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吹,戰鼓擂,在眾人的期盼下,蹴鞠比賽終于開始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第一場蹴鞠比賽的對戰方就是大夏和倭國。這兩支隊伍算是老對手了,雖說比賽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但在大夏隊和倭國隊之間……根本沒有友誼。

    兩支隊伍一上場,就有種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感覺。

    “將軍,你怎麼也在?”

    衛西正在找最好的位置觀戰,和他一樣的人還挺多的,眾人推搡之下,他就被擠到了原無跡的桌子前。

    原無跡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喝完之後才掃了一眼衛西︰“精神不錯,看來二十圈還是少了,再加十圈吧。”

    衛西一向精力旺盛原無跡是知道的,但是這都湊到自己面前了,要是不罰一下,都對不起他魔鬼將軍的稱號。

    看著衛西瞬間垮起個批臉,五官就跟揉搓在了一起似的,原無跡表示心情突然就愉悅了。

    他果然還是喜歡看別人倒霉。

    尤其自己還是別人倒霉的源頭的時候,愉悅加倍。

    “將軍,不要了吧,就放松一下……”

    “再加二十圈。”

    原無跡上下嘴唇一開一合,又給衛西加了二十圈。

    衛西︰“……”

    衛西伸出手死死捂住自己嘴巴,生怕自己再溢出一絲聲音,將軍直接給他加個五十圈,那他就可以給將軍表演一個原地去世了。

    衛西這樣原是非都看不下去了,他開口說道︰“衛大哥,你別瞎晃悠了,就坐在這看吧!快看!貳號小哥‘轉乾坤’好絕啊,真的就瞬間扭轉乾坤了,剛剛球都差點落地了。”

    衛西一听原是非這話也不客氣,趕緊跑到原是非身邊,用屁股拱了拱原是非,愣是兩人擠著一個位置坐下了。

    原無跡作為特邀過來的,位置自然是好的,不像是衛西他們自己過來看蹴鞠比賽的,還得擠著找位置。

    其實原無跡坐得地方就很寬敞,但衛西剛被罰了,哪里敢去蹭將軍的位置,就只能蹭原是非的了。

    原無跡自然也不會邀請衛西過來和自己坐一起,看著衛西和原是非兩人擠得都快黏在一起了,他也沒有絲毫的良心不安,轉頭就去看蹴鞠比賽了。

    能看的出來,大夏蹴鞠隊的少年們水平都挺不錯的,他們之間的配合也非常好,“拐子流星”讓球在幾個少年之間傳轉,仿佛大型踢毽子現場一般。

    然後肆號少年突然發動進攻,一個“燕歸巢”直接進球,大夏隊率先拔得頭籌。

    大夏隊少年進球之後,倭國隊明顯有了壓力,也更加認真對待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支隊伍的節奏越來越快,現場氛圍也越來越焦灼。

    圍觀群眾的心也提了起來,衛西和原是非兩人都跟大多數人一樣,大聲叫喊,嗓子都叫啞了。

    此時原無跡還是端著一杯酒在旁邊看著,他看著所有人的反應,若有所思。

    他將這些人的表現記了下來,想著以後若是有必要的時候,他也可以這麼演一下,但是……他真的體會不到這樣的感情。

    明明是這樣該熱血沸騰的時刻,可……他完全激動不起來。

    盡管雙方你來往,你得一分,趕一分,始終拉不開差距,但能看得出來,大夏少年隊的體力明顯要優于倭國隊,時間一長,倭國人的劣勢就體現出來了。

    大夏隊參號少年一個“玉佛頂珠”,將球傳給了伍號少年,伍號少年一個“雙肩背月”,球流暢的在少年肩背劃過。

    這些少年展示著自己高超的技巧,看得人們又是連聲叫好。

    大夏隊和倭國隊的比分漸漸拉開來了,倭國那邊急了……

    說什麼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當然也只是說說而已,最終……倭國隊還是走了以前的老路,變得不老實起來,在大夏少年隊再次進球時,他們的腿直接鏟過球門,企圖截球。

    大夏這邊的裁判一看想要吹哨,然後倭國和高麗的裁判卻一起按下了他們手,然後就是狡辯,說這根本不算違規。

    大夏隊的教練差點被氣得吐血,你管著這不叫違規?敢情那一腳沒鏟到你們倭國就不算違規是吧?

