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倭寇們正做著美夢。[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誠然他們現在被原家軍追得狼狽逃竄了,但他們依舊相信,他們很快又會殺回去的。

    原家軍不可能一直盯著他們,只要逮到機會,他們又可以卷土重來。

    然而上天並沒有給他們卷土重來的機會。

    倭寇的美夢,被一場無情的大火給燒醒了。

    一個又一個倭寇自夢中醒來,然後發現整條船都被燒著了,他們叫醒同伴,想要逃散開來。

    然而最可怕的是,所有船都被連在了一起,這一場火仿佛是想要把他們所有人都燒死一般。

    反應遲鈍的倭寇,在大火中被活活燒死,他們看著大火灼燒著他們的皮膚,聞到從自己身上傳來的焦臭味而無可奈何。

    反應快的倭寇在第一時間選擇了跳入水中,本就疲憊的他們,在費盡心力好不容易游到岸邊的時候,就遭到當頭一刀,甚至還沒來得及上岸,就被砍死在了海水中。

    那一日,近海邊的海水都被染成了血色。

    原無跡真的做到了他之前說的那樣,將這些倭寇全滅,一個沒留。

    打了一場勝戰,本來是一件高興的事情,然而,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很悲壯。

    原家軍內部彌漫著一股壓抑的氛圍,所有人都沉默了許久,直到……一個士兵跪在了原無跡面前。

    “將軍!昏君不仁,奸臣當道,視天下百姓如草芥!懇請將軍為天下之主,我願追隨將軍,征戰天下。”

    這個士兵的話,讓大家維持了一陣短暫的沉默,原來還可以這樣,他們之前怎麼沒想到呢?

    之後是更多的人跪下,一個接著一個,最後竟齊刷刷跪了一片。

    所有人都異口同聲的喊道︰“將軍!昏君不仁,奸臣當道,視天下百姓如草芥!懇請將軍為天下之主,我等願追隨將軍,征戰天下。”

    一聲又一聲,這聲音響徹雲霄。

    原是非更是跪到了最前面︰“爹,我們還不可以造反嗎?”

    他這話說的頗有童趣,讓原本緊張的氛圍稍稍緩解了一些,眾人都目光緊緊鎖定在原無跡的身上,等著他發話。

    如今的皇帝,實在讓所有人失望透頂。

    軒轅日天也當了幾年皇帝了,毫無建樹不說,百姓過得比以往還更苦了。

    日子若能過得下去,誰又想造反呢?

    這些年,皇帝只顧著自己享樂,各種苛捐雜稅。對百姓極盡壓迫,對外卻是出手大方。

    對匈奴一味忍讓,邊疆百姓苦不堪言,時不時就要忍受匈奴人過來搜刮一番。

    朝廷嘴上說著主張和平,實際上就是投降主義,動不動就是割地賠款。

    對高麗出手闊綽,人家送來幾罐子咸菜,就要回一大堆的賞賜,嘴上說著是大國風範,可這些賞賜給高麗的東西,全都是靠著剝削百姓得來的。

    對倭寇也是不斷縱容,倭寇每年都會來沿海城池騷擾幾次。但朝廷從未重視過這個問題,現在倭寇更是直接毀了一城。

    禹城的百姓,朝廷又何曾在乎過?

    原家軍中也有不少出自禹城,或者是家中姐妹嫁到禹城來的。看到父母慘死,姐妹被欺凌,只要是個熱血男子,又有誰受得了這種屈辱?

    他們保家衛國,浴血奮戰,卻連家人最基本的平安都得不到保障?

    不僅僅是匈奴高麗和倭國,大夏對周邊所有國家的態度基本都是一樣的,對外軟弱可欺,對內重拳出擊。這也就導致任何一個小國都覺得自己可以來大夏分一杯羹,而大夏的百姓,卻過得苦不堪言。

    這樣的朝廷,還有什麼擁護的必要嗎?

