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河夾芯子。【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李英快步走進村子。

    響午的太陽曬的人頭暈眼花,她渾身卻從骨子里透著冷。

    才進村里,就見一群孩子圍著轉圈,同時還一邊說著順口溜︰

    大白鵝,下白蛋,沒娘的孩子怎麼辦。

    禿老亮磨電棒磨到縣城找對象。

    木匠的斧子,瓦匠的刀,許家輩輩是跑腿。

    “讓你們胡說,小爺和你們拼了。”

    清脆稚嫩的男孩聲音響起,孩子群也亂了。

    孩子們四散而開,仍不忘記起哄,“噢,許小狗又咬人嘍。”

    “瞧你們那揍行,有能耐別跑。”小男孩站在原地,瘦小的手上揮著一塊比他頭還大的板磚。

    這是許成,李英前世的養子。

    因為瘦弱看著像四五歲,其實已經六歲了。

    李英眉頭一擰,三步並兩步到了跟前,搶過他手上的板磚扔在地上,動作自然的掏出手娟給他擦手。

    “你有理,動了手,就變成沒理的,以後再生氣也不能動手,明白嗎?”前世這小子可沒少打架,每天都鼻青臉腫的。

    許成瞪著眼前的女人。

    他認識。

    村西頭王土財的小姨子。

    “你給我做媽嗎?”

    李英笑了,“你見到女的就問人要不要給你當媽,就不怕人生氣?”

    前世嫁到許家,李英不喜歡這個養子的一大半原因就是覺得這孩子傻,想要媽想瘋了,見著人就問人願不願意給他當媽。

    可前世,就是這個她看不順眼的養子,在她被村里人圍攻時沖出來救她而被打死。

    許成傲嬌的揚起下巴,“你懂什麼,小爺這叫撒網撈魚。”

    李英鼻子微酸,看著臉上還帶著青紫的養子,聲音也低柔了幾分,“好,我做你媽,回家讓你爸到王照賓家里來提親。”

    “真的?”

    李英點頭,“真的。”

    小孩干淨的黑眸迸出耀眼的光來,偏又裝成小大人的樣子,“我奶說漂亮的女人都是騙子,不過我就相信你一回。”

    許成跑了幾步又停下來,回過頭對著站在原地的李英道,“你要說謊...你要說謊王土財就是我孫子。”

    丟下話,撒腿跑了。

    王土財正是李英的姐夫王照賓,是村里的富戶,眼下村里人還在為吃不飽頭疼時,王照賓家已經買得起電視。

    私下里王照賓就得了個王土財的外號。

    李英看著人跑遠了,微微翹起的唇角也沉了下去。

    李英家在王家圍子。

    半個月前,她跟回家探親的姐姐李會麗來到河夾芯子。

    李英是家里最小的一個,出生那年父母前後走了,加上大她三歲的姐姐李會麗,兩人是被大哥養大的。

    老一輩的人很迷信,李英屬羊,老人常說十羊九不全,娶了屬羊的女人總是能把男人克死守寡。

    李英二十了,為此一直找不到婆家。

    二姐李會麗要強一輩子,記恨大哥不供她念書的事,嫁人了之後便一直也沒有回過娘家,唯一回過一次娘家,將李英帶家里玩,隨後直接在同村給李英找了一門親事。

    老家人說李會麗有能耐,給李英找一門好親事,對方還是生產隊副隊長。

    只有李英知道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人活一輩子看不明白,兩輩子也能夠把所有的事看明白。