    單球門蹴鞠本來就是沒有身體直接對抗的,如今搞成這個樣子竟然還說沒違規?

    剛剛的那一幕,原無跡盡收眼底。

    那一刻,他手中的酒杯碎了。

    原是非和衛西嚇了一大跳,立馬安靜下來,看著原無跡。

    “爹,你怎麼了?”

    “將軍,您這是……”

    雖然原無跡臉上的神色還是淡淡的,但是衛西一下子繃緊了身上的皮,就怕將軍一個不高興又要罰自己。

    “你說,那裁判是不是瞎了?”原無跡的聲音不帶絲毫感情。

    “嗯……也許是身殘志堅,瞎了還堅持做裁判呢?這麼一想,還挺感人的。”

    衛西點點頭,附和著原無跡的話。

    原是非︰???

    不是……那兩個裁判竟然是瞎子嗎?那還真是挺勵志的,他竟然一點都沒看出來?

    原無跡用帕子擦拭了一下手上剛剛沾到的酒水,長臂一身,直接拿走了原是非桌上的酒杯。

    “爹,還沒喝呢!”

    原是非想搶回酒杯,然而到了原無跡手里的東西,他怎麼可能還搶得走?

    “爹,你搶酒喝?”

    原是非睜大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父親,父親什麼時候這麼幼稚了?

    “未成年人禁止飲酒。”原無跡搶兒子酒喝也搶得理直氣壯。

    衛西︰“……”

    衛西就差捂住眼楮了,他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看到!

    原是非︰“……”

    爹你想搶酒喝就直接說好了,扯什麼不能喝酒,明明在郾城的時候都喝過了……

    “裁判既然瞎了,那兩大眼珠子擱眼眶上也沒什麼意義……”原無跡說著話,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後,站起了身。

    剛剛倭國那違規的動作,只要是有眼楮的就都看到了,大夏百姓們群情激奮,都要求裁判給罰。

    然而裁判們不僅眼楮是瞎的,耳朵也是聾的,看不到听不見,還讓比賽繼續。

    倭國和高麗裁判,雖然他們的行為很讓人不齒,但是站在他們的立場上,他們是在維護自己國家的利益。

    最最惡心的是大夏的一眾官員,明明百姓們都知道生氣,那麼多官員在,竟然沒有一個有反應。

    裁判沒有喊停,比賽的少年也沒辦法停下,只能繼續比賽,可現場已經亂做了一團。

    然而就算是這種混亂的局面,原無跡站起來的時候,依舊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原無跡這樣的人,似乎天生走到哪里都是吸引人目光的。

    他一動,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尤其是大夏的官員們,之前看原無跡只顧喝酒,根本就不關注比賽的,現在怎麼……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看著原無跡向自己走來,軒轅昊也有點慌。

    這種慌他分不清是心動還是害怕,只覺得心跳加速,越來越快。

    今天原無跡一身白衣,仿佛天人下凡。

    哪怕知道原無跡心狠手辣,可看著他這張臉,就會讓人不自覺地淪陷下去。

    “愛卿,可有事?”

    “臣有一事不明,還望陛下解惑。”

    原無跡剛剛喝了不少酒,臉上有些紅暈,將他整個人襯托得更加艷麗。

    此刻他站了起來,無數女子的目光都投了過來。

    從前所有人都知道原大將軍只心悅于慧敏公主一人,所以即使心生愛慕也不敢表露,畢竟慧敏公主不是個善茬,沒人敢得罪。

    然而現在都傳開了,原大將軍已與慧敏公主和離。既然原大將軍都恢復單身了,那就是所有人都有機會。

    那些愛慕的目光,原無跡全都看不到,他眼含譏誚地看著軒轅昊︰“陛下,為何要選眼瞎之人當裁判?”

    軒轅昊︰“……”

    幾次接觸下來,軒轅昊大概也有點了解原無跡了。

    這話一問出口,明顯就是想要搞事。

    軒轅昊立馬反應過來,要求暫停比賽。

    只是剛剛的事情都已經發生過了,他也懶得追究。

    在他看來,不過是一個小比賽,不值得他去斤斤計較,大國就該有大國的風範。

    在這種心理下,軒轅昊看著原無跡,提議道︰“原愛卿,單球門蹴鞠雖然觀賞性強,但不如對抗性的刺激,不如讓他們換一種來比試?”

