的動作還未完成轉身的前置,只見一直維持著最小化的系統忽然跳出來橫于面前,滿屏幕扭曲愛心幾乎快要刺瞎眼楮。這麼長時間以來系統沒怎麼表現過存在感,本來已經以為這玩意沒什麼危險應該不會禍害人,而系統此時提示乙女游戲副本已經激活,恨不得撞進視網膜的字體在兩位前輩看不到的地方蹦來蹦去,提示著下面開始從選項中挑選一個開啟全新副本︰《doki~doki~心動不已~邪神指揮下的美少(女nu)戀愛大作戰——!》小萊︰……你讓我選,又不讓我選。其它選項還是亂碼不說點都點不了,選個屁。掙扎了五分鐘發現自己被(強qiang)制鎖定在原地範圍內根本沒有移動的可能,而這天(殺sha)的游戲並沒有一般galgame常見的時停效果,小萊姿勢扭曲的在原地掙扎卻完全沒有離開的樣子像極了三流言情小說里女主角劣質的欲拒還迎,最後,她終于屈辱的發現對面兩位美男前輩眼神漸漸從奇怪變得嫌棄,被迫上任的乙女游戲女主角萬般無奈,于是看了一眼系統提供的兩個選項台詞︰選項一︰悟君,你肚子里的孩子沒了不是你的錯,你不能這麼自暴自棄!選項二︰呵,男人,愛上我了嗎,你的眼神是不會說謊的。下面一排小小的提示︰想要體會不同選擇劇情的話,玩家可從初始檔案開始回檔重讀哦~小萊︰……這是戀愛乙女游戲還是玩家真人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