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無跡剛想叫人過來安排一下後續事情,就听到了門外原是非超大的聲音︰“爹,我回來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原無跡的手指輕點了一下額頭,他實在不太懂,怎麼這傻小子每天都能那麼活力滿滿的。

    “進來吧。”原無跡說話的時候,隨手拿一件外袍披在身上。

    听到原無跡讓他進來,原是非大大咧咧打開門走了進來,然後就看到他父親衣服都還沒穿好,裸露出來的肌膚,肩膀上的傷雖然好得差不多了,留下的疤痕卻相當猙獰可怕。

    那沒有經過太陽暴曬過的肌膚,白得晃眼,與那些可怕的傷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爹……是不是很疼啊?”

    原是非盯著原無跡身上的傷看,臉上的表情帶上了一絲難過,連聲音也明顯沒有之前那麼大了。

    “還行,哪個軍人身上沒有大大小小的傷的……”

    原無跡不是很在意,疼是疼,但還在他的忍受範圍之內。再說那些傷害過他,給他傷痛的人,又有哪個有好下場的?

    那些施加在他身上的傷,終究是會還回去的。一想到這個,原無跡就心情愉悅。

    “那不一樣!若是打仗受傷了,那確實正常,可這是被你效忠的君王給弄傷的……爹,你真的還要做一個忠臣良將嗎?”

    原無跡頗有些興味地看著原是非,老實說,這傻小子能說出這樣的話,原無跡是有些驚訝的,他都還沒來得及向原是非灌輸造反的思想呢?至少從原小說劇情來看,原是非是一個忠于皇帝的將領,即使明知道有陷阱,皇帝讓他去赴死,他都去了。照理說這樣的人應該是很難會產生造反的思想才對,怎麼如今……

    原無跡到底還是小瞧了父親對于原是非的影響,原小說劇情中,原是非雖然對父親英年早逝有過懷疑,但也從來都以為是匈奴人干的。畢竟如父親這樣的戰神大將軍,他活著,對于匈奴來說便是如梗在喉,如芒在背。

    在這種情況下,匈奴人算計父親,給父親下毒,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因為所有仇恨的點都在匈奴人身上,原是非對慧敏公主,對軒轅昊是沒有任何怨懟的。

    娘親,是他和父親想要守護的女人。皇帝舅舅的大夏國,也是他和父親想要守護的國家。

    這樣的原是非是不可能產生造反的心理的,他唯一想的便是繼承父親遺志,為父親報仇,北伐滅匈奴。

    從未想過推翻皇帝,那麼在皇帝連下十五道召令的情況下,原是非即使再不願,也只能選擇領旨復命去送死。

    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

    原無跡將皇帝骯髒丑陋的一面直接撕開在原是非的面前,讓原是非知道他的舅舅,他的母親,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麼和善和藹,他們甚至不配為人君,為人母,為人妻。

    原無跡甚至連自欺欺人的機會都不給原是非,直接就逼著他做選擇。

    在做選擇的那一刻很痛苦,可選擇之後卻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原是非第一次了解到了世間險惡,皇帝的惡心,君臣之間,本就該是無情的上下屬關系。

    這段時間,他在鹽城更是親眼所見,將士辛苦,百姓疾苦,而那些京城里的達官貴人卻只懂得享受,他們根本不在乎國家危難,這個朝廷早就已經爛透了。

    原是非想了很多,雖然每天父親給他的訓練任務都很重,被父親操練完他只想躺著什麼都不去想,可真到躺在床上要睡覺的時候,他卻又會睡不著,腦子里想著很多事情。

    愚忠真的能救國嗎?

    就像是現在對待匈奴的問題上,如果不是父親擔下所有責任,強硬的做出這些事情,恐怕等待他們的就是匈奴人圍城,他們甚至可能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讓士兵打仗,卻連糧草都不給補給,這樣的皇帝真的是值得效忠的皇帝嗎?

    原是非甚至都不懂造反是什麼意思,卻已經隱約有了這種想法。

    可原是非還是很擔心自己這樣的想法,會不會被父親所唾棄?

    父親忠君愛國了一輩子,縱然傷痕累累,依舊不忘記守護這個國家……他這樣的思想,會不會被父親覺得是異類?

    所以這個時候,原是非才會小心試探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忠臣良將?”

    原無跡輕笑出聲,“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忠臣良將,無愧于心便好。”

    無愧于心,更無愧于自己。

    點到即止,原無跡並不想太過深刻的和原是非討論這個問題。既然原是非已經有了自己朦朧的意識,那就讓他自己去看去思去想,過多干預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行了,我交代你做的事情完成了嗎?”

    一說到任務,原是非的臉就垮了下來。

    “怎麼,糧沒要到?”

