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覺得,男人帶他來這,甚至是不屑掩藏自己的目的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賀閔南看著他眼里霎時間呈現出來的警惕,輕而易舉便猜到他腦子里在想什麼。

    他低低一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遂而低頭湊在他耳旁低聲安撫道,“外面怪冷的,先上去再說,嗯?”

    說罷,手指用了點力道,試圖帶著他往里面走。

    姜帆腳下紋絲不動,冷著臉,把他的手從肩上扒了下來,“我自己會走,但是在此之前,你先告訴我,你帶我來這里干什麼?”

    外面確實很冷,剛才在車里,至少里面還開著空調,現在只是在外邊站一會,風一吹,那股寒意就像是要從骨縫之間鑽進身體里面似的。

    姜帆還好,來時就穿了一件很厚的羽絨服,多站一會也沒什麼。

    賀閔南就難了,今天這一身行頭不適合穿大衣,所以他也沒帶。

    盡管很冷,但他還是耐著性子走到男孩面前,淡笑道,“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既然我跟你說有事要談,那就只談事,不做別的,難道在你心里,我這點可信度也沒有?”

    姜帆很想字正腔圓地答個“沒有”。

    但他知道這樣說,男人只會更加流里痞氣地調侃他,便什麼都不說了。

    轉身率先邁步走進了酒店大堂。

    賀閔南看著他挺直的背影,臉上的笑意肆意張揚。

    兩人乘電梯抵達賀閔南所住房間的樓層。

    賀閔南單手落在褲兜,走到房門前抽出房卡開了門,然後拉開房門,沖姜帆挑了下眉,示意他進去。姜帆抿了抿唇,單手攥著背包的背帶,走進房間。

    燈光一亮,房間里的擺設便都呈現了出來,和上次來時一模一樣,這分明是上次他來的那個房間。他知道賀閔南經常會過來這邊出差,不出意外,他應該是常住在這個酒店里。

    身後傳來房門闔上的動靜。

    姜帆才轉過身,眼前便驀然一道高大的陰影壓了過來,將他推到一側的牆面。

    他還沒反應過來,男人身上干淨清冽的氣息倏地竄進了鼻尖,緊接著,男人帶著點涼意的薄唇已經順勢落了下來。

    他瞳孔微微放大,只一秒,便伸出手,推開了男人。

    賀閔南被推開,並不惱,看著他憤懣的眼神,輕笑出了聲,“怎麼,只是親一下都不行?我說不‘做’別的,又沒說不吻你。”

    姜帆懶得理他,手背用力地擦了下嘴唇,轉身就要去拉房門。

    賀閔南看出他的意圖,長腿一邁,頎長俊美的身形堵在他的面前,單手撐在了牆上,“行了,不願意讓踫,我就不踫了,真有事跟你說。”

    姜帆冷眼睨著他,腳下一時沒動。

    他不動,賀閔南也跟著不動,就這麼干杵著。

    兩人無聲對峙了將近半分鐘時間。

    末了,姜帆淡淡收回視線,轉身往房間里面走去。

    賀閔南俊顏上扯了抹淡淡的笑,跟在他身後進去了。

    房間里的燈都開著,十分明亮,也很安靜。

    姜帆把背包脫下,放在了一旁,隨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房間里開著恆溫空調,所以並不會讓人覺得冷。

    賀閔南脫了白色的西湖,修長的手指松了松脖子上的領帶一並抽了下來,順手解開了兩顆紐扣,露出男性特征明顯的喉線。

    他走到吧台前,順手取下兩個杯子。

    姜帆沒有去留意他在干什麼,只是淡淡看著窗外,從這個房間望出去,能看到遠處一個游樂園的摩天輪,像是半掛在天邊,閃爍著漂亮的霓虹燈光。

    等一杯咖啡在身前的茶幾上放下,醇香濃厚的咖啡香味飄進鼻息之中,他才從外面的景色中轉過頭。視線先是落在面前還飄著熱霧的咖啡杯,旋而才瞥向在對面沙發落座的男人。

    賀閔南雙腿十分隨意地交疊在一起,身形往後一倚,休閑地靠在椅背上,把手中的杯子送到嘴邊,輕吹了吹漂浮在最上面的泡i。

    他朝姜帆淡淡一笑,“這個牌子的咖啡每年的全球產量只有三千袋,你嘗嘗。”

