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 ,最快更新八零福氣俏農媳最新章節!

    李英僵著身子一動不動,聲音也不出,屋里的燈關著,她明白王照賓不會相信她這麼快就睡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英子,你把門打開,咱們倆把話說清楚了,你要是不喜歡那樣,以後我不會再打擾你,你也不用一直躲著我。”

    李英仍舊不語。

    她重生回來後就想著不與王照實面對面,只要避開與他單獨在一起,就能避免前事的事情發生。

    王照賓聰明,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用意。

    明知道還過來敲門,要當面說清楚,跟本就是用心險惡,也不想放棄。

    “英子,別吵到你姐,听話。”王照實低舊耐心的站著沒有動,眼里雖有不耐卻又信心滿滿,他覺得李英就是在裝緊,小姑娘耍點小心機,“你這脾氣,今天我就晚去一會兒,你就惹到許家,還把自己嫁了,婚姻大事可不能兒戲。”

    李英真被氣笑了。

    因為他才嫁人?

    他還真是臉大。

    她也不得不回想一下她前世被引誘時做了什麼事,能讓王照實這麼有自信。

    是了,前世她自覺比姐姐好,因為她還是個大姑娘,而且喜歡王照賓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她怎麼任性,王照實都包容她,這對小就要看嫂子臉色生活的李英來說,是從未感受過的。

    一個沒有父母的孩子,被兄長養大,又哪里有任性的機會,是根本就沒有任性過。

    所以她迷戀上了那種感覺,原本就干淨的世界里都被王照賓佔滿。

    “英子。”

    外面,王照實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李英盯著門,目光漸冷,“姐夫,之前是我不懂事,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你和我姐也好好過日子。不早了,別把我姐吵醒了,你回去睡吧。”

    王照實面上的笑漸漸淺下去,聲音也不如先前溫柔,透著股不耐,“英子,你鬧騰一天,差不多行了。”

    “姐夫,以前是我不對,我姐對我好,我還不感恩,還好我醒悟的是時候,沒有犯下大錯。你就當我任性,原諒我一次吧。”李英想硬氣,可王照賓道貌岸然,真惹惱了還不知道往她身上扣什麼屎盆子。

    再說原本她就有錯,王照賓不是好人,但也是她自己蠢被引誘,認錯也無可厚非。

    門外,王照實終于不在信誓旦旦,“英子,你既然這麼說,就更要把門打開,咱們倆當面說。”

    “姐夫,這樣也不耽誤,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我怕你姐醒了听到,你開門。”王照實不死心。

    “姐夫,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你要是沒明白我再說一次,咱們倆不能做對不起我姐的事,你總不會想傷我姐的心吧?”李英說的直白,她是不想撕破臉,但是王照賓要是死死糾纏,她也不會任他拿捏。

    王照賓當然不死心,他已經憋了一天的火,他趕到山腳下的小木屋沒有看到人,覺得自己被戲耍之後,就想回家找李英問個明白。

    結果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李英自己訂了婚事,還是許二狗那個王、八、犢、子。

    王照實最恨誰?自然是許二狗。

    他好不容易娶個媳婦回來,差點被許二狗那王、八、犢、子給攪合黃了。

    王照實耿耿于懷至今,睚眥必報的性子一直想尋機會報復回去。

    以前他引誘李英,起色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報復妻子這些年對他的壓迫,今天出了許家提親這麼一檔子事,王照實覺得報復許二狗的機會來了。

    他睡李英,就是睡許二狗媳婦,他還要讓許二狗當一輩子王、八。

    時間太緊,到李英出前還有半個月時間,王照實不知道還能不能尋到機會,加之今天李英態度不對,他必須盡快把人哄好,順便拿下。

    “英子,你說的我都懂,可是感情這東西不像別的,想收就能收回來,當初你要是不答應我,今天你說這番話後,這事也就過去了,可我都動心了,你讓我現在把心收回去,怎麼容易?”王照實溫柔小意的說著情話,“英子,我不相信你沒動情,你之前寫給我的情書我還留著,我一直帶在身上,一刻也舍不得離身。”

    李英抿起唇,身子微微顫抖。

    王照實這是在威脅她,他沒有直說,李英也明白。

    是的,她有寫過一封情書,她才記起來,那還是王照實明里暗里的說他沒有收過情書,她又為了表現才寫的。

    如今竟然成了拿捏她的證據。

    叩叩叩~

    這一次,王照實只是敲門,沒有再說話。

    他覺得李英怕了,不會再拒絕。

    李英冷勾起唇角,靠到窗旁,農村都是吊窗,窗戶又開著,她輕手翻出去,不顧被雨淋濕衣服,走到外屋門那,手直接下重力敲下去。

    當當當!

    雨聲雖大,但厚重的敲門聲也沒有被掩蓋住。

    “誰?”外屋王照實嚇了一跳。

    李英不答,又竄到東屋窗下,用力在玻璃那拍幾下,玻璃被拍的清脆聲響醒了睡覺的李會麗。

    她聲音含糊喊著,“誰啊?”

    有窗簾擋著,李英不擔心姐姐會看到她,轉身往西屋窗下跑時,還能听到屋里姐姐喊王照賓,“照賓?去哪了?誰敲窗啊。”

    “我剛喂完豬,現在看看。”王照賓回著。

    吱的一聲,木門從里面推開,外面空蕩蕩的,哪里有人影。

    李英這時早就爬上了西屋的窗戶翻身跳進了屋,秋天悶熱,西邊的大鍋又天天熬豬食,炕燒的也熱,李英的被子一直鋪在炕梢,她從挨著炕頭的窗戶翻進來,身上的水流到炕上也不擔心弄濕被褥。

    外屋,王照實探頭沒有看到人,又扯上門,“沒看到人影,是不是人走了?”

    東屋李會麗嘟囔著,“你怎麼還不躺下?幾點了?”

    “你這覺來的也快醒的也快,我才喂完豬,能有多大一會兒。”王照賓的聲音漸小,話音落下時同時東屋的門也響起。

    “早點睡吧,明天英子還要和許華明進城,早上六點的車,五點起來給英子煮幾個雞蛋。”

    “知道了,睡吧。”

    夫妻二人絮叨幾句,悉悉索索的聲響過後,除了外面的雨聲,四下里終于安靜了,李英一直站在炕上僵硬的身子才軟下來,慢慢的坐回炕上。

    身上濕粘粘的衣服讓她又打起精神來脫下來,簡單的用毛巾擦擦身子換了背心躺下。

    今天是逃過了,以後呢?眼下她得想想怎麼把情書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