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是非沒想到自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又一次看到了父親渾身血淋淋的模樣,那一刻,他渾身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只覺得手腳發涼,半天都不能動彈。【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心里涌上一股莫大的恐懼,他害怕……害怕夢境成真。

    父親……不會有事吧?

    “小公子,你這麼接著將軍,不累嗎?”

    直到衛西走過來問他,原是非才反應過來,他維持這個姿勢很久了。

    “衛大哥,幫我扶一下我爹,我手腳麻了……”

    原是非連忙開口,以掩飾自己的心虛。

    “叫什麼衛大哥,叫衛叔叔,我和將軍可是一輩的!”

    衛西嗓門超大,他從原是非的身上接過原無跡,還不忘調侃一下原是非。

    原是非畢竟還只是個十二歲的少年,縱使被原無跡訓練了一段時間,而原無跡也並不是彪形大漢,可一個成年人的重量,對于小少年來說還是過于沉重了。

    接過原無跡身體的時候,衛西的手踫到了原是非的手,只覺得原是非的手冰涼刺骨,竟似乎比將軍身上還涼。

    “小公子,你手怎麼這麼涼,快些回去吧,別著涼了,否則我們怎麼向將軍交代?”

    衛西這才意識到,原是非已經在城門口等了將軍一夜了。

    “我爹都這樣了,他還能管到我嗎?”

    原是非很是不滿,自己好好一個爹出去的,回來就成了個血人。

    雖然天色黑父親又穿著黑色勁裝,可父親的臉上都是血,身上是濃重的血腥味,肩背觸之也是一片濡濕。

    原是非用袖子給原無跡臉上擦了擦,等依稀能看清父親的模樣了才停手,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了,從馬上摔下來的另一人。

    好家伙!這人背上怎麼這麼多箭?他這是見到真人版刺蝟了嗎?

    看這人背上這麼多箭,而自己父親背上只有兩根箭,他大概也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父親還真是會物盡其用,人都死了還要榨干人最後一點利用價值。

    原是非這樣想著,就伸出腳在那死人身上踹了兩腳。

    “小公子,人都死了,你怎麼還踹人?這可不好,要是換做我……我一定踹得比你更狠。”衛西頗為遺憾地嘆了口氣,自己還扶著將軍呢,不能去踹人,可惜了……

    “衛大哥,這人是誰?”

    原是非看衛西這模樣,覺得衛西可能還挺厭惡這人的,出于好奇他問了一下。

    “嘿!還能是誰呀,匈奴大將軍高持唄!將軍和我們分開後就是殺他去的……”

    “原來我爹就是因為他才受傷的!”

    這麼一想,原是非更氣了,腳下力道也更大,狠狠踹了那尸體幾腳,還猶自覺得不解氣。

    傷害了他父親還就這麼輕易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小公子,踹踹就得了,這尸體還能有用處呢。”听到動靜後郭林也跑了出來,一看將軍昏迷不醒,連忙上前和衛西兩人一起架著原無跡,好讓他舒服一點。

    囑咐了原是非一句後,郭林就向著城里大聲喊道︰“老羅!老羅你快點!快點出來,將軍受傷了!”

    “將軍怎麼又受傷了?”

    軍醫老羅鞋子都沒穿好,“踢踏踢踏”地背著他的醫藥箱就跑了過來。

    將軍受傷了那可是大事,容不得耽誤。

    囑咐衛西和郭林兩人將原無跡正面朝下,身體擺放平整,軍醫老羅扒下了原無跡的外衣,檢查起他的傷勢。

    一邊檢查,老羅的頭一邊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你們說說,你們這麼些個人,一個個身強體壯的,怎麼每次都讓將軍去沖在最前面?將軍的傷還沒完全好你們知道嗎?害不害臊?覺不覺得自己是個廢物?”

    “別罵了別罵了!孩子都快哭了……”

    郭林低垂這個腦袋,他難道不想沖到最前面去嗎?可將軍給他這個機會了嗎?他這個先鋒也很憋屈呀。

    “我爹……我爹沒事吧?”

