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側滑裕 膇聽w齙縑藎 醋拍腥嗽詰緇襖鎪檔模 └沂直叩淖呃齲 吹揭簧讓徘埃 焓智昧嗣擰!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在門外靜候了幾秒,里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緊接著,門被拉開,露出沈岩略帶疲色的臉龐。

    見是他,男人有心無力地點了下頭,臉上勉強揚起公式化的微笑,“周先生。”

    周澄視線淡淡越過他,看了眼他身後的辦公室,有幾名同樣商務裝束的男人正圍坐在一張小型的會議桌旁,每個人手里都捧著一份文件,時不時地交頭低語。

    看起來十分忙碌。

    周澄抿唇,眼里浮現一抹忐忑,“沈助理,很抱歉這個時候來打擾你,但我實在沒辦法了......能不能給我十分鐘的時間?我有些很重要的話想跟你說。”

    沈岩早在接到他的電話那會,就已經預料他會這麼說了。

    “這個……”

    他似是感到為難,臉上露出糾結的神色,又回頭看了眼里面忙成一團的幾人,最後才將目光落回周澄臉片刻,到底沒狠下心拒絕,“好吧。”

    兩人來到另一間辦公室,看起來應該是沈岩自己辦公的地方。

    周澄在沙發坐了下來,沈岩泡了兩杯咖啡,跟著才回到辦公室。

    將其中一杯咖啡放到他面前的茶幾上。

    周澄知道時間緊迫,也不敢多耽擱,便直接挑明了來意,“沈助理,我知道這件事很難辦,也十分強人所難,但我現在真的......你能不能爭取讓我跟他見一面?”

    沈岩顯然早就料到他的來意,臉上一點意外的神色都沒有。

    他微微蹙起眉,仍是十分為難地粵絲冢 爸芟壬 皇俏也幌氚錟悖 鞘翟諉揮邪旆 0湊展娑  退閌羌沂簦 飧鍪奔潿我彩遣輝市硤絞擁模 庖壞悖 矣Ω黴闥檔煤芮宄.....”饒是周澄心里早有預感結果會是這樣,但當真的親耳听見,心底還是止不住涌出一絲不甘。

    他低下頭,淺淺抽了口氣,上齒w緊了下唇。

    “不過,你要是堅持一定要的話......”末了,男人的聲音又陡然響了起來。

    周澄 地抬起頭,眼里霎時綻放出一抹希望的亮光,一瞬不瞬地凝視著男人。

    沈岩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垂眸慢慢 絲誑J齲 徘嶸檔潰 拔銥梢允允院湍潛 低 低  蛺較驢詵紓  欽庵質.....相信您也明白,里面規章制度森嚴,就算是賀總的勢力,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周澄重重點了點頭,表示理解,“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沈助理。”

    “不用客氣,”沈岩低眸摩挲著手上溫燙的咖啡杯,嘴角牽出一抹意味深沉又無奈的笑,似是想起了什麼,他低聲喃喃道,“我也算是......為了賀總吧。”

    周澄還沉浸在剛才的喜悅當中,以至于根本沒听清他後來說了什麼,臉上覆上一縷淡淡的惘然,“不好意思,我剛剛沒听清,你可以重復一遍嗎?”

    沈岩掀起眸,眼神閃過一瞬復雜的神色,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沒事,明天有消息的話,我會盡快通知你。”

    周澄起了個大早,一晚上沒怎麼睡好,看到外面的天色亮了之後,干脆起床了。

    昨晚從大廈離開後,因為沒有去處,所以他在附近隨便找了間賓館住下了。

    才洗漱完,沒想到沈岩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他看著屏幕上備注的號碼,忍著緊張激動的情緒,接了電話,“沈助理?”

    “周先生,你現在在哪?我這邊給你爭取了十分鐘和賀總面談的機會,你要是有時間,現在馬上到我發給你的這個地址來。”

    周澄心里一個咯 ,眼睫輕顫了下,嘴唇忍不住哆嗦著張合道,“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半個小時後。

    周澄花光了身上最後的一點現金,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沈岩發到他手機上的地址。

    沒有多難找,畢竟看守所這種地方,對于出租車司機這種活地圖來說,閉著眼都能找到。

    沈岩和另外兩個身著西裝提著公文包的男人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三人會了面,簡短地打了聲招 ,就一同走了進去。

    周澄跟在三人後面,全程心髒跳得像是要撞出胸口,耳畔除了自己的心跳聲,便什麼都听不見了。一路七拐八拐,三人來到一棟三四層高的小樓前。

    沈岩向守在門口的獄警說明了來意,並且出示了相關物件,隨後便在獄警的帶領下進去了。

    進到樓里,溫度幾乎是立馬降了下來。

    剛才在外面,身上曬著太陽還不覺得冷,這會走進里面,那股陰冷的氣息很快便席卷了全身。

    周澄跟著幾人往深處走,因著緊張過度,喉結幾番上下滑動。

    越往里面走,他就不可遏制地身體緊繃。

    到最後,幾乎是麻木地邁著雙腿,一步一步向前走。

    終于,幾人來到一扇鐵制的門前。

    獄警彎腰拿鑰匙悅牛 蒮冗s謐詈竺媯 餱琶派巷慰盞奶埽 吹嚼錈嬉壞雷諾納磧啊br />
    因為距離太遠,他其實看得不是很清楚,映入眼簾的只是一個影影綽綽的輪廓。