    姜帆低頭看了眼熱氣氤氳的杯子,聞著味道確實很香濃。

    他之前雖然在咖啡店打過工,但其實平時很少 庵佷 鰨 煥床皇嗆芮囗庵摯詬釁 嗌 目詬校 矗 骯 私詡螅 突嵯亂饈都跎儐裾廡├隕莩薜牟槐匾 鬧F觥br />
    他重新抬頭,看著男人不動聲色地問,“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賀閔南單手捏著杯柄,挑了下眉梢,“還能是什麼,听你在桌上的意思,是鐵定要和你那好舍友回你老家了?”

    姜帆敏銳地嗅到什麼,“有什麼不可以嗎?小地方,山高路遠,再合適不過了。”

    賀閔南不贊同地笑著搖了搖頭,“你還是太天真了,你覺得,隨便差個人就能調查出來的地方,我二叔他會找不到?就算是山高路遠,除非你家那村子跟桃花源似的,足夠封閉,與世隔絕,外人想找也找不到,否則,還真沒可能藏得住一個人。”

    他這說的也是實話。

    現代社會,信息和交通都這麼發達,在知道地址的情況下,找過去真沒什麼難的。

    而且以他二叔對待周澄的態度,跟個寶貝似的,都恨不得走路拴在褲腰帶上了。

    他跑了,還能不追過去?

    當初要不是看中這一點,他也不必緊咬著周澄不放,更不必背地里使那麼多詐,讓他來幫自己了......姜帆眉頭倏然擰緊了。

    男人說的不無道理,這一點他承認。

    可是如果不回去,他們還能去哪?

    不說再過半把個月就要過年了,他家里還有一個殘疾的爸爸,總不能為了逃難,讓他一個老人獨自在家里過年。

    這麼多年,就算求學再艱辛,他也從來沒有落下一年,說不回去的。

    姜帆忽然有些煩躁,“你不是說他有很大概率會被送進牢里?他要是進去了,自顧不暇,手再長,又怎麼可能……”

    “話可不是這麼說的,”賀閔南 絲謔稚系目J齲   潰 澳鬩蔡 】次頤羌業謀塵傲耍 凰滴乙  岵換岢雒媯 退鄧嬉﹦ュ 諛侵 盎褂瀉蒯Y歡瘟 傅韃櫚某絛潁  梅缸錕剎槐壬比朔嘔穡 Х司湍芩徒ュ 彩牆簿恐キ薟皇牽吭儼患茫  巧昵肴”︰蟶螅 嗆拖衷謨鐘惺裁辭穡磕訓浪霾渙嘶Τ牽 窒亂裁蝗四艽鋈Х耍俊br />
    他看著男孩逐漸變得凝重的神色,深沉的眸不動聲色劃過暗茫,薄唇勾著邪肆的輕笑,“要我說,你們還不如挑個地方好好玩幾個月,這樣他哪怕想逮人,也如同大海撈針,總比去你家那鳥不拉屎的地方一抓一個準好。”

    姜帆听著他這毫不忌口的形容詞,下意識橫了他一眼,“你覺得我會相信你有這麼好心?要不是有利可圖......你應該不會告訴我這些吧?說吧,你這次又在圖什麼?”

