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萬對顧逸飛來說確實不算什麼,但張大傳這個人實在是讓他惡心。[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三年前原無跡就賠了兩百萬,之後他又找上門,沈雨情又給了三百萬的封口費,如今梅開三度,真是讓顧逸飛煩不勝煩。

    張大傳一听顧逸飛這是不打算給錢的意思,也立馬變了臉色。

    “顧總,我妹妹失去的可是一條命!五百萬換你女朋友沈小姐的安生,這比買賣絕對不虧。”

    “哦?那你倒是說說,你有什麼證據?”

    直到這個時候,顧逸飛才第一次拿正眼看張大傳。

    “當年撞人的明明是原無跡,關我女朋友什麼事?”

    “我妹的行車記錄儀拍下了當時的畫面,顧總,這個事,沈小姐賴不了的。”

    張大傳一副很自信的表情,當初沈雨情願意給他錢,今天顧逸飛也就一定願意給他錢的。

    “要是行車記錄儀真拍下來了,那警察當時怎麼……”

    顧逸飛說到這突然頓住,轉頭看向張大傳打量起他來。

    當初警察沒查到行車記錄儀中的記錄,肯定是被這男人給藏起來了。

    他應該是一早就看過了行車記錄儀記錄下的畫面,然而看到認罪的是原無跡而非沈雨情的時候,他大概就嗅到了其中賺錢的辦法。

    作為一個哥哥,妹妹才剛死,他就想好了怎麼吃人血饅頭了,當真是個“好哥哥”。

    不過這樣只看錢的人,倒也是最好打發的。

    顧逸飛突然就笑了︰“好啊,我可以給你五百萬,但是你必須答應幫我辦成一件事?”

    張大傳一听顧逸飛願意給錢,那自然什麼都好說。

    “什麼事情您說,只要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一定幫這個忙。”

    五百萬幫個忙而已,這筆買賣不虧。

    其實張大傳本來也沒想過真能要到五百萬的,他開價五百萬,也是留了還價的余地的。想當初他跟沈雨情要個三百萬都挺艱難的,那還是沈雨情自己的事情……

    大總裁果然是大總裁,瞧瞧人家顧總,這五百萬不是說給就給了嗎?

    至于幫個忙,那沒問題啊,不還價就很好了。

    張大傳心里美滋滋的,只覺得妹妹死得真值。

    妹妹一死,前前後後加起來都一千萬賠償了,張大傳只恨自己只有一個妹妹,不然……

    真是生不逢時,當初怎麼就沒開放三胎呢?

    “你今天晚上就會收到錢,但你要負責徹底搞臭原無跡的名聲,以你苦主的身份。”

    “沒問題,這件事包在我身上。”張大傳拍著胸口保證。

    -

    沈雨情回家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就決定去找原無跡,她也不看看到底幾點了,也許是習慣了想什麼時候去找原無跡就什麼時候去,就一點也沒想到這會打擾到人家休息。

    沈雨情覺得很痛苦,顧逸飛一直在逼她做選擇,逼她做各種選擇。

    本來她還指望著原無跡可以給她一些安慰,可現在似乎連原無跡也變了,這讓沈雨情感到很不安。

    迫切地想要抓住點什麼,沈雨情一刻也等不了了,她要去找原無跡!

    沈雨情也沒跟原無跡打招呼,拿著原無跡家的鑰匙就直接開車去了原無跡家。

    然而當她一路疾馳到了原無跡住的地方,當她把鑰匙插進鑰匙孔的時候,卻發現怎麼也轉動不了。

    沈雨情不死心地試了很多次,最終才意識到一個問題︰原無跡換鎖了!

    原無跡竟然換鎖了!!這是什麼意思?

    那一瞬間,沈雨情只覺得委屈極了。

    他怎麼可以這麼對自己?明明以前都不是這樣的……

    沈雨情開始按門鈴,瘋狂地按門鈴,又生氣又委屈仿佛像是要把門給按碎一般。

    然而門鈴按了許久,也沒有人來給她開門。

    半夜12點多,原無跡早遵醫囑睡覺去了。早睡早起身體好,堅決不做猝死黨。

    原無跡擁有了一個健康的作息時間。

    沈雨情開始還覺得生氣,最後全都化作了委屈,眼淚跟斷了線的珠子一般不停掉落下來。

    按門鈴沒反應,沈雨情又開始給原無跡打電話,然而得到的是那邊機械音提示手機已關機。

    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跟自己較勁,沈雨情竟然沒有回去,就抱著膝蹲在原無跡家門口坐下了,她要等原無跡開門,等原無跡給她道歉。

    沈雨情就憑借著心中那股氣,竟生生坐在原無跡家門口等了一夜。

    -

    睡覺睡到自然醒,起來洗漱的時候,原無跡又對著鏡子扯了扯自己的嘴角,依舊……還是笑得很僵硬,不過比最開始要好多了。

    洗漱完準備點個外賣吃,結果一拿到手機,就看到了未接電話99+,還有四五條短信,這些全部都來自同一個人——沈雨情。

    昨晚睡覺的時候還沒有,今天一大早卻這麼多未接電話……這女主怎麼回事?一晚上不睡覺給他打電話玩?

