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內通衢廣闊,路邊樹木茂盛。[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初夏的風,簌簌刮過,揚起一陣來自“夏日祭”的氣息︰包裹著食物、飲料,或辛辣,或咸香,或酸甜,或清爽。

    陽光很好,燦燦爛爛。

    照得人光芒四射——

    國金3班班長看著面前的秦池,心里想。

    她笑得很漂亮,眼瞳在陽光下呈現出琥珀色,寧靜得像是一汪不起漣漪的湖水;因為很高興,臉頰上帶了粉撲撲的紅暈,耳廓在日照下稍顯透明,還有細細、半透明的小絨毛,顯得年齡很小;皮膚是能被路人稱為“雪白”的白皙,頰邊盈起笑意,望之生憐。

    他看了一眼,就有點不敢再看,咳嗽一聲,“你坐,我給你榨一杯果汁喝。”

    秦池身邊的中年人,班長當然有注意到,不過,他第一眼看到的還是秦池。

    直到隔壁攤位,古典文獻專業的同學驚呼“顧老師”,他才愣了一愣。

    抬眸看向顧如渠。

    中年人很俊朗,蒙霜的眉眼,灰眸淺淡,在應下那同學的問詢後,還不忘扶了一下小洋傘。

    怕秦池被太陽曬到,他輕輕推了下她,將她推到攤位自帶的大傘下。頭頂的小洋傘起補充作用。

    “老、老師?”

    雖然不是同學院、同專業的,但遇到大學老師,起碼的禮貌都要有。

    國金3班的攤位上,注意到秦池、顧如渠的人,听到古文專業的同學說明眼前男性身份,也都禮貌地喊了聲老師。

    班長就見那“顧老師”頷首一下,看向那個古文專業的學生,很平靜、溫和地道︰“不用太緊張,我只是和小朋友出來玩。”

    ‘……小朋友。’

    古文專業的出攤人,發聲詢問“顧老師”的男生木著臉一會,不知道為啥,總感覺這三字從顧如渠口中吐出,帶了某種甦感。

    中年人有著歲月沉澱後的溫和嗓音,說話時,語氣柔慢,像誦讀,又像念詩。

    因為很早就從教研網看到顧如渠調任華寧大學的消息,男生還特意地找了顧如渠此前的授課視頻。

    顧如渠,雲市人,很少專門給大學生授課,少有的幾次是受邀演講。

    這些視頻資料,互聯網上都有,在大學生們常逛的某站,也有相關投稿。

    還沒看,就一鍵三連,然後點開視頻,彈幕按鍵開啟。

    屏幕上刷過一排“老師好帥”“老師好儒雅”等等夸贊樣貌的評價。

    男生早就料到顧如渠的長相會被網友們評價,當時也有點膨脹,用賬號發彈幕,得意洋洋說“顧老師要給我們上課”雲雲。發完彈幕,才關掉彈幕按鍵,靜心看視頻。

    然後,男生真的被顧如渠的演講給征服了。

    怎麼說呢?

    一個很優秀的學者,在講台上,款款談著他所擅長的知識領域,音色平和,舉例風趣,授課方式無疑讓人沉醉。

    男生當下就刷完了僅有的幾個視頻。

    這也是為什麼,男生能在顧如渠緊隨秦池身後時,飛快就認出了眼前的中年人是誰。

    他訥訥,回憶起當時刷視頻時,視頻空放宿舍,舍友打球回來,還夸了一句這網課老師聲音真好听。

    他當時就覺得顧如渠聲音非常好听,帶有文人的孤高,學者的溫厚,以及……長輩的慈和。

    現下,面對面,感受時,這種觸動更加濃厚了。

    他看著顧如渠,又看了看他的“小朋友”秦池。

    男生有點不好意思地點了下頭,不再大驚小怪,而是熱情招呼︰“顧老師,要嘗嘗看章魚燒嗎?親手制作,很香的!”

    顧如渠偏頭看了下正捧著西瓜汁,拿著吸管,剛戳進杯蓋,還沒喝的秦池。

    他——本質秦池,眼饞著章魚燒,但是主身體不能吃(對,醫生囑咐少吃垃圾食品),于是,愉快決定,這些東西都讓【顧如渠】來吃。

    雖然讓中年人軀殼吃垃圾食品,對養生不太好。

    但是!秦池真的太饞了嘛!

    她興致高昂,情不自禁地與顧如渠•自己對視一眼。下一刻,顧如渠默默掏手機,在男生連連擺手說不要錢的動作下,開始掃碼,支付了一份章魚燒的錢。

    男生好無奈︰“您是我們文學院的老師,怎麼能要您的錢?”

    顧如渠︰“就因為是老師,所以要付錢。”

    說完,他笑了一下。

    法令紋淺淺,灰眸澄澈,這個年齡段男性少有的微妙固執和天真。

    男生撓著臉,最後嘆氣說好。

    于是,熱火朝天地做章魚燒。

    這邊鮮榨果汁攤位,國金3班的同學們都在和秦池聊天,大家都很高興見到秦池。

    秦池也笑眯眯著和大家聊天。

    班長問了一句︰“顧老師,是你家長輩嗎?”

    班上的同學們都不知道秦池身上發生了豪門真假千金事件。他們更關心秦池這段時間為什麼沒來,是不是生了什麼病。

    也虧得,秦池從大一起,在班上的人緣還算不錯,和男生女生關系都挺好。

    “是,我叔叔。”

    秦池吸了一口西瓜汁,就一小口。

    她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她嘗太多,于是,只小小一口,喝完以後,就把杯子握在手上。

    班長給她榨的汁,看她沒喝,以為她不喜歡︰“西瓜汁不愛喝嗎?要不要喝橙汁?”

