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御雷神從來沒接受過這樣的待遇。【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他一向地位尊崇, 又因定位為雷神、武神,一向在高天原備受敬畏,大抵是高天原八百萬神明, 唯獨他的龍雷和實力水準稍微能和龍神靠上邊,是以如今得了天的命令以神明身份親自下來迎接這所謂的新生龍神。

    ——不滿。

    無法遮掩, 也不屑于去掩藏的不滿之情,正活生生的寫在了建御雷神的臉上。

    沒有常見的巫女或者術師、沒有一些本土神會使用的神使, 沒有灑掃維護神社清淨的僕從,而最起碼的存在——神器的影子更是半天也沒瞧到。除了主殿絡繹不絕自行跪拜的信徒們,這神社前後都空空蕩蕩連個人影都瞧不見;最漂亮的院子里倒是住著個人,偏偏卻不是神社之主, 而是個血脈力量天生就污濁如泥、生得雙面四手的古怪人類。

    唯一的巫女是個相當出(色)的(強qiang)大巫女,他在高天原的時候倒是听過不少神靈都試圖把這位名叫翠子的巫女挖到自己門下,她的靈魂過于(強qiang)大,雖然是人類可實力卻也同樣不容小覷;如今倒是終于知曉了她效忠的對象,只是被對方冷冷淡淡的對待過後,建御雷神對她那點基于實力的好感也跟著煙消雲散了。

    除此之外, 建御雷神在這兒呆了片刻功夫後, 便幾乎快要被龍神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氣得暈過去︰這位“尊貴”的龍女大人當真是半點規矩也沒有,珍貴的神跡像是路邊蒲草一樣隨隨便便交給每個前來跪拜的信徒,要知道在高天原哪怕是慈悲心最泛濫的神明也不會如此“豪爽”。

    ……這樣的龍女, 居然也會被尊稱為龍神?

    建御雷神的雷擁有著龍的姿態,這是他尊貴地位的來源之一, 偏偏如今憑空出現了所謂純種的龍女, 原本引以為傲的龍雷在真正的龍面前卻像是孩童胡鬧的戲法一樣, 顯得拙劣又可笑。

    還有……

    建御雷神垂下眼, 相當嫌惡的挪開了與兩面宿儺可能踫上的目光。

    堂堂神明, 讓天也要鄭重對待的龍女,居然在自己的神社豢養這樣的人類……亦或者用怪物來形容更恰當一些?要知道這樣的舉措聞所未聞,簡直比昔日被天驅逐的邪神還要惡劣,當真值得迎回高天原與其他神明並肩而立麼?

    建御雷神本來想著,若對方當真是聖潔尊貴的龍女大人,不小心遺落人間受苦多年,那麼自己作為天的使者將她奉迎回天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可孰料對方不愧是蠻夷荒土生出的野神,教養出來的巫女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雷神自認為已經相當有心理準備了,畢竟在自己接下這個任務之前貧乏神特意過來找到自己,千叮嚀萬囑咐在人界長大的龍女脾氣大抵和尋常神靈不大一樣……他當時還滿不在意,想著神就是神,哪怕經歷換代記憶全無,應有的本能卻還是會刻在骨子里的。

    ……但是真真正正過來的時候,建御雷神開始懷疑起這所謂的龍神到底是不是他所知曉的“神”。

    唯一的主人家的住客卻是個擺明了就要無視他的,若不是天的命令親自落在他的身上,區區神社剛剛建成的龍女而已——

    “連待客之道也不懂的荒蠻野神……”他忍不住自言自語地嘀咕著,喃喃聲卻被門口一道聲音驟然打斷。

    “再怎麼不懂規矩,我自覺也沒必要招待的不速之客。”

    白衣的龍神與巫女一前一後進了屋,那始終沒有直視過自己存在的兩面四手的怪物終于懶懶散散地一抬眼,說了第一句話︰“居然沒死在外面呀。”

    “哎呀呀,小宿是在關心師父嗎?為師好感動~”小萊笑嘻嘻地先應了一聲兩面宿儺的話,這才將目光轉向了這邊已經不掩(殺sha)氣和怒火的建御雷神,故作詫異地一抬眉︰“這位尊貴的客人居然還沒走吶?”

