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親近,你又是單身,這一切好像都沒問題。[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姜帆蹙眉,想也不想地出聲回答,“可我不願意。”

    賀閔南掃了他一眼,淡淡笑道,“那就沒辦法了,我想怎麼做你又阻止不了我,事實上,也沒什麼人阻止得了我,你這塊魚肉,趁早做好覺悟,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毫無疑問,他說姜帆是魚肉,那他就只能是快任他宰割的魚肉。

    因為他看上的,從來都勢在必得。

    由不得他要,或不要。

    這一點,從他立志要從賀驍的陰影里走出去的那一刻起,便刻在了他的骨血里。

    唯有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和野心的男人,才能走上巔峰,支配一切。

    “既然你都這樣想,那看來,我們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

    姜帆冷聲說完,懶得再和他多費口舌,轉身拿起自己的背包,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賀閔南沒阻止,俊美邪魅的臉上仍然噙著薄笑,“我勸你好好考慮下我剛才提的方案,我的話,不想把事情鬧得那麼難看,相信你也一樣。”

    姜帆攥著背帶的手指驀然一緊,淡緋色的唇幾乎抿成了一道直線,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徑直離開了。臨走前又听男人說,“司機還在樓下等著,別再走路回去了,也別想著反抗,明白嗎?”

    周澄打車回到學校。

    時間還不算很晚,校道上還能看見不少人在走動。

    他一路走回了宿舍,拿鑰匙開了門。】

    燈一開,映出空無一人的宿舍,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有種孤清的感覺。簡單洗漱了一番,便準備上床睡覺。

    又因為實在擔心姜帆那邊的情況,拿出手機發了條微信過去。

    對面卻是沒有馬上回過來。

    周澄無聊地刷著微信列表,最後目光還是停在了那一個名字上邊。

    他眸色微黯,想起迄今為止發生過的一幕幕。

    再到男人總是溫柔繾綣的眉眼,胸口忽然間有種喘不過氣的堵塞感。

    以往每次他到學校,如果他忘記打電話給男人報平安的話,他基本上都會主動打過來。

    哪怕只是問些吃飯沒有之類的毫無營養的問題,他也一定會打。

    但今天......沒有。

    他不想承認從下午開始他就一直有意無意地在等這個電話,可事實確實如此。

    他翻看著和男人以往的聊天記錄,看著屏幕上面一板一眼的對話,突然覺得,兩人一直以來的相處模式,從來都是男人主動得更多,而他,除非必要,是極少的情況,才會發過去問候一兩句的。

    叮的一聲,手機忽然傳出的短促鈴聲打斷了他的走神。

    周澄點開通知欄上跳出來的消息。

    是姜帆,說的是他已經在回學校的路上了。

    周澄松了口氣,又打了一行字發過去,然後便在床上躺了下來。

    腦海里閃過很多想法,越想,眼皮便越重,最後,他還是在一陣恍惚中,沉沉睡了過去。

    兩天後的下午。

    周澄和姜帆收拾完東西,直接打車去了高鐵站。

    一路上,周澄的眉心都緊鎖著,手指不斷無意識地摩挲著手機屏幕。

    兩天,整整兩天,賀驍那邊,毫無消息。

    從他離開別墅那天,兩人打完最後一通電話,就再沒了聯系。

    他不知道是不是賀閔南已經著手開始準備了,又或是......他已經拿著他提供的東西,讓賀驍陷入了焦頭爛額的境地。

    以至于,都顧不上和他聯系。

    明明打定主意把東西交給賀閔南後,就不再去想這些,可是思緒總是不由自主,甚至只要他的腦子有一秒的空閑,他就一定會想到這個事情上面。

    姜帆坐在他的旁邊,自然察覺到他的心不在焉。

    也十分清楚,這兩天周澄一直處在這個狀態,是為的什麼。

    他心中泛起苦澀,卻又無可奈何。

    “到我家省會那個城市,得坐十個小時的高鐵,你之前應該沒坐過這麼長的時間吧?”

    周澄聞聲恍然回過神,搖了搖頭,有些勉強地笑道,“沒有,一直這麼坐著,會不會很累啊?”

    姜帆看著他輕笑答道,“累是肯定的,不過對我來說也還好,因為我都習慣了,而且到了省會還不算到了,得換很多趟車,才能到我家那個小鎮......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听起來挺嚇人的,”周澄聳了聳肩,做出個害怕的表情,“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姜帆被他逗笑了,輕聲笑了一會兒,臉上的笑意隨即又淡了下去。

    靜了會,他才再次開口,眼神帶著認真,“說真的,周澄,你要是現在後悔,還有回旋的余地。”

    這兩天,他也想過了。

    賀閔南這個人看著雖然慢不著調,但說的話也不無道理。

    像他們這樣財權兼備的上流家族,最不缺的,就是人脈。

    連賀閔南都不敢保證賀驍會不會百分百進去,他們更沒資格篤定。

    在這些環節中,只要出了一個差錯,他們的願望就有可能落空。

    即便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但他不敢賭,因為他要面對的,是兩條餓狼。

    周澄臉上的笑容隨著他認真而安靜的眼神,也跟著慢慢斂下了。

    他搖搖頭,似乎很迷茫的樣子,“......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怎麼了嗎?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姜帆淺淺吸了口氣,十分無奈的樣子,“我知道你這兩天一直吃不好睡不好,昨晚還失眠了,對吧?你在擔心他嗎?”

