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票大的?

    將士們的眼神在片刻呆愣之後,都顯得有些躍躍欲試,大家更為熱切地看著他們的將軍,期待著將軍接下來的話。[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原是非從崔大人那邊帶回來的糧只夠吃三天,而這三天楊副將他們肯定是來不及從三城趕回來,我想去殺了右賢王和高持,可有人願隨我同去?”

    原是非︰???

    眾將領︰!!!

    將軍你認真的嗎?

    于敵軍幾萬人中取敵軍將領首級,這……

    “將軍你冷靜一下,事情還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衛西一個先鋒,又要開始勸主帥了,這種心情,誰能理解?

    右先鋒郭林表示他能理解︰“將軍,末將知道您武藝高強,但……”

    “諸君不必再勸,我既說得出,自能做得到,便如白天戰事一般。諸君若是不願,我便一人前往亦可。”

    衛西︰“……”

    郭林︰“……”

    “末將願隨將軍前往。”

    短暫的沉默之後,眾將士紛紛響應。

    笑話,他們怎麼可能讓將軍一人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爹,我也要去!”

    “叫我將軍!”

    談正事的時候,原是非突然來一句爹,弄得原無跡差點露出本性。

    “好的爹。”

    原是非慣性回應,然後神色尷尬地改口︰“對不起爹我錯了,啊不對,將軍我錯了……”

    原無跡︰“……”

    所有將士都想跟著原無跡一起去,這是對大將軍的信任,但原無跡是去搞偷襲的,又不是去正面打戰,帶這麼多人做什麼?

    “選出最擅長騎射的一百人跟我出發,其余人守城待命。”

    原無跡命令既已下,沒被選中的將士們雖然遺憾,但也只能听命守城。

    軍人最重要的就是服從。

    然而,原是非還是想要爭取一下。

    原無跡想也沒想就拒絕了︰“你現在還太弱了,不太適合。”

    原無跡是絕對不願意帶一個拖後腿的給自己找麻煩,否則他還要分心救人……想想都窒息。

    “爹,你每次都這麼說,那我到底什麼時候能上戰場啊?”

    原是非覺得父親又在敷衍他,每次都給他希望然後又不帶他上戰場,怎麼可以這樣?

    “下次一定。”原無跡說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原是非︰“……”

    原是非憤憤地看著父親帶著一百人的小隊離開,大晚上的,他也不想睡覺了,就把負重帶上,繼續訓練。

    他就不相信了,作為原無跡的兒子,他連上戰場的資格都沒有!

    哼!終有一天,他要父親對他刮目相看!

    -

    原無跡帶著這一百人的小隊,快馬加鞭趕到了右賢王安營扎寨的位置附近,臨到近了卻放慢了步伐,最後直接停了下來。

    “將軍,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郭林臉上的神色已經由之前的擔心變為了興奮,能當上先鋒,郭林絕對不是什麼畏縮之人。

    “等。”原無跡只簡單說了一個字。

    “啊?”

    眾將士不理解,之前快馬加鞭,愣是用最短的速度跑到了這附近,為了不被發現,在附近就開始減速了,而現在……

    難道不是應該天降神兵去殺個片甲不留嗎?

    “我們才一百人,對方三萬,殺得過來嗎?”原無跡擦拭著自己的長刀,今晚這武器也要飲血了。

    “將軍的意思是……”

    “等吧,等到午夜時分,人最放松的時候。那時候我先去宰了右賢王,你們去放火燒了他們糧草。”

    原無跡懶懶吩咐著,听著他的聲音,都感覺他像是快要睡著了一般。

    本來刺殺右賢王,他一個就夠了,他之所以帶一群人過來,就是想讓他們趁亂放火的。

    當然,還有給他爭取時間,殺完右賢王之後,他可以趕去下一站殺人。

    原無跡的想法是瘋狂的,然而他本人又十分冷靜,看他說話看不出一絲瘋狂之態。

    如原無跡所料,午夜時分,是防守最松懈的時候。

    眾人都昏昏欲睡,別說是匈奴兵那邊了,就原無跡帶來的這一百人,也在經過了之前的奔波後,快要睜不開眼了。

    “行動。”