    原是非終于趕到,看到軍醫老羅在不住地搖頭,誤以為父親的傷勢非常嚴重,到了沒救的地步了……

    原是非的眼眶立時就紅了,手中拖拽的事物轟然落地,他快步上前,嘴唇哆嗦顫抖著,卻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那掉落在地的重物,赫然就是高持的尸體。

    剛剛郭林說高持的尸體還有用,原是非就把尸體給拖回來了,雖然拖得過程有些艱難,不過人都死了,隨便拖拖也不用太在乎,反正這一路都是在地上拖拉拽過來的。

    “小公子別急,將軍體質還是很好的,不過這次真的需要好好養著了,否則以後會留下很多後遺癥的。將軍還年輕,不能這樣過度消耗自己的身體。”

    “嗯!”原是非含著淚拼命點頭︰“我看著爹!我一定讓他好好養病!”

    -

    疼……原無跡縮了縮身子。

    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疼痛感便鋪天蓋地的襲來,以及深深的疲憊。

    原無跡睜開眼,只覺眼前的事物都模模糊糊的,似乎還在搖晃個不停。

    一定是他睜開眼的方式不對!原無跡閉上眼楮拼命眨了兩下,再度睜開,眼前的事物總算是逐漸清晰了起來。

    “爹……”

    一睜開眼就看到自家的傻兒子,正跟個大狗狗似的,趴在自己床邊,軟糯糯的喊著自己。

    原無跡伸出手在他頭發上薅了兩下︰“怎麼一大早就過來了?”

    “不是一大早,爹,我昨晚就睡你這的。”

    原無跡︰“……”

    性格使然,原無跡並不喜歡和人太過接近。

    “爹你終于醒了,我去把藥給你端過來。”

    原是非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父親那一瞬間的僵硬。

    原無跡看著原是非一路小跑著出去,很快就將一碗藥端了過來。

    “這藥一直給你溫著的,爹你趁熱喝。”

    原無跡伸手過去準備接藥碗,原是非的手卻繞過他,將一湯匙藥喂到了原無跡的嘴邊。

    原無跡︰“……”

    我手還沒廢呢……

    原是非︰“……”

    爹你倒是喝呀!

    原無跡不張嘴,原是非就維持著舉著湯匙喂藥的動作,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看。

    原無跡依舊沒有張口,原是非的淚珠子,卻啪嗒一下掉落在他的手腕上。

    “爹,我好害怕呀……”

    只有這麼輕聲而壓抑的一句,還帶著抽噎聲,並沒有更多話語了,原無跡卻嘆了口氣。

    “我真是怕了你了,喂吧喂吧!”

    原無跡張開嘴,享受這傻兒子的貼心服侍。他這輩子都沒讓人喂過藥。真是……

    房門外,衛西和郭林扒著門口,看著里面父慈子孝的一幕。

    “老郭,這麼看起來,我們將軍還真是柔弱美人啊!看他那倚靠在床頭不勝嬌弱的的模樣,我仿佛看到了書中描寫的病西子……”

    “喲,老衛你竟然還讀過書?我以為你大字不是幾個呢……唉老衛,你說我們是不是當兵當的時間太久了,看到個男人都覺得眉清目秀的?”

    郭林嘆了口氣,他什麼時候才能娶到媳婦呀?

    “我們將軍難道還不夠眉清目秀嗎?”衛西對郭林翻了個白眼。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有沒有覺得,將軍自從上次受傷回來後,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將軍從來都是好看的,但以前我們不會過多關注到他的外貌,只會關注將軍厲不厲害。可自從上次將軍受傷回來後,總覺得將軍身上多了一種讓人無法言說的氣質……”郭林似乎自己也不太確定自己在說什麼,聲音越說越低……

    “我說,你們兩個臭小子扒在將軍房門口偷偷摸摸這是做什麼呢?將軍的容貌也是你們隨意能議論的?不是我說,你們還見過比將軍更好看的人嗎?”

    衛西和郭林同時感到肩上一沉,一回頭就看到了楊副將那一張大臉。

    “哎喲老楊你回來這麼快!早知道你能這麼快趕回來,我們大前天晚上還搞什麼突襲?那將軍也就不用受那麼重的傷了。”

    “大前天晚上?”

    原無跡清冷中帶著疑惑的聲音傳出來,門口的三人自知躲不過去,一個個排著隊進入,臉上的神色都有些尷尬,齊齊喊了聲︰“將軍。”

    原無跡對著他們點點頭,輕聲問道︰“我睡多久了?”