    朝中若不是出了一個原無跡大將軍,這幾年百姓的日子只會更難過。

    大夏朝廷,慣來是重文輕武的,武將在外出生入死,卻一直都被壓制著,甚至有時候出征還要被人監視著。

    連將領的地位都低,那士兵們的地位就更是低到不可說,簡直連畜生都不如。

    當兵有生命危險,待遇還特別差,每年當年都是朝廷強制征兵,征完兵就會出現一大批逃兵。這種情況下,朝廷想的不是怎麼去解決這些問題,直接上來就是一個連坐,但凡有逃兵,全家處死。

    這樣的高壓政策,當兵的真沒多少心思打戰……

    除了原家軍,其他軍隊遇到別國打上來,基本都是輸。

    而這也就導致了朝廷對外態度上更軟,當兵的日子更加難過,惡性循環就形成了。

    本就破敗不堪的朝廷,在軒轅日天這幾年的帶領下,更是雪上加霜。

    所有人都希望能夠出現一個救世主來拯救他們,而現在,這個人出現了。

    原大將軍,就是大夏的救世主。

    禹城被毀就是一件導火索,讓所有人造反情緒高漲。

    此刻,所有原家軍都跪在原無跡的面前,請求他造反。

    而原無跡則是揉著自己的手指關節,他微垂著眸,半天都沒有答話。

    “將軍。”

    領頭的楊副將叫了一聲。

    “此事容後再議。”

    原無跡淡淡回了一聲,轉身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所有原家軍都面面相覷,也不知道將軍這是不是生氣了?

    難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將軍還對朝廷,對皇上抱著什麼期待嗎?

    “老楊,你說將軍這什麼意思啊?”

    衛西第一個就忍不住了,仗著跟楊副將關系好,就過來探听消息。

    “我怎麼知道將軍的心思?”

    楊副將給了衛西一個白眼。

    “小公子,你說將軍會同意嗎?”

    郭林看楊副將似乎並不知道什麼,就轉頭跟原是非探听消息。

    “這……”

    原是非撓了撓頭,一顆金屬小球從他的丸子頭里掉落下來,他連忙伸手一撈,將金屬小球撈住,只是他自己也因為詭異的姿勢差點摔倒。

    “哇小公子,你這負重還真是每天都帶著呢!”

    衛西大聲嚷嚷著,他們說話都是在原無跡的門外,就是想要原無跡給點反應。

    “那當然,我要變得跟我爹一樣厲害。”原是非挺了挺胸,又接著說道︰“我也猜不透爹會不會同意,你們也知道自那件事後,爹他變了很多,若是以前,爹一定不會同意,現在嘛……”

    原是非隱隱有種預感,現在的父親,多半會同意。

    說到那件事,衛西的眼中一下子竄起八卦的小火苗︰“唉你們說,除了將軍受傷,那次是不是還發生什麼……”

    “衛西!”

    原無跡的聲音突然從屋子里傳出,衛西頭皮一麻,果然就听到原無跡繼續說道︰“加二十圈。”

    衛西︰!!!

    將軍你這個魔鬼?

    每天多跑那麼多圈,他連鞋子都比旁人更費!

    衛西顫抖著兩條腿跑圈去了,郭林看著衛西跑開罵了一聲“呆子”,然後主動請命道︰“將軍,我去看著衛西,絕對不讓他偷懶。”

    在兄弟倒霉的時候,一定要再插兄弟兩刀。

    郭林說完也不等原無跡回應就趕緊溜了溜了。

    “小公子,你今天的訓練還沒完成吧?”楊副將突然問原是非。

    “啊對,楊叔那我也先走了,不然我完不成訓練了。”

    原是非現在已經有了上戰場的經驗了,可正是這樣,他才更加想要強大起來。

    看著三個活寶都走了,楊副將敲響了原無跡的門。

    “進來吧。”

    原無跡的聲音還是淡淡的,外面幾人的談論,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楊副將會來找他,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將軍,今天那第一個開口的小兵,是將軍授意的?”

