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綁定就去死哦。[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盡管系統已經盡量讓自己的話變得俏皮,機械的聲音卻依舊顯得呆板。

    “哦?可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原無跡根本不在乎系統的威脅,他說話的口吻依舊是輕飄飄的,仿佛不是在說自己的生死一般。

    原無跡要是真怕死,就不會在世界崩潰的時候還面不改色了。

    系統︰“……”

    “只要你完成任務,還是有機會回到原來世界的。”威脅不成,就改為利誘。

    “你說的原來世界,是指剛剛碎成碎片的那個?誰給你的錯覺,我還想回那個糟糕的世界?”

    系統再次沉默了。

    那個小世界崩潰的罪魁禍首就是原無跡,他不想回去也正常。

    這個宿主……也太難搞了吧?

    這次系統沒有再直接讓原無跡綁定系統,而是傳遞給了原無跡一些信息。

    接收完系統傳遞過來的信息,很長一段時間里,原無跡也保持了沉默。

    原來他生活過的世界,不過是一個小說世界。

    而他……一個小說中的人物,如夏青青在死前說的那樣,他只是一本小說中的反派而已。

    他的生活,他所有的遭遇,都是被安排好的軌跡,而他徹底改變了那個世界的軌跡……導致世界崩潰了。

    哦有一點不對,根據剛剛系統傳遞過來的信息,和夏青青化成血水前說的那些話,原無跡估計夏青青根本就沒死。

    現在原無跡已經不在乎了,夏青青死沒死,倒也沒那麼重要了。

    不過他現在總算是弄明白了,為什麼夏青青一面討厭他,還一面忍著厭惡接近他,不過就是……為了任務而已。

    為了攻略他——這個小說世界里的反派……呵!

    綁定系統的任務者,真是讓人惡心的存在。

    一瞬間接收了那麼龐大的信息,原無跡的想法卻只有這麼一個。

    他揉著自己的手指關節,只覺得自己剛才捅刀的次數還是有些少了。從始至終那個夏青青都在騙他,刻意的接近,一步一步都是她算計好的,滿嘴謊言,沒有一件事是真的。

    所謂的羈絆,也不過是個笑話。

    “怎麼樣宿主,現在願意和我綁定了嗎?”

    “不。”

    原無跡的答案,和之前完全一樣。

    系統︰……

    會不會聊天了!還能不能聊天了!!

    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後,系統的機械音都仿佛被氣出了情緒︰“那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肯和我綁定?”

    “那自然是……讓我看到你的誠意了。”

    -

    原無跡在系統空間里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具體多久他記不清了,直到系統忍無可忍不停在他耳邊催促,他才站起伸了個懶腰,放下了手中的書。

    這段時間里,原無跡基本就是在系統空間里看書,他瘋狂地吸收著書里的知識。

    這是他和系統談判的結果。

    系統沒有什麼能威脅到原無跡的,他不怕死也不怕魂飛魄散,看上去好似無欲無求,最後還是原無跡自己提出他要學習的。

    原無跡到底有什麼目的,連系統也不知道。

    在系統空間里,原無跡了解到的事情越多,就越發覺得以前的自己有多無知,硬生生賴在系統空間里,每天除了看書就是看書。

    系統只覺得……好好一個反派,這都要變成書呆子了?

    不行!

    系統覺得自己必須出面干預了。

    系統在原無跡的耳邊喋喋不休,來來去去就是那幾句話,听得原無跡都煩了。

    “行吧,那就綁定系統吧。”

    原無跡不在意地說道,雖然他不是個好人,但他還是守信的。

    剛一綁定系統,原無跡就感覺到自己被踢出了系統空間。

    系統還真是急不可耐,他什麼都沒搞清楚就進入小世界了。

    這個過程很快,快到原無跡除了有些惡心想吐就沒其他什麼事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就看到一個身著獄警服的人在他身邊說道︰“小原啊,出去之後就要改過自新好好做人,以後可不能再做違法亂紀殺人放火的事情了。”

    原無跡︰???