    原無跡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一眼軒轅昊,看來他還沒意識到問題在哪?

    不過原無跡也確定,就如倭國這樣的,喜歡犯規,那就絕對不會只有一次。

    于是他也沒有當場發作,算是接受了軒轅昊的這個提議。

    原無跡難得給軒轅昊一次面子,軒轅昊自然是很激動,當即讓兩隊換了比賽形式。

    大夏隊的少年們一听到要來對抗性的蹴鞠,明顯都有些排斥,畢竟對抗性的有了身體接觸,那就更容易受傷,這些倭國人最擅長耍陰招了。

    然而看到原無跡後,少年們的心中都仿佛吃下了一顆定心丸。有原大將軍在,他們相信原大將軍是不會讓他們大夏子民吃虧的。

    倭國人果然還是死性不改在比賽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又來了騷操作,鏟球的時候,直接對著大夏隊少年的膝蓋就鏟了過去。

    他們玩蹴鞠本來穿得就是特制的鞋,這一腳如果鏟實了,少年的膝蓋也要廢了……

    可即使這樣了,裁判依舊沒有吹哨喊停。

    大夏的裁判急得都要跳腳了,那倭國裁判卻仗著自己的體型優勢壓制住了大夏的裁判。

    “衛西。”

    衛西看得也是心頭火起,一听到原無跡叫他,難得的秒懂。

    衛西直接沖進了比賽場地,然後飛起一腳,直接將那倭國人踹飛了。

    “娘西皮的,在大夏國土上欺負大夏人,當們大夏都是死人不成?”

    衛西本來就是個急脾氣,此刻更是被氣得罵罵咧咧的,想把倭國所有人都踹個遍。他們大夏的好少年,憑什麼要受這個委屈?

    原無跡這次沒有下場打人,但是……他拔劍了。

    軒轅昊︰“……”

    別問,問就是害怕。

    不僅軒轅昊怕,很多人都怕。

    這個殺神一拔劍,誰都不知道他想殺誰。

    畢竟原無跡不僅狠,他還瘋。

    反正大夏的官員們一個個都縮著脖子,生怕原無跡的劍下一刻就對準了他們。

    好在原無跡出劍很快,並沒有讓他們等太久。

    只一瞬,原無跡就揮劍刺瞎了倭國裁判。

    “陛下,比賽場上,不需要瞎子裁判。不過既然是瞎子,總得名副其實才好。”

    軒轅昊︰“……”

    所以你就手動讓人變成瞎子了?

    軒轅昊只覺得無比心累,原無跡做事真是從不顧後果,這鍋不還得他這個皇帝來背嗎?剛打了高麗使臣才多長時間,這又刺瞎了倭國裁判,是生怕打不起來戰嗎?

    “愛卿,你做事是否太沖動了?”

    “陛下,這種不正風氣,難道不是陛下助長的嗎?”

    軒轅昊剛問原無跡一句,原無跡立馬就反問了回來。而且……軒轅昊根本就沒法回答,因為這確實是他助長的……

    軒轅昊很氣,他已經感覺到自己這個皇帝處處都被原無跡給拿捏住了,但偏偏又無可奈何,原無跡越是得罪這些國家,軒轅昊就越不敢得罪原無跡。

    笑話,都得罪光了,一旦開戰,不還得指著原無跡這個大將軍嗎?

    因為有原無跡在,這次大夏隊的少年們,贏得很漂亮也很徹底。

    有被刺瞎了的倭國裁判在,誰還敢不公正不公平不公開?是眼楮不想要了還是命不想要了?

    原無跡的這一舉動,無疑又贏得了民心。

    不管他是有意還是無疑,都讓軒轅昊更為忌憚了。

    他能感覺到,原無跡的聲望真越來越高,越來越高……他生怕有一天,百姓們會直接把龍袍披到原無跡的身上去。

    這場比賽,少年們肆意揮灑汗水,贏得開心,百姓們也看得開心,只剩下惴惴不安的皇帝和大臣們,還有……捂著眼楮“嗷嗷”叫的倭國裁判。

    但這都是他自找的……誰讓他不長眼呢?

    -

    “真不愧是將軍!”

