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這天,陳在恩到寧予家玩,吃過午飯,兩個人去逛南京路。【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買衣服,做完美甲出來,陳在恩從包里拿出紙巾,“寧予,我不行了,我暈車,我想走回家,你打車回去吧。”

    寧予看了看腳下的鞋,笑眼彎彎地說︰“我陪你走回家,再從你家那邊坐地鐵回去。”

    陳在恩感動地抱住她的手臂,“寧予,你真好,四公里,還是挺遠的。”

    寧予開心一笑,“也不遠啊,我們都穿運動鞋,當鍛煉了。”

    晚上,班級群里異常熱鬧,寧予把群消息設成靜音,電視上正在直播春晚倒計時,央視主持人向全國觀眾致新春賀歲詞。

    滿滿一桌子菜,奶奶從來不管別人愛吃什麼,她給你夾什麼,你就得吃什麼。

    寧予看著奶奶給她夾菜,別管肉還是海鮮,生的熟的,高高堆在碗里。

    賀愛娣很高興,習慣性把筷子放到嘴里一啜,“我們小囡這麼瘦,漂亮是蠻漂亮的,還是要多吃一點。”

    寧瑾行的碗里也堆滿了菜,委婉地說︰“媽,您別顧著給我們夾菜,自己也吃。”

    賀愛娣見寧予不動筷子,很快想過來,急忙給她換個干淨碗,“看你嫌棄奶奶喲,好好好,喜歡吃什麼自己夾。”

    寧予夾了塊蟹肉,奶奶已經把裝著菜的碗直接拿給爺爺,“我們小囡好好高考,明年,你滿18歲,奶奶把浦東新區的一套大房子過的你名字。”

    爺爺奶奶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盧超港的原住民,通過這個城市的發展獲得大量拆遷補償,老人家手里有錢還有十多套房產,不會過期的優越感也來源于此。

    “謝謝奶奶。”寧予站起來,先對爺爺舉杯,“爺爺,祝您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坐下坐下。”爺爺高興地拿起酒杯。

    賀愛娣站起身,勾腰給寧予倒了半杯熱豆漿,“小囡椰汁不要去喝了,喝熱的胃里暖和。”

    寧予對奶奶舉杯,“奶奶,這杯敬您,也祝您身體健康。”

    奶奶高興極了,臉上的皺紋笑得老深,“好好好,你坐下來喝。”

    寧予知道,奶奶的挑剔是真的,強勢也是一貫的,對她的殷勤備至也是實實在在的。

    爸爸媽媽離婚了,但他們傾注在她身上的感情一分也沒有減少,她沒有一個完整的家,但擁有著完整的親情。媽媽、外婆、舅舅舅媽、爺爺奶奶、爸爸、包括甦曉慧,每個人都照顧著她的情緒。

    熱熱鬧鬧的春晚,現場直播迎接新年的祝福。

    寧予看向窗外,夜色瑰麗,現代化的大都市璀璨流光,江面郵輪穿梭,五光十色,外灘的跨年燈光秀準點開啟,光束動感,一片絢爛奪目。

    還有十秒,電視里開始倒計時︰“十、九、八、七……”

    手機響了,是顧澤承發來視頻聊天,寧予接听,顧澤承說︰“新年快樂。”

    寧予心里一暖,“顧澤承,新年快樂!”

    .

    初二,顧澤承回到上海,接到他的電話,寧予拿著給小歪準備的新年禮物,對爸爸交代和同學出去,關門後按電梯下樓。

    甜品店門口站著一大一小,顧澤承穿著連帽衛衣,很有大哥哥的親和力,上海暖和,但小歪沒他穿得那麼“涼快”。

    小歪穿著一件薄款羽絨服,粉嘟嘟的小臉,胸前掛著一只卡通水壺。

    這個弟弟不要太圈粉,簡直萌炸了,寧予和顧澤承打招呼,蹲下來對小歪說︰“終于見面了,小歪,你好。”

    小歪躲到顧澤承的腿後,又探出腦袋向寧予偷瞄。

    顧澤承拎住小歪的羽絨服,輕輕將他向外撥出一步,“你不是要看的小女生嗎,喊姐姐。”

    小歪重新躲回去,抱著他的腿不肯撒手。

    顧澤承沒辦法了,哄了小歪一會兒,單方面敗下陣來,只能對寧予解釋︰“他要熟悉才玩得開。”

    寧予從紙袋里拿出小火車玩具,“小歪,這是姐姐送你的新年禮物。”

    小歪動心了,仰頭看著哥哥。

    顧澤承了解他弟,上揚起嘴角說︰“他很喜歡。”

    顧澤承每天給寧予發消息,兩個人先前就約好了帶小歪去游樂場,司機把車開到路邊,是一輛加長版勞斯萊斯。

    三個人上車,司機將車開向商業廣場。

    車內後排空間很大,小歪跪坐著,顧澤承放下中央扶手,幫他拆開玩具。

    小歪拿到小火車,終于對寧予露出潔白的小乳牙。

    寧予太開心了,“小歪,好喜歡你啊,我可以親親你嗎?”