    雖然是問句,但楊副將的語氣卻是肯定的。

    “你比他們聰明一些。”

    原無跡說話的時候,也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他正在練字。

    楊副將遠遠看著,只覺得將軍的字蒼勁有力,一如他這個人。

    原無跡的話,等于是承認了。

    這讓楊副將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好。

    雖然猜到了,可將軍承認了,他還是覺得這和記憶中的將軍不一樣了。

    原無跡和原身的區別很大,其實他身邊的所有人都能感覺出來。

    但這個世界的人顯然是沒听說過穿越任務這些的,也想不到這個上面,再加上原無跡的武功謀略,打仗的本事也都在,這些是模仿不了的。

    想想之前原無跡被囚重傷的事情,所有人都只當是將軍鬼門關前走一遭,轉了性子而已。

    但……區別是真的大。

    原無跡這個人,從小就懂的想要什麼就要自己去爭取的道理,所以他想要造反,自然要造勢。

    這種事情,必然不能是他自己提的。

    不然就像個亂臣賊子似的,會給人留下話柄。

    他要半推半就的,被推上去……不是我想要的啊,都是你們讓我上位的!

    原無跡從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救世主,但他確實可以給百姓們他們想要的生活,他有這個能力。

    他也無法做到與人共情,但……他能明白這些底層百姓和將士們的絕望無奈。

    “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原無跡放下手中的筆,看著楊副將。

    接觸到原無跡的視線,楊副將本來想要說出口的話就變成了︰“將軍,以後這種事情,還是讓末將來做吧。”

    楊副將的意思是,找人造勢這種事情,不應該由原無跡親自來。

    “好,那就交給你了。”

    能有人為原無跡分憂,自然是件好事。

    “將軍,既然你都造勢了,為什麼又要拒絕呢?”

    “我沒有拒絕啊。”

    原無跡抬起一雙“無辜”的眸子看著楊副將。

    楊副將︰“……”

    天吶,他為什麼會在將軍的眼神中看到無辜?

    楊副將大為震撼,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臉上的表情都繃不住了。

    看楊副將這個樣子,原無跡就挺開心的。老實人真是好欺負,稍微演一下就被嚇到了。

    原無跡當然不會說他剛才只是惡趣味發作,他直接接著之前的話說道︰“時機尚未成熟,再等等。你派人先去打探一下,我們離京追擊倭寇這兩月,軒轅日天又干了什麼好事?”

    原無跡是不相信軒轅日天在這段時間里能真老實安分,依著軒轅日天的性子,那肯定又得搞出點什麼ど蛾子。

    原無跡並不急著當皇帝,造反對他來說並不難。

    想要殺死一個人很簡單,痛苦也不過是一瞬間,但等死的過程絕對是一個非常漫長痛苦的過程。

    原無跡就是在刻意拉長這個過程,讓軒轅日天隨時擔心著他要造反,卻又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造反……每天都跟等死一樣等著猜著他什麼時候造反,這種心情絕對種煎熬。

    相信在這種煎熬中,軒轅日天絕對會做出更多離譜的事情。

    “末將知道了。”

    確定了原無跡是要造反的,楊副將的心就安定了,不管將軍要不要造反,反正有個明確態度就好,最怕的就是將軍會搖擺不定,那他們也會很難做。既然將軍確定是要造反的,那很多事情他們也好先安排下去。

    心情輕松了許多,楊副將連話語都輕快了起來。

    “將軍,末將尚有一事要稟告。”

    “說。”

    “將軍,末將接到消息,這次倭寇的主力部隊雖然被我們全滅了,但在他們主力部隊到達之前,他們派出了兩只小分隊探查消息,這兩只小分隊人數不算多,且跟主力部隊一直沒有匯合,成了漏網之魚……”

    原家軍這次對倭寇的作戰,可以說是十分成功,但成為漏網之魚的這兩支倭寇小分隊,也得盡快找到,否則以那些倭寇的德性,還指不定他們會做出怎樣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我之前就說過了,全滅。”

