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無跡傷得太重了,再加上他之前的一番操作,即便是乘坐馬車,他的情況依舊沒有好轉多少。【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趕路就少不了顛簸,但原無跡昏迷之前的命令,眾人又不得不執行。

    將軍這副模樣從皇宮出來,又第一時間要回邊疆,甚至還第一次帶上了小公子,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將軍這是不是打算反了?

    楊副將和隨軍軍醫老胡也一起坐在馬車里,皆是皺眉看著躺在馬車上昏迷不醒的原無跡。

    他們的將軍,即便在戰場上都沒受過這麼重的傷。

    常勝將軍的名號不是白來的,戰場固然危險,但將軍從未讓人失望過。

    可如今將軍全身上下血肉模糊,各處都是被鎖過的痕跡,尤其是琵琶骨……對穿不說,甚至連肉都被人生生剜走了一塊……

    這些傷口,裂開後愈合,愈合又裂開的,如此反復……傷勢怎麼可能不糟糕。

    想想將軍此前是被皇帝留在宮中的,那麼這一身傷如何得來的……

    楊副將內心有了大膽的猜測,再加上將軍令下走得如此突然,甚至連慧敏公主都未通知一聲,卻又帶上了小公子……

    只是猜想終究是猜想,事實還需要將軍醒來驗證一下。

    “老胡,將軍傷勢如何?”

    “很重,將軍這傷口裂了很多次,如果在家躺著靜養還好,只是這日夜兼程趕路,恐怕傷口會持續惡化。”

    軍醫老胡嘆了口氣。

    楊副將也跟著嘆了口氣,愁啊。但……

    “軍令不可違。”

    楊副將和老胡還在發著愁,又有士兵來報,小公子醒了,現在正鬧著。

    原無跡下令回邊疆的時候帶上原是非,但這個時間點,原是非都睡了,最後管家只好吩咐人將睡著的小公子也抱上了馬車。

    原是非本來睡得好好的,突然被抱到馬車上,本就覺得不太舒服,馬車又是一路顛簸趕路,這讓他睡得極為不安穩。

    原是非做了個夢,夢里他在顛簸趕路,結果一醒來……

    好家伙!根本不是感覺在顛簸趕路,而是他真的在顛簸趕路。

    這下他不鬧脾氣才怪!

    原是非其實不算熊孩子,但他從小一直在將軍府嬌養著,父親是天下聞名的大將軍,母親是大夏最尊貴的公主,就連皇帝舅舅都很寵著他。他這樣的出身,可以說就連皇子公主都比不上他。

    “原無跡”也非常寵這個兒子,除了在教他習武兵法之事上比較嚴苛,其他事情幾乎全都是依著原是非的。

    “胡說!爹怎麼可能會對娘親不辭而別?況且皇帝舅舅白天還傳話說爹要在皇宮多留幾日,你們說,帶我出城究竟是何目的!”

    原是非小小年紀,氣勢上卻一點不輸人。

    楊副將從馬車上下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原是非一人站在一邊,他的對面站著的都是士兵。即使這樣,小少年眼中仍舊沒有絲毫的怯懦。

    楊副將欣慰地點點頭︰不愧是將軍的兒子!

    隨即又有些發愁,連他們都沒搞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又怎麼跟小公子解釋?

    “小公子,這真是將軍的命令。”

    “楊叔……”

    看到認識的人,原是非本能地想要上前,卻又在向前一步後止住了腳步︰“好,既如此,我要見父親。”

    “這……”

    楊副將很糾結,就將軍那個樣子,怎麼適合讓小公子見到?

    原是非看出了楊副將的遲疑,這讓他內心更加不安。

    他不過就是睡了個覺,怎麼感覺一切都不一樣了?

    爹和娘親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我爹呢?我爹在哪里,我要見他!”

    原是非的聲音越來越大,他擺出的進攻的姿勢,像是如果見不到原無跡他就要和這群士兵打起來了的樣子。

    “楊副將!”

    就在氣氛越來越緊張的時候,軍醫老胡從馬車上下來,走到了楊副將身邊。

    他先是看了一眼原是非,才接著對楊副將說道︰“將軍醒了。”

    “將軍醒了?!”

