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 ,最快更新八零福氣俏農媳最新章節!

    許老婆子料的很準,白天還燥熱的厲害,傍晚的時候就刮起大風,豆大的雨點緊跟著砸下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王照賓去房後抱柴火,緊趕慢趕,還是被淋了半濕。

    “讓你早點去早點去,你偏不听。”李會麗一邊抱怨一邊催他去換衣服,“濕衣服換下來你自己洗。”

    王照賓笑呵呵的應著回東屋了。

    “下這麼大的雨,應該不會有人再來,抓緊吃飯早點關燈。”

    李英笑了,“姐,放心吧,這樣的天,哪有人頂雨過來听評書的。”

    “都是你姐夫干的好事,弄什麼收音機,弄的家里天天像開大會一樣。”李會麗說著說著自己也笑了。

    外面陰的厲害,如今家家都用五十瓦的,只為省電,王家外屋的燈泡卻是二百瓦的,在農村買不到,要去城里才有,這是王照賓的城里親戚給的。

    王家被叫土財主不單指房子,附近幾個生產隊,只有王家有一台“春雷”牌收音機,兩只鞋盒大小,外形厚重敦實,平時村里總停電,停電時就用四節一號電池听。

    現在剛流行評書,劉蘭芳說的《岳飛傳》讓村里人上了癮,只要一吃完晚飯,王家屋里就擠了一炕的人。

    熱氣慢慢彌散開,一個個白肚的餃子也飄了起來,黃瓜雞蛋的熟的快,飄起來後打一次涼水就可以撈出鍋。

    南炕上擺著炕桌,上面擺著碗筷和醬油瓶子,王照賓並沒有在炕上坐著等,忙完這些又鑽到外屋幫忙端餃子。

    李英給姐姐打下手,接過盛出來的餃子剛一回身,就被王照賓接了過去,他手指無意間在她手背上劃過。

    李英打了個機靈,隨後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完全是被惡心到的。

    “英子,拿個搪瓷盆過來,你姐夫喜歡吃水餃。”好在這時李會麗催了一句,李英立馬繞開王照賓去碗架子拿東西。

    搪瓷盆里裝一半的水,上面又撈了餃子放在里面,李會麗將盆往丈夫前面一放,這才叫妹妹坐下來吃飯。

    王照賓倒了杯白酒,給李會麗也倒了半杯,“餃子就酒,越喝越有,今兒正好下雨,你也喝點暖暖身子。”

    李會麗厲害,又當家做主,也沒客套,直接把杯接了過來。

    吃飯時說的話自然離不開李英結婚這事。

    “許華明明天接你進城,你就跟著去,挑身喜歡的衣服,彩禮他們家自己答應三大件,禮金給三百八十八,這錢也收著。我是不待見大哥,覺得他偏心只顧自己家的兒女,可到底把咱們倆養大,禮金到時我找人幫你捎回去,全當還他這些年的養育之恩,以後咱們姐妹倆也不欠他的情。”

    前世也是這樣,收到的彩禮當天,姐姐說的也是這翻話,錢直接就由姐姐收著找人捎回老家去了。

    李英也沒有意見,其實在心底她對大哥到沒那麼多的怨氣。

    大哥自己有四個孩子,父母雖然去的早,可是太姥還活著,也是大哥養著,如今家家窮的吃上這頓沒下頓,大哥能養活她們長大,就已經很不錯了。

    李會麗一提起大哥,怨氣格外重,“吃不上飯還生那麼多,也就是我們命大,才能活到今天。”

    “姐,家家不都那樣嗎?再說咱家還行呢,起碼天天能吃上土豆,別人家時常斷糧呢。”

    李會麗冷哼,“行行行,惡人都是我,看看你的手,常年洗土豆,要不是太姥護著你,讓少芬幫你一起干,還不知道手上有多少凍瘡呢。”

