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恭喜玩家成功度過化蛟!

    距離您成為最終目標的應龍終于又更進一步, 多年努力可喜可賀!但是需要提醒的是,五十萬點的獎勵點只是幫助您完美進化度過作為虺的幼生期,並沒有激活其他的龍子血脈屬(性xing), 如果您的期待不僅僅只是完成基礎的主線升級任務, 要想要達成全成就獎勵,那麼還請玩家再接再厲, 努力探索其他的支線劇情。【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在神社徹底落成之後, 系統也跟著更新了新的主線劇情。

    只是比起之前好歹還有一兩條的升級方法提示相關, 這一次的由蛟化龍, 卻沒有了之前的劇情提醒。

    小萊倒也不著急,霸下血脈隨著神社落成也已經激活成功, 余下五種大多與信仰相關,比如囚牛與音樂相關,狴犴坐鎮公堂明辨是非公證等等, 都不是她一時興起去比劃兩下就能激活的。

    好在已經激活的幾種龍子血脈也和技能一樣更新了【熟練度】的選項, 雖然經驗條長地令人絕望, 可進度獎勵也是令人相當滿意的【可隨機激活一種未激活龍子血脈•如已全部激活,隨即獎勵與經驗值等同價值(強qiang)度技能x1】。

    隨著她徹底突破蛟的境界, 自身最大的變化莫過于頭頂生出一對玉雕般剔透晶瑩的龍角, 身形也隨之變大十數倍已經並非湖底可以容納的大小, 龍神大人不得不放棄輕松的人身重新用回原本的(身shen)體。

    她先是對著水面欣賞了一會自己的龍角, 在頂著這對漂亮龍角到處N瑟N瑟的虛榮心, 和擔心兩面宿儺會對她嫩生生的漂亮角角做什麼是否要把它們收起來的猶豫中,終于選擇了後者。

    “我真好看~”小萊喜滋滋的捧著臉, 在回去之前好好欣賞了一會自己版本更新後的全新美貌, 龍鱗得到了全新力量的滋養已經美得全然超越凡物, 只是還沒等她站起身, 巫女翠子的聲音含笑而起,“您踫上了什麼高興的事情嗎?”隨著她嫣紅裙擺擦過濃密草叢,翠子也跟著在龍神身側蹲了下來。

    “看到這個了嗎翠子?這代表我稍微長大了一點呢,”小萊(摸Mo)了(摸Mo)自己的龍角,笑得格外燦爛︰“這次的瓶頸期真的好長啊,好在並不算一點收獲也沒有~”

    “您的心情很好。”翠子溫聲道,只是說著說著,她的表情有些微的苦惱,“話說神社那邊……我在想我堅持建立神社,是不是不小心給您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

    “啊,神社~”小萊搖了搖頭,茫然道︰“神社很好,怎麼會忽然問這種問題?”

    翠子輕輕抿了抿嘴唇。“嚴格來說,算是我之前沒有計算到的意外——”

    她只顧著考慮人家神明有的東西自家的龍神也要有,而且龍神大人不同于其他神靈,即使建立神社也不會對她的自由產生什麼影響,是以小萊本人不太介意;而翠子作為龍神麾下的大巫女,傳下神諭布施福澤本就是她理所當然要做的事情,若是有了神社,以後很多事情會方便很多,顧慮卻也只是僅此而已。

    “?”小萊一臉茫然︰“怎麼啦?”

    巫女深吸一口氣,很是不甘的回答道︰“踫到了一點……需要您親自解決的事情。”

    她的表情有些微妙的羞恥不甘,小萊是不太理解啦,這種類似于萬年第一的優等生忽然有一天需要和老師承認自己還有不足之處的恥辱感。

    要知道,從很久之前,龍神這個本尊就從來不需要去擔心作為神明的義務。

    自家的巫女這方面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一向比她本人還要努力工作;而在教授了翠子一系列諸如造福作物之類的咒法後,龍神小萊更是徹底做了甩手掌櫃,對與這些年的業務發展一問三不知。

    ……話說回來,自從翠子靠著自己琢磨出僅次于系統出品的靈符,甚至用不著小萊這個中間商幫著倒騰符咒後,幾乎全權包攬了龍神大人諸多事務的翠子幾乎再也沒對著她(露)出過這種為難的表情。

    “哎呀呀……”小萊倒是不太介意這個,她久違地伸手(摸Mo)了(摸Mo)翠子的臉頰,這孩子長大後她就很少再這麼親昵的去觸踫過她了。

    翠子眼睫輕顫,下意識地側頭將臉頰貼上了龍神的掌心。

    ——這動作曾經僅限于用來安撫自己努力過頭卻永遠達不到預期的小翠子,自從她長大後,小萊倒是曾經試著去再(摸Mo)(摸Mo)巫女的臉頰,只是對方雖然沒有躲避卻還是神(色)羞赧不安,對當時被當做小孩子安撫的翠子來說,大抵微妙的羞恥感要遠遠多過安心的幸福。

    “……還真是久違了呀。”小萊笑起來。

    若是單純看如今兩人的外貌年紀,小萊少(女nu)姿態尚未褪去稚嫩青澀的輪廓,而巫女翠子則是成熟穩重,眉間十字花印有種聖潔而凜然的奇異美感,可她此刻臉頰微微側向龍神的掌心,眉眼之間經重新出現了少(女nu)時期才有的純然依戀之情。

    “真的非常抱歉……”翠子溫聲道著歉,聲音里不見平日里過分自律導致的羞愧難安,倒隱隱有些孩子氣的不服氣和近乎撒嬌的口(吻wen),“但是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了。”

    小萊失笑。

    “翠子,翠子~”她一疊聲的叫著自己的巫女,眼楮愜意的彎了起來,揶揄道︰“你是不是看夜斗太會粘人,忍不住自己也跟著學了學?”