    楊副將的聲音里滿是驚喜,按照將軍的傷勢,他們都覺得將軍今天恐怕是醒不過來了,沒想到竟然還醒過來了……不愧是將軍!

    原是非听著楊副將和軍醫的對話,看兩人的神態,父親這個醒過來……絕對不是普通的睡醒!

    所以……父親到底怎麼了?

    “我爹是不是在那輛馬車上,我要去見他!”

    一想到父親可能出事,原是非真的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等等!”

    楊副將伸手攔住了原是非︰“小公子,將軍才剛醒,您還是晚點再……”

    “讓開!”

    原是非一把揮開楊副將的手,楊副將還待再去阻攔,軍醫老胡卻對他搖了搖頭︰“楊副將,將軍說讓公子也一道過去。”

    “這怎麼可能?”

    楊副將第一反應就是這話絕對不可能是將軍說的,將軍一向疼愛小公子,是絕對不會讓小公子看到他那副模樣的。但想想老胡又不可能說謊。

    “可將軍傷成那樣,小公子見了……”

    原是非沒有再听楊副將說什麼了,他只听到父親要見他,父親受傷了。

    原是非直接跑到了馬車旁,上車的時候太急了還絆了一下,整個人都是撲倒進馬車里的……

    原無跡︰“……”

    就很意外。

    第一次見便宜兒子,就給他行了個“五體投地”的大禮,還真是過分孝順了。

    不過意外的不只是這便宜兒子的大禮,還有便宜兒子的年齡,這孩子怎麼看也有十二三歲了吧?

    原無跡想了一下,自己好像,也才十九,就有了一個這麼大的兒子了……人生,還真是處處都充滿了意外。

    原無跡沒開口,看著原是非在內心吐槽,原是非卻是一下就紅了眼眶。

    在原是非眼中,父親一直都是大英雄,最厲害的大將軍,他什麼時候見過父親這副模樣?

    一身血衣,臉白如紙,形成了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

    原是非甚至覺得,父親身上的血是不是都流干了,才會成了這麼一個血人。

    不爭氣的眼淚就這麼掉落了下來,滾燙的,滴落在原無跡的手背上。

    原無跡一愣,完全沒意識到這便宜兒子竟然就哭了。

    讓原是非見到這樣的自己,原無跡是故意的。

    原身從不讓兒子見到現實的殘酷一面,但原無跡不一樣,他就是要把這些撕開給原是非看。

    不僅如此,他還要在今天讓原是非做一個選擇。

    只是,怎麼還沒開始就哭了呢?

    “爹!爹你怎麼了?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的?”

    原是非想要沖上來抱抱父親,但一想到父親的傷勢又不敢,手僵在半空中,有些不知所措。

    楊副將和軍醫老胡也跟著上了馬車,楊副將看了看原無跡,試探性問道︰“將軍,你要不要……換身衣裳?”

    楊副將覺得將軍大概是昏迷才醒,腦子不太清楚,想兒子了才會就這樣和小公子見面的。

    但原無跡卻搖了搖頭,只是一個輕微的動作,卻又讓他好一陣疼。

    “爹,哪里痛?”

    原是非小心地湊到原無跡面前,雖然剛剛爹只是皺了一下眉頭,但能讓爹這樣的大英雄皺眉的疼痛,那一定是痛極了。

    “我有話同你說。”

    話是對原是非說的,原無跡卻給了楊副將一個眼神。

    楊副將會意,還是忍不住問了軍醫老胡一句︰“老胡,將軍他和小公子獨處一會兒,沒問題吧?”