    看完比賽回去的路上,衛西說出了這句楊副將的名台詞。

    本著學習老楊拍馬屁的精神,衛西希望將軍能夠別罰他了……總覺得這要是回去了,準保會被郭林笑死。

    “有話直說。”

    原無跡一雙沒感情的異瞳看著衛西。

    像衛西這樣的傻大個,心里是藏不住話的。

    “將軍英明,末將真是一點小心思都瞞不過將軍。”

    衛西照例先拍了個馬屁,然後才接著說道︰“將軍,其實覺得蹴鞠不錯,是否可作為們放松時候的游戲?”

    衛西這話一說出來,立馬就得到了原是非的熱情響應︰“爹,看這個可以!”

    原無跡看著笑容燦爛的衛西和原是非,然後他也笑了。

    他一笑,原是非和衛西立馬就不敢笑了。

    將軍這詭異的笑容……無論看多少次都能感覺到其中的惡意……

    衛西看了看自己的兩條腿,真是可憐啊,估計又要加圈了,他真的不會跑圈跑死嗎?

    “可以啊,用蹴鞠練兵,真是個好主意。”

    原是非︰“……”

    衛西︰“……”

    一定要這麼魔鬼嗎?

    -

    原無跡回到京城後,日子過得倒也很愜意。

    白天訓練原家軍,一到晚上皇帝就設宴請他。

    原無跡也不拒絕,有宴他就去,該吃吃,該喝喝……宴會上其他大臣都很不自在,只有原無跡一個最自在。

    當然,原無跡本來也就是那種人,別人越不自在他越自在。

    就這樣一連過去了好幾天,終于在某天的晚宴上,有士兵來報,倭國進犯了。

    軒轅昊原本還在想著,原無跡把倭國裁判眼楮刺瞎一事,怎麼跟倭國說好,畢竟人好好的來大夏,結果回去時就被迫瞎了,是真的不太好。

    結果……倭寇來襲,在沿海的禹城登陸後,就實行了三光政策,其行徑令人發指。

    軒轅昊不得不終止了晚宴,將原無跡和幾名大臣叫到御書房商討正事。

    軒轅昊叫過來的這些個人,除了原無跡,全都是主和派,包括軒轅昊自己……

    這些主和派的官員們,都是一個看法,認為此次倭寇來犯,都是原無跡招來的,否則人好好的怎麼就來侵犯他們大夏了,以前都沒有過啊!

    “陛下,微臣以為此事乃原大將軍過激行為引起的,原大將軍應給倭國道歉。”

    這大臣一開口就想著道歉,根本沒看到事情的本質是什麼。

    然而如這大臣一樣看法的人還不少。

    原無跡沒開口,只冷冷看著他們,想听听他們還能發出怎樣智障的言論。

    這些話實在是太不中听了,原無跡還沒表露出生氣,就有人先生氣了。

    “你腦袋上長得是豬腦子嗎?道歉道歉,你怎麼不去跟倭寇所有人全跪個遍?”

    御書房的門被踹開,長公主從外走了進來。

    “這件事情不很明顯嘛,倭寇一直居心叵測,從一開始就打著大夏的主意了。派些沒用的使臣過來以賀壽為由吸引注意力,然後他們的主力部隊就開始攻打們沿海城池……”

    “原大將軍刺瞎那倭國裁判才幾天,怕是連消息都沒傳回倭國吧,怎麼他們還能這麼快就派人來給大夏示威了?倭國派來的那些人,不過都是些棄子罷了,瞎就瞎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慧敏公主一走進來就連著說了好幾句話,說到這她才稍稍停了一下,凌厲的視線掃向在場的眾位大臣︰“朝中就是你們這種廢物太多了,大夏才會被那種彈丸之地的小國輕視,隨便什麼玩意兒都想來欺負一下。”

    慧敏公主的話說得難听極了,那些主和派的官員們,本就看不上女人,又被女人罵得狗血淋頭,這怎麼忍得了?當即一個個摩拳擦掌,都想要噴回去。

    朝中局勢向來如此,主和派的人看不起主戰派的,主戰派的也向來瞧不上投降派的。

    剛剛的晚宴慧敏公主也在,雖然皇帝只招了這麼幾個大臣過來商議,但慧敏公主有自己的情報來源,她知道軒轅昊跟眾大臣要商量的是什麼事情。

    皇帝不願意讓她參與討論,她就自己踹了御書房的門進來,多大點事?