    全滅的意思,就是一個人都不能放過,更何況是兩只小分隊呢。

    為了找到這兩只小分隊,原無跡也不急著回京,而是率領著原家軍在周邊幾個城鎮找尋著。

    原無跡相信這兩只倭寇小分隊應該是走不遠的,不過這兩只倭寇小分隊也確實夠狡猾,尤其是在原家軍抓捕滅了其中一支小分隊後,剩下的那支倭寇小分隊變得更加難找了。

    他們不僅逃跑得快,還像是惡意挑釁原家軍一般,總會在原家軍到來之前,先□□那個地方的大夏的女子,然後逃跑。

    就這樣跟貓捉老鼠似的過了一個月,原家軍終于找到了這支倭寇小分隊,找到他們的時候,是在一個山洞里,百來號人的倭寇小分隊,他們正在欺辱抓來的大夏女子。

    原家軍一看這場面,當即就有爆脾氣的用刀劈死了幾個。

    “慢著,先將他們綁起來,直接砍死太便宜他們了。”

    原無跡都發話了,將士們自然是听將軍的話。

    而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少女直接搶奪了一個原家軍手里的刀,對準了之前那個欺負她的倭寇的脖子,用力一抽。

    那倭寇士兵的血濺了少女一臉,她卻像是沒有感覺一般,又用刀在那倭寇身上砍了數十刀。

    還是個懂得補刀的……

    因為少女異于其他女子的表現,原無跡多看了她兩眼。

    但也只是多看了兩眼。

    然而,原無跡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作為一個大將軍,自然是不用什麼事情都要他來處理的。

    那少女砍了好半天,確定倭寇終于死得透透的後,像是全身力氣都被抽盡了般跌坐在地,好半天,她才顫抖著手,將手中的刀遞給了被她奪刀的原家軍。

    少女顯然是第一次殺人,她也很害怕,但是……殺了那個欺辱她的倭寇,卻沒有半分遲疑。

    原家軍解救了這群可憐的女子,按照慣例詢問她們家在哪里,準備送這群女子回家。

    “不!我們不回去!”這群女子明明都很害怕,瑟瑟發抖,但卻全都搖頭,拒絕被送回去。

    “不回去?”

    郭林一听這話就發愁了,這群女子不回去那還想干嘛?難不成還要跟著他們原家軍?這絕對不行!

    任郭林怎麼勸說,這些女子都拒絕被送回去。最後郭林實在沒辦法了,只能去找原無跡。

    郭林把事情大概跟原無跡說了一遍。

    “將軍你說說這怎麼辦?就算她們不肯回去那也不能跟著我們啊,這像什麼話?軍中是不能留女人的!”

    軍中是不能留女人的,除了……軍ji,這話郭林沒說出口。

    原家軍的特殊也在于治軍嚴明,從未有過軍ji。

    這些女子跟著他們原家軍實在是不合適,不僅沒有好處,反而還會污了她們自己,也污了原家軍的名聲……

    郭林現在就只想快點把這些女子給送走。

    原無跡倒是沒郭林這麼煩,他想起那個懂的補刀的少女,覺得那少女跟自己還有點像,就來了點興趣。

    “有意思,帶我去見見她們吧,看看她們究竟想怎麼樣。”

    原無跡說話的同時放下手中的書,起身跟著郭林走了出去。

    一看到走出來的原無跡,那些女子齊刷刷全都跪了下去,顯然,她們也都知道原無跡才是真正能做主的人。原大將軍的名號,即使是這些小村子里的女子,也是听說過的。

    “你們要求見我,究竟何事?”

    原無跡站在那兒,一臉生人勿近的模樣。

    看原無跡這樣,大多數女子都嚇得不敢開口,就只有一個綠衣少女抬起頭來。

    “大將軍,我們不能回去?”她也有些怕原無跡,但她臉上的表情很堅定,也比其他女子更大膽一些,在其他女子都低著頭,不敢看原無跡的時候,只有她敢直視原無跡跟他對話。

    “為何不能回去?”

    “將軍,我們已經失了清白。即使被送回到村子里,也免不了一死,死前還會被村里人浸豬籠,致死都伴隨著那份羞辱。與其如此,還不如留著有用之身,報效國家。”

    綠衣少女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堅定。她大概是回答原無跡的時候才有了這個想法的,但有了個想法後,就堅定了這個想法。

    原無跡稍稍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這里不是現代社會,這個時代對女子的壓迫嚴重,似乎女子的貞潔比什麼都重要。而確實有很多地方,女子一旦失去貞潔,就要被浸豬籠,根本不管她們是不是也是受害者。

    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

    “所以呢?”