    他揉著自己的手指關節,喝完藥人也恢復了一些精神。

    “爹你睡了整整兩天兩夜了。”

    那天原無跡殺完兩個人回來天都已經蒙蒙亮了,或許是因為一夜未睡又精神高度集中,再加上受傷了,所以原無跡這一昏過去就昏睡了整整兩天兩夜,要不是軍醫老羅一再保證原無跡沒事,原是非都怕自己堅持不下去了。

    害怕父親醒了自己不知道,原是非就一直待在原無跡的房中,等著他醒過來。

    兩天兩夜?那還真是挺久的,原無跡記憶中,自己好像就沒睡過這麼長時間,看來是真的累了。

    原無跡點點頭,又問楊副將︰“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其他人呢?”

    “將軍,糧食恐怕還要兩三天才能運到。末將去的慶城離郾城最近,末將心里擔心,放心不下郾城的情況,所以才跑死了幾匹馬,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來的。其余運送糧食的隊伍還要晚些天才能到。”

    “嗯,我知道了。”

    原無跡再次點頭,他本就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現在倒是不急。

    匈奴那邊都失去了兩個首領了,原無跡並不認為左賢王一人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將軍,我們接下來怎麼做?”楊副將三人齊聲問原無跡。

    “守城,等糧草到了,就打一戰。”

    原無跡說的就像是等糧食到了,吃個飯一樣簡單。

    看到將軍這麼有信心,這麼有活力,其余幾個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一時間,空氣中充滿了快活的氣息。

    然而——

    “將軍!將軍不好了!”

    外面突然有一個士兵急匆匆向這邊跑了過來,神色慌張。

    衛西︰“不好你個頭啊!將軍好得很!”

    郭林︰“你說說你,穩重!知道什麼是穩重嗎?你說有什麼事情是不能交給我們處理的嗎?怎麼什麼事情都要來找將軍處理,將軍不要休息的嗎?”

    衛西和郭林二人一個比一個聲音大,對著那跑過來的士兵就是一頓嗶嗶,說得那士兵一臉懵。

    原無跡︰“……”

    你倆擱這說相聲呢。

    “說吧,什麼事情?”原無跡輕聲詢問道。

    那士兵像是得到拯救般連忙開口︰“是、是陛下,陛下派遣使者來了,還帶了金牌過來的,下詔讓您回京別打了。匈奴向朝廷遞了求和書,請求停戰。”

    “噗嗤——”

    原無跡一下沒忍住笑出了聲。

    現在說不打了?他們不是還集結了十萬兵馬嘛,眼看著情勢不太好就說不打了?

    感情這戰是他們想打就打,想不打就不打的……哪有這種好事情?

    都到現在這地步了,這戰必須打!

    不僅要打,還要把匈奴給打趴了,打服了!

    原無跡看著過來報信的小兵,懶洋洋地開口問道︰“金牌在哪兒?”

    “還在京城來的使者那兒,等著將軍過去接令牌呢!”

    “就說本將病入膏肓快死了,接不了金牌。就……你幫本將接著吧。”

    小兵︰???

    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原無跡給了前來報信的小兵一個肯定的眼神︰就是這種操作!

    原無跡現在正是連敷衍軒轅日天的心情都沒有了,也懶得派出自己得力的手下去周旋,那所謂的“金牌”嘛,隨便找個人接就行了。

    本就不在意的東西,何必去花心思?

    原無跡這態度,把前來傳令的使者給氣個半死。很想發作又不敢……

    即使遠在京城,使者也知道原家軍都是一幫瘋子,尤其是大將軍原無跡!

    他們這幫人干得好事,也都已經傳入了京師……

    好好一個大將軍,不好好听話打戰,竟然跑去刺殺敵軍主帥……

    使者其實也不想來郾城的,這地方又苦又沒有油水,關鍵還要面對瘋了的原家軍……要不是實在沒辦法了……

    使者罵罵咧咧地將金牌給了小兵,當然他罵罵咧咧的聲音都不敢太大。

    等送走使者,小兵準備將金牌呈上來給原無跡的時候,原無跡連看都沒看一眼,直接就吩咐道︰“埋了吧。”

