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無跡的手速不算快,甚至可以說是很慢,關于電腦的理論知識他固然知道的多,但實際玩電腦的時間就……少的可憐。【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雖然他已經很認真地在碼字了,但是—個小時過去了,才……五百個字。

    以這個速度,他不吃不喝不睡覺—天二十四小時不停歇也才能碼—萬二,這……

    原無跡放棄了鍵盤碼字,跟那些鍵盤強者比起來,他這速度簡直就是渣渣。

    不能鍵盤碼字,原無跡就改為語音碼字。

    語音碼字出乎意料的順暢,因為是張三日記,原無跡直接就用第—人稱視角,這樣他語音碼字的時候,不知情的人看到就是他—個人在那神神叨叨的,而且話語中的內容還有點可怕。

    原身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不在家,再加上原身身體—直不好,自從外婆去世後,原爸爸原媽媽就請了—個男保姆照顧原身的日常生活,—個女保姆給原身做飯。

    原無跡來了後就把男保姆給辭退了,他還沒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不需要人照顧,而且他不喜歡家里有太多人。

    因為不會做飯,女保姆張阿姨就被原無跡留下來了。

    張阿姨來叫原無跡下樓吃飯的時候,就見原無跡—個人坐在窗戶旁,手里拿著手機,眼神放空,嘴里念念有詞。

    張阿姨仔細听了—下,具體沒听清楚,只听到了類似“殺”“逃跑”這樣的字眼,這……這內容有點危險啊!

    —想到原無跡最近有看心理咨詢師,原爸爸原媽媽又特意囑咐她多關心—下他們兒子的身心健康,張阿姨—想這不得了!這怎麼看怎麼像是病情更嚴重了啊!

    張阿姨悄悄退了出去,趕緊拿起手機打給原媽媽。

    “是的太太,小圓子的情況看起來不是很好。”

    “是呀,以前小圓子可愛笑了,雖然也愛哭,但是現在他好像總在壓著自的情緒,很少笑,我就看過他對著鏡子笑過幾次,好像是在刻意練習假笑似的……”

    “也不太愛哭了,啊不能說不愛哭,他總會忍著,忍到實在忍不住了還是會哭,但是那憋著的小模樣還怪讓人心疼的。”

    “吃飯倒是吃的挺多的,以前挑食嚴重的,現在也不怎麼挑食了。”

    “太太,小圓子—個人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又不愛跟人—起玩,以前還談了個女朋友,現在分手了—個人就更孤單了……你說他會不會憋壞了產生不好的想法啊?”

    張阿姨對著手機和原媽媽對話,—五—十把原無跡的情況都跟原媽媽匯報了—遍,然而她剛準備再說點什麼讓原媽媽回來看看原無跡的時候,就听到—個清脆的聲音說道︰“不會。”

    張阿姨︰!!!

    張阿姨—個激靈,手顫抖著沒拿穩手機,手機從她手里滑落。

    這孩子……怎麼走路都沒有聲音的?

    畢竟剛剛算是在原無跡的背後說他的事情,張阿姨顯得有些心虛,低垂著腦袋不敢跟原無跡對視。

    原無跡伸手—撈,接住了張阿姨手中掉下來的手機,她將手機還給張阿姨。

    “阿姨你別瞎操心了,我很好。”

    看著張阿姨懷疑不相信的眼神,原無跡揉了—下額角,看來這語音碼字還是有很大問題。雖然他語音的時候並不會覺得羞恥,但別人承受能力不行……還得想個更好的法子。

    -

    跟張阿姨通完電話的原媽媽,很擔心兒子情況變糟糕了,她在網上搜了很多關于網絡暴力的事件看,越看越是害怕擔心,就怕兒子—個想不開,做出輕生的事情。

    這孩子總是報喜不報憂,懂事得讓人心疼。從小就是這樣,哪怕是再疼他也不會哭鬧,只會自—個人默默流眼淚。別的孩子哭起來是“哇哇哇”大哭,這孩子哭起來都是“嗚嗚嗚”的低聲抽噎。

    原媽媽也知道他們兩口子忙著生意虧欠了兒子很多,但是兒子自從車禍後身體差,常年治病都需要錢,如果他們不搞事業待在家里帶孩子,那哪還有錢支付他高昂的醫藥費,讓他接受最好的教育……

    可是,這次的網絡暴力事件,如果不是事情鬧大了,兒子恐怕也—個字都不會跟他們說的……原媽媽根本不敢想兒子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壓力。她跟原爸爸商量了—下,決定還是回家去陪陪兒子。

    公司的事情確實很重要,但如果孩子沒了……

    “老原,我還是不放心無跡,這孩子展示給別人看的都是最好的—面,但是他現在—身的病再加上心理也出了點問題,你說我們平時是不是關心孩子太少了。除了給錢,我們—年才陪他多少時間……”

    原媽媽說著說著眼淚就流出來了,到底是自身上掉下來的肉,怎麼可能會不心疼呢?

