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無跡安全地掉落在了救生氣墊上。【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他一落地下,下面守候的警察立馬就圍了上來,醫生護士也立馬過來給原無跡檢查了一番。

    “還好這樓層不高,身上只是一些擦傷,不過從樓上摔下來,他的精神可能……”

    醫生的話還沒說完,就听到了原無跡極其壓抑隱忍的聲音︰“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為什麼……”

    那聲音壓抑極了,像是從喉嚨里壓出來的一般,斷斷續續的甚至不太清楚,卻听得人極為難受。

    此刻原無跡在救生氣墊上,整個人都縮在一起,身體不停的顫抖著。

    這下不用醫生把話說完,大家都懂得什麼意思了。

    身體傷害不大,但精神傷害很嚴重。

    “沒事的,你已經安全了,你別怕,你想說什麼慢慢來好嗎?”

    醫生很有耐心地安撫著原無跡,沒有鬧出人命,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在醫生的安撫下,原無跡顫抖了很久的身體,才慢慢平靜了下來。

    他抬起頭來看醫生,一雙眼楮空洞無神,聲音也很飄︰“不是我開的車,我也沒有肇事逃逸……我、我沒害死過人,為什麼不肯放過我呢?”

    原無跡這話,很顯然信息量很大,醫生和警察對視了一眼,然後循循善誘道︰“你說的肇事逃逸是指?”

    人在受到極大刺激的時候,看似語言混亂,卻往往會說出一些真相。

    接到報警之後警察也了解了一下情況,要跳樓鬧自殺的人是張大傳,三年前“明星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死者唯一的哥哥。

    三年前的案件,其實警察也覺得不對勁,車子是沈雨情的,就算原無跡借來開,也不至于一次就出事……在此之前原無跡可從未開過沈雨情的車。

    但原無跡主動認罪,又因為事發地點比較偏,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是沈雨情開的車,所以最終只能是以原無跡認罪入獄結案,而現在……案情似乎有了反轉。

    就連警察都覺得原無跡挺慘了,出獄還不到一個月,就出了一大堆事故,這絕對不正常。

    接到原無跡報警電話說張大傳想要自殺,警察是不相信的,張大傳這人偷雞摸狗的事情做得多了,在派出所總歸是留有案底的。但接到了報警電話,他們還是要出警,要來救人。

    警察來的時候,就看到原無跡和張大傳在天台上,看張大傳的樣子還有些激動,消防隊第一時間鋪設好了救生氣墊,而警察們則是悄悄上樓。

    接下來的事情就比較魔幻了,張大傳腳滑了,原無跡拉住他了,原無跡把張大傳拉上去了,原無跡被張大傳推下樓了……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以至于警察趕到天台都沒能及時抓住原無跡,只能銬住了張大傳。

    “是我錯了……當初我說謊頂罪,以為為愛奉獻很偉大。我也為自己的錯誤行為買單坐了三年牢了,警察同志,是我錯了……我要舉報,我舉報當初真正開車撞人逃逸的人是沈雨情,隱瞞證據幾度威脅索錢財的人是張大傳。”

    張大傳剛被警察烤著手銬帶下來就听到了原無跡這話,他眼皮子一跳,立馬蹦到了警察身後︰“警察同志,你們快把我帶走吧!這人想殺我!”

    張大傳一臉驚恐地看著原無跡,即使剛剛是他把原無跡推下樓的,但……原無跡竟然就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了,這這這……

    再想想原無跡那詭異的表情,張大傳越想越不對勁,原無跡這人……就很邪門。

    而最邪門的是……他的右手臂,真的好疼啊!

    “你老實點!”

    警察一把將張大傳從身後拖了出來,讓他正面面對原無跡。

    然後,更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張大傳面對原無跡的時候很害怕,那種害怕不是作偽,而原無跡面對張大傳的時候,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情緒似乎又崩潰了,整個人顫抖得更厲害,好似極力壓制仍無法擺脫恐懼一般。

    警察&醫護人員&消防大隊︰……

    就很迷。

    “他要殺我!警察同志,我承認我失手將他推了下來,但是他先動手想殺我的,他帶了刀!他還對我的手臂動了手腳。”

    張大傳叫得很大聲,他想讓所有人都看清楚原無跡的真面目。

    不愧是個戲子!

    這個人剛剛在樓上的表現,像極了一個殺人狂魔,怎麼現在能擺出這麼一副弱小可憐無助的模樣?

    “我沒有……張大傳,你明明知道當初撞你妹妹的人不是我,還逼我過來給你下跪道歉,我來了,你又推我下來,現在還誣賴我要殺你……欺負人也該有個限度!”