    想想原文中女主的尿性,原無跡覺得這可能又是沈雨情和顧逸飛那檔子破事……

    不能讓無關緊要的人影響了自己吃早飯的心情,原無跡完全沒有回電話的意思,而是熟練地點起了外賣。

    外賣來得很快,原無跡打開門準備拿外賣,結果一打開門就看到了外賣小哥正和一個女人拉扯著,那女人頭發凌亂,衣服有些皺,听到開門聲她轉過頭來,一雙帶著血絲的眼楮,以及濃重的黑眼圈……這可不就是沈雨情嗎?

    原無跡︰“……”

    原無跡︰“…………”

    原無跡實在搞不懂這個女人在想些什麼?

    一大清早的,跟個女鬼一樣出現在他家門口,有病嗎?

    “原先生,您的外賣。”

    外賣小哥一下子從沈雨情的手里奪過外賣,看他神情還有些慌,像是覺得自己遇到什麼神經病了一般。

    “謝謝,辛苦了,我會五星好評的。”

    听到原無跡這麼說,外賣小哥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好的好的,那祝您用餐愉快。”

    說完這句話,外賣小哥就快步跑了,那模樣,像是生怕沈雨情會追上他似的。

    等到只剩下原無跡和沈雨情兩人了,原無跡才再次開口︰“沈小姐,你怎麼在這?”

    原無跡對沈雨情說話,還沒跟人家外賣小哥說話溫和,這冷冷的聲音,讓沈雨情委屈到想哭,卻又死死咬著唇瓣,堅持不肯落下淚來,只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原無跡︰“……”

    原無跡實在不懂,沈雨情到底是怎麼做到每次都能未語淚先流的?

    這演技放在演戲上不好嘛,為什麼只想著男人呢?

    看原無跡半天沒說話,沈雨情只能自己開口了,只是她的聲音里還帶著哽咽,顯得可憐極了。

    “無、無跡……你怎麼把門鎖給換了,你還不接我電話?”

    沈雨情埋怨的口吻,像是原無跡做了什麼很過分的事情一樣。

    原無跡半只腳退入門內,回答了沈雨情的問題︰“門鎖我肯定是要換的,免得又有人再次擅闖民宅去麻煩警察同志,浪費警力總是不好的。至于電話……我晚上不睡覺的嗎?難道要二十四小時開機等你電話?”

    原無跡說這話的時候,順手把沈雨情的號碼給拉黑了。

    就這種完全不分時間的打電話,原無跡真怕什麼時候女主就把自己給坑了,還是拉黑了放心。

    沈雨情委委屈屈看著原無跡,她想說原無跡以前就是為她二十小時開機的。

    可看原無跡現在滿臉冷漠的樣子,她這話就說不出口了。

    “無跡,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哦?原來沈小姐也知道你做的事會讓人生氣呀?”

    所以什麼不懂也都是裝出來的而已,不過是被偏愛的有恃無恐罷了。

    “說吧,你來找我什麼事?”

    原無跡實在是不想跟女主廢話了,他就想安心吃個早餐。

    沈雨情︰“……”

    明明來的目的就是找原無跡說分手的,然而見到了人,話到了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隱隱的還有一種不甘心,以前原無跡從來不會這樣對她的,事情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無跡,如果我听你的跟顧總分手,我們還可以像從前一樣嗎?”

    原無跡︰???

    我什麼時候要你跟顧逸飛分手了?

    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原無跡這次退後了一大步,兩只腳都退回了屋內。

    沈雨情這什麼意思?

    她和男主一起相互禍害不好嗎?為什麼他有種女主想要來禍害自己的感覺?

    心里雖然這麼想著,但原無跡時刻不忘展現自己優秀的演技。

    “所以你跟他真的在一起了?沈雨情,你好樣的!”

    原無跡回憶著自己對孫導的觀摩,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愣是讓他那張蒼白的臉都漲紅了。

    原無跡剛準備關門,就看到了正狗狗祟祟躲在角落里的裴亮,兩人一個眼神交匯,各自心領神會。

    原無跡想,是時候跟沈雨情斬斷聯系了,既然沈雨情自己說不出口,那就他來說吧。

    “沈雨情,我們分手吧!我累了,既然你已經投入了顧逸飛的懷抱,就請你放過我。你不要臉我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