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淚意遮擋的模 。【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他搖搖頭,還想說些什麼,身後,沈岩的聲音驀然提醒道,“時間到了,周先生,接下來該讓賀總會見律師了,請您先出去吧。”

    周澄心里還有些不甘,看著男人焦急道,“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了嗎?我可以作證,我可以證明這一切是我做的__”“澄澄。”

    男人淡然鄖唬 蚨狹慫 驕駁暮隉薏ㄎ蘩劍 拔一崦皇攏 鸕P模 牛俊br />
    周澄抿了抿唇,眉間深深蹙起,“可是......”身後,沈岩再一次出聲提醒,“周先生。”

    “律師會幫我辯護,我不會有事,你先和沈岩回去,讓他們留下來跟我談。”

    末了,他似是想起什麼,視線轉向一直站在後面的沈岩,語氣冷硬地吩咐,“找個地方先把他安置下來,最好找幾個人守著,別讓賀閔南動他,明白?”

    周澄听著,鼻尖又是一酸。

    沈岩點頭,“明白。”

    從看守所出來,沈岩驅車帶他來到一棟高檔公寓樓下。

    周澄身上最後一點錢也花光了,也不想再矜持什麼,隨著男人乘電梯上到一個樓層。

    “這里之前購置的房產之一,大概是知道自己會出事,所以提前安排到了我的名下,一直沒人住,不過裝修都已經弄好了,家具也全,我下午叫兩個保潔過來清理一下,您就暫時在這里住下來吧。”

    公寓很寬敞,是個大平層,客廳的一側是大大的落地窗,采光很是不錯。

    周澄也沒多少心情再去細究這些,現在就算是只給他一張床,他也能住。

    他心不在焉地頜首,“不好意思,沈秘書,總是麻煩你。”

    “哪里的話,賀總吩咐的事,不能算麻煩。”

    沈岩站沒一會就走了。

    周澄昨晚因為神經緊繃著,一整晚沒睡好,剛才見過男人後,才松懈了幾分,一陣困意立馬籠罩了下來。

    他拖著疲憊到極點的身子,進了臥室,簡單打掃了下,隨後鋪了床,就躺下了。

    這一覺,竟是直接睡到了黃昏。

    因為沒有時間概念,只是憑著窗外已經暗下的天色,所以他覺得是黃昏。

    摸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周澄便又在極度的困意中倒回了床上。

    驀地,隱約從門外傳來門鈴的動靜。

    周澄想起之前沈岩說要給他找的保潔。

    他一下午睡得很沉,也不知道保潔是不是已經來過,而他沒听到門鈴聲還是怎麼的。這會極大概率是她們。

    他從床上爬起身,揉著眼出去開了門。

    困頓的腦子根本讓他無暇去顧慮這麼多,門一開,他睜開睡意朦朧的眼。

    看到的卻是兩個身著黑衣的高大男人。

    不好。

    心里一聲咯 ,想要關門也來不及了。

    門被男人強制從外推開,兩人魁梧的身形擠了進來。

    周澄腦子里剩下的那點睡意徹底被這一幕驚醒了。

    他警惕地看著佇立在身前的兩人,冷聲質問,“你們想干什麼?”

    “賀先生有請,還請周先生配合一下,跟我們走一趟。”

    賀先生......他認識的賀先生就兩個,想也知道不可能是賀驍。

    賀閔南。

    腦子里閃過這個名字,他臉色登時蒙上一層陰翳。

    “我要說不呢?”

    黑衣男人大概沒料到他會這麼答,兩人面面相覷對視了一眼,接著一一周澄毫無疑問還是陪著他們“走了一趟”。

    準確的來說,是被迫陪著“走了一趟”。

    他不知道兩人要把他帶到拿去,只知道他們帶著他坐了很久的車,且根據周圍的聲音,應該是漸漸遠離了城市。

    他在心里暗暗估算從他出發的地點,以這樣的距離能到的地方。

    但人在被蒙住雙眼,只憑感覺判斷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專業訓練過,想要做到這一點,幾乎沒有可能。所以到了後半段,他干脆放棄了。

    許久的一段車程後,車子才停了下來。

    周澄被推下車,撕掉了眼楮上面蒙著的布條。

    因為長時間被蒙著,他好一會才重新適應周圍散發的光線。

    視線也逐漸有了焦距,最後定格在身前一棟兩層高的白色洋房上。

    他還沒來得及多看幾眼,就被兩人半推半提地帶了進去。

    走進屋里,摧燦的燈光從天花板上泄下,整棟房子燈火通明,美輪美奐。

    周澄一眼便看到靜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兩人。

    听到他這邊的動靜,姜帆從一副寡淡的神色中抬起眼,朝他看了過來。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織了一瞬。

    “姜帆!”

    “周澄!”

    不高不低的兩道驚 同時響起。

    賀閔南在姜帆起身的那一刻,修長俊美的身影就一並起了身,然後,攔在他的身前,毫不猶豫扣住他的手腕。

    姜帆立馬一記眼刀飛了過去,凜冽的眼神像是要凝結成霜,“賀閔南,你干什麼?放開我!”

    “你看我為了以表誠意,人都給你帶過來了......你呢,我要的,你肯給了?”

    姜帆忍住了想往他臉上吐睡沫的沖動,厭惡憎惡地回了過去,“你做夢!”

    “那就沒辦法了,”賀閔南手上的力道一松,勾勒著不懷好意的臉龐淡然笑道,“既然你也不是那麼想讓他留在這里陪你,那就把他送別的地方吧,反正像這樣的地方,我名下多得是......只是,他有沒有你這麼好的待遇,可就難說了。”

    “你敢!”