    原無跡開始的聲音還很小,他像是一直在壓抑的自己,可越說情緒就越不受控制,聲音也越來越大。

    原無跡和張大傳各執一詞,警察是相信證據的,既然張大傳說原無跡腰間帶刀了,那就檢查一下,這很好確定。

    當然,經過剛剛的事情,其實已經很明顯了。

    如果原無跡腰間真的帶刀了,從樓上摔下來的時候,刀也該掉落出來了。

    原無跡很配合警察的,他的腰間確實有東西,卻只是個玩具。

    張大傳︰……

    張大傳︰!!!

    “你騙我!”

    “這是我買給朋友家小孩的,你自己心術不正想歪了……”

    原無跡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很無辜,但張大傳知道,這是嘲笑!原無跡在笑他蠢!

    哪怕張大傳真的蠢,也絕對不允許別人嘲笑他。

    張大傳掙扎著想沖上去,他想揍原無跡!

    這一憤怒就忘了之前還覺得原無跡很詭異這件事了。

    哪怕原無跡從頭到尾沒說過一句髒話,張大傳卻只覺得這比平時跟人對噴的時候難受多了。

    要不是他現在被警察按著,他真的要沖上前去打人了。

    張大傳不老實的動作,讓警察將他的手臂扭到背後——

    “啊啊啊啊啊啊!”

    張大傳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連押著他的警察都被嚇了一大跳。

    然而讓醫生檢查之後,又確實沒什麼問題。

    這就更加讓警察確定張大傳又在嘩眾取寵,疼痛慘叫都是裝出來的。

    原無跡低垂著眼眸,下意識地揉著自己的手指關節。

    他面上惴惴,心理卻早就樂開了花。

    果然看別人痛苦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張大傳現在慘叫,卻不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以後,有他想叫都叫不出來的時候。

    張大傳被押著進了警車。

    原無跡則是需要做個筆錄,但他現在的情緒不是很穩定,就先上了救護車要去做個全面檢查。

    顧逸飛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張大傳被押上警車和原無跡被送上救護車的畫面。

    這個蠢貨!

    顧逸飛暗罵張大傳壞了他的好事,他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然而這個時候,他卻是萬萬不能出去問的。

    這棟樓本來就是他的,隱蔽性好不容易被人發現,顧逸飛才把這地方借給張大傳使用的,沒想到……

    顧逸飛現在就很怕這件事牽連到自己。

    原無跡上救護車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顧逸飛的車。

    原無跡︰竟然還有這種好事?

    這可真是買一送一!

    果然寧願要一個聰明的對手也不要一個豬隊友啊!

    原無跡該安排好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所以他上救護車去住院也是住得心安理得。

    另一邊,裴亮干勁十足。

    當了這麼多年的娛記,裴亮也知道自己的行為越來越背離初心,為了博熱點引流量,也做了很多不道德的事情。

    但是現在這件事情不一樣,如果真的能將三年前的案件真實還原,也許他真的能找回自己遺失的初心,重新找到做記者的意義。

    裴亮是真的很佩服原無跡,無論對人對己,都足夠狠。

    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想要翻盤,其實很不容易的。

    裴亮也知道自己幫原無跡會給自己帶來危險,但他現在也什麼都沒了,除了這條命,也不怕失去什麼,那為什麼不拼一把呢?

    原無跡之前上天台的時候,其實一直都保持著和裴亮的通話。

    裴亮根據電話里的方法從大頭手中得到了行車記錄儀的存儲卡,拿到存儲卡之後,他又跟自己派往現場的兄弟通了個電話。

    “老李,怎樣了?”

    “臥槽兄弟,這可太刺激了,大新聞啊!感謝兄弟讓我拿到一手新聞資料,我已經全部錄下來了,還上傳到了網上。不跟你說了兄弟,現在我已經火了!”

    老李說著話就想掛電話,這次他拿到了一手新聞,現在電話都要被打爆了。

    裴亮叫了一聲︰“誒你等等,我原哥怎麼樣了?”

    “啊?你原哥?”老李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裴亮說的原哥是指原無跡。

    “你說那個倒霉鬼小可憐啊……”

    裴亮︰……

    裴亮嘴角抽搐了一下,小可憐?

    說誰呢?我原哥?

    得知原無跡沒事,裴亮也就沒拉著老李繼續聊了。

    做娛記的,裴亮自然知道怎麼引導網絡輿論。

    手里的視頻音頻該整理一下,一步步發錘了。

    原無跡救了張大傳,張大傳卻反手將人推下樓?

    張大傳被警察壓下來後還惡人先告狀想冤枉原無跡想殺他?

    原無跡受驚之下說了一段信息量爆炸的話?

    老李的現場直拍視頻一傳到網上,就引發了巨大的關注和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