    原無跡︰只要我沒看到金牌,就表示我不知道。

    至于軒轅日天的命令……等他打贏了回京城後,他會好好教軒轅日天做人的。

    -

    之前郭林說右閑王的人頭和高持的尸體還有用,那是真的有用。

    將右閑王的人頭和高持的尸體掛在郾城的城牆上,就足以震懾住匈奴人了。

    匈奴的兩名將領,就這樣死得毫無尊嚴。

    呼延田簡直要瘋了……

    明明是大好的形勢,他們匈奴三大將領集結了十萬人馬,準備干票大的。

    他們都以為這一次一定可以給大夏一個狠狠的教訓,郾城不過是囊中之物,四城肯定會很快拿下,那個時候,他們匈奴軍的美名,一定會響徹整個大陸。

    可誰曾想,他不過是睡了一覺,醒來形勢就完全變了呢?

    右閑王那個老匹夫死了……

    他們匈奴的驕傲,草原之鷹高持大將軍也死了……

    原無跡是瘋了嗎?

    一個大將軍他不好好打戰搞什麼刺殺?

    關鍵是,為什麼他搞刺殺還搞得這麼熟練……殺手都沒他這麼熟練專業吧?

    竟然真的于萬軍之中取敵軍首級了……那自己的腦袋還保得住嗎?

    呼延田越想越覺得可怕,怎麼辦怎麼辦?

    右閑王那老匹夫和高持平日里不都吹噓得很厲害嗎?怎麼關鍵時候就掉鏈子了呢?這要讓他如何一個人去抵抗原無跡那種瘋子啊?

    愁啊!

    呼延田愁得頭發一抓掉一大把,無奈之下只能屈辱地派人去給大夏皇帝送了求和書,表示匈奴願意和大夏交好。

    當然,這種交好,只是他們不出兵來打大夏,大夏每年給他們的東西少一點……呼延田可從來沒想過完全放棄大夏這塊肥肉。

    呼延田知道的,大夏人一向都慫,也就原無跡和原家軍是個例外。

    但原無跡再厲害也就是個將軍,他們大夏皇帝的話他敢不听嗎?

    就算大夏皇帝不下令,到時候大夏那幫想要投靠他們匈奴的官員吹吹風……何愁原無跡不被召回?

    只是可惜了,他們匈奴這次失去了一個名揚天下的好機會。

    然而呼延田怎麼都沒想到,原無跡還真就敢不听皇帝的調令。

    就在呼延田以為所有事情都完美解決了的時候,傳來了手下驚慌失措的聲音——

    “原家軍,原家軍打過來了!”

    一場沒有原無跡參與作戰的戰役,可匈奴兵還是輸了。

    這給呼延田留下了濃重的心理陰影。

    原家軍……實在太強了!

    即使沒有原無跡的指揮,原家軍也是一支成熟的隊伍了。

    呼延田被打崩了心態,只能更加積極地向大夏朝廷發出求和書。

    而軒轅昊也一次又一次的派使者送來金牌,讓原無跡停戰回京。

    然而金牌過來了,每次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隨便一個小兵接過了,甚至都不用問過原無跡,隨便找個地方就把金牌給埋了。

    令牌?沒見過……

    皇帝下令撤軍?不知道呀。

    戰?當然是要接著打!

    在這種情況下,胡延田也不敢指望大夏皇帝了,他左思右想,干脆自己主動向原無跡及原家軍求和。

    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原無跡正在吃他的好大兒為他削的水果。

    “求和?好啊,讓他親自來見我。”

    原無跡吃下最後一塊水果,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似乎下一刻就能睡著一般。

    作者有話要說︰我又日九了

    太難了,我想著多碼點字,然而今天工作事情很多,還好在今天最後時間里碼完了。肚子疼……

    翻看評論的時候翻到之前有一條,原來這主角也是死遁。我覺得我在文中寫得已經很清楚了,但還是再說一下吧。無跡不是死遁,是完成祈願者的心願之後,把之後的人生還給祈願者,人家是付出了代價的,不可能你一個任務者把人一輩子過完吧……而且無跡也沒有和人感情牽扯,之後那些祈願者願意單身還是找個人過一輩子都跟無跡無關了。

    感謝在2021-08-0211:44:34~2021-08-0223:48:3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訶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脈脈不得語6瓶;粽子一口一個枕籍沓沓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