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一次,原無跡沒有道歉,也沒有過來哄她。【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沈雨情很難過很委屈,她帶著哭腔對原無跡喊道︰“你才是我男朋友!”

    “小情!你說什麼?”

    沈雨情話音剛落,顧逸飛就怒吼出聲,眼楮都開始泛紅,仿若困獸般,眼中是濃濃的失望和不敢置信。

    原無跡懶得理會男女主的虐戀情深,只覺得這畫面挺諷刺的。

    他走到三名警察身邊,非常有禮貌地說道︰“警察同志你們也看到了,這位顧先生擅闖民宅騷擾我女朋友,麻煩警察同志們處理一下。”

    顧逸飛這才像是回過神來一般,眼神凌厲地看著原無跡。

    “原無跡!你敢!”

    原無跡打了個哈欠,連一個眼神都懶得施舍給顧大總裁。

    他轉頭看向警察,眼神非常真摯,像是一個非常信任警察的良好市民。

    “警察同志,就是這個人,擅闖民宅不說,現在還當著警察同志的面威脅我,這種人不該抓起來嗎?”

    顧逸飛︰……

    沈雨情︰……

    為什麼有種小學生跟老師打小報告的既視感?

    良好市民原先生向警察求助,警察自然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劉志群走到顧逸飛面前,表情嚴肅︰“先生,麻煩出示一下身份證件,跟我們走一趟。”

    劉志群說話的同時,另一個**沈盼打開了執法記錄儀。

    最終顧逸飛被警察“請”了出去,堂堂一個大總裁,大概從未受過這樣的屈辱,這讓他臉黑如鍋底,看著原無跡的眼神非常嚇人,連帶著沈雨情都被他怨恨上了。

    原無跡感受到了這個小世界的警察是真的靠譜,哪怕是一個普通**,對上大總裁也是毫不留情的。

    很好,這樣他就更想把顧逸飛給送進監獄去了。

    當屋子里只剩下原無跡和沈雨情二人的時候,沈雨情像是終于情緒崩潰了,不管不顧地大叫起來︰“你滿意了吧!你開心了吧!你一定要讓我這麼難堪嗎?”

    這樣就覺得難堪了嗎?

    原無跡揉著手指關節,他很平靜,沒有如沈雨情一般大喊大叫,聲音平和的像是在閑話家常,然而,沈雨情卻只覺得那話像是利劍一般刺中了她。

    “我讓你難堪?沈小姐,你和顧總卿卿我我的時候,想過我難不難堪嗎?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很委屈,我怎麼不理解你了?你在娛樂圈多不容易啊,一路都是顧總保駕護航對嗎?可我在監獄就容易嗎?沈小姐,你睜大眼楮看看我,再看看光鮮亮麗的你自己,到底誰讓誰難堪了?”

    沈雨情︰……

    沈雨情的眼淚“啪嗒啪嗒”掉落下來,然而,原無跡再也不會過來安慰他了。

    原無跡冷漠地看著沈雨情哭,他大概知道這女人什麼心理,原身當初出獄後怕她內疚,一直小心翼翼從不敢在沈雨情面前提起這件事情,而沈雨情也就真當是忘記了一般,把原身所有的好都當做了理所當然……

    這個女人啊,總是將自己擺在弱者的位置上,用眼淚作為武器,傷人于無形之中。

    而原無跡所做的,就是把最不堪的那一面撕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講出來,他又不欠沈雨情什麼?

    原無跡雖然不想做任務,但他現在都已經進入這具身體里了,自然是要好好過日子的。

    沈雨情這樣的女人,也只有讓她時刻保持著愧疚感,才不會把所有一切都當做理所當然。

    沈雨情最後哭著跑了出去,原無跡肯定是不會追的。甚至還覺得有些開心,果然自己的快樂是要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

    男女主現在難受了,他就舒坦了。

    短時間內,這兩人應該不會再往他面前湊了吧。

    原無跡心情很好地開始把玩起手機,開始還不太熟練,但根據原身的肌肉記憶加上自己看過的書籍,手機上手還是很快的。

    給自己點一份外賣,又找了一家換鎖公司預約了上門換鎖。

    家里的鎖要通通換掉,他不想再有陌生人突然出現在他家里了。

    原無跡稍稍收拾了一下家里,下樓扔垃圾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有人在偷拍他,他的感官一向靈敏。

    在那娛記正對著自己拍到的照片沾沾自喜的時候,原無跡已經出現在了他身邊。

    “偷拍得還開心嗎?”

    娛記一抬頭,就看到原無跡那張過于蒼白的臉,一瞬間嚇得相機都差點掉了。

    “你你你你你……”

    娛記自認自己的感知力還是比較強的,沒想到原無跡都來到他身邊了他卻還沒意識到。

    “我什麼?”

