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外面是狂風暴雨, 膽戰心驚。【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房間里面是薯片可樂,歡聲笑語。

    任誰看了不得說一句好家伙。

    但偏偏就是在這種環境中,有人可以做到怡然自得, 有的人卻是如坐針氈。

    常鴻才, 也就是拿了文旅部部長身份的那個玩家此時正在屋里來回踱步。

    那副焦急的樣子簡直和躺在沙發上樂呵呵看電視的周文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知道是不是對方的腳步聲吵到了他看電視,周文華嘖了一聲。

    “我說你這大晚上的, 來來回回也走了快有三四十分鐘了, 你是在刷微.信步數嗎?安安生生坐下來歇一會吧!”

    常鴻才苦笑︰“我哪兒坐得住啊。”

    又不是誰都和你似的, 心大地沒邊兒了。

    當然, 這話常鴻才也只敢在心里說說。

    眼看著時針已經快要指向十二點了,他忍不住問︰“你說今天晚上會是個什麼情況?外面怎麼沒有一點動靜呢?”

    周文華不以為意︰“還能是什麼情況, 頂多淘汰一個人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外面雨下得太大的原因,電視的信號接收似乎有點不太好,畫面上開始出現了彩(色)的花屏。

    周文華煩躁地拿起遙控器在掌心拍了兩下, 重新換台。但無論他換到哪一個頻道, 電視上都時不時地閃過一陣彩(色)亂碼。

    常鴻才一听他這散漫的語氣便有些不快, “……頂多淘汰一個,你說得倒輕巧, 萬一選中了我們倆怎麼辦?”

    周文華調了半天沒有調到一個能看的台, 將遙控板扔回沙發上, 聞言頓時皺起了眉頭, “你有病吧, 咒我呢還是咒你自己呢?別老說這種喪氣話,不吉利。”

    他曲起指節敲了敲茶幾, “那些鬼一般都只在深夜活動, 咱們今天就守好了, 別像昨晚那樣(睡Shui)過去了就行。”

    是的, 別看他們倆一副偷(奸jian)耍滑的樣子,但是實際上他們也是認認真真安排了分工的。

    只不過昨晚的情況和另一組差不多,饒是他們計劃了輪班守夜,最後也都(睡Shui)了過去——這也是為什麼大晚上的,周文華還在這兒看電視的原因。

    他們得想辦法不讓自己(睡Shui)過去。

    周文華︰“再說了,他們那一組晚上還都在外面晃悠呢。咱們在屋里好好呆著,天塌了都還有個高的頂著。你擔心什麼——你什麼時候把窗戶打開了?”

    常鴻才還在思考他前面說的內容呢,聞言愣了一下。

    “什麼開窗?我沒開窗戶啊,是不是你今天早上走的時候忘記關了?”

    周文華︰“不可能吧?”

    常鴻才︰“你最後一個離開的你不記得了?”

    常鴻才說著便要往窗戶旁邊走去,可走到一半,他突然僵在了原地。

    周文華還以為他去關窗了,于是轉過頭接著看電視。沒想到等了兩分鐘之後,窗戶依舊開著。雨水接連不斷地飄進來,啪嗒啪嗒地砸在地上。

    他回過頭,冷不丁得看見常鴻才就站在他身後幾步遠的地方,目光呆呆地盯著窗戶,嚇了一跳。

    “你不是去關窗戶麼?杵在這兒(干gan)什麼呢?”

    常鴻才像是宕機了似的,對他的話充耳未聞。過了兩秒才眨眨眼回過神來,問︰“這場雨下了多久了?什麼時候便得這麼大了?”

    周文華不明所以,但還是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傍晚開始下的,大概下了好幾個小時才小雨轉大雨的吧,具體我也記不太清了。”

    常鴻才︰“那為什麼我們現在才注意到窗戶沒關?”

    周文華也一愣。

    按理說,要漏雨的話,那早該有動靜了,他們倆在屋子里待了這麼久了,如果窗戶真是一直沒關的話,他們不可能這麼長時間都沒有發現。

    除非……

    有人中途打開了它。

    周文華心里咯 一下,但還是鎮定道︰“或許只是因為沒(插cha)銷,被風吹開了。”

    因為是仿古式的建築,所以他們房間里的窗戶也不是現代社會常見的玻璃推拉款,而是那種從中間分開往外推的,關閉的時候也需要(插cha)上銷才行。

    “關個窗戶而已也能把你怕成這樣。”周文華嘟囔一句,自己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走到窗戶面前,“啪”地一聲,輕而易舉地就把窗戶給關上了。

    “你看,根本什麼事兒也沒有。”

    周文華邊說邊(插cha)銷,可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余光里似乎瞥見一道人影。

    周文華手上的動作一頓,過了兩三秒鐘才緩緩抬起頭。

    然而就像是錯覺似的,他面前除了滿是水跡的窗戶以外什麼也沒有。

    或許是他看錯了吧。

    外面下這麼大的雨,沒準只是掉了個葉子樹枝什麼的——畢竟他們現在身處二樓,窗戶外面是完全懸空的,怎麼可能會有什麼人影從窗戶外路過?