    “有什麼不敢?”男人饒有興致地挑了下眉梢,徐徐地笑著,“我有沒有這個能力,你很清楚不是嗎?”姜帆簡直被要被他這樣漫不經心的樣子氣得發瘋,又礙于周澄看著,不好發作。

    他低頭閉了閉眼,又做了幾個深 吸,旋而放低了語氣,以一種近乎于祈求的腔調看著男人道,“賀閔南,算我求你了,行嗎?有什麼事你沖著我來,別折磨他,他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你能不能有點人性?”

    偌大的客廳,空氣隨著他這話落下,死寂了一瞬。

    賀閔南臉上的笑意肉眼可見迅速將下了溫度,眼里更是寒漠一片,漂亮迷離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無端釋放出一股危險的氣息,“求我?”

    他喉間溢出一聲意味不明的冷笑,“你為了他......求我?”

    想想兩人相識這段時間以來,他在他面前用“求”這個字的頻率,還真是少得可憐。

    且每一次提起這個字,不是因為周澄,就是因為周澄。

    左右都是一個周澄,他自己卻全然不當回事。

    賀閔南可笑地發現自己竟然為此感到憤怒了。

    第111章 發霉的賀叔來了

    “他在你心里究竟是有多重要,嗯?”\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賀閔南泠泠笑著,只是眼里著實沒幾分真切的笑意,他修長的手指在姜帆心口的位置點了點,腳下不由分說地朝他逼近,“比你自己的命還重要嗎?你就這麼喜歡他?喜歡到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著求我手下留情不要傷害他?”

    姜帆在他一步一步的逼近下,只能被迫地一步一步後退,撇開了頭壓低了聲線,“你別說了,別再說了……”

    是,他是喜歡周澄。

    喜歡到可能全世界都知道了,就周澄自己不知道。

    又或是,他心里其實明明白白什麼都清楚......只是不想捅破這層紙。

    賀閔南低頭凝視著姜帆隱忍著痛意的眼神,心里那抹不痛快臌脹得幾乎就要撐破胸腔。

    有幾個瞬間,他翻騰著黑霧的眼底劃過幾道銳利的狠意,卻又在觸及男孩眼里閃爍的痛苦時,慢慢斂了回去。

    半響,他撤了手,轉身走向還被架著的周澄,俊美陰翳的臉覆著寒霜,深眸更是冷冽得毫無溫度。

    周澄怔怔看著男人行至身前,眉心不由緊擰了起來,“賀閔南,你這麼做,是打定主意要讓那些東西見光了?”

    “你覺得我會讓你這麼做?”

    賀閔南唇邊溢出一聲短促的冷笑,“至少在明天早上之前,我還有和你談判的時間,而你,能做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接受我提出的條件。”

    周澄覺得他這話十分可笑,“你要是有條件能打動我,就不會留到現在,把我綁到這才說了。”

    說到底,不過是黔驢技窮,除了控制他的人身,賀閔南如今已經沒有其他辦法。

    “有還是沒有,你听完不就知道了?”男人淡淡說道。

    周澄看著賀閔南臉上淡定的神色,不知道為什麼,心頭忽然涌現一絲不安。

    的確,現如今的他已經沒有什麼好怕了,他什麼都沒有了,一無所有的人不會害怕再失去什麼,就算是要他的命,周澄覺得也沒什麼不可以。

    是他一手造成如今的局面,本就是他的責任,他願意用一切去彌補。

    可他不怕失去的東西,不代表姜帆也一樣......不,不會的。

    賀閔南不可能用姜帆作為籌碼要挾他,以剛才看到的一幕來看,這個男人對姜帆的感情顯然不一般......如果他們真的是他想的那種關系......賀閔南絕對舍不得對姜帆下手。

    “我猜你應該已經料到我會用什麼條件和你交換了,”男人低醇的輕笑打斷了周澄的思緒,“的確,你是爛命一條,什麼價值也沒有......但你拿他的自由要挾我,我為什麼不能?”

    “像他這種出身的人,能來到這種大城市讀書一定很不容易吧?不如你猜猜看,我究竟有沒有那個能力,讓他被學校勒令退學,這輩子就當一只被我諏永 慕鶿咳福 牛俊br />
    如果不是身體被兩個男人左右鉗制,周澄的拳頭已經落在那張令他作嘔的笑臉上了。

    他用盡全力試圖掙脫束縛,到底博不過兩個訓練有素的保鏢,只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怒視著冷笑的男人,“賀閔南,你要是真心喜歡他,就不會這麼對他!”

    “是不是真心喜歡......很重要麼?像我這種階層的人,你覺得......感情那種東西對我來說,是必需品?我現在對他有點興趣,想跟他玩玩,並不代表我會喜歡他一輩子,人都是善變的動物,你未免高看我了。”男人輕笑著如是道,風輕雲淡的語調仿佛心里所想真的不過如此。

    然而,沒有人發現的是,在他說這話時,眼里一閃而過的茫然。

    人在說出違心的話時......大概自己也會忍不住問一句,真的是這樣嗎。

    而那個答案,卻鮮少有人有勇氣去翻浴br />
    听到這段話,站在離兩人不遠處的姜帆,神經 地被蟄了下,終于從沉浸的思緒中回過了神。

    他抬頭看向對峙的兩道身影,落在身側的雙手無聲攥緊。

    他並不知道賀閔南有什麼把柄在周澄手上,但他不願意成為這個男人掣肘周澄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