    但他腦內的神經,還是在這一剎那,遽然地緊繃了起來。

    門鎖在獄警轉動鑰匙的同時,“眶當”一聲開了。

    沈岩和其余兩人率先走進房間。

    周澄的腳卻猶如灌了鉛,沉重得讓他抬都抬不起來。

    他往前邁開一步,在見到那人身上刺目而鮮明的橘色囚服時,眼眶幾乎瞬間便涌起一層澀意。

    男人抬頭朝他看了過來,黑色利落的短發剃成貼著頭皮的短茬,大概是沒休息好,英俊的眉眼間鋪著一層淡淡的倦怠之色。

    盡管身陷圖圄,他卻還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坐在那里,自成一派淡然從容的氣質。

    就連身上簡陋的囚服,也不能將他那抹與生俱來的矜貴氣息所掩蓋。

    見到他,賀驍深邃的黑眸很快漾起一縷清淺的笑意,薄削的唇也微微勾起一道淺弧。

    周澄到底沒忍住,鼻尖止不住地酸澀,胸腔難受得快要窒息一般,撇過頭抹掉了眼角溢出來的濕意。而後才低著頭,走進房間。

    沈岩見他這樣,心里多少也有些感觸,不忍地小聲提醒,“周先生,只有十分鐘,還希望你把握時間。”

    周澄點了點頭,走到那張方桌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只是,眼楮始終不敢看向男人,唇倒是w得愈發緊了。

    兩人隔著一張桌子相對而坐,好一會誰都沒出聲。

    還是男人喉間率先溢出一聲輕笑,溫聲開了腔,“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怎麼不說話?”

    周澄聞聲,抬起濕漉漉的眸子,猝不及防撞進男人漾著笑意的深眸中,旋而又低下了頭,落在腿上的手指蜷了蜷,握進了掌心。

    “對不起......”賀驍覷著他,听著他那比細如蚊音的三個字,唇側的笑意深了幾分,“對不起什麼?”

    周澄深深吸了口氣,像是鼓足了勇氣,抬起頭,迎上男人始終溫淡的眼神。

    “對不起......是我拿了你書房的U盤,把它交給了賀閔南。”

    空氣無端靜了一秒。

    周澄看著男人似乎沒什麼神情變化的俊顏,心里愈發惶惶不安,腦子里一片空白,“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是我的無知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我知道我說一百句,一萬句對不起,也挽回不了什麼......但是,我真的很抱歉。”

    賀驍臉上自始至終好像都沒有出現什麼特別意外的神情,听著他自責痛心地道出一切,眼神小心翼翼地和他對視,薄唇始終噙著那抹淺淡的笑弧。

    良久,久到像是過了一個世紀。

    久到周澄覺得男人大概是對此已經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的時候。

    卻听他緩慢地出聲道,“我知道。”

    ぁ思ぁ兔ぁ在ぁ線ぁ閱ぁ讀ぁ

    第110章 你為了他......求我?

    饒是周澄曾經在腦內預想過此時會發生的一千種情況,卻也始終沒料到,會是這一種。

    我知道。

    男人輕飄飄的三個字,宛如一塊沉甸甸的小石頭,砸進了他的心湖,一開始只是一陣小水花,而後,整個湖水風起雲涌般允嘉 譜耪庖徽笏  療鵒朔 煬蘩恕br />
    他低垂的眼睫細細密密的顫z著,甚至不敢直視男人的目光。

    原先已經止住了的濕意,再一次漫上眼眶。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曾幾何時,他似乎這麼問過。

    那時男人答的話,他已經記不清了。

    可他不會忘記那時男人回答他時,臉上的神情。

    氤氳暖昧的燈光下,仿佛被柔光籠罩住的俊美臉龐,眼里比光還要溫柔且要將人溺斃一般的愛意......明明之前極少會想起這些,可現在,他只覺得腦子里被這些畫面佔據得滿滿當當,再也多不出別的空間,任他去思索什麼了。

    又是一記冗長的沉寂。

    直到周澄腦子里的某根神經突的跳了下,提醒他時間有限,他才抬起臉,看著男人啞聲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如果說他知道的話。

    為什麼要特地把他叫到書房,還當著他的面打開保險箱?

    還是說,這些都是他故意為之,就連他會把U盤透出來,交給賀閔南,他也知道?

    更重要的一點,為什麼要在他拿走U盤的前一晚,拿出那份文件,說送給他當做生日禮物?

    是因為知道......自己要出事?所以才會......思及此,周澄再也不敢想下去了,心髒的位置蔓延砸還閃釗酥舷 拿僕矗 盟煲 薹ㄟbr />
    落在腿上的指節緊緊蜷在手心,修剪平整的指甲已經沒入了掌心,嵌進了肉里。

    而他,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痛意。

    賀驍看著他被淚水無聲打濕的臉頰,那雙不知所措的眸子,唇上仍是靜淡的笑著,“大概是想賭一把吧,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不管我怎麼解釋,你好像都不願意相信......既然如此,把決定權交給你,讓你來裁決我的生死。也許唯有經過這一次,你才會明白,我的心......從來都沒有變過。”

    周澄瞳孔驟然緊縮了下。

    對于男人這樣輕描淡寫的回答,他眼眶里的淚水都跟著凝滯了一瞬。

    而後這抹震驚,便在劇烈的震動中皴裂為了碎片。

    他只能更加無地自容地低下頭去,“對不起......”對不起。

    除了這蒼白的三個字,如今的他,還能說什麼呢?

    是他的不信任,他的不理智,導致了今天的一切,而他只是坐在這里,就已經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雖然蠃得有點遲,但你能來,說真的,周澄,我很高興。”

    周澄眼前已是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