    她袖中甩出折扇,倒像個風流公子一般甩開折扇半掩面容,只是那雙猩紅龍瞳滿是揶揄之(色),即使她刻意捏出矯揉造作的虛偽歉意,單單是那雙眼楮里絲毫不掩飾的冷漠態度和她毫不留情的發言就足以讓雷神怒火再竄高半尺。

    “……我還以為您是個氣(性xing)夠高的,被我晾了這麼久早該明白我是個什麼態度,早早就回去了呢。”

    “龍神。”建御雷神聲音驟然一沉︰“你這是要違逆天的命令麼?”

    “您這話說的有趣,說得像是我之前就為天效命過一樣。”小萊折扇一合搭在掌心,頂著建御雷神蹙眉的不滿表情無甚形象地在他不遠處盤膝而坐,巫女翠子沉默又溫順,恭恭敬敬地跟著小萊身後一同跪坐下來。

    小萊慢悠悠地敲著掌心,空蕩寂靜的大殿里只有她折扇敲過掌心一下一下的拍擊聲,龍女垂眸微笑,很是漫不經心︰“我們的老板都不是同一位呀,閣下……何來違逆一說。”

    建御雷神再次反問︰“龍女,你這是要拒絕對天效忠嗎?”

    “我也不想這麼直接呀,畢竟我不太喜歡听別人的規矩做事呢,”小萊無辜道︰“閣下你看,我甚至用不上神器,更不要說你們神明那些大大小小奇奇怪怪的規矩,我自己一個人在這兒玩得也挺開心,怕是平日里和你們談話也都說不到一起去呢~反正高天原八百萬神明,把我當做甚至沒有機會迎接換代的無名神對待不就好了?”

    建御雷神怒極反笑︰“你可是純血的龍,以為這可能麼?——若是不願臣服于天,那麼接下來拆毀你的神社、毀去你的神跡、將你判定為邪神,由天親自圍剿……這些也都無所謂麼?”

    話音落下的那一剎那,原本安靜端坐于龍神身側的巫女沉默著抬眼,那雙深沉的眸子與建御雷神四目相對,他毫不驚訝自己能從那雙眼中辨認到明確而濃烈的(殺sha)意。

    而兩面宿儺緩緩溢出一聲滿是嘲諷的嗤笑,也不知是嘲笑龍女的傲慢,還是嗤諷著雷神的狂言。

    “她沒可能死在你們手里的。”

    男人意味深長地說道,毫不閃躲的對上了雷神凜然冰冷的目光,臉上惡劣的笑容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顯得愈發深刻起來,“她這樣的死在天的手里,那也太無聊了。”

    而小萊幽幽嘆息起來︰“上面還真是派了個不喜歡交談的無腦武斗派啊是吧?閣下到底有多少真心是想和我好好聊聊的?一分?兩分?大概三分真心不能再多了。”

    建御雷神跟著冷笑一聲。

    “我不否認我好奇所謂的龍神究竟是個什麼貨(色)……你若是不同意反而更讓我高興些,斬妖除魔雖然讓武神的本能熱血沸騰,可我仍然好奇︰我的雷龍與所謂的真龍,究竟哪一個更加(強qiang)一些。”

    他言語刻薄神(色)狂傲,小萊神(色)自若地听著對方戰意勃勃的發言,仍然安定地維持神(色)不變,連嘴角笑弧也未曾變過。

    “……這算是開戰宣言嗎?”

    “如果龍女確定不為天效忠的話。”

    小萊低頭看著自己的折扇,把玩了一會檀木的扇骨後,這才慢悠悠地抬起頭,環視一圈自己還未徹底散去新木香氣的全新神社。

    “……別的倒是沒什麼,這神社花了城主不少的錢呢。”她有些遺憾地嘆著氣,巫女翠子溫聲開口,滿滿都是安撫之意︰“您這些年令周圍土地豐產城池安定,不知間接為他創造了不知道多少個神社的價值,完全沒(關guan)系的。”

    兩面宿儺忽然側過頭去,低低輕笑出聲。

    “誒……這樣。”小萊一合掌,笑眯眯地看向了建御雷神︰“這樣就沒問題啦——那就麻煩閣下轉告天吧——”

    她雙手放下折扇,欣然道︰“天的命令,我們拒絕。”

    龍女嘴上說的倒是客氣,可那張臉上明明白白寫著“去他媽的天命”。

    ——“我們”。

    翠子神(色)從容,隱隱可見喜悅之意;而兩面宿儺只是意味深長的側頭瞥了她一眼,並未開口否認那個說法。

    建御雷神的瞳孔微微一縮。

    “天的威嚴與震懾對你來說難道還比不過這神社基于人間的價值!?——別太傲慢了,龍女!”