    反正有原無跡在,死不了的。

    “公主殿下,你一個婦道人家……”

    “別跟本宮說什麼女子不得干政,本宮只知道,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麻煩諸位大人去看看,去听听,了解清楚禹城的慘狀再來跟本宮說道。”

    慧敏公主的戰斗力很足,說得那幾個主和派官員節節敗退,最後說不出話來。

    這也讓慧敏公主更加瞧不起這些人,他們仿佛是天生跪在地上的一般,都這樣了,還想著去跟人道歉求和……大夏的子民都是白死的嗎?

    慧敏公主跟這些大臣爭執的時候,原無跡一句話都沒說,只是冷眼看著,像是在看一場鬧劇般。

    “夠了,都給朕閉嘴!”

    軒轅昊只覺得這些人吵得他腦袋疼,最後他看向了原無跡︰“原愛卿,你怎麼說?”

    “打。”原無跡只說了一個字。

    當然要打,這可是倭寇!

    他回京這些天,原家軍也一直都在操練,為的就是迎接接下來的戰役。

    原無跡話都說出來了,軒轅昊也只能表態要打。

    然而仗打是要打,但打仗不是說說而已的,還需要龐大的糧草物資,可現在的情況是……國庫空虛……

    軒轅昊特意把原無跡單獨留了下來,跟他說著這個問題。

    “陛下說國庫空虛,然而看陛下夜夜笙歌,前不久還大肆選秀了,怎麼這些時候國庫都不空虛,打仗就空虛了?”

    原無跡的眼神犀利得像是刀劍一般︰“陛下莫不是忘了微臣之前說過的話了吧,陛下又不想給糧草,可是想逼微臣造反?”

    “朕沒說謊,國庫是真的空虛,都……都被朕之前花完了……”

    軒轅昊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近無聲。

    從前,在軒轅昊看來,國庫就是他的私庫,他用自己的錢怎麼了?

    可現在到了需要用錢的時候,那是真的缺……

    “既然是陛下自己把國庫給用空了,當然是要陛下自己來填補這個空缺。”

    原無跡露出一個森冷的笑容,他是真的很想現在就把軒轅昊從皇位上拉下來,然而現在倭寇來犯,一個是沒時間收拾軒轅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要物盡其用,榨干軒轅昊最後的利用價值。

    “朕如何填補得上?”

    軒轅昊也很愁啊,花錢如流水,真到用時方恨少。

    “無跡,那些大臣們是真的有錢,但朕真的沒錢了……”

    “哦?大臣們有錢而陛下沒有錢……”

    原無跡念著這句話,而後突然壓低了聲音道︰“陛下,臣倒是有個好法子能讓國庫充盈起來,就看陛下做不做了?”

    軒轅昊︰“……”

    軒轅昊斜眼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劍……他難道有拒絕的余地嗎?

    沒有!

    -

    第二天的早晨,原無跡請假了。

    理由是膝蓋舊傷復發。

    群臣︰“……”

    這敷衍的借口,竟然還能听到第二次?

    真的是想上朝就上朝,不想上就不上,借口都不好好想想的嗎?

    可無論原無跡的借口有多麼敷衍,他還是找了借口的。

    今天的朝會異常壓抑,因為上朝的時候,陛下竟然帶著枷鎖上朝,還頒布了罪己詔,列出了自己一百宗罪……

    群臣當場直接傻眼,這又是什麼操作?

    然後軒轅昊就問︰“朕都犯了如此多錯誤,諸位愛卿就沒有犯過錯嗎?”

    群臣自然不敢說自己沒錯,連皇帝都做錯了。

    然而皇帝又是罪己詔,又是帶枷鎖上朝,認識錯誤都這麼深刻了,那群臣們能怎麼做呢?

    他們無法做到比皇帝更加深刻,就只能認罰,捐錢,好稍稍減少一下自己的錯誤。

    這個時候群臣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難怪原無跡要請假……原來是在這等著他們呢。

    群臣皆認罰捐款,原無跡的糧草裝備這不就有了嗎?

    事前準備工作做好這對一場戰役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上次就是吃了沒有糧草的虧,原無跡要親自以身涉嫌,雖然最後是勝利了,但其實還是相當冒險的。

    這次,原無跡求穩。

    糧草先行,原無跡是推後了幾天走的。

    離開之前,他又去見了一次軒轅昊,畢竟這貨還是有最後一點剩余價值的。

    當天晚上軒轅昊才剛睡著沒多久,就感覺到自己臉上一片冰涼。

    猛然睜開眼,就看到原無跡正站在自己窗前。

    心髒驟停……

    軒轅昊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怎麼又來了?”

