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 ,最快更新八零福氣俏農媳最新章節!

    王照賓絲毫不動,黑暗里眼楮一眨不眨的瞪得大大的。【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他敢拿捏李英是知道她老實,可剛剛是誰在敲門?

    是不是發現他和李英的事?

    會不會說出去?

    王照賓腦子亂亂的,沒有一點睡意。

    李會麗翻了個身。

    王照賓心又是一驚,難不成剛剛敲動靜是李會麗搞的鬼?

    他試探的問,“沒睡?”

    回給王照賓的只有呼嚕聲,王照賓提著的心落下,翻個身面朝著牆。

    夫妻兩個背靠背相向而睡,呼嚕聲漸大漸小的李會麗眼楮也睜著,哪里有一點睡意。

    李會麗把李英帶到家里之後,雖然一直忙著隊上的事,白天很少在家,她為人精明,丈夫的那點小計伎倆怎麼可能瞞得過她。

    不提丈夫,就是李英太嫩,有心事也不會掩飾,他們兩人有情況,李會麗立馬就發現了。

    當時她是氣憤的,想到親妹妹竟然背著她勾引自己的姐夫,對李會麗來說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也就是妹妹了,如今連這唯一的親人也背叛她,她恨意飆升的同時,也馬上讓自己冷靜下來。

    從小到大,姐妹倆被兄長養大,她嫉妒李英,又傻又笨讓她干什麼就干什麼,不會為自己考慮打算,可傻人有傻福,大哥供李英念完初中,要不是她自己提出不上高中,大哥怕是還要供她念高中。

    反觀自己,初中是鬧著念下來的,高中根本就不給她機會。

    大哥偏心,連帶著讓她也記乜恨起李英來。

    這次帶人過來,也是有意在李英面前顯擺自己過的有多好,結果發生這樣的事。

    兩人約好在山腳下小木屋里見面這事她知道,今天她也是去捉、奸的,她甚至想過抓到之後,李英從今以後就欠她一輩子,在她面前永遠矮一截。

    至于丈夫那邊,李會麗根本不在乎,當初是被他表面的長相欺騙,什麼念過初中,連小學都沒有畢業,相比之下許華明就不同,念到初中為人又斯文,長的和丈夫也不分上下。

    許華明中意她她明白,可她又不能離婚立馬和許華明在一起,許婆子第一個就不會同意。

    也不想許華明被別人佔了,這次丈夫和妹妹的事到是給她一個想法,丈夫勾著妹妹到也不是壞事,將妹妹嫁給許華明,有丈夫勾著,自然也不會與許華明一心過日子,反而成全了她。

    結果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差最後一步,事情還出了變故。

    晚上她裝喝多睡下,就是故意給兩人制造機會,听到妹妹醒悟的話,李會麗不但沒有一點感動,反而覺得妹妹是個窩囊廢。

    李會麗心里的算盤敲的響,今天在許華明那里得到承諾後,她的心也略安,她都想好了,在生產隊解散前先轉到小學當老師,這樣有機會復習參加成人高考,拉著許華明一起,等考上之後,她再將丈夫和妹妹的事一公平,她和許華明還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李會麗閉上眼楮,以前她已經認命了,現在又有了盼頭,也讓她看到了希望,只是臨睡過去前,她突然又想起妹妹這麼強硬的不與丈夫來往,那嫁給許華明以後,萬一許華明受不住誘惑兩人有感情怎麼辦?

    一個問題解決了,立馬又有難題產生,李會麗想著還不能松懈,得盯住了。

    失眠的也只有東屋的王照賓,他一直在想是誰在暗下里敲門敲窗,又擔心被人捅出去。

    至于西屋的李英,已經想到了辦法怎麼把情書拿回來。

    晚上下雨一天晴。

    次日四點多,天就放了晴。

    許婆子從東屋起來後,就先拍了西屋的門,“二狗,起來了。”

    “媽,知道了。”

    等許婆子把鍋燒開了,許華明才打著哈欠出來,“媽,今天進城,你起這麼早做啥,我們到城里吃就行。”

    許婆子眼楮看不見後,也強勢的不用人照顧,甚至家里做飯喂豬也不經別人手,開始時許華明搶著干,被鞋底子抽了幾次後也就老實了。

    “路上兩個多小時,咋能空著肚子,我煮了兩個雞蛋,你帶上。”許婆子摸起笤帚從東屋門口開始掃,把碎柴火掃到了灶炕里。

    泥土里上干淨的沒有一點碎土。

    許婆子念叨著,“新房布置到東廂房,這幾天找人幫忙買點紅磚把地面鋪了。”

    “媽,浪費那個錢做啥。再說東廂房建設住著,我們還是住在西屋就成。”許華明洗了臉,舊的已經看不出原本顏色的毛巾,細看還能看到毛巾上破了兩個洞。

    許婆子眼瞎心不瞎,“真心換真心,虛情換假意,女人你對著她好,她就和你真心過日子。還有兩天建設放假回來,這事我和他說。”

    她臉色又一沉,“讓你做就做。”

    許華明老實的應下,雞蛋從鍋里撈出來用涼水泡一下,他只拿走一個,“媽,拿一個給李英,另一個你和成子吃了,我不餓。”

    “你這孩子,你帶一個雞蛋英子咋好意思吃,你帶兩個她看了才能吃。”許婆子摸起另一個雞蛋硬塞進兒子手里,“我是黃土埋到脖的人,少吃一口也沒事,成子那我三天給他煮一個也缺不了他的。”

    “別晚了,早點去接人。”許婆子往外推兒子一把,“把錢和布票收好了,豆腐匠家老、鴇、子死了,留下一窩小雞仔,村里人都怕養不活,現在還沒賣出去,一會兒我去買回來養著,一窩雞仔養大,就是再死也能留下兩三只。”

    “媽,家里就那點口糧,建設這次回來還要給他帶些去學校,雞仔就先別換了。”

    “家里的事你就別管了,今天帶英子在城里吃頓好的。”許婆子大手一揮,根本不讓兒子多說。

    許華明心生愧疚,“媽,以後我再不買衣服了。”

    許婆子已經懶得說他了,哪次不是這個話,哪次又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