    原無跡尋思著這個任務應該不算難,甚至可以說是他能想到的最簡單的任務了。畢竟原無跡也不想一開始就給原是非一些很難的任務來打擊他的積極性。

    崔思遠這人他也接觸過,應該是個識大體有自己想法的人才是。

    “要到了,但又沒完全要到。”

    原無跡︰“……”

    “說人話。”

    原是非把事情完完整整跟原無跡說了一遍,末了又嘆了口氣︰“爹,才三天的糧食,哪里夠吃啊……”

    這件事情顯然超出了原無跡的預料,但他並沒有任何慌張的情緒,只是淡淡說道︰“看來還是得兵行險招。”

    行軍打仗本來就充斥著無數的意外和可能,遇到問題也沒什麼驚慌的,解決就行。

    看著父親如此淡定自若,原是非心下也安定了不少,果然父親就是原家軍的主心骨。

    “爹,你說的險招是指?”

    原無跡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催促著他︰“行了,你去幫我把人都叫過來吧。”

    “哦,好,那爹你記得把衣服穿好。”

    原無跡︰……

    這臭小子管得真寬,他這不是才剛洗完澡嘛……

    -

    原是非這邊要糧食如果說是出了點小問題,那麼其他三位將領要糧的過程則是不太順利了。

    糧倉中的糧食,是要上繳朝廷的賦稅,這是不能私自動用的。

    一般貪官污吏是敢暗中貪污的,但是這樣光明正大的開糧倉取糧給軍隊做糧草,那怕是所有官員都不敢。

    郾城城主崔思遠是個例外,他之前都做過一次將種子糧先分給老百姓種下的事情了,那麼再把剩下的糧食拿出來也就沒那麼艱難了。

    可雲城,汝城,慶城這三城城主不一樣。

    他們做不到像崔思遠那樣,為了百姓,又或者是為了保家衛國的將士們,犧牲自己的利益,冒著被朝廷怪罪的風險去開倉取糧。

    他們憑什麼要擔這份風險?

    說白了,刀子沒挨到自己身上,是不會知道痛的。

    有郾城在前面擋著,就算是匈奴兵來了,雲城,汝城,慶城這三城受到的破壞也比郾城小多了,所以他們覺得這事輪不到他們頭上。

    就算是匈奴兵真的打過來了,那他們還可以提前逃跑嘛!

    百姓死就死了,他們能逃掉就好。

    但把要上繳的賦稅交給原家軍就不一樣了,這要是朝廷怪罪下來,說不定皇上會覺得他們這是結黨營私,勾結原家軍意圖謀反呢……

    遭到慶城城主的拒絕後,楊副將一改剛才商量時候溫和的模樣,他把大刀往肩上一扛,就是一活脫脫的兵痞子︰“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情,我不是來跟你商量的,我是來通知你,慶城糧倉的糧食,被我們原家軍征收了。”

    同樣的對話,也發生在雲城和汝城——

    “雲城糧倉的糧食,被我們原家軍征收了。”

    “汝城糧倉的糧食,被我們原家軍征收了。”

    三位原家軍將領的態度都非常強硬,這也讓三位城主開始慌了,當兵的一旦不講道理了,可不是他們這些文人能夠對抗得了的。

    “放肆!這是朝廷征收的賦稅糧,你們原家軍憑什麼隨意征收?你們原家軍這是想造反不成?”

    慶城城主故意提高了音量,想要在氣勢上壓楊副將一頭。

    這個時候,他只能選擇先把造反這頂大帽子扣下去,想讓楊副將收斂一點。

    慶城城主哪知道,他這話一出,楊副將就懶得跟他嗶嗶了,直接大刀一揮,慶城城主腦袋和身體分了家,那個腦袋咕嚕嚕滾出老遠,一直滾到了門口處。

    事情發生得太快,慶城的守衛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們城主都被殺了。

    而楊副將帶來的原家軍,一個個氣勢高昂,讓這些慶城的守衛們都不敢有什麼動作。

    算了,城主都死了,他們反抗還有什麼意義呢?

    “跟老子說造反?你們這些狗東西也配!打戰的時候一個個躲在後面嚇成慫蛋,嗶嗶的時候倒是比誰都能說。既然這麼能嗶嗶,那就跟閻王說去吧,看能不能把自己的命給說回來。”

    楊副將對著慶城城主腦袋滾出去的地方吐了一口痰。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雲城和汝城。

    雖然過程出了點小意外,但經過一番鮮血的洗禮,楊副將和另外兩位原家軍將領三人都順利從雲城,汝城,慶城這三城運回了糧食。

    這三城的守衛們害怕極了,他們跟原家軍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以前皇權壓著,原家軍還比較收斂,可現在看原家軍這氣勢……總覺的,原家軍隨時都有可能反了。

    現在原家軍行事太過激進,氣焰太盛,這些消息自然也傳到了京城。

    軒轅昊接到這些消息後,整個人更加的暴戾了,同時還有些擔心,原無跡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原家軍真的要反了嗎?

