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更新提示——

    【大江山(難度a)•已開啟】

    初次通關評價︰b

    系統︰馬馬虎虎的一次副本經歷, 作為開荒來說算得上不錯的成績,然而請不要太過驕傲自滿,畢竟這個成績對與玩家來說只能算是及格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順帶一提, 門口的小怪並不能提供多少經驗值,而沒有割下副本最終boss的頭顱嚴格來說並不能算是通關成功, 可誰讓玩家體質特殊擅長劍走偏鋒, 在通過精神攻略成功大江山之主後, 您與酒吞童子義結金蘭, 這也讓您獲得了比s評分更加珍貴的隱藏副本獎勵。

    已經開通的副本可反復刷新, 也可通過反復經歷副本刷新通關評價。

    【探索地域超過50%•地圖功能已開啟。

    陣營屬(性xing)調整,大江山基礎好感度升級評定︰尊敬

    更新可挑戰角(色)︰酒吞童子(難度系數︰b—s )、茨木童子(未激活難度)】

    【系統已更新上線地圖遠程傳送功能, 鎖定地點條件︰好感度達到尊敬的基礎群眾人數超過整體50%, 可解鎖地圖傳送。注︰好感度並非永恆不變,請玩家注意維護基礎好感度, 避免傳送中途失效。

    本技能刷新時間為一小時, 時間流速系統內部時間作為參考,請玩家珍惜游戲體驗, 掌握好更新時間】

    副本掉落獎勵︰

    酒吞童子的友誼x1(結義狀態•好感度鎖定80)

    茨木童子的友誼x1(?)

    大江山的尊敬x1(已解鎖群鬼之首•成就, 可在一定範圍內召喚本土鬼族作為己方戰力)

    龍子血脈解鎖(隨機)x1

    請問是否選擇接收全部獎勵?

    ……

    小萊扒拉了一下,終于看到了一個相對靠譜的系統獎勵。以及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自從她可以通過龍神的身份掛機刷到信仰點轉為獎勵,系統就再也沒有更新刷新過類似的獎勵點。

    ……這算什麼變相扣工資的資本家行為???

    好在有個龍子血脈解鎖就比什麼都沒有(強qiang), 小萊悻悻點了接受, 隨著一陣提示響起,長長的名稱條下終于亮起了第五個血脈名稱。

    【已激活血脈——囚牛】

    【囚牛, 龍之九子為首者。(性xing)善, 溫馴, 精通韻律,可辨天下聲音,在調和包容九子血脈上擁有奇效,是玩家成功突破瓶頸徹底化為應龍之前,必不可缺的絕對基礎。】

    饕餮、睚眥、狻猊、霸下、囚牛。

    此時此刻,小萊的龍子血脈已經解鎖過半,周身龍息更加明顯純粹。

    囚牛溫和血脈無愧九子之首,剛剛激活就成功壓制了長久佔據上風的睚眥血脈的凶戾之氣,小萊只覺得近日始終與血脈沸騰的恨意與(殺sha)戮欲終于跟著衰減冷卻,尋回了離家出走多日的理(性xing)與冷靜。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

    她無法與那個時候的自己重新共情了。

    小萊有些恍惚地(摸Mo)了(摸Mo)自己變得平靜不已的(胸xiong)口,哪怕反復回憶起初初听聞翠子離開自己時的場景,主動激活睚眥血脈感受仇恨灼燒的劇烈憤怒,可是理(性xing)始終(強qiang)硬的佔據著她意志的上風。

    “這很好呀~”酒吞很喜歡來探訪自己新的結義姐妹,她捧著酒壺醉醺醺倒在不遠處的軟榻上,咬著嘴唇低聲笑起來︰“比起先前那為了巫女憤怒的模樣,你現在瞧著更符合我認知中‘龍神’的正確感覺啦。”

    “是嘛。”