    李少芬是大哥的女兒,與李英同歲。

    “英子說的也沒錯,生恩不如養恩大,大哥再有私心,他也養大你們。”王照賓嘬了口酒,辣的鼻子都皺起來,“會麗,這事我得批評你,你不如英子覺悟高。”

    李會麗不氣反笑,“行行行,你說的對,我看出來了,在覺悟上我是不如你們倆心齊。”

    李英身子一僵,又若無其事的夾起餃子,“姐,啥我和姐夫心齊,這話你以後別亂說了,讓人听到誤會了咋整。”

    農村人私底下也愛拿小姨子和姐夫開玩笑,都說小姨子是姐夫的半個屁、股。

    李英這時也想起來了,前世到姐姐家後,就是姐姐這樣惹有若無的玩笑話,加上王照賓的引誘,她才慢慢落進王照賓營造的陷井里。

    姐姐是無心的,她不怪姐姐,今生哪怕她不會再被王照賓這個道貌岸然的人渣引誘,就是玩笑她也不想與王照賓扯到一起。

    李會麗愣了一下,笑了,“喲,看看,快看看。果然是要嫁人的了,現在連玩笑都不讓開了,好好好,不開了。”

    王照賓,“會麗,你今天可連犯兩次錯誤,該罰。別人拿姐夫小姨子打趣,你當姐姐的可不能亂說。”

    “我就隨口一說,你看你們倆這麼緊張干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真有事呢。”

    王照賓搖頭,無奈的笑道,“你這張嘴啊,厲害的像里面長了雙巴掌。”

    語氣不帶責怪,王照賓又照顧的順勢給李英夾一個餃子,“多吃點,別听你姐胡說,她這是喝多了,你姐的酒量喝點就多。”

    李英心下冷笑。

    說姐姐酒量小是什麼用意?是在給她遞信號?

    從王照賓給姐姐倒酒,現在又明正言順的給她夾餃子,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前世她蠢看不透,今兒豈能再讓他的小把戲給騙了?

    咽下嘴里的餃子,李英自然的把碗往姐姐面前一推,“姐,我實在吃不下了,這個你幫我吃了吧。”

    李會麗,“多大了還讓我給你打掃剩飯,吃的再飽還差一個餃子,抓緊吃了。”

    “姐,真吃不下了。”

    “你啊你。”李會麗拿她沒辦法,把餃子夾了過來,還不忘記抬頭埋怨丈夫,“看看你,吃自己的得了,竟做些沒用的。”

    “是是是,是我的錯。”王照賓笑著應著。

    李英眼角余光掃到王照賓在淡然的吃飯,心下冷笑,怕是心里早就氣的要炸了吧?

    要說剛剛面上李英直說不要把兩人往一起扯,那現在連他夾的餃子都不踫,就是直接明晃晃的打臉。

    李英也不敢做的太明顯,怕姐姐察覺出什麼。

    飯後李英收拾桌子,李會麗喝多了,炕桌一撤下,就鋪被子先躺下了,還不忘記對外面洗碗的李英喊,“英子,我先睡了,放那別收拾了,明早讓你姐夫收拾,你也早點睡吧。”

    “就差幾個碗了。”李英回了一聲,“馬上完事,你睡吧。”

    隔著牆,李英听到里屋姐姐還在催王照賓,“別忘記喂豬。”

    王照賓的聲音低,不知說了什麼,接下來姐姐就笑了,李英想到王照賓就不喜,也不想與他踫面,抓緊把幾個碗洗出來放進碗架子,灶台也沒擦就回了西屋。

    在同一屋檐下,眼下避免不了,所以今天和許家人訂日子時,李英挑在十月一,正好國慶那天,現在是九月中旬,半個月準備結婚的東西時間也夠用了。

    坐在炕上,李英听到外屋有動靜,知道是王照賓出來盛豬食喂豬,人進進出出,十多分鐘後終于安靜了。

    李英放輕動作鋪好被子,就听到屋門被推了一下,她看過去聲音沒了,等了幾秒中,門再次被推了一下。

    王照賓壓低的聲音也傳來,“英子,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