    原無跡冷冷的兩個字,讓這一百將士們都徹底清醒了過來。

    然後他們就看到他們的將軍,一身黑衣在夜色中迅速掩去,再不見蹤影。

    因為是來搞暗殺的,原無跡並沒有穿厚重的盔甲,而是一身方便行動的黑色勁裝。

    原無跡敢來搞暗殺,也不是盲目行動的。

    之前他就做過了解了,匈奴的這位右賢王,非常怕死,怕到他的營帳外一定要重重守衛,一定要圍上個幾百人連蒼蠅都飛不進去他才安心。

    這次他願意帶兵出征,也是覺得穩操勝券才願意出來的,否則他還真不敢。

    這在原無跡看來就是愚蠢至極,像是生怕別人不知道哪間營帳里的人是他一樣……要不然這麼多營帳,原無跡就算是想刺殺,也真找不到哪個營帳是他的。

    當然……如原無跡這樣的,直接沖過來刺殺敵軍首領的將軍,怕也很難找就是了。

    潛入這被匈奴兵重重包圍的營帳,對于原無跡來說倒也沒有那麼難,他身影如鬼魅,在這種匈奴兵最松懈的時候,直接從營帳頂潛入。

    右賢王迷糊之間睜開了眼,驀的就對上了一雙金藍異瞳,那一瞬,心髒驟停。

    右賢王大腦空白了片刻,然後突然想起,這整個大陸,擁有異瞳的也只有原無跡一人。

    原無跡正在他的營帳中,跟他四目相對……

    右賢王瞳孔驟然放大,張大嘴,還沒來得及大聲呼救,就見原無跡手起刀落,右賢王的血飛濺到了營帳上。

    與此同時,外面的匈奴兵也亂做了一團,因為……

    有敵襲,燒了他們的糧草。

    原無跡帶來的那一百將士,也都是老手了。

    放火燒人糧草的事情,做得那叫一個熟練。

    悄無聲息的進來,原無跡卻選擇了大張旗鼓地殺出去,邊殺出去還邊喊著︰“右賢王已死!右賢王已死!”

    匈奴兵只見那黑衣人一手長刀殺退靠近他的人,另一只手上提著的,赫然就是右賢王的腦袋。

    原無跡殺出一條血路,順利和原家軍一百人匯合。他將右賢王的腦袋丟給衛西,依舊還是懶散的聲調︰“這腦袋收著,還有用處。”

    衛西接過血淋淋的人頭,就見他們大將軍又一刀劈了一個匈奴兵,然後扒了那匈奴兵的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將軍您這是……”

    “不要戀戰,回郾城。”

    原無跡的聲音還是他那特有的清冷,仿佛剛才殺人的不是他一般,只有那雙閃著寒芒的異瞳,見證著他剛剛做過怎樣瘋狂的事情。

    “那將軍您呢?”

    郭林急聲問道。

    “去殺高持。”

    原無跡說話的時候,已經換好了匈奴兵的衣服,這次他沒有騎烈焰馬,而是騎上了一匹從匈奴兵那搶來的馬。

    高持作為匈奴大將軍,和原無跡也算是老對手了。

    雖然高持打不過原無跡,可在原無跡之前,高持就是戰神,那也是聲名赫赫的人物。

    想要強殺高持,不能像是殺右賢王這樣,不然這樣濃重的殺意,怕是還沒靠近高持就被發現了。

    原無跡穿著匈奴兵的衣服,騎著匈奴戰馬,用最快的速度奔向了高持扎營的地方。

    “報!報!大將軍不好了,原家軍偷襲,右賢王、右賢王被暗殺了!”

    快接近高持大營的時候,原無跡就開始一遍遍高聲喊著。

    本來看到有人狂奔過來的匈奴兵,本欲加強戒備,听到這聲音都開始有些慌。

    來者僅有一人,又是他們匈奴勇士。

    這讓匈奴士兵們已經將這話信了一半,有人急著去帥營向高持匯報去了。

    而原無跡適時地,做出了跑死了一匹戰馬的樣子,整個人都從馬上摔了下來。

    他摔下來的這一幕,正好落入了高持的眼中。

    高持心中的戒備又放下了不少,他快步上前,走到原無跡面前︰“你詳細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都、都是狡詐的原家軍……”

    原無跡急促地呼吸大喘氣著,然後又接著說道︰“原無跡!是原無跡深夜摸入了右賢王的營帳中,然後……”

    “然後怎樣?”