    軒轅昊是真的怕了原無跡了,他挪動著屁股往里邊靠了靠,神色中有著警惕和害怕。

    原無跡用劍身拍了拍軒轅昊的臉︰“陛下這次干得不錯,繼續保持。”

    原無跡這話雖然說得極委婉,可軒轅昊還是覺得自己被恐嚇了。

    還好原無跡並沒有待太久就離開了。

    原無跡忙著去打倭寇,今天來這麼一下,也就是為了鎮住軒轅昊,讓他不要在自己打戰的時候又搞出什麼騷操作而已。反正他對軒轅昊也不抱任何希望。

    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原無跡就領兵去了禹城。

    盡管在听到士兵來報的時候就有了心理準備,但禹城的慘狀,還是有些超出了他們的心里預期。

    倭寇簡直就不是人!

    看著倒在地上的大夏女子,衣裳破碎,下面還被……

    整個畫面相當殘忍,視覺沖擊相當大。

    第一次接觸到這種事情的原是非直接就吐了。

    他沒想到人也可以是披著人皮的畜生的。

    那麼多的大夏女子,都被□□折磨致死……

    人為什麼可以這麼惡?

    原本的禹城,是個繁榮的地方。

    這里有美麗的景色,有絡繹不絕的商人,有和樂融融的禹城百姓,還有美麗動人的姑娘們。

    然而現在……

    整個城池都被一把火燒了,到處都是死灰,之前的景觀蕩然無存。

    原本吵鬧的街道,現在是死一般的靜,街道上再沒有了行人……

    老人小孩都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一個個都死狀淒慘,倭寇下手毫不留情,最慘的還是那些姑娘們,他們不僅被殺,死前還受盡了□□……

    原無跡也沉默了很久,才開口︰“就這樣,他們還想求和?感情只要死的不是他們,就都無所謂是嗎?”

    “將軍!們一定要殺了這些倭寇!”

    “殺了倭寇!”

    “殺了倭寇!”

    “殺了倭寇!”

    將士們的仇恨全都被調動了起來,所有人都高聲呼喊著︰殺了倭寇!

    “楊副將,現在倭寇到哪了?”

    原無跡抬手示意將士們先安靜下來,倭寇是肯定要殺的,但得先弄清楚倭寇的行蹤,才能有效截殺。

    “回將軍,倭寇屠光禹城後,南下去了鄴城。”

    “那還等什麼,抓緊時間去鄴城,不能讓鄴城也跟禹城一樣,被那群倭寇給毀了!”

    有著明確目標,又是群情激奮,再加上物資充沛,這次原家軍速度非常快,攔截到倭寇之後,一路將倭寇打著退回到了海上。

    如果換做平時,敵軍都退回到海上了,差不多也就可以收手了,然而這一次,原無跡不想收手,原家軍也都不想收手。

    禹城整座城池都被毀了,怎麼能這麼輕易就放過了倭寇呢?

    “將軍,您的心情末將很理解,末將也是一樣的心情,可是……可是原家軍水上作戰經驗少,如果等貿然追擊,水上作戰,反而可能會敗給倭寇,得不償失啊!”

    楊副將又何嘗不氣,甚至于他比其他人還要更多一分悲痛,他的妹妹就是嫁來了禹城,如今……生死未知,凶多吉少……

    如果可以,他想第一個沖上去殺了那幫倭寇,但是……不行!作為一個副將,他要輔佐好自己的主帥。

    “老楊,你說得對,原家軍,確實不擅長水上作戰。”

    原無跡閉了閉眼,再睜開的時候,已經斂去了眼中所有的情緒,他直接就地坐下,輕聲開口道︰“給你們講個故事吧。”

    楊副將︰“……”

    眾原家軍︰“……”

    現在這種時候,將軍講什麼故事啊?

    原無跡並沒有管眾人的反應,徑自說了起來︰“從前,有一支曹家軍,因為是北方兵,他們不習慣坐船,也不善于水上作戰。”

    原家軍︰啊,將軍這是在說們嗎?

