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中範榕、阿傍囚玉、寒山桃然。【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這三個名字不管是放在俗世還是道門,那都是可止小兒夜啼的凶煞之名。

    當年範榕成魔時,以其十萬隆中子民的生魂做祭,成了大歷有記載以來,第一個肉身成魔的人類皇帝。

    至于囚玉。

    它是一條龍。

    真龍飛升遠沒有妖、精、魔、鬼、人這般困難,可囚玉飛升之時,卻被那天雷折毀了一只龍角。

    法身被破的囚玉一怒之下掀起萬丈波濤,將海水倒灌進當時的阿傍城中,淹死了不計其數的無辜人類,將富饒安樂的阿傍城變成了如今的鬼哭覃。

    至于最後這一位,卻是與前兩位大有不同。

    桃然是一棵絳桃樹,生長在滇南之南的妖精樂園——森羅。當時的桃然並不沒有靈智,只是渾渾噩噩地被天性驅使著生長,最後歷經數百年,長成了森羅密林里最高大的一顆桃樹。

    它渾然不覺地吞噬掉了自己所有的族人。

    如果沒有後來的那麼一位迷路且受傷的修行者,桃然至今都只會是一棵懵懵懂懂的魔樹。

    那位修行者出身寒山寺,乃是為了降服森羅密林中的魔物而來,最終力竭,死在了桃然的身邊。其死後,精血一點點匯入桃然的身體里,不僅啟蒙了桃然,也一給了桃然妖之外的力量。

    為什麼這三個魔物會同時出動?

    師姐身上有什麼是他們所圖的?

    余音不知道。

    她只知道一點,那就是師姐一時半會兒可能真的沒有辦法趕回來了。

    思及至此,余音艱難地轉動著自己的眼珠子,目光所及之處,同門東倒西歪地躺倒在了地上。

    不知什麼時候起,站在後頭的那三個魔偶站成了倒三角的陣型,一個手持通體透黑的長枝蓮花,一個手持短柄如意,一個端著深紫色的長頸玉瓶。

    黑霧從她們三個的頭頂裊裊升起,在半空中形成了一條張牙舞爪的巨蛇。

    咚!

    咚!

    明明是無形體的巨蛇,卻能一下下撞擊在上元一耪笊希 渤齪瀆【尷歟 駁帽揪鴕丫 喬垮籩 ┐腦屏腫詰蘢用且桓齦隹詒橇餮 br />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余音咳了一口血出來,噴在了陰九娘的腳上,嵌在船板里的雙手則不著痕跡地在地上劃動著。

    “看看你身邊的這些人。”陰九娘俯身,一張嘴,舌尖變裂開成了兩條,濕漉漉地滑過余音的臉頰,“他們一個個修為比你高,卻在我的威壓之下抗不過一炷香,你不過是一個金丹期,憑什麼撐到現在?”

    隨著半空中那巨蛇不斷地撼動上元一耪螅 蹙拍鋝仍詿 逕系哪侵喚排隕雋撕諫 納呶疲 廡┤呶憑拖袷腔畹囊謊 侶蹲判拋油嘁艫牧成稀か砩向暄雅佬小br />
    “我不知道。”余音又咯了一口血出來,“不如……你來告訴我,什麼樣的東西,值得你們四位羅剎王齊齊出動?”

     ——

    陰九娘腳腕一沉,碾在了余音的脖子上。

    但出乎陰九娘意料的是, 嚓一聲脆響過後,余音不僅沒死,反而是周身氣勢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修為竟一節節漲了起來。

    我踩碎了什麼?

    這個念頭起來時,陰九娘只覺背後汗毛一起,竟是下意識就朝後退了一步。

    也就是這一步。

    余音瞅準時機,翻身魚躍而起,她展臂,十指揚出無數帶血的木屑,口呼︰“八方予造化,九徘肜資Γ br />
    請。

    以余音的修為,別說是引雷了,就是引個風雨,都得沐浴焚香,擇良辰吉日,著華服冠冕,所以此時此刻她用的是請字。

    不是請雷,而是請雷師。

    也就是九天之上掌雷霆之力的雷神。

    對付魔物,若沒有均衡的修為,那麼便只能依靠天道之力︰風火雷雨。

    從烈火烹池中復生的陰九娘自是不畏懼天火,對風雨也絲毫不懼怕,卻獨獨對雷有所忌憚。先前烏子瑜的玄冥之雷之所以對陰九娘沒有效用,是因為其所施展的風雷之術是自身領悟而得,非請自真神。

    “小畜生,倒是讓你看出點玄機來了。”陰九娘臉色大變,剛要逃,腳下卻像是被粘住了一樣,半寸都挪動不得。

    原來,早先余音的那一口噴在陰九娘腳上的血,附著了一個不容易被發現的低級法術——定身術。余音固然只能定住陰九娘須臾,可這須臾已經足夠九天之上的雷師之力抵達了。

    轟!

    濃墨一般的天雷自正東方而出,劈向了蟠龍船的方向,最終在穿透上元一耪籩 螅  嘉尬蟺卮蛟諏艘蹙拍鍔砩稀br />
    與此同時,半空中的巨蛇虛晃了一下,底下的三個魔偶旋即飛身撲向陰九娘。

    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請完了雷師的余音直挺挺地倒回了船板上,她的口鼻中有鮮血汩汩而出,手腳不斷地躊躇,臉色也由蒼白轉為了青紫交加。

    三個魔偶碎了兩個,陰九娘更是狼狽地斜靠在了僅剩的一個魔偶的腿邊。

    “今日這牙祭,倒真是難咬了一點。”

    說著,陰九娘被魔偶攙扶起身,緩慢地朝余音走過去。

    看樣子,她是要拿余音來當這個第一口了。

    只是余音的拼死一擊並不是白用功,她為身邊的同門博得了一絲喘息的機會,諸如烏子瑜、辛道也、羽天齊這樣的,已經從昏迷之中掙扎著醒來了。

    “除魔祛祟!”

    “除魔祛祟!”

    “除魔祛祟!”

    三道中氣不足,卻沒有半點害怕的聲音從三個不同的方向響起。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劍縱身,另一只手屈指飛術打向陰九娘,試圖阻止陰九娘對已經沒有還手之力的余音下手。

    然而陰九娘在一個金丹修士的手上吃了苦頭,當下非得立刻找回這個臉皮不成。她站定在余音身邊,俯身抄起,如在甩一個破布袋子一般拎著晃蕩了幾下,隨後張嘴咬在了余音的脖頸處。

    細膩的肌膚之下,是溫熱甜美的血液。

    不——

    不對!

    這——

    這!

    陰九娘在熱血入喉的那一剎那瞪圓了眼楮,她雙手反扣住自己的脖子,痛苦地發出咯咯的慘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