    原無跡依舊還是冷冷的,沒有如綠衣少女所期盼的那樣,表現出鼓勵和期待,更沒有同情。

    綠衣少女心下暗暗嘆了口氣,連所有人都稱頌的原大將軍,對她們女子也是這樣的態度,那她們真的還有機會嗎?

    綠衣少女只是頹喪了片刻,又抬頭看向原無跡,更加堅定地開口道︰“將軍,我們不回去,我們想要參軍。”

    “荒唐!哪有女子參軍的道理!”

    原無跡還沒說話,郭林就忍不住開口訓斥。

    這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綠衣少女根本不管郭林,只看著原無跡︰“將軍,請你給我們一個機會,我們會向你證明的,女子亦不輸男兒。”

    “這怎麼可……”

    郭林還待再說什麼,卻被原無跡打斷了,他的聲音冰冷依舊︰“證明?她們連向我開口求一個機會的勇氣都沒有,這就是你們的證明?”

    “將軍!”

    郭林瞪大了眼楮看著原無跡。

    將軍這話雖然看似在呵斥這綠衣少女,話中的意思卻分明是……

    綠衣少女顯然也听懂了原無跡的意思,她連忙看向其他的女子,鼓舞她們道︰“快說呀!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

    女子想要從軍,在很多人听來都只是一個笑話,原將軍卻願意讓她們證明……如果錯過了這次,就再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在綠衣少女的鼓勵下,其他女子也紛紛開口,求原無跡給他們一個機會證明。

    眼看著那些原本連看將軍一眼都不敢的女子,漸漸都敢開口請求參軍了,郭林和圍觀的原家軍都大為震驚,從始至終維持淡定的只有原無跡一人。

    原無跡眼中,從來都沒有男女之分,他也不會有想要維護男人權益的想法。

    在他看來,人只分為有用的人和沒用的人。

    所以,他很樂意給這些女子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好,原家軍從不接納無用之人,若你們真想參軍,就通過我的考驗吧。”

    原無跡會給出怎樣的考驗,不僅是綠衣少女她們這幫女子好奇,原家軍其他人也都很是好奇。

    說實話,即使是開明如原家軍,也很難接受女子參軍。畢竟以前就從未听說過有女子參軍的,女子就該是柔柔弱弱,在家相夫教子,哪有出來和他們男人一樣參軍打仗的道理?

    因為將軍的絕對權威在,他們沒有說什麼,但全都在一旁圍觀著,等著看這些女子的笑話。

    原無跡命人將當日欺辱這幫女子的倭寇給壓了上來,一個個都呈“大”字型綁在柱子上,然後對著這幫女子開口道︰“你們都看清楚了,這些就是當日欺辱你們的人,恨他們嗎?如果恨,那就上去沒收了他們的作案工具。”

    原無跡說完,讓人給每個女子都送上了一根鞭子。

    “那麼現在,讓我看看你們的決心吧。”

    原無跡看著這群女子,這是他給她們的機會,如果她們連這一層恐懼都無法克服的話,那讓她們參軍只會害了她們。

    這些倭寇不死,就一輩子都是她們的心理陰影。

    所以這些倭寇必須死,最好還是死在她們手中。

    原無跡的話,讓這些女子全都愣住了。沒收……作案工具?這怎麼沒收?

