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讓我和你一起去?”

    喻媛有幾分別扭地看著陳棲川,內心做著劇烈的掙扎。【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她,好歹也是個二線明星,就這麼上街買菜?

    而且還是跟一個陌生男人,若不是陳棲川來自外星,她都懷疑這人是八卦報社來釣魚執法的。

    不過她如果直接拒絕,似乎又違背了他們的契約。

    “不太合適吧,”喻媛委婉地合攏雙腿,輕飄飄地整理頭發,順便朝著陳棲川眨了眨眼楮。一般而言,沒幾個男人能承受住她這一套組合拳。“我這個身份,若是被認出來就不好了。”

    “稍微打扮一下就好,你成天待在家里應該也很無趣吧?”陳棲川對喻媛談不上多了解,可他能感覺到對方挺孤單的。

    他曾經看過一個采訪,有個女明星說她最向往的生活就是能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逛超市。

    對于沒有戀愛經驗的陳棲川而言,他只能選擇相信了。

    喻媛癟了癟嘴,不知道在轉瞬間想到了什麼。

    不過她的態度的確出現了變化。

    “看在你連超市在哪里都不知道的份上,我就陪你去吧!”

    她做出了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等我去換身衣服!”

    喻媛換衣服足足花了十分鐘,好在這期間陳棲川並沒有閑著。

    他打量了眼四周,最後停留在了電視機旁邊的櫃子旁,里面擺放著的都是喻媛獲得過的獎杯。

    “噗嗤。”

    陳棲川看得笑出聲來,他以為自己會看到什麼最佳女歌手,最佳女演員這樣的獎項,卻沒想到,里面放著的都是喻媛讀書期間拿到的的青少年藝術獎。

    時間線唯一接近的,還是一個最受歡迎團體獎。

    喻媛出來後,注意到陳棲川所站的位置,她的臉也剎那間紅了。

    “你看那些做什麼!”

    “你擺在這麼顯眼的地方,不就是給人看的嗎?”陳棲川笑著說道。

    “……”喻媛一時語塞,干脆不說話來轉移話題。

    陳棲川並不打算和她抬杠,而是下意識地打量起喻媛來。

    剛才她穿的是居家的便服,也沒化妝,在陳棲川看來已經很美了。

    可如今喻媛換上了一條粉色的小裙子,臉上撲了點粉,抹上了蜜桃色的口紅,左耳處還戴了一枚三角形的耳墜。

    剎那間,整個人都變得光彩熠熠起來。

    就連她那一頭酒紅色的頭發,也變得鮮活生動了起來。

    陳棲川看得有幾分入迷,曾經這麼漂亮的女孩他都是在雜志上,電視上見過。

    而現在對方就站在他面前,讓他隨意打量。

    陳棲川都听見了自己咚咚咚的心跳聲。

    “你看夠了沒啊?”喻媛倒也不害羞,她這個職業,幾乎全程都暴露在閃光燈下。對于旁人的打量,她已經免疫了。

    讓她意外的是,陳棲川看自己的眼神里欣賞多過欲望。

    “他竟然是個純情的男人啊,一開始還以為他是老司機呢!”

    喻媛都沒意識到自己的表情並沒有生氣,反而有種得意的意味。

    陳棲川趕緊收回目光,而不是專注于喻媛那條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嫉妒的大白腿上。

    “那我們出發吧!”

    喻媛戴上有她臉一半大的墨鏡和遮陽帽,看起來更像是個見不得人的小偷。

    陳棲川替她打開了門,當他邁出這個房間的瞬間,陳棲川卻突然停在了原地。

    好像有什麼東西進入了他的體內,是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

    陳棲川用力地拍了下自己的腦瓜,回過頭發現喻媛正一臉擔憂看著自己。

    “你剛剛怎麼了?”喻媛小心翼翼地發問︰“突然之間就不動了,然後我看到你身上在發光……我還以為你是不是要回到地球了……”

    說完這句話,喻媛才意識到她竟然有那麼一點點難過。

    陳棲川就這麼走了的話,她的生活似乎又要和之前一樣波瀾不驚了。

    “啊!”陳棲川搖了搖頭,讓自己的神智變得清醒了許多︰“我剛剛,好像是獲得了一個新的身份。”

    他從自己的兜里一摸,便是一張身份證。

    照片上的人就是他,名字也是陳棲川。

    唯一的區別就是他在這個世界設定是個孤兒,沒有任何情感瓜葛。

    “你有身份證了?”喻媛對這種神跡都已經見怪不怪了,她拿起陳棲川的身份證看了一眼,突然想起了網友們說過的話——要看一個人真實的顏值,就要看他的身份證照片。

    而陳棲川的臉,的確是經得起考驗的。

    “有了身份證,你在我們這里也可以正常地生活了。”喻媛挑了挑眉︰“喂,你有沒有想過做什麼工作?”

    “我以為我在半年只需要呆你旁邊,讓你養我。”陳棲川厚著臉皮說出了他的真實想法。

    “噗,”喻媛也不嘲笑他,“我也不介意。不過我下周就要去劇組了,你作為我的契約男友,必須跟著去吧?”

    陳棲川點了點頭,他倆都記得合同上的內容︰在半年內,他倆必須形影不離。如果分開,時間將會重置。

    雖然合同里並沒有指出多遠距離叫分開,可拍戲動輒就是要異地的,顯然會違規。

    “那你們劇組還缺人麼?”陳棲川認真地詢問道。

    “一般來說是不缺的,”喻媛有幾分得意地抬起下巴︰“如果我推薦你,那就有空缺了。”

    二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小區,是怕被人發現。

    喻媛走在大街上,確認根本沒人認出自己,內心喜悅了起來。

    一旁的陳棲川攘慫謊郟 幼怕瘓 牡廝檔潰骸拔腋嶄湛吹僥懍恕!br />
    “你在胡說什麼?”喻媛的注意力已經被貨架上各種款式的巧克力吸引了過去。

    這些都是經紀人不讓她踫的,喻媛饞它們好久了。

    “喏,”陳棲川俯下身,在喻媛耳邊輕聲說道。“那邊的廣告牌,不就是你嗎?”

    微風吹起了陳棲川身上的洗衣液的清香,從喻媛的鼻尖流過。

    她下意識地捂住耳朵,拉扯了一下陳棲川的袖子︰“你小點聲,被人發現就完了!我好歹也是個明星!”

    “嗯嗯嗯,我知道。”陳棲川不依不撓地點評道︰“造型其實挺蠢的,可你做出來還挺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