    被鬼王如此評價,哪怕是惱怒或者不甘的情緒也寡淡的可憐,更多的類似于人類殘存的本能在提醒她此時應該做出什麼的情緒反應,可小萊更多的只覺得自己是在遠遠旁觀一場事不關己的漫長戲劇,故事與感情,皆是與己無關。

    她重新掏出魂玉反復摩挲,映在酒吞眼中的側臉線條柔和神(色)冷清,“復活翠子”這件事不知不覺間成為了她要做的事情之一,而不是最初想的“迫不及待必須要去做的事情”。

    ……真可怕啊,我。

    小萊唏噓片刻,很快就重新收好了魂玉。

    ——在大江山停留數日大致熟悉了一下新的血脈能力後,她很快就以“要去尋找黃泉冥土”為由道別酒吞童子。

    “黃泉不是那麼容易去的。”酒吞臨走前還和她囑咐道︰“而且那地方要比咱的大江山更麻煩些,若要去的話,最好多留些法子以免自己回不來吶。”

    說到這里時,酒吞童子原本愉快上揚的嘴角有些怏怏不快地耷拉下來,不滿地咕噥道︰“你在這兒打過架應當是曉得的,一個合適的領域對于主人家有多麼夸張的好處;反之若是我去你的神社和你打也同樣佔不來什麼便宜……而黃泉就更過分啦,要知道黃泉女神伊邪那美可算得上這片土地的母神,那鬼地方當真是去了就誰也出不來,徒勞佔了個‘母親’的稱呼,卻沒有做過一件哪怕是母親應當做的事情呢。”

    ***

    在囚牛血脈的調和下,思緒是前所未有的清醒,小萊開始梳理自己要做的事情。

    眼下最重要的︰要去黃泉取來黃泉冥土,為翠子重塑(肉rou)身。

    其次,解決高天原盯著自己的問題。她先前那一波黑化暴走造成的影響不小,姑且還不知道上面是個什麼態度,只是打過大江山後,高天原的難度也不是不能接受——大不了先用門口小怪測試戰力水平然後通過系統傳送回到大江山嘛!

    最後,才是處理夜斗的父親,那個控制一切的(操cao)盤手。

    黃泉副本的難度太高,要做好後手的準備。

    靈魂分配術自己用得太少,宿儺倒是學會了只是他沒用過現在又跑得沒影卻也沒有個合適的參考目標,也許可以試著先以不要緊的內髒作為承載、利用靈符再生(身shen)體……唔,正好系統開啟了傳送功能,大不了可以先把本體或者一部分留在安全的地方,然後用新生的(身shen)體來大江山這邊刷一刷,如果新生的(身shen)體徹底(死si)亡的話,意識是否能回歸重生。

    如果這個法子可行,那麼就可以通過分出一個新身前往黃泉取走冥土,冥土可以利用系統物品欄傳送,而那一個死在了黃泉也沒什麼大事,反正這邊也可以完整重生,所以不用太擔心封號問題。

    至于作為復活點的安全地方可參考的並不多,大江山剛剛到手的尊敬級別的好感度小萊嚴格來說有些信不著——倒不是不相信系統評測,而是信不著鬼族的認知,萬一人家覺得吃進肚子里就是最安全妥帖的保管法子呢?是以找酒吞這位新出爐的結義姐妹幫忙的想法只在腦海之中存在一秒不到,就被小萊自己給pass了。

    余下的就只有——

    “神社嗎……?”