    女子們一個個都站在了倭寇的面前,眼神中俱是茫然無措。

    被綁在柱子上的倭寇,本來還以為要被處決了,結果就看到了這群曾被他們欺負過的女子,立馬一個個的臉上都浮現出了惡心的笑容。

    綠衣少女一看到這笑容差點都惡心吐了,她突然就明白了沒收作案工具是什麼意思了,她揚起自己手中的馬鞭,然後對準了自己面前的倭寇的劣根,一馬鞭抽了下去。

    驟然降臨的疼痛,讓原本還猥瑣笑著的倭寇,瞬間變了臉色,眼楮瞪大到仿佛要掉下來一般,五官扭曲至變形,他的嘴里發出沉悶而痛苦的嘶吼聲,整個身子都不受控制地劇烈顫抖著,青筋根根突起,倭寇想要掙扎,然而身體被死死束縛在了柱子上,根本動彈不得。

    本來一馬鞭下去,看到倭寇那樣激烈的反應,綠衣少女也是有些害怕的。

    可當她想到自己曾經的痛苦,這些倭寇獰笑著對她們施暴……是這些倭寇施加在了她們身上那樣的痛苦,這一刻,什麼害怕都沒有了,有的只是仇恨。

    對!她要沒收了這倭寇的作案工具,讓這些倭寇也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又是一馬鞭下去,一鞭又一鞭,綠衣少女打的一下比一下狠,直打得這倭寇下面血肉模糊,一片狼藉,最後,這倭寇七孔流血而死。

    看到倭寇死在自己手里,綠衣少女跌坐在地上,她深深吐出幾口氣,突然就笑了起來。

    死了!終于死了!

    原來倭寇也沒有那麼強大,也可以死在自己手里。

    這更讓綠衣少女堅定了自己想要從軍的心思。

    與其回村子被羞辱被沉塘,她從軍可以拯救自己也可以拯救更多女子,為什麼不呢?

    “將軍,我做到了。”

    綠衣少女的聲音,從未有過的堅定。

    有了綠衣少女做榜樣,其他女子也一個接一個的克服了自己內心的膽怯和恐懼,當她們直面了自己心理陰影後,雖然看上去還是那個自己,但她們都知道,她們變強了。

    “將軍,我們做到了。”

    所有女子齊聲喊道。

    圍觀的原家軍都看呆了,他們一個個的,都不由自主地由原本站立的姿勢變成了交叉雙腿站著。

    就……那什麼……下面全都炸開了?恐怖如斯!

    這些女人太可怕!

    但更可怕的還是他們將軍啊!

    將軍是怎麼想到用這麼殘忍的手段的,將軍也是男人啊,自己不會覺得涼颼颼的嗎?

    原無跡︰完全不會。

    這些女子向原無跡證明了她們自己,原無跡也答應了她們的請求,至此,原家軍娘子軍成立,這也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支娘子軍,雖然最開始這支娘子軍只有不到一百人,但誰也沒料到,這支娘子軍會在以後有那樣突出的戰績,也是從這支娘子軍中,出現了自原無跡之後又一位令敵國聞風喪膽的將軍,一位女將軍。

    當然,剛剛成立的娘子軍,比起正規原家軍,還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這些女子都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之處,也訓練得更加刻苦,更能吃苦。

    她們知道女子從軍,只有做得比男子更好,才能得到世人的認可。

    原無跡看她們確實很有上進心,便時不時指點她們一下。

    在原無跡除倭寇成立娘子軍的時候,軒轅昊也確實沒閑著。

    原無跡離京去打倭寇的時候,各國的使臣都還沒走。

    軒轅昊實在是太害怕了,他知道原無跡有多討厭他,現在是有這些外敵分散他的注意力,一旦這些外敵都被收拾了,等原無跡騰出手來,下一個要收拾的,肯定就是他這個皇帝。

    軒轅昊喝酒喝得越來越多,就想要沉醉其中,忘卻這些煩惱。

    一次他在御花園借酒消愁的時候,看到了原無跡。

    這個原無跡跟任何時候他見到的原無跡都不同,對他笑得好溫柔。

    “陛下,你想要得到快樂嗎?那就與我一起沉淪吧。”

    軒轅昊听著那個聲音,點了點頭,他想要快樂,不想活在殘酷的現實里。

    御花園的涼亭中,兩具身體糾纏在一起。

    片刻後,南疆美人一把推開了身上的軒轅昊,滿眼都是不敢置信……這才幾下?就……不行了?