    周文華這樣安慰自己道。

    但說是這麼說,手上慌亂的動作卻出賣了周文華內心的真實想法。

    他兩三下(插cha)好(插cha)銷,動作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倍。可就在他剛準備轉身退開時,卻突然發現窗戶外面有個人影在看著他!

    不是葉子,也不是樹枝,而是一個真正的人影。

    那一瞬間,周文華渾身冰涼地僵在原地,竟然連尖叫都忘記了。

    與此同時,那道人影似乎也發現了他的視線,然後直接邁開步子朝他走了過來!

    幾乎只是眨眼間,窗戶上漸漸顯(露)出那道人影的臉來。

    周文華原本還一陣心悸,以為自己命不久矣,結果看清那人的長相之後,他頓時沒忍住咆哮道︰

    “常鴻才!你他媽的有毛病吧!沒事兒你默不作聲地站在我身後做什麼!”

    被點名的常鴻才一愣,頓時也跟著皺起了眉頭。

    “……你有毒吧,什麼默不作聲站在你身後?你去關窗戶前我就一直站在這了。再說了,難不成我站哪還得給你打個報告?”

    見周文華臉(色)不對勁,常鴻才突然頓了一下。

    “等等,你不會是看到什麼不(干gan)淨的東西了吧?”

    常鴻才雖然膽小,但是在某些方面,他的觀察力確實相當敏銳。否則他也不可能活過前面那麼多個副本。

    “你說呢!”

    周文華說這句話的時候幾乎都是咬牙切齒的。同時也下意識的忽略了常鴻才話中的一個關鍵信息——他剛會兒一直沒動過。

    而周文華剛才在窗戶當中看到的那個人影卻是實打實的朝他靠近了幾步。只可惜這會兒的周文華還沉浸在那種自以為被愚弄了的怒氣中,壓根兒沒意識到有哪里不太對勁。

    真要說起來,剛才他有多害怕,此時就有多生氣。

    他還以為自己踫上鬼了呢,沒想到定楮一看卻是自己隊友的影子。

    那一瞬間,周文華的心情簡直就跟坐過山車一樣。

    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

    “人嚇人,嚇死人!”

    屋子里驟然響起這樣一道女聲。

    常鴻才頓時皺眉,問︰“你在說話?”

    “啥?”周文華一時半會兒沒反應過來,還以為是自己把心聲說了出來。兩三秒鐘後他又突然反應過來,劈頭蓋臉地吼過去。

    “你瘋了吧?老子是男的!”

    常鴻才︰“那是誰在說話?”

    周文華沖著旁邊的電視機抬了抬下巴︰“肯定是電視里的聲音唄。這屋子里就只有我們倆,除了電視,還有什麼能夠發出女聲?”

    常鴻文順著他的視線看向電視機。

    里面果然是在放一個現代戀愛肥皂劇。

    女主角正在咖啡廳里和一個小狼狗打情罵俏,剛才那句“人嚇人,嚇死人”就是小狼狗帶著惡作劇出場時女主角親口說的。

    只不過女主角的台詞功底似乎有些不太好,于是一張口就嚇了兩人一大跳。

    雖然劇情有些無聊,但如果只看兩位演員的臉的話,這個劇也不是不能用來打發時間。只可惜從幾分鐘前開始,電視機的屏幕上就一直在閃爍著彩(色)的花屏,滋啦啦的,莫名讓人心里一緊。

    過了一會兒,兩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方面。

    “這個咖啡廳里怎麼還坐了個穿旗袍的女人?”

    “不知道,或許是為了表現出這是一個國際化、包容(性xing)(強qiang)的大都市,所以特意安排的群演吧。”

    “哦哦……”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偶爾還會有一兩道閃電。

    常鴻才咽了下口水,“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種有事要(發fa)生的感覺。”

    周文華沒理會他,直接拿起遙控板,將電視的聲音又調大了一些。三更半夜的,兩個大男人一起坐在沙發上看膩膩歪歪的肥皂劇,眼楮瞪的跟銅鈴似的。

    簡小玉見狀沒忍住笑出了聲。

    “噗呲。”

    而此時電視里正放到“丫頭,你听我解釋”“我不听我不听”“女人難道你以為這樣就能引起我的注意”的橋段,房間里突然響起簡小玉那不合時宜的笑聲,兩人幾乎是唰地一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什麼人!”

    “轟隆——”

    一道驚雷猛地劈下,聲音大地仿佛是在耳朵邊炸開一般!與此同時,屋子里的燈光也跟著跳了兩下,明滅不停。

    電視機上的畫面瘋狂跳動,最後全部變成了成彩(色)的馬賽克。明早就關好了門窗,屋子里卻突然陰風大作,整個房間里的氣氛瞬間緊張到了極致!

    周文華眼疾手快地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然後迅速退開。兩人緊緊地靠在一起,目光警惕的打量著門窗的位置,如臨大敵。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正前方的電視機里突然傳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緊接著一個披頭散發的女鬼從電視機里爬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