    原無跡居高臨下地看著娛記,眸中閃過一絲惡劣的光。

    娛記不再多言,抓著自己的相機就準備跑,卻還是被原無跡提前預判了他的動作,擋住了去路。

    娛記一看走不了,立馬換了一副表情。

    “原影帝,你不會是想**吧?你是公眾人物,應該不會和我們這種小人物計較的吧?”

    “如果我要計較呢?”

    “那我一定會‘如實’報道的。”

    娛記加重了“如實”兩個字,大有種和原無跡極限一換一的架勢。

    听到這話,原無跡又靠近了幾步。

    原無跡進,娛記就退,氣勢上已經輸了。

    娛記甚至不知道原無跡是怎麼做到的,相機就到了他的手中。

    “準備報道什麼,我打了你?”

    原無跡再次靠近,他的聲音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卻無端讓人感到了冷意。

    “我這個人,一向不喜歡被冤枉。你也知道,我可是剛出獄的**犯,這樣……你確定還要威脅我嗎?”

    原無跡的眼神,瞬間變得癲狂又狠厲,仿佛最窮凶極惡的暴徒一般,娛記被嚇得直接跌坐在地,半天都回不過神來,只有心跳不斷加速。

    在那個瞬間,娛記真覺得原無跡想殺了他。

    確認過眼神,是能殺他的人……

    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原無跡心情不錯地退回了自己原來站著的位置,他也不喜歡和人挨得太近。

    不過,他倒是挺喜歡看別人驚懼的神情的,真精彩啊。

    可惜了,這是個法制世界,不能隨便**。

    “別再偷拍我了,否則後果自負。”

    說完這句話,原無跡就轉身回去,當然他沒收了娛記的相機。

    娛記︰……

    原無跡離開後許久娛記都沒回過神來,他都不確定剛剛原無跡是真的想殺了他,還是影帝的演技真的好到了那種地步,可以隨時切換狀態……

    -

    吃完外賣,等換鎖師傅換完鎖後,原無跡又打電話預約了最好的精神科醫院去做檢查。

    在系統空間里,沒日沒夜的,他閱讀了數量龐大的書籍,其中也有心理學的。

    原無跡覺得挺有意思的,還看了不少,包括變態心理學都看了,看完之後對照一下自己,他發現自己可能真有些精神疾病。

    嗯……還是去檢查一下的好。

    原無跡想,如果有病,他一定會積極配合治療的。

    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洗澡的時候,他發現現在這具身體還真是瘦得厲害,顯然監獄的生活是真的不好過。

    看到鏡中這身排骨,原無跡微微失神。

    他小時候,似乎也是瘦瘦小小的,一看就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當然事實上也是。

    原無跡收回思緒,既然監獄的生活那麼“好”,應該讓男女主也體驗一下,畢竟“好事”應該和大家一起分享的。

    腦海中閃過無數危險的念頭,又被他一一按下。

    嗯,先看病再說。

    原無跡打車去了醫院,經過心理測試、精神活動檢查、甲亢檢查、腦電圖等一系列的檢測之後,醫生給了一個比較籠統的診斷,輕度精神問題。

    原無跡看著診斷書,只是輕度嗎?那看來問題不大。

    “條件允許的話,我建議你最好找一個心理咨詢師,定期檢查,心理治療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情況隨時可能變化。”

    “好的,謝謝醫生。”

    原無跡非常有禮貌地跟醫生告別,正想著去找心理咨詢師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被跟蹤了。

    男主的報復,來得可真快。

    原無跡也不知道就顧逸飛這樣的人,到底是怎麼成為小世界男主的,這不明顯也有病嘛。

    和自己一樣的反派,卻硬生生加了個男主光環……

    原無跡之所以確定跟蹤他的人是男主派來的,也是因為他知道原身性格好,根本就沒有什麼仇家,而且還能在他出獄第一時間就找過來的,那肯定就是顧逸飛了。

    雖然知道一個擅闖民宅奈何不了顧逸飛,但顧逸飛能這麼快就安排人對付自己,這男主的勢力,恐怕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大。

    原無跡仔細搜尋了一下原身記憶和世界劇情,確認原身真的沒有任何背景。

    看來,這男主是不得不搞了,否則他在這個世界只怕會寸步難行。

    原無跡從來不會等別人來逼他了他才反擊,看出苗頭不對,就足以讓他先下手為強了。

    這些跟蹤他的人,也許現在還沒想對他動手,但那又如何?

    他們不動手,自己也要引導他們動手的。

    原無跡放慢了腳步,他一邊走一邊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听著腳步聲估算了一下對方的人數,腦中思緒轉得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