    南疆美人回去後,跟南疆使臣匯報這件事的時候還是有些無法相信,早知道大夏皇帝這麼不中用,還用什麼媚術啊?

    “放肆!就算大夏皇帝是個沒蛋不中用的主兒,那也是大夏皇帝,你要伺候好他!不用媚術,怎麼能讓他為你神魂顛倒。”

    “大人說得對。原無跡這個人太可怕了,他就是個好戰分子,先是匈奴,再是倭國,若是讓他繼續這麼下去……我高麗與你們南疆,怕是都要遭到原無跡的毒手,必須先下手為強,借這大夏皇帝的手,除去原無跡。”

    “可是……這真的有用嗎?之前見原無跡的時候,他氣焰那麼囂張,就算是這大夏皇帝,他也沒放在眼里吧?”

    南疆美人還是有些擔憂,總覺得就大夏皇帝這樣的,根本就制不住原無跡。

    “不行也得行,你先伺候好大夏皇帝,其他有我們。”

    南疆和高麗勾結在一起,他們總覺得原無跡在到處挑事,卻忘記了本來就是他們自己先挑的事。自己作死,又怎麼能怪別人打他們呢?

    軒轅昊本來就不是個好皇帝,在南疆美人媚術蠱惑之下,越來越疏遠政事。

    他經常覺得腦子一片混沌,行為處事也越來越瘋瘋癲癲的。

    慧敏公主覺得有些不對,入宮見過他一次,看著他那瘋瘋癲癲的模樣,一個巴掌甩在了軒轅昊的臉上,希望他清醒清醒。

    當時軒轅昊是清醒了,還想要拔劍殺了慧敏公主,這兄妹倆又在皇宮上演了一場追逐戰。

    然而軒轅昊的清醒並沒有維持多長時間,很快,他又經不住南疆美人的蠱惑,和南疆美人搞在了一起。

    軒轅昊本來半殘的身體,還夜夜被南疆美人榨干,只覺整日昏昏沉沉,精神萎靡。

    南疆和高麗見時機差不多了,就偽造了原無跡和高麗勾結賣國的證據,想要刺殺皇帝。

    高麗使臣更是拿著軒轅昊的令牌,直接引高麗兵京,並且把這件事情也賴到了原無跡的頭上,說是原無跡勾結高麗,放高利兵進京的,否則高麗兵又怎麼會這麼快就打到京城了。

    高麗編的這個瞎話雖然很假,但還真有些人就信了,認為是原無跡賣國……

    高麗和南疆都覺得就是現在……他們擬定了詔書,上面寫明了原無跡的罪狀,讓原無跡上京領罪,而後讓軒轅昊蓋上玉璽,就讓人去給原無跡下旨了。

    雖然這是一道很荒謬的聖旨,但……萬一原無跡愚忠呢?

    就算原無跡不是愚忠,那最後也只會找他們大夏皇帝算賬,跟南疆和高麗又有什麼關系呢?

    南疆和高麗的算盤打得“啪啪”響,殊不知拿到這道聖旨,要求去傳聖旨的人看到這聖旨的時候,就想把這道聖旨扔地上踩上兩腳……

    這都是……什麼玩意兒啊?陛下這是瘋了嗎?去傳這聖旨跟送死有什麼區別?

    然而高麗現在已經打到京城了,逼著他去傳聖旨,不去還不行……

    公主府——

    慧敏公主面色凝重,對著心腹手下們開口道︰“軒轅昊現在是真的瘋了!本宮端是知道他無恥,卻沒想到他可以蠢到跟異族勾結!本宮寧願這天下改姓,也絕不能落入異族人之手!軒轅昊……留不得了。”

    慧敏公主不打算再忍了,她從小就看不起軒轅昊,如今更甚。

    這天下,她能爭便爭,爭不到……也比被高麗佔領的好。

    “行動吧。”

    慧敏公主脫下宮裝,換上鎧甲。

    京城過來傳遞聖旨的人,根本連原無跡的面都沒見到,就被五花大綁給綁了起來。

    “放肆!你一女子怎敢在軍中撒野?還敢綁我這朝廷命官,速速放了我,我還可不與你這小女子計較!”