    “可以,將軍,不要情緒過于激動,不要做大幅動作,您身上傷口太多,需要小心些別又裂開了。”

    “嗯。”

    看到原無跡應了,楊副將和軍醫老胡這才下了馬車,馬車里又只剩下了原無跡和原是非父子二人。

    沉默,很長時間的沉默。

    比耐心,原是非這個少年自然是比不過原無跡的。

    “爹,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往日里,原是非可能都要跟原無跡撒嬌了,他們父子每年見面時間雖然不多,但父子感情一向很好。可今天也不知是父親受傷了,還是父親太嚴肅了,弄得原是非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原無跡之前的沉默,就像是醞釀如何說一般,原是非問了,他就直接說了︰“我這身傷,是皇帝弄了。”

    原無跡這話一說出來,原是非滿臉都是不敢置信,一向疼愛他的皇帝舅舅,怎麼可能這樣傷害父親?明明皇帝舅舅一直跟他說父親是最厲害的將軍,明明皇帝舅舅和他一樣崇拜父親啊?怎麼會……把父親傷成這個樣子?

    原無跡卻沒有理會自己這話對原是非造成了多大的沖擊,繼續說道︰“他想囚禁我,將我關在深宮中,所以穿了我琵琶骨。”

    原是非已經徹底呆掉了,父親說的話,每一個字他都懂,可連在一起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一點都听不懂。

    皇帝舅舅……他對父親……

    “這些事,你母親也是知道的。她準備了毒酒,是給我喝的。”

    原無跡再次拋下一枚重雷,原是非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炸傻了……

    皇帝舅舅的事情已經讓他驚懼交加了,怎麼連母親也……

    這不可能!

    原是非無法相信這樣的事情,怎麼會呢?

    明明睡覺前他還有著一個完整幸福的家庭,為什麼一覺醒來就一切都變了呢?

    “爹,你騙我的對不對?”

    “爹你別開玩笑了!”

    “爹你是不是和皇帝舅舅吵架了,君臣意見不合也正常,但你不能連娘也埋怨上了啊?”

    “爹,求求你,你別這樣……我們去接娘回家好不好?娘還在相國寺等著我們呢,我、我想娘了……”

    原是非的聲音里帶著濃濃的哭腔,他去拉原無跡的手,想從父親這里獲得一點力量。

    以前每次都是這樣的,他茫然無措的時候,爹都會給他鼓勵。

    然而這一次,父親甩開了他的手。

    “原是非。”

    原無跡的聲音雖然不大,原是非卻是顫抖了一下,身體都站直了。

    父親竟然連名帶姓叫他了,這讓原是非覺得事情似乎真的很嚴重了。

    “如果你想你娘,那我現在就派人送你回去。”

    原是非淚眼迷茫地看著原無跡,等著他的下一句話。

    “你想清楚了,如果你選擇你娘,從今往後,你就沒有爹了。同樣的,如果你選擇和我去邊疆,那就忘了你還有個娘。”

    “爹,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要娘了?”

    “我必須跟你明確一點,不是我不要你娘,是你娘選擇了皇家權利,是她不要我們了。當然,你要可以回去,也許她還是要你這個兒子的。”

    原無跡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並沒有帶感情。

    其實他知道原是非現在會很痛苦,但他必須快刀斬亂麻。絕對不能讓這個便宜兒子再和軒轅家兩兄妹糾纏不清了。

    軒轅日天不用說,原小說里就只把原是非當個工具人,現在自己又做了這樣的事情,難保軒轅日天不會有父債子償的想法。

    至于慧敏公主……雖然關于她的劇情介紹並不多,但是能夠親手為自己丈夫送上毒酒,之後又能看著自己的兒子被弟弟坑死,原無跡可不覺得這女人會對這對父子有多深的感情……就算有,也是隨時可以放棄的那種。

    這個兒子應該還有救,如果從現在起,讓他認識世間的險惡,再培養一下,一代名將還是沒問題的。

    “爹,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娘?你一點都不愛娘了嗎?”

    原是非質問著,似乎還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原無跡最討厭這種開口閉口說愛的,煩不煩?

    這世上除了愛情難道什麼都沒有了嗎?況且現在也不是愛不愛的事情……

    “楊副將!”

    原無跡不想跟原是非討論什麼愛不愛他娘的話題,直接讓楊副將將人帶走冷靜一下。

    楊副將本就沒有走遠,一直都坐在馬車外的,一听原無跡叫自己,立馬就進去了。

    只是,楊副將也挺尷尬的。

    他剛剛就在馬車外面,自然把一切都听了個明白。

    震驚不是沒有的,他一直都知道他們將軍好看,那雙金藍異瞳仿佛神人下凡一般,讓人不敢直視。可是……陛下怎能對將軍動那種歪心思?