    雖然很想說不久之前把那里幾乎砸了一遍回去多少有點麻煩,但是現在好像也沒有其他的選項了——畢竟她還不希望自己“死”了一下回來後發現自己的骨頭被抽出去泡酒。

    以防萬一,小萊還是點開了系統地圖檢查了一下神社那一片的好感度基礎,系統既然特意提醒這玩意並非升上來就鎖定不變,那就說明這方面還是相當尊重所謂的“人心易變”的說法的。

    神社•可傳送(好感度基礎︰不可辨)

    描述︰極致的恐懼反而激發出病態忠誠的堅韌信仰,在龍神展現出足以毀天滅地的壓倒(性xing)實力的威壓之下,那份崇拜之情已經超越了尋常人類信奉神明的理由。

    神靈分等級,信徒便自發將自己區別出階級層次,從恐懼中攫取喜悅、從痛苦中挖掘歡愉,經歷過末日般的經歷後,堅決信奉龍神的僕從們似乎從中找到了一種可以俯視其他愚昧凡人的傲慢,這使得他們區別于正常的人類,卻也同樣可以藏匿于人群之中,為他們的神宣傳神的仁慈與等同于恩寵的恐懼。

    小萊︰……?

    她記得自己是龍神不是舊日支配者對吧?

    就尼瑪這麼離譜嗎???

    她抱著一種自己也無法理解的痛心疾首的無奈之情,重新傳送回了自己的神社。

    ——果然,並不是之前想象中被人打砸燒毀的廢墟慘景,神社與她離開之前沒有任何區別,處處光潔明亮,不染縴塵。

    ……哇哦。

    黑衣的龍女立在神社的廣場上,純黑的衣裙上還纏著森林的咒靈凝成的咒具纏藤,她打量著自己的神社,忍不住嘖了一聲。

    描述還以為是夸張,結果看起來還真是一點也不敢踫啊……

    她降臨至此未曾掩飾自己的龍壓,極富壓迫感的清澈冰冷的龍息掃過末日廢墟一般的死寂城池,不消片刻,城主一行便匆匆而至,遠遠地便跪在了地上,姿態誠惶誠恐,慌張與恐懼之中,更多夾雜的是無法掩飾的極致歡喜︰

    “龍神大人——!”

    他懷抱嬰兒的夫人也跟著跪在不遠處的地上,龍女懶洋洋撇過一眼,心情是讓自己都為之驚異的無動于衷。

    “您終于願意回來了……!”

    城主的聲音被哽咽填滿,“我等還以為您拋棄了您的信徒與領土,徹底舍我們而去……”

    小萊歪了歪頭,語氣有種輕浮而虛假的驚奇︰“你們不恨我?”

    “怎麼會!?”城主驟然拔高了聲音,滿滿都是感同身受的沉痛與憤怒︰“翠子大人的(死si)亡我等同樣痛苦不已,若非兩面宿儺見死不救、漫天神靈與妖魔沆瀣一氣無視翠子大人的求助,您也不會失去唯一珍愛的孩子、我們也不會失去這樣一位敬重敬愛的巫女!”

    他這番話說得懇切又飛快,卻是直接將其他所有的神靈立在了對立面了。

    ——魔神,自然也會擁有屬于魔神的虔誠信徒。

    “……說的真好。”小萊語氣微妙地贊嘆起來,“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還真找不到離開的理由了呢。”

    城主臉上的喜悅之情一閃而逝,很快被他自己生生壓下。

    “……神主。”

    一旁溫柔端莊的夫人不知不覺間換了稱呼,她懷抱著氣息微弱的嬰兒,膝行幾步拉進了距離,眼神懇切地看著那笑意冰冷的龍女,雙手遞上了自己的孩子︰

    “您看看這孩子,他在我腹中的時候便數次險些離我而去,若非巫女的賜福,他絕對活不到現在。”

    她語調里有種無從辨認的奇異堅韌,目光亮得驚人。

    “這是翠子大人最後遺留在世的祝願……您不看看嘛?”

    “……這是繼承了那位大人的意志、會在她之後繼續忠誠侍奉于您的孩子呀。”

    當她提起巫女之名,手臂酸澀隱隱發抖的柔弱夫人終于看見龍女垂下了目光。

    “……他叫什麼?”

    夫人緩緩松了口氣。

    “——無慘。”

    她低聲說道。

    “孩子的名字,叫做無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