    “然後,我就送他歸西了……”

    原無跡的身體微微前傾的同時,一把匕首送入了高持的身體。

    其實原無跡身體靠近的時候高持就感覺到不對勁了,他想要反擊的,然而原無跡動作比他更快。

    原無跡殺人那是老手了,既然一擊得手,匕首那肯定是刺中要害了。

    高持的反應也是極快,那瞬間擊中了原無跡的肩膀。

    原無跡肩上的傷本就沒有好全,這一掌直接讓他的傷口又崩裂開了,加上剛才又從馬上直接摔下來的,雖然是做戲,但也受了一點傷,此刻就是傷上加傷。

    原無跡忍著痛又補了幾刀,確保高持死得透透的。

    他做事向來這樣,要麼不做,做了就一定要看到結果。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匈奴兵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的大將軍已經死在了原無跡的手上。

    匈奴兵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但原無跡那模樣太嚇人了,那張絕美的臉上全是血,給人一種相當詭異恐怖的感覺,加上那天生異瞳,讓人覺得很是不詳。

    匈奴兵不敢靠近,便紛紛開始放箭。

    原無跡拿高持的尸體做盾,擋下了飛射過來的箭,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且戰且退,在殺了十幾個匈奴兵之後,又搶了一匹戰馬,翻身上馬,還不忘把高持綁在身後,繼續為他擋箭。

    饒是如此,密集的箭矢飛射過來,原無跡還是中了一兩箭,好在都沒傷到要害。

    匈奴兵也只敢對著原無跡放箭,看他跑遠了卻是不敢追,最主要的還是現在他們匈奴大將軍都死了,沒有將領的情況下,匈奴兵已經亂了,根本組織不起來有效的追擊。

    原無跡就在刺殺了右賢王後,又當著所有匈奴兵的面強殺了匈奴大將軍高持,最後還順利離開了。

    其實原無跡自己也知道,這次的行動是有些冒險的。但為了不讓匈奴三方軍隊匯合,也只能這麼做了。

    而且,原無跡向來就喜歡在危險中求得生機,他也習慣了。

    等原無跡趕回郾城城門口的時候,他已經感覺到肩上後背濕了一片。

    “是我爹!快快快!快開城門!”

    自從原無跡帶出去的一百名原家軍回來後,原是非覺也不睡了,訓練也不練了,就守在城牆上,翹首以盼等著父親回來。

    他心里很慌,很害怕父親就這麼一去不復返了。

    原是非在這種精神完全緊繃的狀態下,靠在城牆上竟然睡著了。

    原是非做了一個夢,夢中父親死了,就和父親說的那樣,被娘親一杯毒酒害死的。

    父親死後一直以魂魄的狀態陪在自己身邊,可笑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還傻傻的為狗皇帝賣命,最後連自己的命也搭進去了。

    他看到了父親死得那麼慘,自己又死得那麼慘……父親連死後都不放心自己,自己真是愚昧可笑……

    原是非被嚇出了一身冷汗,然後夢就醒了。

    原是非現在已經對娘親不報什麼希望了,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自己和父親都可以好好的。

    這個時候看到父親回來,原是非的喜悅可想而知。

    父親,一定不能再出事了!

    原是非大喊之後,就跑下去迎接自己的父親。

    原無跡老遠就听到了傻兒子興奮的叫聲,神經也終于放松了下來。

    人一放松,身體也隨之一歪……

    “爹!”原是非加快腳步上前,接住了倒下來的原無跡。

    作者有話要說︰忙里偷閑寫的,第二更等我有時間在再寫

    感謝在2021-08-0120:51:59~2021-08-0211:44:3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訶2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借口、粽子一口一個枕籍沓沓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