    而最讓楊副將驚訝的是……將軍怎麼能把這種事情對小公子說了?

    當然最最不敢置信的事情是……慧敏公主竟然想毒死他們將軍,這能忍?

    以前將軍喜歡慧敏公主,慧敏公主似乎也喜歡將軍,軍中所有將士都非常尊重這位慧敏公主,不是因為她的公主身份,而是因為,她是將軍夫人,是將軍想要守護一輩子的人。

    楊副將將原是非送到另一輛馬車上冷靜去了,他回來告知了原無跡一聲,就提著刀又往外跑。

    “你想去哪兒?”

    原無跡明明是閉著眼楮在那兒休息的,但楊副將一定,他就察覺到了。

    “將軍,末將忍不下這口氣。”

    “所以?”

    “末將想回去京城殺了慧敏公主再回來。”

    楊副將這話一出口,原無跡終于睜開了眸子,那雙金藍異瞳盯著楊副將,金色凌厲,藍色冷漠,兩種情緒恰到好處的糅合再這雙異瞳中。

    “將、將軍……”

    楊副將吞咽了一下口水,總覺得今天的將軍格外鋒芒畢露。

    “不準去。”

    沒有任何解釋,原無跡只冷冷說了三個字。

    原無跡肯定不是因為舍不得慧敏公主,只是覺得沒必要,軒轅日天他都可以先忍著不殺,更何況是慧敏公主。

    再說了,依照那對兄妹的德行,原無跡覺得……自己這麼一番操作後離開,那對兄妹很有可能會狗咬狗。

    原無跡想了一想,還是讓人擬了一份和離書,簽字後讓人送去京城將軍府。

    -

    京城,皇宮內——

    軒轅昊被人發現,已經是第二天早朝的時候。

    軒轅昊這會兒才登基沒多久,總的來說還是要點臉的,知道對自己的常勝將軍動了這樣的歪心思是不對的,所以他鎖原無跡的事情也沒幾個人知道。

    大晚上來見原無跡,更是偷偷摸摸的,還摒退了眾人……

    內侍太監也是看這個點了,皇帝還沒出來,才想要進來催一下,結果一進來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皇帝。

    這血其實不僅僅是軒轅昊的,還有很多是原無跡的。

    但內侍太監哪知道其中細節,一看這麼多血,皇帝又閉著眼楮,嚇得腿都軟了,差點直接喊出“皇上駕崩了”……

    好在嘆了一下皇帝鼻息尚在,這才匆忙稟告了太後及皇後,又去請了太醫,皇宮內亂成了一片。

    等軒轅昊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某處傳來陣陣徹骨劇痛,那樣的痛楚,軒轅昊這輩子都沒有經歷過。

    記憶慢慢回籠,痛到昏迷前的事情也全都想了起來,他雙眼不敢置信地瞪大,目眥欲裂,迫不及待地坐了起來,這個動作疼得他差點又躺了回去。

    伺候的內侍太監立馬上前︰“陛下您終于醒了,您感覺怎麼樣?”

    “滾!”

    軒轅昊深吸了幾口氣後,他一把掀開了蓋在身上的被子,然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皇帝發出了淒厲無比的慘叫聲,他的子孫袋,竟成了干癟之物……

    軒轅昊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忍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

    “陛下!陛下!奴婢這就去傳太醫!”

    內侍太監一看皇帝都這樣了,也嚇得變了臉色。

    軒轅昊好半天才緩過神來,看到自己面前的內侍太監,就忍不住一陣陣的反胃惡心,現在他竟淪落到和這些下賤東西差不多了嗎?

    一想到這,軒轅昊只覺得下面更疼了,他的手下意識的摸向痛處,手伸到一半就頓住了,臉色越來越難看,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原無跡!他怎麼敢?他怎麼能!