    “呸!將軍勾結高麗?這還真是欲加之罪!狗皇帝是真把世人都當傻子了嗎?”

    女子還準備再罵幾句,就听到身後有人喊道︰“碧玉,將軍喊你呢!”

    “好!”

    碧玉答應一聲,又一把搶過那官員手中的聖旨︰“拿來吧你!”

    搶過聖旨就小跑著往原無跡的房間去。

    這碧玉正是當初的綠衣少女,因為她悟性膽色最好,受的原無跡的指點也是最多的,她比原是非大不了多少,原無跡便時常兩人一起教,也算是原無跡的半個徒弟了。

    “將軍!你找我?”

    “嗯,今日你跟原是非來一場,誰輸了晚飯只吃飯沒有菜。”

    “啊?”碧玉慘叫一聲︰“將軍,你這也太偏心了,原是非本就比我厲害,而且……”

    碧玉話說到一半看到原無跡正用那雙沒有感情的異瞳看著自己,立馬停止了抱怨。嚴肅道︰“末將明白了。”

    原無跡看碧玉不再抱怨,揮揮手讓她下去。

    雖然小說劇情中根本沒有碧玉這號人,而原是非則是多年後的名將,但在原無跡看來,碧玉比原是非更有潛力。

    若非如此,他根本懶得管……他不過是想要看看,碧玉可以成長到什麼程度罷了。

    “對了將軍,剛剛來了個宣旨的狗官,說是讓您上京領罪。”

    碧玉剛準備走,又想起了自己手上的聖旨,遂又退了回來。

    原無跡伸出手,示意碧玉將聖旨拿來。

    接過碧玉遞過來的聖旨,原無跡掃了一眼,心里就罵起了軒轅昊煞筆。

    這樣的罪名,也真虧他想的出來。

    很好,下一個……就滅高麗。

    “將軍?”

    “既然陛下這麼想要我們回京見他,那就……打回去吧。”

    原無跡打完倭寇也沒有急著回京,而留在外練兵了幾個月。

    看他一直沒有動靜,手下雖然也都著急,但沒辦法啊。

    將軍不急士兵急,有什麼用呢?

    得知將軍終于要動身回京了,而且還是打回去,楊副將非常激動地開始安排起各種事宜來。

    “龍袍準備好了吧?就今天晚上了,咱也別再勸將軍了,先斬後奏,到時候直接將龍袍披在將軍身上,然後齊齊跪下呼萬歲,將軍會同意的。”

    楊副將這麼說,衛西還有些擔憂︰“老楊你確定真的行嗎?萬一將軍生氣了……我怕我們承受不住啊!”

    楊副將對著衛西翻了個白眼……咋平時就沒見你這麼機靈過呢?

    “我覺得可行。”郭林附和著老楊︰“將軍不同意最多罰我們一下,如果同意了,我們就有了新的明主了。”

    楊副將對郭林投去一個贊賞的眼神︰上道!

    這天晚上,原無跡睡覺睡到半夢半醒之際,就覺有人闖入,出于本能反應,他一腳將人給踹了出去。

    衛西被踹飛後揉著自己的胸口哭唧唧︰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看著面前都是熟悉的人,以及他們手上的龍袍,原無跡坐起身揉了揉太陽穴……

    要搞黃袍加身這套能不能先提醒他一下,他又不是不配合?來這麼一出,他要是下腳再狠點,衛西就可以直接歸西了……

    衛西︰“……”

    衛西爬進了屋,揮了揮自己的手招呼道︰“我覺得我需要一個大夫。”

    作者有話要說︰古代女子真的太難了,明明男人犯的錯,卻要女人來承擔。希望女孩子都能強大起來

    既然大家都能接受小哭包那就這麼定了。寫手男二︰病弱小哭包的反擊

    好吧這又是一個插隊的

    下章就能把這個世界給完結了

    感謝在2021-08-0623:34:38~2021-08-0723:28:5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瑾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杰杰20瓶;芩穡塵卿3瓶;粽子一口一個枕籍沓沓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