    “于是他們用鎖鏈將船鏈接起來,船首尾相連,這樣連起來後便如履平地。”

    原無跡說到這,衛西舉手發言︰“將軍,你的意思是,們也可以用這種方法去追擊倭寇嗎?”

    原無跡沒理會衛西,接著說道︰“後來,趁著東南風,周家軍一把火將曹家軍這些連在一起的戰船全都燒光了。”

    原無跡這話一說完,衛西臉都嚇綠了……

    他剛說什麼來著?呸呸呸!

    “那將軍,這個故事到底是什麼意思?們該怎麼做?”

    郭林也忍不住急得問出了聲。

    楊副將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後才試探性地開口道︰“將軍,你的意思是……們要做周家軍,而不是曹家軍對嗎?但現在的問題是,們和倭寇的情況,跟故事里的曹家軍和周家君剛好完全相反啊,們不善水戰,而倭寇非常擅長水戰,他們根本就不會做出鎖鏈連船這種事……”

    楊副將說到這突然頓住了,有什麼東西從腦海中一閃而過,又似乎什麼都沒抓住。

    原無跡看著楊副將,眼中終于有了點笑意,楊副將腦子還是要比其他幾個直腸子好使的。

    “楊副將說得不錯,們就是要做放火的周家軍,至于倭寇善水戰而不會鎖鏈連船這件事情……他們不會,們可以幫幫他們啊!既然遠來是客,原家軍這點小忙,還是很樂意幫的。”

    原無跡在說這話的時候,腦海中的計劃就已經成型了。

    誠然他們現在的情況更像是赤壁之戰中的曹操一方,但這都不重要,沒有條件,可以自己創造條件。

    他們還是有優勢的地方的……

    倭寇遠從他們倭島而來,這一路已經很奔波了,到了禹城後又一點沒歇毀了一座城,還嫌不夠又下一城,然後就是被原家軍追著打給趕回了海上。這樣的倭寇,其實是很疲憊的,知道原家軍不善于水戰,他們本來也就沒離開多遠。

    相比較而言,原家軍狀態都還可以,比倭寇有精神多了。

    “就今天晚上吧,們人工幫忙一下,過去幫倭寇把船都連一下。”

    原家軍中好手很多,趁著天黑混入到倭寇中,幫忙把船給連了起來。

    “楊副將,你說著是不是天意呢,今晚,正好是東風呢!”

    原無跡說這話的時候是笑著的,然而眼中卻沒有半點笑意,一雙眸子冷冰冰的,等著出去綁鎖鏈的原家軍全都回來後,幾艘燃燒起來的小船,乘著東風駛向了倭寇的船只。

    一切都很順利,看著那燃燒著著的小船越來越靠近倭寇鏈接起來的大船,衛西有些遺憾︰“他們還在睡夢中就被燒死了,真是太便宜這幫倭寇了呢!”

    “不會。”原無跡的聲音很肯定。

    “會有人醒過來,然後去叫醒更多的人,他們會看著自己被活活燒死的。”

    “那也是他們應得的,殺大夏子民的時候,也沒見他們心慈手軟過。”

    “嗯,一步到位,直接火化,挺好的。”

    原無跡看著火光越來越盛,站起了聲,沒有感情的聲音吩咐道︰“守住各個港口,所有倭寇,不放過一個。燒不死的,們補刀,務必做到……全滅。”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寫得很不順,寫得時候頭很疼,讓我忍不住一直去想下個世界寫什麼

    我今天在想下個世界主角的設定,然後就想到病弱小哭包……病弱是肯定要的,身體非常非常差,要一直一直住院看病的那種(無跡︰想被我暗鯊嗎?)小哭包不是必須屬性,就設定原身身體非常敏感,疼痛比起一般人放大數倍,受到委屈和疼痛就會流下生理學的淚水……然後無跡就面上淚眼朦朧,內心冷漠吐槽,暗搓搓想著壞心思。(無跡︰你死定了)

    我覺得這樣反差萌挺好玩的,啊我腦海中浮現著無跡一邊流淚一邊干翻別人的畫面好萌。不過如果小可愛們接受不了小哭包這個設定也可以不加,可以評論告訴我鴨

    感謝在2021-08-0522:06:08~2021-08-0623:34:3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緋色琉璃,靈邪10瓶;冬眠的懶貓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