    “陛、陛下……”

    內侍太監小心翼翼的,他知道軒轅昊現在心情不好,可身為內侍太監,他又不得不詢問關心皇帝。

    軒轅昊沉下一張臉,原本俊朗的面容,因為疼痛和恨意而變得扭曲。

    “原無跡呢?”

    “大將軍?”

    內侍太監斟酌了一下用詞說道︰“奴婢不知,奴、奴婢找到陛下的時候,就只見陛下一人倒在血泊中,大將軍……大將軍不知所蹤……”

    內侍太監的聲音越來越小,說話也開始磕巴起來,他是真的不知道。當時場面那麼混亂,哪里還記得起原大將軍?

    “不知所蹤?哈哈哈哈哈……好一個不知所蹤!這麼大個皇宮,一個傷成那樣的人,你們竟然跟朕說不知所蹤?”

    軒轅昊氣得腦子發暈,也難怪無跡敢這麼肆無忌憚,這宮中全都是廢物!只有無跡……只有無跡是不一樣的。

    原無跡幾乎算準了一切,但是他沒算到的是……軒轅昊發現自己那處不行了之後,不僅沒有打消那齷蹉的念頭,反而更想得到了。

    那本就不太干淨的思想,也變得越來越扭曲。

    “傳令下去,所有人都給朕去找大將軍,朕要在一個時辰內知道大將軍的消息。”

    軒轅昊聲勢浩大地要去找人,很快就有消息傳過來,原無跡不是逃走的,他是拿著皇帝的令牌,光明正大地起碼離開宮中的。

    軒轅昊一听這話都氣笑了︰好,很好,非常好!

    宮中果然都是一幫廢物!

    知道原無跡已經出了皇宮,軒轅昊就知道他肯定會回邊疆的。

    他回邊疆……自己也確實無可奈何。

    一股憋屈感涌上心頭,他一個皇帝,竟然處處受制。

    軒轅昊自己心里不舒坦,自然也不會讓人好過的。

    原無跡人跑了沒關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的妻兒不還在嗎?

    “傳慧敏公主和原家小公子進宮面聖。”

    軒轅昊臉上的笑容愈加的扭曲,雖然是龍鳳胎,可軒轅昊從小就不喜歡他妹妹,那女人眼中的野心和欲望濃重得嚇人,這要不是妹妹是個弟弟他早就讓人死于意外了,更讓他生氣的是,這個從小什麼都要和自己爭的妹妹,竟然連男人也要和自己爭……真後悔沒早點殺了她。

    至于原是非,他的存在就提醒著軒轅昊,他輸給了自己的妹妹……

    原是非這個外甥對軒轅昊來說,就像是一個恥辱柱。

    軒轅昊已經對慧敏公主和原是非動了殺心,而皇帝要召見,慧敏公主自然從相國寺回來了。

    慧敏公主回了一趟將軍府,當她拿到那封和離書的時候,第一反應並不是自己想給原無跡毒酒的事情被原無跡發現了,而是覺得……自己那愚蠢的兄長又做了什麼蠢事了!

    既然如此,她肯定是不能輕易進宮的!

    然而慧敏公主萬萬沒想到的是,原無跡竟然帶走了原是非……

    依著原無跡的性子,是絕對不會帶兒子去戰場那麼危險的地方的,除非……京城已經沒有能夠讓他信任的人了……

    直到這個時候,慧敏公主才真的慌了起來。

    她愚蠢的哥哥啊,這是又做了什麼?

    -

    京城里的血雨腥風拉開了帷幕,而回邊疆的路上,原無跡正在馬車里,享受著便宜兒子的服侍。

    所謂養兒防老,他才十九就有兒子養老了,還怪不錯的。

    原無跡此刻正斜倚著,衣襟大敞,一頭青絲僅用一根木簪隨意挽在頭上。

    他的四肢伸展得很開,整個人都歪歪斜斜的沒有一絲儀態,還衣衫不整。

    雖然……原是非也知道父親是因為身上的上才不便穿衣服,整個上身幾乎都被白色細布包裹著,衣服系得嚴實了確實不好,可看著一向嚴肅正經的父親,現在這一副放蕩不羈公子哥的模樣,原是非還是覺得自己的三觀受到了沖擊。

    父親這該不會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以至于連性子都轉變了吧?

