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無跡趕到的時候,張大傳坐在天台邊上,正對著手機直播鏡頭在說些什麼,臉上依舊是一臉悲痛的模樣,還時不時的喊出一些口號,這要是再多出一些響應他的人就真是□□傳教現場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原無跡︰……

    原無跡沒有急著出去,而是暗中觀察了一下,短時間內對張大傳這人做出了一個簡單分析。

    天台起風了,張大傳覺得有些冷,嘴里嘀咕著怎麼原無跡還沒過來呢?這不應該啊……

    就在張大傳這麼想著的時候,原無跡的聲音突然響起︰“我來了。”

    張大傳︰……

    怎麼他一想起原無跡,原無跡就出現了,這更詭異了好嗎?

    張大傳抬起頭,視線落在了原無跡的身上。

    和三年前那個意氣風發的影帝比,如今的原無跡只能說得上是落魄。

    而張大傳的直播間,也在原無跡過來後人氣達到了一個高峰,不斷有人進入,彈幕更是刷得飛起。

    【天吶原無跡怎麼會出現在這里?他出現在這兒不是刺激人家死者家屬嗎?】

    【張大哥在的這個天台我們都不知道在哪兒,想報警都報不出地址?原無跡怎麼知道的?】

    【這原無跡還是人嗎?害**人家妹妹,現在又想來禍害人家哥哥嗎?】

    【我覺得你們前面的發言有些搞笑,你們怎麼不動腦子想想,既然這個天台我們這麼多看直播的人都不知道在哪兒,原無跡能找到肯定是張大傳告訴人的唄。你們忘了剛剛張大傳打的那個電話了嗎?】

    【是又怎麼樣?真不懂這樣的劣質藝人法制咖怎麼還能繼續在娛樂圈混的?果然娛樂圈什麼臭魚爛蝦都收容的吧。】

    【原無跡怎麼有臉出現在人家張大哥面前?不怕人家妹妹來找他血債血償嗎?】

    【其實我倒是覺得比起那些至今仍逍遙法外的法制咖,原無跡起碼主動認了,也判刑入獄接受懲罰了,我們應該相信法律的公平,沒必要非逼著他**。】

    【什麼叫逼著他**?一條人命啊,區區三年牢就抵消了嗎?】

    【惡心!是明星了不起嗎?有錢人的命是命,我們普通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嗎?】

    【陰謀論一下,原無跡這個情況,竟然沒有人心疼giegie……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過,當年**的可能不是原無跡呢?】

    ……

    彈幕上說什麼的都有,但絕大多數都是站在張大傳這邊的,偶爾有幾個覺得原無跡罪不至此的聲音,也很快就被壓了下去。

    可當有人提出當年**的可能不是原無跡的時候,彈幕上還是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這個問題……之前確實沒有人想過。

    但疑惑也只是一瞬間,片刻後,彈幕大軍更加瘋狂。

    怎麼可能不是原無跡?

    如果不是他他為什麼要認罪,原無跡又不是傻子,難道他還喜歡坐牢不成?

    如果是平時,張大傳這個時候肯定是要帶一波節奏的,然而此時此刻,他已經無暇顧及彈幕了。

    原無跡正在向他走過來……

    張大傳看著原無跡,明明是一張略顯溫和的臉,然而張大傳卻看到了原無跡眼中那深深的惡意……

    張大傳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也接觸過形形色色的惡人,那些惡意的眼神他見得多了去了,卻從沒有哪個有像原無跡這樣的眼神,眼中的惡意濃烈得像是化成了實質一般,眼神中還透露地些許癲狂和興奮。

    那雙黑亮的眸子,透著詭異的光芒,讓張大傳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此時天台的風又大,明明還是白天,張大傳卻覺得陰森森的。

    他腳下無意識地後退了一步︰“別、你別過來……”

    “別過來?不是你讓我過來跟你下跪道歉的嗎?”

    原無跡狀似疑惑地發問,卻並沒有停下腳步。

    一步一步,他依舊在靠近張大傳。腳下步子雖輕,卻是重重落在了張大傳的心上。

    張大傳慌了!

    他覺得原無跡很可怕……這真是正常人嗎?

    原無跡帶著滿身戾氣而來,根本就不像是來道歉的,而像是來殺他的。

    張大傳後悔了……

    果然,這五百萬不好賺……

    張大傳吞咽了一下口水,強自鎮定道︰“你別過來,殺了我你也要……”

    張大傳突然消聲,風吹起原無跡的衣角,露出腰身,那腰間露出的一塊,在陽光的照射下,晃到了張大傳的眼楮。

    張大傳︰???

    張大傳︰!!!

    不是……那是刀嗎?