    原無跡看了看身後的監獄大門,又看了看眼前的獄警大叔,盡管他完全不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卻還是乖巧地點點頭,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

    不懂,點頭就好了。

    獄警大叔看原無跡能听得進去,又忍不住叮囑了一句︰“這三年你的表現大家都看到了,希望你出去以後也要好好的……誒,那車是來接你的嗎?”

    原無跡順著獄警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一輛紅色的跑車停在了門口,從跑車上下來一個女生,小跑著過來說道︰“原哥,快上車吧,沈姐正等著您呢!”

    沈姐?那是誰?

    心中疑惑原無跡卻並沒有問出口,他微微點頭,隨口說道︰“她在哪兒?”

    原無跡一開口,就發覺自己聲音啞得厲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期沒說話了的關系,現在一開口就覺得有些嗓子疼。

    “沈姐正在家等您呢,您也知道她的身份不方便過來接您。”

    家嗎?

    原無跡不置可否,事實上,那個沈姐對他的吸引力,還不如面前的這輛紅色跑車。

    雖然他有在系統給他的書里看到過跑車,但他畢竟來自古代,真實的跑車還是第一次見到。

    心中好奇,臉上卻依舊沒什麼表情,原無跡客客氣氣跟獄警大叔告了個別,畢竟這是他在這個小世界見到的第一個人。

    看著原無跡上了跑車,車子速度很快,轉眼就看不到了。

    獄警大叔搖搖頭,多有禮貌一青年,怎麼三年前就做出那種糊涂事呢?

    -

    跑車內——

    並沒有跟來接他的女生說話,看了一會兒車窗外的景色後,原無跡閉上了眼,做出一副休息的姿態。

    “系統。”

    【喲~在!編號111111為你服務,你可以叫我小一。宿主,要現在接收世界劇情嗎?】

    “接收。”

    原無跡剛確認,系統就把世界劇情傳送過來了。

    這是個“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小說世界,女主沈雨情,她有一個青梅竹馬的戀人,也就是原身。

    在這個竹馬干不過天降的年代,原身自然不是男主,他是男二。

    原身性格溫和,骨子里卻又有一股韌勁,從小到大他都將沈雨情保護得很好,幾乎所有事都擋在沈雨情前面,這也就導致沈雨情在某些方面真的很白,也比較任性。

    原身學習成績很好,是家長口中“別人家的孩子”,老師眼中的好學生,相較于原身,沈雨情就一直成績平平,但吊著車尾也一直跟原身同校。

    大學的時候,沈雨情有了逐夢娛樂圈的想法,原身覺得不現實,這是兩人第一次發生了爭執,以往都是原身事事讓著沈雨情的。

    最後還是原身先去跟沈雨情道了歉,但他堅持認為娛樂圈不是個好地方,他決定自己先去娛樂圈試試水,以身說法才更有說服力。

    雖然一開始對于娛樂圈是沒報多大好感的,但性格使然,原身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而他的運氣也很不錯,憑借著優秀的長相和跟人物極度契合的氣質,得到的第一個角色男四號的那部網劇,竟然成了當年現象級的爆款,而原身也火了起來。

    原身自己也在演戲的過程中,愛上了這種體驗不同人生的感覺,他發現自己喜歡上了演戲。

    原身覺得演戲是有可取之處的,他不再反對沈雨情進入娛樂圈,想著既然自己也喜歡演戲,沈雨情又想進入娛樂圈,那就一起進娛樂圈吧,自己也能更好地護著她。

    然而沈雨情的演技實在一般,和那些沒有演技的流量小花沒多少區別,而她還沒什麼流量,盡管原身能帶都會帶著她,然而三年的時間,原身憑借實力成為了影帝,沈雨情依舊還是沒什麼名氣的十八線,走在路上不偽裝都沒人認出來。

    事故發生在三年前的一個雨夜,原身正在家里看劇本,為下部戲做準備,突然他听到了急促的砸門聲,打開門就看到淋得一身狼狽的沈雨情。

    沈雨情帶著一身濕意撲進了原身的懷抱中,然後眼淚就跟不要錢一樣往下流,看得原身極為心疼。

    在好不容易安撫好沈雨情的情緒後,原身才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沈雨情雨天開車出了意外撞到了人,由于害怕她跑了。

    原身說她糊涂,這是肇事逃逸,萬一被撞的人發生意外了怎麼辦?