    “沒,不是不愛喝。”秦池立刻連連擺手︰“我就是先放著。”

    “真的?”班長憂愁地看她一眼,他可是看到她只抿了一小口就不喝了。

    “真的!”她震聲強調。

    當然,因為嗓音綿甜,就算震聲,也顯得很羸弱。

    班長和她大眼瞪小眼一會,勉強接受了這個說法。

    各班的攤位,也會有本地的學生家長來校內關顧孩子們的生意。

    秦池試探著問班長︰“今天營業額怎麼樣?”

    班長︰“還好,和去年情況應該差不多。”

    她咬著吸管,默默地想了一會,決定讓【顧如渠】幫班上一把。

    其實是她自己想幫忙︰太久沒有返校,班上的同學都記掛著她,她真的很高興。

    再加上,每年夏日祭都有“潛規則”,有錢的學生會偷摸著讓人來多買點本班攤位售賣品。

    去年的時候,班上幾個家境不錯的同學們也是這麼做的。

    現在的她——其實沒有太多錢,但是,她有四具軀殼,本質是不缺錢的。

    就算是在京市買不起房子的【顧如渠】,賬戶里的錢放在還沒出社會的大學生們來看,也不可小覷。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那邊顧如渠拿到新鮮出爐的章魚燒,班長看著這秦池的長輩捧著章魚燒走來,還以為是要給秦池吃——誰都會這麼想吧,畢竟只買一份,又是同行而來。

    大人哪有那麼饞的?

    卻沒想到,那英俊中年老師,默默地,自己嘗了一個章魚燒。

    秦池特別淡定地看著,她盯著他一會,把手里的西瓜汁遞給他。

    示意就著飲料吃。

    班長︰“……”一時間看呆了。

    他結結巴巴︰“要,要換一根吸管嗎?”

    也許是不要的吧?反正家里人用一根吸管喝東西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班長腦中思緒亂飛,不過他又想了一下︰秦池姓秦,顧老師姓顧。

    她喊他“叔叔”,總不會是什麼秦家的親屬吧。

    如果是的話,至少也要同姓氏。

    話音落下。秦池愣住,她像是才意識到自己喝過西瓜汁,卻不加猶豫,直接將西瓜汁遞給“顧如渠”,沒有重新要一根吸管的事。

    就前半刻,顧如渠•自己都已經對著吸管喝了一大口西瓜汁。

    秦池內心嘟囔︰‘都是自己,所以,一時間忘記了身份不同,不應該口水親密接觸’。

    她面頰帶了點粉,分辨不出是原本就粉撲撲,還是被班長挑明“沒換吸管”這件事。

    緊接著,班長就听到秦池用帶了點理直氣壯的語氣,道︰“沒事,我叔叔不嫌棄我口水。”

    顧如渠。

    隔壁章魚燒男生就見到顧老師默默地附和點頭。

    ——一副,自家小朋友還能怎麼辦,只能寵著了的樣子。

    陽光下,他給女孩撐的小洋傘,因為要吃章魚燒,所以暫且擱在一邊。

    另一只手,骨節分明,大掌寬厚,捧著女孩喝剩下的西瓜汁。

    他安靜地解決掉女孩遞給他的飲料,就著章魚燒。

    全部,吃光光。

    =

    夏日祭,持續了三天。

    第二天和第三天,秦池都參與了一陣。

    身體原因,她不能夠在酷熱的戶外待太久。四月雖然才進入初夏,但不知道是全球氣溫變暖還是怎的,夏日祭這幾天,氣溫驟然高升。

    再加上隔壁攤位需要明火爐子,一靠近就很熱。

    班長依稀從輔導員那里知道了點秦池身體狀況不好的消息,于是也不讓她在陽光下多曬。

    最後一天的時候,秦池來了,只在攤位附近坐了一會,陪大家說話,聊天。

    然後就被趕到教學樓有空調的空教室去。

    她走前還戀戀不舍,說自己一會喊人來買果汁。

    這都是基操了。

    趁著最後一天,隔壁攤位都有好多人來給自己班上的商品沖銷量。

    班長也沒想到,來的居然是顧如渠。

    文學院顧老師。

    很高大,很英俊,也很可親,站在他們的攤位面前,認認真真地掏手機,付款掃碼,因為網絡不好,他還皺著眉,等待緩沖,直到網絡通暢後,才舒了口氣。一氣兒點了三十杯鮮榨果汁。

    然後,大家在攤位上手忙腳亂了好一陣,終于榨汁結束。

    擺放整齊的三十杯果汁。

    大家還擔心顧如渠帶不走這麼多,四處打探著問,要不要借個小推車什麼的。

    結果,就听到顧老師溫聲說︰“請你們喝。”

    班長本來是昨天負責出攤,但今天是最後一天,他也來幫忙。

    他听到這句話,呆滯︰“啊?”

    顧老師的灰眸,在日光下總有種剔透、渾然天成的質樸感,猶如未雕琢的玉石。

    夕陽將要落山,不少攤位賣出了最後的商品,都要收工走人了。

    咸鴨蛋般的夕陽,掛在彩霞浸染的雲朵邊緣。紅燦燦的午後陽光,從天邊落下,照得顧老師本人,好像神仙哦。

    班長呆滯臉,就又听顧老師用好听的聲音道︰“請國際金融3班的學生們,一塊喝。”

    “……”

    哦,天吶,是,神仙,老師誒。

    ……

    直到顧如渠走了,班長才回過神來,在班群全體同學,讓大家來攤位領飲料。

    隔壁章魚燒攤•文學院學生們羨慕又嫉妒地哀嚎出聲︰“明明是我們文學院的老師!為什麼還給你們金融的添銷量了?!”

    國金3班某同學︰“大概是因為,我們和顧老師沾親帶故吧。”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