    這個他,指的是誰,就算沒明說,周澄也很快意會到了。

    沒想到會被看出來,他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姜帆看著他臉上蒙上的寡淡,又輕聲接著道,“你不用這麼在意我的看法,我說過了,我會永遠站在你這一邊,如果你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也可以不回答我這個問題,我只是希望你不會後悔,畢竟......我們一旦離開,之後的幾個月,你就要舍棄這里了。”

    周澄曾經和他提出最後一次去探望他父親的請求,但兩個人深入討論之後,覺得這並不穩妥,所以最終還是沒有去成。

    第104章 心疼賀叔

    姜帆知道周澄心里其實還是不舍。

    他從小就在這樣的大城市長大,最親近的人都在這邊,可以說除開每年出去旅游幾次,幾乎很少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

    突然跟他說,要他背井離鄉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他肯定會有心理壓力。

    這些姜帆都能理解。

    可如果讓他不舍的......其實是他和賀驍的感情,那不管他去到哪里,他的心也永遠不會安寧......姜帆所指的,就是這一點。

    半響,周澄淺淺吸了口氣,抬起頭看向他,做出內心苦苦掙扎後的最後決定,“我不會後悔,姜帆,既然我已經走到這里,就只有一直走下去,沒有回頭的路了。”

    當初是怎麼決定的,現在就怎麼走,不會有別的可能了。

    這一點,他很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姜帆看著他,臉上並沒有呈現出釋懷又或是松了一口氣的神情。

    他只是靜靜凝視著男孩。

    良久,才勉強笑了下,點點頭回應了,“嗯。”

    兩人乘車直達車站,先取了在網上訂的票,然後找到對應的候車室,等待列車進站。う思う兔う文う檔う共う享う與う線う上う閱う讀う

    因為是學生放假返鄉的乘車旺季,怕誤點,所以姜帆特意早到了一個小時。

    這會距離發車還有一大截時間,兩人便坐在候車室里邊聊天邊打發時間。

    另一頭,滬城市中心某座寫字樓大廈內。

    賀閔南一身筆挺修身的西裝,剛壓下門把走出辦公室,放在口袋里的手機忽地嗡嗡震動起來。

    他眉心微蹙,走到一旁拿出手機,掃了眼上面顯示的備注,便接了電話,“什麼事?”

    “賀總,他們已經進了車站了,現在正在等車,您看需不需要采取強制措施?”

    賀閔南單手抄著褲兜,聞聲眉間的褶皺不自覺地又加深了幾許,“確定他們是要離開?”

    那頭公式化地回道,“是的,我查過班次了,目的地沒錯,而且他們都帶著行李,發車時間大概在半個小時後。”

    賀閔南握著機身的指節一下子攥緊了幾分,晦暗深沉的眼底也驀然劃過一抹陰鷙。

    很顯然,他那天對姜帆的忠告,他是一個字都沒放進心里。

    “把他們攔下來,帶去香山那里。”

    “曰,,疋。

    賀閔南這邊才掛斷電話,秘書匆忙的身影便走了過來,“賀總,全部股東已經來齊了,現在在等你上台發言,您快點過去吧。”

    男人面無表情,臉色殘存著還未褪下的冷意,“知道了。

    候車室里,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周澄心里的那抹煩躁愈發濃烈了起來。

    一開始還能和姜帆聊幾句話,後來大概兩人心里都藏著事,話說完了,就各自玩起了手機。

    周澄視線在周圍掃視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去的地方太偏遠的緣故,他們這一趟要同行的人似乎並不多。

    後來他索性看起了牆上的電視,雖然都是些無聊的新聞,但眼下也沒什麼別的消遣了。

    正看著,忽然,電視上的畫面一轉,入眼一片烏泱泱的人頭竄動,嘈雜的人聲跟著泄了出來。

    與畫面一起配送的,還有主持人標準的播音腔旁白,“接下來我們來看一組最新快訊,賀氏集團總裁近日被爆出涉嫌貪腐犯罪,于今日上午十點在賀氏集團被逮捕,現已被移送公安機關依法處理......”周澄只听腦內一聲驚雷 地炸開,轟的一聲,震得他整個人都抖了一下。

    主持人後來說了些什麼他已經听不清了。

    他的視線攫著電視屏幕,一瞬不瞬,仿佛慢放一般,看著里面出現的熟悉身影,在兩個警員的簇擁下,低頭踩下台階,並放在一起的手腕雖然用一件衣服擋住了,可這副情形,幾乎是個人都能想到里面是什麼。

    周圍的人不斷拿起相機對準他, 噠 噠的快門聲絡繹不絕地響起。

    然而自始至終,男人的表情都十分平靜,布滿了疲色的眉眼低垂著,左側額角看起來受傷了,用一塊紗布包著。

    從公司大門一路走下階梯,最後彎腰上了車。

    短短十幾秒的畫面,周澄卻幾乎將每一個細節都看進了眼里。

    他忽然覺得自己渾身發涼,所有的力氣像是一瞬之間被剝離了軀體。

    姜帆就坐在他旁邊,女主持人聲音響起的那一刻,他也跟著看了過去,然後就看到了相同的一幕。

    深知在這個節骨眼上看見這些,身旁的人會是什麼反應。

    他幾乎是瞬間就轉過頭,看向周澄。

    在視線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