    軒轅昊其實也知道,自己拖著不給糧草的事情做得很過分,但是他不能再讓原無跡打勝戰了。

    現在百姓都隱隱有種只知道原大將軍而不知道皇帝的感覺了,原無跡要是再繼續打勝戰……威脅太大了。

    皇帝的疑心病向來都是很重的,而原無跡這種功高震主的,確實威脅太大。

    如果原無跡願意留在後宮,那當然是最好的,可現在……

    軒轅昊一巴掌打在一個後宮美人的臉上,這美人與原無跡長得有幾分相似,當然也只是形似,外貌倒是有五分相似,但是神韻差太多,而且畏畏縮縮的,看得軒轅昊生氣,又是一腳踹了過去。

    無跡怎麼可能露出這種神情?

    寢宮的門突然被一腳踹開,伴隨著讓軒轅昊厭惡無比的聲音︰“皇帝哥哥可真是威風啊,都不上朝了,就在後宮里欺負這些殘次品?”

    “軒轅靜!誰讓你進來的!你好大的膽子,未經朕的允許,你竟然敢私闖皇宮,你是有幾個腦袋可讓朕摘的?”

    軒轅昊疾言厲色,然而慧敏公主完全不在怕的,她對著皇帝擺出一張嘲諷臉,譏笑道︰“瞧瞧我們皇帝陛下做的好事啊,竟然瘋狂到這種地步了,妄圖制造出無跡的臉嗎?可假的終究是假的,這些殘次品能滿足你嗎?”

    “皇帝哥哥,我的丈夫不是你能肖想的。”

    “軒轅靜,你嘲笑我?你又有什麼資格嘲笑我?無跡給你的那封休書,需要我念給你听听嗎?終究你也不過是和我一樣,什麼都沒撈到而已。”

    “那是和離書!再說那上面我根本沒有簽字,我們就還是夫妻……而且,我們還有一個孩子!皇帝哥哥,你知道的吧,無跡有多疼愛非兒,只要非兒在無跡面前說他想要娘,你覺得無跡還會堅持嗎?”

    慧敏公主笑出了聲,她看著軒轅昊,帶著一絲得意︰“我的好兒子,他會幫我的。而皇帝哥哥你……听說,你現在都不算是個完整的男人了哈哈哈哈哈……那讓我想想啊,皇帝哥哥你和後宮這些美人的關系叫什麼來著?哦對了……是叫對食是嗎?哈哈哈哈……”

    慧敏公主的嘲笑聲,完全刺激了軒轅昊那脆弱的神經,他提劍向著慧敏公主刺過去。

    慧敏公主躲開了,她跑著想要躲開,無奈軒轅昊發瘋一樣舉著劍在後面追著她跑,最後兩人在寢宮里圍著柱子跑。

    之前被軒轅昊打的那個美人都看呆了。這,皇帝和慧敏公主……都瘋了嗎?

    -

    皇宮里還在上演著鬧劇,在原是非把原家軍將領們都叫過來之後,原無跡已經開始安排部署了。

    “各位,我接到消息,匈奴此次集結了十萬兵馬。”

    原無跡這話一說出口,下面的將領們立馬炸開了鍋。

    “這怎麼可能,今天來的匈奴兵,再怎麼看也不超過五萬啊!”

    “就是就是,若真是十萬兵馬,他們耗都能耗死我們。”

    “末將請問將軍,這消息是哪里來的?”

    這些將領們都持了懷疑態度,這也難怪,呼延田帶來的兵馬本就只有三萬,要不是劇情提示這次總共是十萬,原無跡也可能會大意。

    “稍安勿躁。消息來源絕對可靠,我受到消息就派出探子查探了,剛剛探子來報,也證實了消息的準確性。這次他們左賢王帶來的確實只有三萬兵馬,剩下的七萬,是由他們匈奴的右閑王和大將軍高持分兩路帶領的。”

    “將軍,絕對不能讓他們三路人馬匯合!”

    “將軍,我們必須要做點什麼了?”

    “將軍……”

    將領們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原無跡抬了一下手,原本還吵吵鬧鬧的將領們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原無跡。

    “這也正是我想說的,在此我想問諸位,有沒有興趣,跟我去干票大的?”

    作者有話要說︰無跡︰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軒轅家兩兄妹狗咬狗開始了

    今天日萬完成了,既然八月是一個好的開始,那這個月就日六吧,可能偶爾會掉落日萬或者日九(如果日九了請默認我是日萬)

    感謝在2021-07-3112:37:41~2021-08-0120:51:5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軻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汐10瓶;韞絳5瓶;那一年我禿了……、粽子一口一個枕籍沓沓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