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把U盤翻看了兩眼,隨即交給了旁邊侍者,抬頭慢聲道,“這麼急著走干什麼,難得好好坐下來吃頓飯,後面還有甜點和飲品,く暝僮咭膊懷  夢矣行┐ 饕 恪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第101章 味道

    姜帆在男人這句話落下時,一直低垂的臉緩慢抬起了頭,目色凜然地看向他。

    賀閔南自然注意到他投過來的視線,略略挑了下眉梢,眼神帶著點安撫的味道回了過去。

    周澄倒是沒瞧見兩人“眉來眼去”的這一幕,因為他看見侍者拿著U盤轉身離開了餐廳,雖然覺得有些疑惑,但轉念一想,應該是拿去檢查里面的內容了。

    畢竟里面的東西萬一不是男人想要的,這一趟也相當于白費了。

    其實如果他把U盤拿到手後,能確認一遍里面的內容,或多或少這個環節就不必要了,但事實上。他拿到東西後,一點窺探的念頭都沒有,與其說是不想看,更不如說......他是不敢看。

    他深知里面的東西將帶來什麼後果,所以他選擇了這樣縮頭烏龜的方式,以此減輕自己的痛苦,而他也知道,這樣的痛苦,是不必要的。

    “這兩張卡,你們拿著,”賀閔南從口袋里拿出錢夾,抽出兩張嶄新的銀行卡,放到一旁侍者手上的托盤中,由他走過長長的餐桌,再放到兩人面前,“這次你們幫了我很大的忙,可能你們不覺得有什麼,但我這個人呢......向來喜歡恩怨分明,一點心意,還請收下。”

    周澄和姜帆在看到侍者放下的東西時,幾乎是同一時間皺起了眉心。

    “你這是什麼意思?”周澄率先出聲,眉頭緊鎖著,“我應該跟賀先生說過,我不需要這樣的東西,當初怎麼說的,你不會忘了吧?”

    “你不用這麼緊張,”賀閔南往後倚向椅背,長腿休閑愜意地交疊而起,手指捏著高腳杯輕輕晃動著,“我當然不會忘記我們當初的約定,只是,這並不沖突,不是嗎?錢這種東西,好處多了去了,就比如你過幾天要去鄉下,窮鄉僻壤的地方,什麼都不方便,萬一你住不習慣,還能拿著這筆錢出去度假消遣,不也是一個選擇?”

    這話明著是對周澄說的,可姜帆卻從中听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諷刺來。

    尤其男人說到窮鄉僻壤這四個字時,朝他看來的眼神里夾雜的色調,更加印證了他的猜想。

    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但具體是什麼,又說不明白。

    在這股不安情緒的驅使下,他淡淡開了腔,“我老家雖然偏遠,但還不至于像你說的那麼不堪,不過賀先生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像您這種身份尊貴,養尊處優的上流人士,如果想去那里生活,的確不合適。”

    言下之意,他之所以會覺得周澄不習慣,不過是從他自己的身份代入到其中的看法。

    對于他的反唇相譏,賀閔南唇邊依然漫著笑,眼里的溫度卻慢慢降至冰點,不溫不火地吐出兩個字,“是嗎。”

    說著,他將手上的高腳杯壓在唇上,仰頭將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

    姜帆看著他冷下去的臉色,眉眼間的凝重之色更甚。

    周澄無心再和他周旋,看了看那個侍者離開的方向,又低頭看了眼手機顯示的時間,朝賀閔南問道,“還有多久才能檢查完?”

    賀閔南垂著眼瞼,靈活修長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快速點動著,不疾不徐地道,“你急什麼,待在這里我又不會吃了你,這里的東西味道都還不錯,把甜品吃了再走你也不虧。”

    周澄臉色微沉,但又不好就這麼離開,只好拿過服務生端上來的甜品,挖了一勺,慢慢吃了起來。

    桌上的氣氛一時間靜淡了許多,三人雖然還坐在桌旁,但都各有所思。

    過了一會,賀閔南放下手機,俊美的臉上較之前多了一絲笑意。

    雖然很淡,周澄沒看到,姜帆卻不經意地瞥到了。

    手機忽然在口袋里震了下,他放下手上的紅茶,拿出手機。

    看到屏保上那串號碼,他下意識擰緊了眉心,隨即掀起眼簾,看向對面。

    正好撞上男人噙著薄笑的桃花眼。

    點開短信,只有寥寥幾個字。

    【找個理由留下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然而字的下面,卻配了張照片。

    姜帆一下便w緊了齒根,清俊的臉部線條隨之緊繃了起來,眼神更是如離弦的利箭,直直射向對面的男人。

    賀閔南歪了下頭,勾著唇沖他舉了舉手上的酒杯。

    得意之色,毫不掩飾。

    有那麼一瞬間,姜帆心中劃過一陣將這個男人滅口的沖動,但向來謹慎以及理智的腦子很快就將這股沖動遏制了下去。

    為了這樣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賠上自己的一生,顯然不劃算。

    但像現在這樣,被他這樣狗皮膏藥似的黏著,怎麼甩也甩不掉,他也絕不允許自己一直處在這麼被動的狀態下。

    那張照片一天在他手里,等同于他必須活在他的支配下。

    他腦海里飛速地轉著,但辦法又怎麼可能一想就能想得出來。

    他只覺得額頭隱隱作痛,有種快要炸開的感覺。

    等周澄終于吃完盤子里的那一小份慕斯,等待已久的身影終于從門外回來了。

    那人走到賀閔南身旁,低頭在他耳旁說了什麼。

    聲音太小,何況隔了這麼遠的距離,周澄听不清他的聲音,但從賀閔南臉上的神情來看,結果應該沒錯。

    他 出一口氣,心中卻並沒有大石落地的感覺,反而,意識到這一切將被推往的方向,而慢慢揪緊。他待不下去了,轉身拿起背包背在身上,推開椅子站起身,側頭看向姜帆,“咱們走吧,回去了。”

    姜帆點點頭,同樣拿起了背包,臨了手上的動作還是慢了下來。

    周澄看著他神情復雜地抬起頭,問道,“怎麼了?”