    不得不說,最一開始听到父親的那些話,原是非確實深受打擊,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在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長大的,他一直以為父親雖然常年不在家,但他的父親娘親是真心相愛的。他一直以為,連皇帝舅舅,對他們一家都完全沒有皇帝架子……

    可突然之間,父親說那都是假的,把所有和平美好的假象撕開,里面早就已經發爛發臭了。

    皇帝舅舅對父親懷著那樣齷蹉的心思,娘親竟然想要親手殺了父親……那些美好的,全都是假的。那父親呢?他愛過娘親嗎?愛過自己嗎?

    原是非陷入了一個死胡同里,他甚至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多余的。

    原是非以為父親會來安慰他的,但是沒有……

    父親甚至連一句關心問候都沒有,只是在三天後走到自己面前,用那雙冷漠的異瞳看著自己,沒有感情地說︰“我派人送你回去。”

    原是非突然就急了。

    原本深陷入死胡同中,這個時候卻像是找到了一個突破口般,就那麼沖了出來。

    原是非知道,自己今天必須要在父親和娘親之間做一個選擇了……他其實不想選擇,不管是父親還是娘親,他都想要。可……他害怕被父親送回去之後,父親就真的再也不要他這個兒子了。

    原是非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拋開感情,仔細想想,這所有的一切,到底誰對誰錯。

    父親受了那麼重的傷,是皇帝舅舅造成的。

    這點父親沒必要騙自己,而且也確實只有皇帝舅舅才能讓他的父親受這樣重的傷……

    父親很強大,一般人決計難傷到父親,更何況還穿了父親琵琶骨,可皇帝就就不一樣……他是帝王。

    皇權至上,而父親,一向忠心耿耿。

    原是非站在那兒,任士兵“請”了他好半天都沒反應,想到這兒卻突然抬起頭,問原無跡︰“爹,是否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原無跡听到原是非的話,原本不耐煩的眸子里,突然溢出一道光彩,金色的眸子仿佛琉璃般奪目,他看著原是非說道︰“將在外,君令有所不授。”

    原是非也看著原無跡,點點頭︰“兒子受教了。”

    雖然還是會有些難過,原是非不想和娘親決裂的,但如果真要選擇,他會站在父親這一邊。

    這並不僅僅只是在父親和娘親之間做一個選擇,而是他想要像父親一樣,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他也要成為一個大將軍,守護家國大好河山。

    原是非早就想上戰場了,父親從前都不許,現在,他終于有這個機會了。

    當然上戰場這都是後話了,此刻原是非最擔心的,還是父親的傷勢。

    他特意問了軍醫老胡父親養傷的注意事項,又每天親自煎藥送藥,自從決定留下跟父親一起去邊疆後,原是非仿佛就成了二十四孝孝子,看得隨軍將士們都非常感動,將軍受傷後,小公子終于長大懂事了。

    原無跡也很感動,他的好大兒,確實很孝順。

    在原是非的照料下,原無跡的傷勢都好得快多了,就一點不太好,這小子小小年紀就非常 攏 芴管地的還管到他老子頭上了。

    “爹!你注意儀態!”

    看原無跡剛喝完藥就四肢大敞,姿態越來越豪邁,正在收拾的原是非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出聲提醒。

    他的父親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

    原無跡︰“……”

    他就是覺得這樣舒服。

    原無跡畢竟也曾是個皇子,儀態方面自然是懂的,但他現在就想放縱自我,怎麼舒服怎麼來。去他的儀態,滾一邊去吧!

    他現在是個將軍,是個糙漢子,將軍就應該有將軍的樣子,不拘小節,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男人誰還沒個征戰沙場的夢呢?