    小萊唏噓道︰“哎呀……閣下不當家不知柴米貴,這玩意也不是我想的呀……至于天的威嚴與震懾嘛……”

    說實在的,她還真的不太在意這個。

    “而且呢,奉勸您一句——”

    小萊慢吞吞地開口,笑容很是燦爛。

    “下次再說這種標準反派發言的時候,請您稍微克制一下您的戰意和笑容如何?”

    她眯起眼楮,目光與建御雷神嘴角無意識上揚的奇異笑弧對上,神(色)變得很是微妙︰“……閣下笑成這個樣子,之前的那些話可信度就無限趨近于無了呀。”

    “這樣不好嘛?”雷神索(性xing)徹底放下那些無聊又看不上眼的彎彎繞,坦蕩道︰“你不想上天,而我比起招攬你更期待和你比試一次……兩全其美的好事情,我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哎呀……說的真好。”

    小萊拍了拍手,臉上虛假笑弧驟然一斂,變臉速度快得連雷神都沒反應過來︰“那就下次戰場再見吧——翠子,送客。”

    “客人。”

    巫女起身走至門口,做了個請的姿勢。

    “請吧。”

    雷神倒也不惱,他看了一眼態度(曖ai)昧的兩面宿儺,又看了看垂眉斂目神(色)淡然的巫女,禁不住側身問道︰“你信奉的神靈胡鬧,把你也跟著卷了進來……你就不曾覺得生氣憤怒?”

    翠子微微抬眸。

    “天神都是如您這般模樣嗎?”

    巫女神(色)淡淡,不喜不怒︰“若都和您一樣的話,那我倒是覺得我主的話並沒有任何問題。”

    雷神大笑。

    “我很喜歡你——”

    他側身看向仍坐在那里的龍女,聲音郎朗,滿是熱血激蕩的歡喜激動︰“戰場見吧,龍女!”

    ***

    小萊坐在原處,好一會才嘆了口氣。

    “麻煩上門啦。”她唏噓起來。宿儺跟著嗤笑︰“說的就像你有在真心後悔一樣。”

    “因為小宿如果被牽連死掉我完全無所謂嘛~”小萊理直氣壯的回答道,那邊男人懶散反問︰“你現在又不心疼你的好巫女了是麼?”

    “沒有呀。”

    小萊語氣淡淡,很是自然地回答道︰“翠子和你不一樣,這種事情我若是不帶著她,她反而要和我不高興的。”

    宿儺嘖了一聲。

    “說起來呀,翠子,我想起來一件事情。”

    龍女微微垂眸,忽然一拍手,補充道︰“近些日子就不要讓夜斗過來了,他那父親雖然不靠譜,好在想要讓那孩子好好活下去的心還是有的。”

    翠子頷首道︰“我明白。”

    兩面宿儺忽然像是被微妙取悅到了一般,聲音跟著抬高了幾分︰“什麼啊,我還以為你多寵愛那個小鬼,如今一看所謂的心愛弟子也不過如此啊……‘師父’?”

    “逆徒收口。”小萊頭也不抬,“一起陪葬的有你一個就行,師門不幸到了這個地步為師也很頭疼啊……到時候借著天幫忙清理一波,剩下的好孩子還要留著繼承為師的意志呢。”

    兩面宿儺熟練地無視了對方的胡言亂語。

    “天要(殺sha)你了,龍神。”

    他聲音沉沉,乍然听上去卻像是冰冷的嘲諷,可小萊听見他呼吸隱隱發顫,詞尾壓抑著的情感甚至隱約還有幾分畸變的病態愉悅。

    “怎麼,害怕了?”

    她側頭對上宿儺那雙猩紅如血的眼,笑著反問。

    “你現在走,我不攔你。”

    “我不走。”宿儺大咧咧地靠坐在柔軟的墊子里,他的瞳孔死死盯著龍女的身影,那復雜深沉的情緒在眼底近乎沸騰,伴隨著(殺sha)意一起灼燒著他的血(肉rou)與靈魂。

    “你可是我唯一承認的神明啊……”他極罕見地喟嘆起來,顫抖的笑音纏繞在聲線里,听得翠子在旁忍不住微微蹙眉。

    “——無論是天成功(殺sha)死你時欣賞你可能落在地上摔碎的殘破尸體,還是看到你作為勝利者能夠讓天流血失敗的傲慢姿態……無論哪一種,我只要稍微想象一下那個畫面,都興奮地快要發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