    腰間帶著刀……他真的是來道歉不是來殺他的嗎?

    張大傳這下徹底慌了,他完全沒意識到自己還站在天台上,又連連退了好幾步。

    腳下踩空,眼看著人就要下墜了。

    千鈞一發之際,原無跡抓住了張大傳的手腕。

    “抓緊我,別放手!”

    在張大傳跌出去的時候,手機就掉落在了地上,此刻觀看直播的觀眾已經看不到任何畫面,最後只听到了原無跡驚慌失措的聲音︰“抓緊我,別放手!”

    直播觀眾們也都急了,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原無跡剛剛那一聲雖是驚慌失措的,然而他此刻的表情,卻是輕松中帶著嘲諷的。

    張大傳心下又是一緊,他不會……想要放手吧?

    張大傳是想要抓住原無跡的,然而原無跡抓住了他的一只手,他卻連踫都踫不到原無跡。

    “這樣嘩眾取寵,很好玩嗎?”

    原無跡的聲音很輕,像是風一吹就散了般,但現在這種情況,張大傳哪里敢不回答?

    “不、不好玩……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拉我上去吧!”

    “現在還需要我下跪給你道歉嗎?”

    “不、不要了!”

    張大傳現在的腦子一片混亂,但是強烈的求生欲,還是讓他再補了一句︰“我給你,我給你磕頭道歉,怎麼都行,求你拉我上去……”

    “我當然會拉你上來啊!”

    原無跡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溫柔︰“可是你也看到了,我這麼瘦弱,可能拉不動你呢。誒……好像快沒有力氣了。”

    “別別別!大哥!爺爺,祖宗,你一定有力氣的,求你快拉我上去吧!”

    離得遠了,張大傳的聲音根本傳不到手機里,此刻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原無跡。

    “你妹行車記錄儀里的記錄在哪兒?”原無跡突然轉了話題。

    “在……”張大傳突然反應了過來,連忙改口︰“沒有!要是有警察早就搜出來了!”

    “這樣啊,那我手脫力了……”

    原無跡說著手上的力道稍稍輕了一些,這可把張大傳嚇壞了,他連忙大聲喊道︰“在我兄弟大頭家里。”

    “你兄弟家地址,還有怎麼才能拿到。”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張大傳只能一一說了,他說完後,就听到原無跡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亮仔,都听清楚了嗎?”

    張大傳雖然奇怪,但現在還是他的命更重要︰“爺爺,能拉我上去了嗎?”

    “當然可以!但是我最討厭**的人了,**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張大傳被原無跡拉了上來,然而他此刻卻沒有了獲救的喜悅,他的右臂,痛到讓他額頭冷汗直冒,他甚至很懷疑,自己的手臂是不是被原無跡給弄斷了。

    “你做了什麼?”

    張大傳驚怒交加,惡狠狠地瞪著原無跡。

    原無跡卻故意湊到他身邊,用只有兩人能听到的音量說道︰“你的手臂承受不住你身體的重量,重傷廢了,這很合理吧?”

    “你!”

    張大傳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他用還完好的左手推了原無跡一下,全然沒顧他剛剛就差點從這摔下去了。

    正常來講,張大傳這一下雖然推得狠,卻不至于把原無跡推下天台的。

    可事實上,張大傳這麼一推,原無跡就被他推了下去。

    于此同時,警察們驚怒的聲音也響了起來︰“你在做什麼?”

    被推出去的原無跡,嘴角扯出一個詭異的弧度……時間拿捏得,剛剛好。

    張大傳這可是當著警察的面**,而且還是剛剛救了他的救命恩人,無論是法律還是道德,他都完了。

    當然,還有手臂的疼痛,會一直一直折磨他的。

    下墜的過程中,原無跡並沒有任何害怕的情緒。

    警察其實早就來了,而且下面的防護措施都做好了。

    沒錯,這次又是他報得警。

    原無跡從不覺得自己是萬能的,出事了自然是應該找專業人士過來。

    剛剛拉張大傳上來的時候,他就看到下面警察、消防員和救護車已經趕到,救生氣墊也全都鋪設好了。當然這些張大傳都是不知道的。

    然而即使救生氣墊鋪設好了,被人從樓上推下來,一般人都還是會緊張的吧?

    可原無跡沒有這種情緒……

    果然,他還是不太正常的。

    看來治病還是一個長久的過程。

    掉落下是一個不長的過程,原無跡腦子里卻想了許多事情。

    張大傳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沈雨情開車**的證據也到手了,那麼接下來,就借由沈雨情的事情,把顧逸飛一步步拖下水吧。

    與此同時,正在觀看張大傳直播的顧逸飛,也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備車,我要出門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