    巫女明顯一頓,立刻霞飛雙頰,連耳廓也有些隱隱發紅——只是即使如此,她也沒舍得離開龍神的掌心。

    ……她畢竟已經不年輕很多年了,也不曾像是個孩子般撒嬌很久了。

    “沒(關guan)系,完全沒(關guan)系的呀~”小萊傾身湊過去,抱了抱自己這些年已經非常努力、甚至偶爾看起來有些孤零零的巫女,聲音溫柔極了︰“無論怎麼樣,你都是我最喜愛的孩子呀。”

    “……一直都是嗎?”翠子有些不安地問道。

    而龍神微笑著答︰“一直都是啊。”

    “好啦,”她放軟語調,握住了翠子有些發冷的手掌︰“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才能解決的?”

    “……嚴格說起來,倒也沒什麼大事情。”巫女放松了緊繃的神經,重新溫柔地笑了起來,“不過是神社建成後,您大抵在天那里也跟著落下了名字,所以就有了所謂的天神使者過來詢問您是否有意侍奉于天。”

    “這種事情我想您可能是不願意的。”翠子溫溫柔柔地說著,“只是越過您直接拒絕卻又實在是不合規矩,所以我還是先過來請示您的意思再去回復他們比較好。”

    “還特意過來問問我,翠子是怕惹惱了天嗎?”

    “怎麼會。”巫女毫不遲疑地回答︰“只是這種事情,我沒有得到您可以越過您直接處理的權力,詢問您的意見自然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

    “……哇哦。”

    小萊有些驚訝地一抬眉。

    她不奇怪翠子對自己的了解,也不奇怪她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她驚奇的是翠子的態度。

    “……翠子。”

    她看著這德高望重的大巫女很是意味深長地反問道︰

    “你不敬畏天嗎?”

    龍神不敬天,這不奇怪。

    但是作為普通人的巫女卻也不曾敬畏,這便很有意思了。

    系統判定翠子為待確認的神使,小萊曾經以為這是因為翠子作為這片土地上土生土長的人類,自然而然地存在著對天的敬畏之情,可如今一看,卻並非如此的樣子——

    面對龍神的反問,巫女只是很平靜地回答說︰

    “我是龍神的巫女,並非天的巫女。”

    “我是龍神‘善’的代行者,並非得天賜福的寵兒。”

    小萊誒了一聲,笑問道︰“可你的靈力是天生的呀?”

    “可當我幼年馬上就要被(殺sha)死的時候,所謂的賜福對與當時的我來說不過是詛咒而已。”

    “天不曾救我。”

    “是龍救了我。”

    小萊低頭輕笑起來。

    “……還真是傲慢的發言呀。”

    翠子溫順垂首︰“作為您的弟子、您的信徒,我理應如此。”

    “……唔,說得好。”

    小萊想了想,索(性xing)傾身換了個姿勢,直接躺在了巫女的腿上,人類的溫暖體溫和巫女身上的草藥香氣混合在一起,讓她很滿足地嘆了口氣。

    翠子微微一怔,但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大人?”

    她的手指覆上小萊的頭頂輕輕撫(摸Mo)著,龍神收起了龍角,柔軟的長發綢緞一樣散在巫女的裙擺上,翠子垂眸,輕聲問道︰“您這是累了嗎?”

    “應該說是因為從翠子的身上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所以有些犯懶了吧。”

    巫女神(色)一柔,溫聲道︰“我的榮幸,大人。”

    小萊伸手握住了巫女修長溫暖的手指,翠子的手指覆著一層堅硬的繭子,那是常年鍛煉留下的痕跡,而對方安靜地低頭看著她的小動作,任由龍神大人把自己柔軟小巧的手掌藏入她的掌心,少(女nu)姿態的龍神蹭了蹭枕在巫女腿上的臉頰,眯著眼楮發出一點滿足的嘆息聲。

    人類的溫度。

    人類的懷抱。

    人類的氣息。

    翠子的味道聞起來真的好讓人安心。

    ……和喜歡的人拉進到如此親近的距離,當真是久違了呀。

    她們兩個默契忽略了還在神社等待著龍神的天的使者,巫女刻意不去提醒,而龍神眼皮沉沉,一副快要在她腿上(睡Shui)著的乖巧模樣。

    “怎麼辦呀,翠子。”

    小萊小小聲地咕噥起來。

    “……我可能比我自己想象得更喜歡你。”

    巫女對此的回答,只是緩緩收攏了握住她手掌的手指。

    她抬起另外一只手,克制又小心地,輕輕(摸Mo)了(摸Mo)龍神垂在自己裙擺上的頭發。

    “我也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