    小歪眼楮里只有玩具,想了一會兒,點點頭。

    于是,顧澤承酸酸地看著寧予,看著她軟軟地在小歪臉上一親。

    這會兒,他受了點刺激,內心戲豐富得不得了,心里直說,放開小歪,來親我,不用征求同意。

    .

    新年,哪里都人多,到了購物中心,顧澤承單肩背著包,抱起小歪放進兒童推車。

    他家的別墅里有小歪的專屬游樂場,可是小歪一個人玩膩了,看到很多小朋友,頓時變得活躍起來。

    到了游樂場,顧澤承把小歪抱出來站好,小歪對寧予仰起臉,“姐姐,我要抱抱。”

    寧予開心地抱起他,剛好看到旋轉木馬,笑笑地說︰“小歪,我們坐旋轉木馬好不好?”

    “好。”小歪高興地拍拍小手。

    寧予看著他,“那你要和姐姐坐,還是和哥哥坐呢?”

    小歪看看顧澤承,又看看寧予,小手抱住她的脖子,“我喜歡姐姐。”

    好開心,寧予對顧澤承彎起眼楮笑,“小歪喜歡我。”

    顧澤承看著她,內心里情緒柔柔,我也喜歡你。

    旋轉木馬亮著燈,造型精美,充滿浪漫和夢幻感,寧予對顧澤承笑,“顧澤承,旋轉木馬好看嗎?”

    “好看。”

    寧予兩眼一彎,“你也很好看。”

    情緒沖上來,顧澤承看著她,一雙眸子滿是歡悅。

    寧予一手牽著小歪,一手對顧澤承指了指其中一只木馬,“好看的人,坐好看的小馬。”

    顧澤承︰“……”

    坐個木馬算什麼,因為寧予,他的底線根據情況而定,甚至可以擴展到無邊無際。

    坐完旋轉木馬,寧予把小歪帶到淘氣堡那邊,小歪自己脫下鞋,著急地跑進去和小朋友玩。

    寧予問了下顧澤承的生日,用手機一查,巨蟹座的男生容易對某件事上心,對愛情堅定執著,生活中屬于一等一的愛心人士。

    小歪坐在地上搭積木,突然跑過來一個小女孩,上去就抱住他。

    小歪掙脫小女孩的擁抱,邊跑邊喊︰“哥哥,救我。”

    顧澤承怔了一下,寧予半跪下來,小歪跑過來,緊緊抱住她的脖子。

    寧予抱著小歪,對追過來的小女孩說︰“你是女生,不可以隨便抱小男生的哦。”

    小女孩歪頭想了想,“我以為他是女生。”

    寧予太喜歡小歪,幫他擦一擦額頭上的汗,“小歪要喝水嗎?”

    小歪搖搖頭,轉身看,確定小女孩走了,又跑回游樂區。

    寧予和顧澤承坐在家長等待區聊天,看著時間,顧澤承把小歪從海洋球里抓出來,喂他喝水,幫他擦額頭和後背上的汗。

    小歪低著頭,小手捏著又松開,曲起胖乎乎的手指頭。

    寧予檢查他的小手,食指像是被壓到過,“小歪是手指痛嗎?”

    小歪點點頭。

    寧予輕輕向他的手指呼出一口氣,“好了,不疼了。”

    她抬起彎彎的笑眼,正好撞上顧澤承的目光,雀躍感一瞬蔓延。

    寧予幫小歪穿鞋,旁邊,一位媽媽也在給孩子穿鞋,那位媽媽看看小歪,笑著說︰“他是男孩吧,長得真漂亮。”

    “嗯。”寧予點頭。

    “你們真年輕,孩子像爸爸。”

    沒有比這更尷尬的情況了,寧予臉一熱,剛要解釋,那位媽媽已經抱起孩子走了。

    顧澤承怔住幾秒。

    什麼眼神?

    這是我弟!

    不過,寧予可以像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