    “你還真說對了。”

    賀閔南向來不屑隱瞞自己的野心,這次也一樣,尤其是對著眼前的人。

    他放下交疊的長腿,從沙發上起了身,繞過茶幾,隨後從容地走到這一邊,在姜帆身側的位置挨著他坐了下來。

    姜帆下意識想躲,但他坐的這張沙發就兩人位,再過去,就是扶手了,也躲不到哪去。

    距離之近,姜帆都能聞到他手上那杯咖啡飄過來的香味,以及他說話時,唇齒之間的余香,“我當然唯利是圖,只不過,這次圖的不是利,是你。”

    男人低頭靠近他,薄唇始終噙著淺淡的笑意,眸光深邃得令人心驚,“與其讓你回那個山溝溝的地方一個多月見不著面,還不如讓你去哪里消遣玩玩,最起碼,我要是有時間還能飛過去請個假陪你玩幾天,也省得我心里惦記著,卻吃不到。”

    第103章 希望你不後悔

    賀閔南承認,一開始對他的心思並沒有現在這麼深。

    那時湊巧得知他和周澄的關系,想的也只是怎麼把他當做一顆棋子運用起來。

    他向來如此,也未曾料到,會演變成如今的局面。

    這一切的遠耍 撬孀哦哉飧瞿瀉 納釗耄 К八諦哪槍杉崛筒話蔚牧榛晁冢 環 豢墑帳暗摹br />
    尤其深入了解之後,發現他身上有一股獨特的氣質深深吸引著他,以至于讓他都忘了這不過是他手上的一顆棋子......他對他的心境,也在悄然間產生了變化。

    想要佔有他,想和他產生更深的接觸。 思 兔 文 檔 共 享 與 線 上 閱 讀

    欲望強烈而直白,而他,向來沒有遏制自己欲望的習慣。

    姜帆對男人眼底深處跳躍的火焰本能地感到駭然,也是頭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這個男人對他的欲望。

    他一直覺得,那晚不過是個意外。

    他也深信,男人和他的想法無異。

    意外所代表的含義,是不確定性,是短暫性。

    意外不會重復地發生,所以它叫意外。

    他以為這件事過後,兩人的糾葛便在此了結,如果沒有今天晚上這一面的話。

    但他來了,一切似乎都變得不同了。

    姜帆靜靜審視著男人放大的俊顏,試圖從他臉上的任何一個細節,找出他在開玩笑的證據。

    可鄭 揮小br />
    盡管他眉梢眼角都蘊著笑意,但他並不是在開玩笑,而是很認真。

    “賀閔南。”他淺淺吸了口氣,語氣由于體內起伏的情緒,紊亂而不自知。

    賀閔南喉間滾出一個模 的音節,回應了他,唇邊仍是笑著,“你說。”

    姜帆看著他漆黑如墨的深眸,忽而就有些緊張,喉結忍不住上下一滾。

    男人的眼楮是一雙十分漂亮且標致的桃花眼,這一點,從看見他的第一眼,姜帆就知道了。

    可此時迎著這雙眼楮,他卻倍感壓力。

    饒是如此,他還是說出了預先在心里組織好的台詞,“你應該知道,那晚對我來說,只是個意外,對你而言,應該也是如此。”

    賀閔南似乎不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眉眼彎了彎,釀出一股淺笑,“是又怎麼樣?我很滿意。”

    他自然是滿意的,甚至是饜足的。

    男人都是很現實的動物,一場酣暢淋灕的性.事,它是意外也好,是蓄謀已久也罷。

    獲得筷感就足夠了,其他的,遠沒有那麼重要。

    作為一個唯利是圖的男人,他更是如此。

    姜帆臉色一僵。

    他不認為賀閔南會听不出他話里的潛台詞,恰恰相反,他是听明白了,所以才這麼答的。

    我很滿意。

    寥寥四個字,他說得簡直毫無壓力。

    姜帆眼里的溫度幾乎是驟降了下來,渾身也 然透出一股凌厲的氣勢,嗓音更是沉到了極點,“既然是意外,你難道還想延續下去?”

    “有什麼不可以?”

    賀閔南從半壓著他的姿勢坐回了沙發,抿了口手上的咖啡,睨著他愜意道,“我對你有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