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 ,最快更新八零福氣俏農媳最新章節!

    花襯衫被後來的男子買了,對方試了之後沒脫下來,直接給錢穿走,臨走時還不無得意的瞟了一眼許華明,眼里盡是嫌棄。【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這時的人穿衣服顏色簡單,亮色艷色極少。

    像這樣的花襯衫掛在商店之後,就引起不少人的圍觀,甚至有人說像花孔雀一樣誰會穿這東西,結果還真有人買。

    現在大城市已經開始慢慢流行起來,他們這邊的小城市偏遠又落後,自然看穿花襯衣好奇,便是李英穿的海魂衫,在街里都是獨一份。

    頻頻引來路人打量,李英落落大方,她目光落在前面的許華明身上,剛剛那一幕確實有些尷尬,李英縱然不覺得什麼,但她看得出來許華明覺得在她面前很丟面子,之後也很不自然,說話也左言他顧。

    前世雖然嫁給許華明,可心不在他身上,對許華明這個人,李英還真不了解,印象里他這人就是挺體貼又很尊重她。

    百貨商場里的衣服款式就那幾樣,許華明帶李英都看了一遍後,眉頭仍舊緊緊皺著。

    他回身問李英,“你有中意的嗎?”

    這些衣服都太土,李英重活一世的人,怎麼可能有中意的,換成和別的男人第一次見面,李英許不會直說,但是當著許華明她也沒什麼裝假的,直接搖搖頭。

    許華明征求李英的意見,“看你的衣品就知道這些衣服款式入不了你的眼,去年建設在學校里拿回一本雜志,我看上面有很多潮流的衣服,要不咱們買點布料回去找個裁縫照著雜志上的款式做一身?”

    做的衣服哪里有買的好。

    換成別的女人定會誤會許華明是小心眼。

    李英對他還算了解,知道他愛美想法也超前,這個題意也確實是李英心里想的,“我自己就做做,買回去我自己做,咱們去看布料吧。”

    “這里沒有好料子,我知道一家倒騰料子的,都是好料子又便宜,百貨商場里沒有的他那也有。”許華明壓低聲音讓李英跟著他走。

    李英微訝的看一眼許華明,緊跟上他。

    確實讓她意外。

    倒騰料子的,那就是私下里做買賣的,按時間上來說現在大城市已經慢慢放開了,可是他們這里落後又偏遠,還不允許投、機打把。

    跟著許華明出了百貨商店,李英到記起一件事,前世許華明沒有出事時,許家確實條件還可以,別人家斷糧靠吃土豆窩瓜時,許家還有糧。

    那時她心不在許家,什麼也不想,現在想想,怕是也與投、機打把有關吧?

    路上,兩人繞過兩條街道,說來也巧,竟然遇到了搶走花襯衫的男人。

    男人開了輛藍色的上海牌小轎車,四周圍著很多孩子好奇的看著小轎車,男人不趕人還從車里拿了糖分給大家吃。

    許華明也看到了,對方也發現了許華明。

    男人笑了一下,將手里的糖分給孩子們,孩子們一哄而散。

    他則向許華明走過來,從兜里掏出一盒雙喜煙,李英對這煙隱隱有些印象,應該是今年剛上市的,現在大家抽的多是迎春之類的,八分錢一包,而雙喜煙卻一直到後來都在,年代久遠也算小有名氣,所以李英才有印象。

    “哥們,來一支,剛剛真是對不住,我沒成想咱倆眼光挺近,看中一樣的了。不過男人做事要記住一點,看中了就不要猶豫,當機立斷,也不差幾塊錢,不然在自己對象面前也沒面是不?”男人瞟了一眼李英,抽出一根煙遞給許華明,“前進廠怎麼走?”

    哥們?

    現在多是同志稱呼,這人上來叫哥們,又穿著花襯衣還開著轎車,加上新出來的煙,一看就是從大城市過來的。

    就是這副看不起人的樣子實在不招人喜歡。

    李英收回打量目光。

    許華明已經拒絕了遞過來的煙,“我不抽煙。”

    同時又指著前進廠的方向,“從這條巷子走進去,走到頭往南拐直走就是。”

    “好 。”男人道了聲謝,走了。

    許華明盯著他的背景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走吧,我說賣料子的地方就在前面。”

    這斷小插曲沒有耽誤太多時間,兩人到了戶平房前,許華明叫了一聲東子,里面有人應聲,很快就跑過來開門,是個二十四五的男人,穿著大褲衩和背心,一雙老式拖鞋。

    “許哥,你咋有空進城?”王東熱情的將兩人請進院,眼球轉來轉去的偷偷打量李英。

    李英認識王東,許華明前世癱瘓在床後,王東是唯一一直來看他的朋友,送了不少錢和東西,後來听說出事了,說是殺了人人也跑了。

    至于後來怎麼樣,李英不知道。

    “過來看看布料,有新款式吧?”

    王東直接帶兩人進了後面的小屋,燈拉開後就見炕上擺滿了各式的布料,看的人眼花繚亂。

    許華明讓李英慢慢挑,“我和東子出去喝茶,你慢慢挑,多挑幾個,東西比百貨商店里便宜。”

    李英也說讓兩人不用管她,“這麼多布料我要挑一會兒,你們倆去吧。”

    王東接到許華明遞過來的眼神,笑呵呵的出去了。

    到了院子里,許華明叮囑王東,“我出去辦點事,你在這邊看著點,人出來找我就說我去茅廁了。”

    “哥,你干啥去?神神秘秘的。”王東好奇的問。

    許華明時間緊,哪有空理他,眨眼的功夫就出了院子,一路又折回到藍色轎車那,他站在馬路對面盯著轎車,抬眼又看到不遠處走來的四五個街流子,他眸子微眯往轎車那走去。

    呸。

    許華明一口唾沫吐出去,準確的落到了小青年的鞋面上。

    “哥幾個對不住,這沒看到人過來,是我的錯。”許華明笑呵呵的賠不是。

    “這麼大個人過來你說沒看到?”

    幾個小青年一擁而上,許華明靠著車,“你們離遠點,刮花車要賠錢的。”

    這麼一輛車,幾人遠遠就看到了,原想湊近看看,沒想到被車主給看不起了,幾人在這邊也混幾年了,又小有名氣,哪會受這個氣。

    許華明越不讓他們靠近車他們越靠,還有人直接拿起板磚往上拍,許華明抱頭跑到馬路對面,幾個小年青看他這副樣子,一陣得意這才大搖大擺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