    從前原無跡也想上戰場殺敵,但宮中糟污事情太多了,他分身乏術。

    這次,其實也算是給自己圓夢了。

    雖然現在還受傷未痊愈,但原無跡能感覺到,這具身體是真的很強。

    上個世界那身體就弱爆了,打個架都要擔心身體受不住,不像現在……只要傷一好,立馬就可以上陣殺敵了。

    而且,原身的功夫比原無跡還要好。

    畢竟原身是個身經百戰的常勝將軍,無論是武功還是身體素質都要比原無跡本身要好。

    原無跡是真覺得原身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甘心赴死什麼鬼?

    真想保護妻兒,就應該自己去守護,寄希望于自己死後別人施舍可憐嗎?笑話!

    原無跡想到這忍不住微微蹙起眉,下意識揉著手指關節,要不是現在時間不合適,真想先宰了狗皇帝。

    原是非在旁收拾著藥碗,一看原無跡皺眉,就緊張地問道︰“爹,你哪里疼?”

    “手疼。”

    原無跡這個回答完全是下意識的,他這具身體是真受了不少的傷,全身上下都疼,然而手指並不疼,可……他偏偏就覺得手指疼得厲害,鑽心刺骨。

    原無跡知道這其實並不是身體上的疼痛,而是心理上的。

    那些陳年往事,原以為都忘光了,可有些記憶,是刻在骨子里的。

    手指骨節寸寸斷裂的痛楚,即使相隔再久,即使換了身體,依舊還是會疼。

    “手疼?”

    原是非胡疑的看著原無跡的手……

    修長干淨,指節根根分明,除了常年練武留下的薄繭外,父親這雙手堪稱完美,沒有任何缺陷。

    原是非覺得,父親說身上任何一處地方疼都比說手疼更有說服力。可是,原是非想起來原無跡這些天確實有事沒事都喜歡揉著手指關節……父親以前並沒有這個習慣,好像也就是受傷之後才染上的這習慣,所以說這手是真的是受了什麼暗傷嗎?

    原是非一想這可不行,父親身為大將軍,手太重要了,絕對不能有任何損失。

    這麼一想,原是非放下手中的東西,對著原無跡說道︰“爹,我去找老胡來給你看看手。”

    看這傻小子一臉傻樣,急匆匆跑去找老胡,原無跡一把拽回了他︰“找老胡干嘛?我沒事……”

    “可是爹你不是手疼嗎?”

    原是非還是堅持要去找老胡,順便還不忘說一下父親︰“爹,你諱疾忌醫不好。”

    原無跡︰“……”

    就他這麼積極配合的還諱疾忌醫?

    沒有人比他看病更積極了好吧?

    原無跡不想跟他的好大兒糾結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一只手按住原是非,另一只手在原是非的腦袋上揉了揉。原是非的頭發很軟,揉著就有種……擼貓的感覺。

    在上個世界,原無跡在網上看人家養貓擼貓就有些心動,但……一來他不會永遠留在某個世界,二來他也沒那個耐心養小動物,最終也就放棄了養貓的想法。

    沒想到啊……原是非用另一種形式滿足的他這點小愛好。

    原無跡揉完少年腦袋還不過癮,又伸出手在原是非臉上戳了戳。

    少年臉上滿滿的都是膠原蛋白,戳一下凹陷下去,很快又會回彈,就……很有趣。

    原無跡又揉又戳還不過癮,干脆兩只手都上了原是非的臉,然後扯著少年人的臉皮,往兩邊一扯……

    原是非︰???

    原是非︰!!!

    爹你禮貌嗎?

    “爹你夠了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原是非一把揮開原無跡的手,還氣鼓鼓地鼓了兩下嘴。

    原無跡略有些遺憾地收回手,少年人的手感,是真的好。

    當然心理這麼想著,臉上卻是一本正經老父親的模樣︰“無論你多大,在為父眼中,你都是個孩子。”

    原是非︰“……”

    “你啊,還是太年輕了,為父這是在全方位給你展示看看,為父的手很好,沒事。”

    看傻兒子沒給自己反應,原無跡繼續忽悠。

    原是非︰“……”

    爹我讀書少你別騙我。

    “爹,你要是真沒事就多看點兵書吧,別整天逗著我玩兒……”

    原是非嘆了一大口氣,繼續收拾東西。

    原無跡卻突然嚴肅了起來︰“逗你玩?既然你這麼覺得,那就做點有意思的事情吧。”

    原無跡這突然的轉變,讓原是非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一下子抬起腦袋,非常識趣地認慫︰“爹,我還是個孩子,你別跟我計較。”

    “你剛不說說,不是小孩子了嗎?”