    前世李英年少無知,在姐夫的溫柔體貼誘拐下而迷戀姐夫,與姐夫私會時被姐姐撞破,姐姐傷心的要尋死,李英嚇的跪地求饒,同時發誓立馬嫁人。

    于是在李會麗的安排下,李英嫁給了村里的跑腿許華明。

    恢復高考那一年,許華明的前妻參加高考後就和他離了婚。

    許家上有瞎眼許老太太當家,下有十七歲念高中的小叔子,更有一個與李英同歲隔房的堂妹。

    李英不甘心,一心痴迷姐夫王照賓,不肯與許華明好好過日子,許華明也尊重她,並沒有踫過她,對她也很好。

    結婚半年許華明被木頭砸傷,臥床一年死了,小叔子為了家里口糧去偷被打斷了雙腿雙手,村里人大罵李英是克星圍攻她時,養子為了救她而被打死。

    上一刻她看著養子被打死而自己也沒有逃掉,再醒來時就發現自己呆在與姐夫第一次私會的山腳下小木房子里,趁著姐夫沒有到,她逃了出來。

    還好一切沒有發生,一切可以重新開始。

    前世她活的糊涂,今生回來,首先要做的就是報恩,救下半年後被木頭砸傷的許華明,而唯一能留下的理由就是嫁給他。

    許華明除了愛美了些,其他的都沒的說,和他過一輩子也不錯。

    回到姐姐家時,李英已經將一切都捋順,眼下就是等許家來提親,然後抓緊離開姐姐家。

    “回來了,不是說去村東頭小河那轉轉嗎?咋這麼快就回來了?”李會麗推開門,見妹妹回來,一臉驚訝。

    “姐,你要出去?”前世她與姐姐老死不相往來,一邊是因為愧疚,一邊是因為心里念念不忘姐夫。

    姐姐卻一直想修復關系,今生再看到,李英心情只想好好彌補姐妹感情。

    “家里的黃麻還沒割完,你姐夫在地里沒回來吃飯,我給他送點吃的。”李會麗舉了舉手里的包裹。

    這個時候家家還窮,在農村誰家會有鋁飯盒,家家送飯都用盆,王家條件好,李會麗用她紅格的頭巾包著鋁飯盒。

    王家在城里有親戚,王照賓去城里,每次回來都帶很多親戚給的東西。

    王照賓面上文質彬彬,實則道貌岸然。

    明知李英是因為喜歡的男子娶了城里姑娘而傷心來這里散心,就利用這一點,明里暗下的溫柔小意勾引李英。

    李英一個農村姑娘沒有見識,又正在傷心的時候,哪里經受得住誘惑,最後犯下大錯,差點失身給對方不說,又傷害了姐姐。

    今生,一切還可以重來。

    李英想到王照賓心口就發堵,“我衣裳髒了,先去洗洗,那你早去早回。”

    “行,等我回來咱們包餃子吃。”李會麗大步走了。

    李英回廂房去換衣服。

    以她對許家的了解,一會兒許老太太就會帶著許華明上門,她借口衣裳髒,明正言順的換了身衣服。

    ————

    許家。

    許成一路沖回家,進了院子就去拉許老太太,“奶,咱們去提親,有人願意給我當媽了。”

    許老太太正在扒小豆,被孫子一扯差點摔到地上,她雙手拉住孫子,生氣道,“哪個該死的又拿你耍了?”

    又回頭朝屋里喊,“二狗你出來,你這生產隊副隊長是咋當的?看別人欺負你兒子你連個屁也沒有。”

    許老太太怒氣不減,又罵了幾句。

    “媽,和你說多少次了,別二狗二狗子的叫,讓隊上的人听到了以後還咋信服我?”許華明受不住罵,抱著一堆干草從屋里走出來,抬眼看兒子就罵,“又去哪瘋了?到處給人叫媽,說多少次都記不住,皮子又緊了是不?”

    許成梗著脖子,“我是給你找媳婦,你現在去提親。”

    許華明瞪眼。

    許成就和許老太太撒嬌,“奶,村西頭王土財的小姨子親口答應我的,說給我做媽,你讓二狗子去提親。”

    “倒反天罡,反了反了。”被老娘叫小名也就算了,兒子也叫,許華明懷里的干草一扔,揚手上去就要打人。

    許成繞著許老太太躲,不見一點害怕,看得出來平日里這樣的場面也不少。

    許華明追了兩圈也沒有抓到人,反而把自己弄的氣喘吁吁的。

    許老太太將孫子護在懷里,眉頭緊擰,“成子,你說村西頭王土財的小姨子親口答應你的?”

    許成用力點頭,一雙小手舉到許老太太面前,“奶,她親口和我說的,她還用手娟給我擦手呢。”

    許老太太眼楮瞎了幾年了,哪里能看得到,摸索著握住孫子的手,夸贊道,“喲,擦的真干淨。”

    許成揚揚得意,“奶,快去提親吧,以後我就天天有媽給我擦手了。”

    許老太太听了心疼。

    許華明道,“媽,小孩子說的話你別當真,我一個跑腿子還帶個孩子,人家一個大姑娘怎麼可能嫁給我,一定是被成子纏的緊了,才騙他的。”

    許老太太護短,听到兒子自貶,不高興道,“帶個孩子咋了?王土財他那個小姨子就好?十羊九不全,二十歲的老姑娘還想攀高枝?咱家不嫌棄她屬養,她還嫌棄咱們家?”

    又問,“成子,你沒撒謊,她真那麼說了?”

    “奶,她親口說的,讓二狗去王土財家提親。”

    “說出來的話,吐出來的釘,她就是騙成子的也得給我嫁進來。”扶著孫子,許老太太站起來,“走,去王家提親。”

    許華明覺得老娘一定是瘋了,上前攔著,“媽,小孩子的話你咋當真,我現在是隊長,給我留點臉吧。”

    許老太太停下來,許華明松了口氣。

    下一刻,只見許老太太彎腰就把腳上穿著的鞋拿到了手里,動作一氣呵成,一看就是平日里慣作的事。

    許華明嚇的服軟,連聲認錯,“媽,有話好說,你咋還要動手呢。听你的,听你的。”

    許老太太鞋往地上一扔,又穿上,咬牙道,“把櫃子里的兩瓶黃桃罐頭帶上,還有那兩袋白糖。”

    “奶,那是你生病,二叔在市里給你買的,你都沒舍得吃,咋就給王土財家拿去?”

    許老太太撫著孫子的頭,藹藹教導道,“成子,記住了,人窮志不能短,結婚是大事,李家的閨女是有不足的地方,但咱們家要娶人當媳婦,就不能不重視人家,禮數不能少。”

    王成似懂非懂的點頭。

    許華明覺得這事就是胡扯,卻又拗不過老娘,這次就是去走個過場。

    不過想到去王照賓家,他扯著衣襟,“媽,我這衣服咋出門,再急也得等我換身衣服吧。”

    許老太太罵道,“還不快去。”

    許成在一旁咧嘴笑,對著許華明的吐舌頭做鬼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