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東邊。[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李會麗還沒走出村頭,迎面就遇到了丈夫。

    “不是不回來吃嗎?怎麼又回來了?”李會麗停下來,等丈夫到跟前了才問。

    夫妻兩一起往家里走。

    王照賓看到妻子手里的包裹也是一愣,“給我送飯?”

    “不給你送給誰送?”李會麗橫了他一眼,“听你這話是在指責平日里我對你不好?”

    王照賓穿著件白襯衣,下面是一條綠色褲子,干淨整結,說話時聲音也溫柔,“響午的太陽曬,我不是想著還折騰你嘛。”

    現在男人哪個不是大男子主義,王照賓就不一樣。

    他濃眉大眼,面相端正,身形挺拔,以這個年代的審美來看,就是俊。

    人說話溫柔又善解人意,走到哪讓人都忍不住夸贊幾句。

    他說妻子,“把包裹給我,你用扇子擋擋陽光。”

    路上沒有什麼人,王照賓說完見妻子不吭聲,扔悶聲往前走,察覺出妻子不開心,他走過去幾步,將葦子編的扇子舉到妻子頭頂。

    李會麗賭氣步子快了幾分,王照賓趕緊跟上,問她,“今天在隊上不高興了?”

    村里只有三個人識字,一個是上過初中的李會麗,另外兩個是許家的兄弟二人,許華明是副隊長,許家老二許建設在上初中。

    而李會麗嫁過來之後就在生產隊上做會計。

    “隊長開會回來,有消息傳生產隊要解散實行土地承包制,承包到各戶各人。”李會麗腦子活,“我看這樣不錯,就是我這個會計做不久。”

    她遲疑了一下,“不過隊上在研究蓋小學,我想申請去學校里當老師。”

    其實李會麗還有一個想法,她想參加成人高考,她想去城里。

    別看李會麗生活在農村,可骨子里一點也看不起農村人,平時說話她和身邊的人都不同,她盡可能讓自己與農村人區分開,從不說‘咋啊’‘啥啊’之類的。

    “蓋小學的事有消息嗎?誰管這事,我去說說。”對于妻子的事,王照賓從不含糊,有事第一個上。

    李會麗甕聲道,“許華明管這事。”

    “許二狗?”王照賓眉頭一皺。

    李會麗扭頭看他,人也停了下來,“怎麼一提到許華明你就皺眉頭?人又沒得罪你。”

    王照賓也跟著停下來,听了這話不見生氣,還賠著不是,“你看看你這急脾氣,我又沒說他什麼。”

    “我知道你記恨他。當初我剛到村里和你鬧離婚時,許華明站在我這邊。那又怎樣?過去的事,你不會到今兒個還記著呢吧?也太小氣了些。”

    李會麗從小就拔尖,做什麼都要比別人好,可惜父母去的早,由兄長養大,又哭又鬧才把初中念完。

    考上高中後,任她要死要活鬧著上學,家里也沒有供她,她一氣之下就在村東頭老趙太太的介紹下,認識了王照賓。

    老趙太太是改嫁到王家圍子的,王照賓是她與前夫的兒子,小伙長的俊又能說會道,李會麗覺得自己找對了人,沒有和家里商量就把自己嫁了。

    等到了河夾芯子才知道王照賓就是一個跑腿子,住著兩間要倒的泥土房,家里又窮又破。

    李會麗鬧著要離婚,王照賓會哄人,哄住了李會麗,又靠城里的親戚,家里慢慢好了起來,加上生產隊又找她當會計,她這才不再鬧騰離婚了。

    但是這些年,也沒有給過丈夫好臉色。

    “好好好,是我小氣,是我不好。”王照賓好脾氣的認錯。

    縱使這般,李會麗心里也不痛快。

    她問,“我剛剛看你不是從地里的方向回來,去哪了?”

    王照賓笑道,“天太熱,我就躲了個懶,從地里回來時繞路去河邊洗了個澡。”

    “我出來時英子也剛從村東頭的小河邊回來,你們兩個沒遇到?”

    “英子也去小河邊了?這還真沒遇到。”

    “早上就出門說去小河邊,那可能她回來了你才去。”李會麗也沒再追問他,還叮囑他,“英子喜歡的人為了進城,娶了城里姑娘,她心情不好,我不如你會安慰人,平時你多安慰安慰她。”

    “英子是你親妹子,也就是我親妹子,她心情不好就讓她在咱家多呆些日子,咱沒孩子,平時我進城時,她也能給你做個伴。”

    “英子一直嫁不出去,也是她命苦屬了羊,都二十了還沒嫁人,我那個大哥又一心只關心自己兒女,也不說管管,眼下英子在我這,我尋思給她找門親事,嫁的離我近,以後有什麼事我這邊也能伸上手。”

    王照賓眸子動了一下,“咱們村也沒合適的,我找人去附近村打听打听。”

    抬眼就能看到家了,夫妻兩遇到了許家人。

    許成沖到李會麗跟前,就喊人,“大姨。”

    許華明想攔人都沒有機會。

    李會麗也被許成的親近弄的一愣。

    平時都叫嬸子,今兒怎麼叫大姨了?

    不過面上,她還是親昵的摸摸許成的頭,“好孩子。”

    看向許老太太,她嘴角上揚,快步走過去,“嬸子,難得看你出來。”

    許老太太眼瞎,皮膚干黃人又瘦,看著有幾分刻薄,被李會麗熱絡的叫嬸子,她干癟的臉也沒有一絲笑容。

    “是照賓家的吧?”

    許老太太伸手往前摸,李會麗主動將雙手遞過去,扶住許老太太,“嬸子耳朵靈,我的聲音一下就認出來了。”

    許成還要往前湊,被許華明揪住帶在身旁才老實。

    “老嘍,耳朵也背嘍。”許老太太見沒認錯人,臉上也有了神采,“從東邊回來的,這是上地了?”

    “家里黃麻還沒割完,趁著天好,割完拉回來撥麻。”李會麗扶著人,細心的步子也慢下來,“嬸子,你們這是去哪了?”

    問完,她還抬頭往許華明方向看一眼。

    許華明和王照賓在說話,正巧這時許華明也看過來,李會麗抿嘴回了一個笑,就移開視線。

    然後就被許老太太的話給說愣住了,“去你家提親,以後咱們倆家可就是親家了。”

    “提親?”和許華明說話的王照賓也愣住了,步子慢下來。

    許老太太笑道,“可不是,給我家二狗提親。二狗是離婚,但這事不怪他,是那女人心高,我們許家留不住她,二狗品行你們也知道,將來李英嫁進來,我老婆子保證不會讓她委屈。”

    李會麗沒接話,而是看向許華明打量著,似在認真思索。

    她的眼神,看得許華明尷尬,更是心急,“媽,都說是小孩子亂說的,你咋就不信呢。”

    許老太太虎著臉,“啥小孩子亂說的?她要沒那個心,能說那樣的話?”

    她扶李會麗的手也重了幾分,說道,“今天李英讓我家成子傳話,讓我們上門提親。你們去附近村里打听打听我許老婆子,別看我早年守寡,後來又眼瞎,可哪個敢耍著我玩??”

    這話就有些仗勢欺人了。

    許華明面露為難。

    被逼問的李會麗,突然笑了,“嬸子說的對,就是騙小孩子的話,也不能亂說。嬸子先別急,既然來了,就先去家里,我當面問問英子,一定給你們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