    原是非︰“……”

    您剛不是也說在您眼中我永遠是孩子嗎?

    原是非很想頂嘴,然而此刻父親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壓迫,竟然讓他不敢開口。

    這個時候原是非才清晰地意識到,眼前這個人,不僅僅是他的父親,更是讓敵寇聞風喪膽的大將軍原無跡。

    “原是非,你想跟我一起上戰場嗎?”

    原無跡過于嚴肅的語氣,讓原是非一下子站了起來,結果因為是在馬車里,腦袋撞到了馬車頂。

    原是非听到了“噗嗤”一聲笑,轉頭去看父親,就見原無跡正一本正經,一臉嚴肅盯著他看,連眼神都是那麼正直。

    原是非︰……

    剛才一定是幻覺!一定是他听錯了,爹怎麼可能嘲笑他還嘲笑出聲了?

    原是非收了一下自己的思緒,捂著腦袋大聲而響亮地答道︰“想!”

    這句話一說完,他就又湊近了原無跡︰“爹,你同意讓我上戰場啦!”

    原是非太激動了,激動到聲音都變了形。

    “也不是不行,不過你要先通過我的考驗。”

    “考驗?行啊爹,什麼時候開始?”原是非滿口答應。

    -

    等到原是非站在了懸崖邊上的時候,他才意識到,父親說得是對的,他還是太年輕了,才會這麼輕易就同意了這個考驗。

    懸崖邊的風兒甚是喧囂,原是非則是兩股戰戰,看著懸崖下腦袋一陣陣發暈。

    “爹,我覺得真沒這個必要……”

    原是非真的快要哭了,雖然他一直都听說父親治軍嚴明,除了常勝將軍還有個鐵血大將軍的稱號,但是……親兒子,沒必要這麼狠吧?

    “我覺得很有必要。怕什麼,我又不是讓你真跳崖,這腰上不是給你綁根繩子了嗎?”

    原是非︰“……”

    原是非掂著手中的繩子,他總是覺得很不放心,就這麼一根繩子,真的保險嗎?

    要是繩子突然斷了怎麼辦?

    原是非磨磨蹭蹭了半天,始終下不了決心。

    原無跡真看不下去了,干脆抬起一腳將他踹了下去︰“下去吧你。”

    “爹!啊——爹——”

    懸崖山谷間,響起了原是非的男高音。

    “自己想辦法爬上來,攀岩能鍛煉你很多方面的能力,算是練你的基本功。輕功我昨日也有教過你了,如果你能運輕功上來更好。今天是第一天,我就不給你負重了,以後每天都要增加負重。”

    原是非︰“……”

    爹你干脆鯊了我吧。

    原是非以前一直覺得父親溫柔到並不像是一個將軍,更像是文人雅士,直到現在他才清楚的意識到爹對于自己兒子和對于屬下,那是完全兩副面孔,大將軍原無跡真的是太可怕了。

    作者有話要說︰我真盡力了寫了兩天,大肥章爆更一萬字,快來表揚我。

    我數了一下,預收大家選1《偽裝大師》的最多,我就開那個預收了,但是吧……文案沒寫好,就最近沒什麼靈感寫文案。湊合著先收藏一下吧,我到時候有靈感了再改改。其實我就只把5寫出來了,捂臉

    古代好少年大孝子原是非︰寵爹!

    這章主要是寫父子

    我好想寫打倭寇啊,不過還是先解決了匈奴吧

    明天更新晚上十二點,謝謝小可愛們的支持鴨

    感謝在2021-07-2721:37:29~2021-07-2917:07:2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白軻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玖瓏悅2個;白軻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拾5瓶;0615瓶;菇涼3瓶;fanfan2瓶;安玲瓏、月照泉、玖瓏悅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