    “你先回去吧,我有點事需要留下來解決。”

    周澄臉上一怔,眼里波瀾起伏了一陣。

    萬千思緒自腦海里飄過,喉間醞釀了一句話,幾乎就要溢出來。

    末了,他喉結上下滾了滾,還是把滑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那好吧,你小心點。”

    為什麼會讓他小心......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只是下意識間覺得,姜帆選擇留下,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他面對的人,不是一個好人。

    小心點,總沒錯。

    周澄跟賀閔南打了聲招 ,這一次,男人沒有挽留,還開口詢問需不需要派個司機給他。

    周澄拒絕了。

    他這一走,餐廳的氣氛算是徹底變了。

    原來三個大男人坐在一起吃西餐的詭異氛圍,這會只剩下暖昧,尤其流淌在整個廳內,抒情而優雅的音樂,更將這一氛圍托到了頂點。

    姜帆背 直挺,靜坐在椅子上,“你想說什麼?”

    賀閔南看著他笑了笑,放下酒杯,隨即推開椅子起了身,雙手很自然地扣起西裝下擺的兩顆紐扣。

    姜帆看著他信步走過來,然後隔著一張椅子的距離停下了腳步。

    賀閔南慢聲道,“走吧。”

    姜帆這才反應過來什麼,眉心微凝,語氣冷涼,顯然不是很樂意再輾轉場地,“在這里說完不行嗎?”

    賀閔南倚著桌子,手指撐在桌面上點了點,淡淡笑道,“要是能在這里說完......我就不會讓你留下來了。”

    得留到兩個人時才能說的話,自然是需要更私密的空間。

    他眼神含笑,似是極其富有耐心,睨著男孩表情幾番變化的臉上。

    半響,姜帆才沉著眉眼,拿起自己的背包,從椅子上站起身。

    賀閔南很自然地朝他走過去,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帶著他往外走。

    兩人一同走進電梯,男人的手也還沒沒有放下來。

    姜帆對他這樣的舉動,以及過近的距離,都感到十分不適。

    尤其是鼻尖嗅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更讓他焦躁難安。

    “你要帶我去哪?”他冷著輪廓側頭問道。

    賀閔南聞聲,低下頭,湊到了他耳旁,薄唇勾勒著淡笑,嗓音低啞而磁性,“別著急,待會你就知道了。”_思_兔_文_檔_共_享_與_線_上_閱_讀_

    他這麼說,姜帆便收回了臉,視線看回正前方光潔的牆壁。

    電梯不斷向下。

    賀閔南凝視著男孩冷淡的側顏,眼里有著細細的打量和審視。

    末了,嗅到他身上干淨的清香,忍不住又靠近他白淨的脖頸,淺淺吸了下。

    “你都用什麼香水,很舒服的味道。”

    不是馥郁的香,只是一抹淡得幾乎快要沒有的清香,如果不是湊近了,根本聞不到。

    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注重這些也沒什麼,只是從他的家境來看,應該也不會是太昂貴的奢侈品。

    賀閔南對這些雖說沒有很專業的研究,但偶爾也會心血來潮玩一玩。

    在姜帆開口回答前,他腦海里閃過幾款印象中有著差不多味道的款。

    但是他沒有料到的是,男孩只是冷冷斜了他一眼,並且說道,“我從來不用那種東西。”

    听到這個回答,賀閔南墨色的劍眉先是高高挑起,仿佛對此感到驚奇,而後俊臉上又呈現出一個了然的表情。

    他不由失笑,“你難道想說,這是你用的沐浴露自帶的香味?”

    姜帆冷眼睨著他,“有問題?”

    “沒問題,”賀閔南笑得更甚,下巴墊在他肩上,抬起一只手刮了刮男孩冷淡到極點的臉頰,“當然沒問題,很適合你。”

    第102章 不圖利,圖你

    姜帆對于這樣的接觸自然是十分抗拒的。

    盡管和這個男人有過更親密的肢體行為,但這個人之于他,本身就是一個十分抵觸的存在。

    想躲開,男人落在肩上的手指卻按得很緊,幾乎是緊緊壓在他的肩胛上。

    賀閔南覷著他緊繃的臉,徐徐笑著,在姜帆快要忍不住出聲的時候,才重新站直了軀體,手也從他臉上收了回去,但搭在他肩上的手指仍是沒有松開。

    車已經在樓下候著了,兩人剛走出大門,便有人識相地打開後座車門。

    姜帆不知道賀閔南要帶他去哪里,索性靜靜坐在後座上,偏頭看向車窗外繁華摧璨的城市夜景,什麼也不問。

    美麗又絢爛的大城市,很美好,只是對于他這樣出身的人而言,還是有著太大的距離感。

    二十分鐘後,車子在一家七星級酒店門前停下。

    姜帆因為之前來過一次,所以很快就認出來,這是賀閔南上次約他見面的地方。

    心頭登時劃過一縷不適。

    “你帶我來這里干什麼?”他側頭看向男人問道。

    他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傻到已經有了一次前車之鑒,還毫無意識地上當第二次。

    要談事情,能去的地方很多,為什麼一定要在這里談。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