    原身想拉沈雨情回去,先把人送到醫院再說,沈雨情卻是不願意,她害怕承擔責任。

    因為沈雨情的逃避,那個被車撞到的人錯過了最佳的救治時間,不幸身亡。

    肇事逃逸導致人死亡,這下罪責更大了。

    沈雨情茫然無措就一直哭,她讓原身救救她,原身不知道自己能有什麼辦法救她,而且在原身的觀念里,這本來就應該負法律責任的。

    不知道是昏了頭,還是保護沈雨情的慣性使然,最後原身同意了沈雨情經紀人的提議,承認是他開了女友的車,肇事逃逸害死了人。

    因為肇事逃逸本該加重了刑罰的,原身自首減了一些,再加上認罪態度良好,又賠了一大筆錢給受害者家屬,原身被判了三年六個月,最後由于在獄中表現良好,三年就被放出來了。

    在原身為沈雨情坐牢的這三年里,沈雨情認識了她命中注定的總裁男主顧逸飛。

    跟溫和的原身完全不同,顧逸飛強勢霸道,盡管沈雨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說自己已經有男友了,但顧逸飛就是覺得這個女人在欲擒故縱。

    男女主之間或許真的有一種奇怪的磁場吧,顧逸飛一面看不上沈雨情,一面卻又被她深深吸引著。

    在經歷過了一系列爭吵,和好,再爭吵再和好的戲碼之後,顧逸飛深深愛上了沈雨情,然而沈雨情卻是搖擺不定。

    原身為她坐牢三年,而且兩人一直都沒有明確說過分手,她不忍心傷害原身。

    可原身不在的這三年,顧逸飛一路保駕護航,給她各種資源,讓她一個演技平平的人也成了一線小花,粉絲無數。顧逸飛總是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出現,打臉娛樂圈里那些欺負她的人,她實在沒辦法不心動。

    一方面對男主心動,一方面又放不下男二。

    就是這樣搖擺不定的態度,讓原身一直以為沈雨情是被迫的,每次沈雨情和顧逸飛吵架了,沈雨情就會過來找原身。

    而原身自出獄之後,他的處境就很艱難。

    三年前的他是剛剛大火的影帝,有著無數優質資源。

    可他離開娛樂圈三年,出獄後身上又背負著勞改犯的罪名,讓他在娛樂圈混得異常艱難,幾乎所有人都在抵制他,偶爾一兩個願意讓他演戲的人,也是想用他勞改犯的名頭做文章。

    原身在承受著這樣巨大壓力的同時,還要不停地安慰沈雨情。

    而沈雨情總是在原身這受到安慰鼓勵後,一轉頭又投入了顧逸飛的懷抱。

    沈雨情在原身這里會愧疚會難過,但依然阻擋不了她和顧逸飛相愛。

    一個偶然的機會,原身發現了顧逸飛干著非正當營生,他更加確定是顧逸飛欺騙了沈雨情,他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沈雨情,並且積極尋找證據,準備舉報顧逸飛。

    然而沈雨情不相信,她一轉頭就把這件事告訴了顧逸飛。

    顧逸飛自然是不會讓人毀了自己的,他要活得好,原身就必須死。

    顧逸飛不僅找人干掉了原身,還在原身死後往他身上潑髒水,說他插足顧沈戀做小三,騙錢,吸du,甚至多人運動……

    原身本就背負著勞改犯罪名,這些欲加之罪,竟被大眾認可了,即使警方仍在積極尋找他死亡的真相,但真相早就被掩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