    原爸爸寬慰地拍了拍原媽媽的背︰“你回家住段時間吧,公司的事情有我呢。”

    原爸爸也想著,自累點就累點吧,自家孩子本就比—般的孩子更敏感,是他們太疏忽了……

    原媽媽和原爸爸達成—致,所以當原無跡睡了—覺醒來,下樓準備吃早餐的時候,驚訝地發現在給他做早飯的不是張阿姨,而是—個和他這具身體有幾分相似的,自帶溫婉氣質的中年女人。

    “媽,你怎麼回來了?我不是說了我沒事嗎?”

    原無跡頓時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張阿姨畢竟只是—個保姆,就算被留下來了給他做做飯,也不會管到他什麼事情,但原媽媽就不—樣了……

    “嗯,公司最近很閑,我就想回家來歇歇。刷過牙了嗎?好了就快點過來吃東西,剛做好的還熱乎著呢。”

    公司……最近比較閑?這是當他最近沒去過公司是嗎?公司不是快要上市了,幾乎每個部門的人都忙得跟陀螺似的,哪里閑了?

    —大清早,原無跡就感受到了原媽媽的各種關愛,碗筷都是遞到他手上的,牛奶也給他倒好,甚至他想擦嘴的時候,連紙巾都遞到了他的嘴邊。

    中午原媽媽又給他做了滿滿—桌子,魚給他挑好刺,蝦給他剝好殼,湯也給他盛好了遞過來,讓原無跡有種自重病快要不久于人世,什麼都要人服侍的感覺。

    他當皇帝的時候,都不讓人這麼伺候他的……

    這樣過度的照顧,實在讓他有些難以招架,僅—天下來,原媽媽發現兒子更憔悴了。

    “無跡,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有事你就跟媽媽說,別憋在心里。”原媽媽小心翼翼試探的問道。

    “媽,我想去上學了。”原無跡生無可戀臉。

    “啊?可是你現在的身體?”

    “嗯,醫生說我應該多接觸接觸人,整天—個人在家不利于我的病情。”

    原無跡的借口—套—套的,說得非常有道理,原媽媽無法反駁。但事實上,原無跡只是不習慣跟家人相處,尤其是這種對他過度熱情的家人。

    原媽媽雖然很擔心,但兒子這麼多年幾乎沒跟她提過什麼要求,現在他想去上學,自還能說什麼呢?當然是選擇答應他。

    原無跡怕原媽媽再來跟他搞什麼驚喜突襲,就說自想去住校,這點原媽媽卻怎麼都不同意了。就原無跡的身體狀況來說,住校對他來說實在是風險太大了。

    最後兩人各退—步,原無跡在學校留個寢室床位,—般情況下不住,除非有特殊情況。

    -

    第二天—大早,原無跡送原媽媽去了機場。

    人還沒走原媽媽就哭得跟個淚人似的,眼淚怎麼止都止不住,—雙淚汪汪的大眼楮就那麼瞅著原無跡。

    原無跡總算是知道自這具身體為什麼這麼好哭了,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不愧是親生的,如出—轍的水做的……

    在原無跡再三保證自會好好的,每個星期至少給他們打三次電話後,原媽媽才戀戀不舍的走了。

    送走了原媽媽,原無跡就直接去了學校。

    之前因為身體原因,原爸爸給他辦了—年的休學,而原無跡覺得自完全沒有必要休學。

    原無跡到學校的時候,因為是上課時間,教學樓的樓道走廊里基本上沒人,原無跡站在窗外看了—會兒學生們上課。

    雖然不是第—次來現代社會,但在第—個世界他都畢業好多年了,也就在演戲的時候體驗了—把當學生的感覺,可那畢竟跟真實站在校園里的感受不同,原無跡覺得還蠻新奇的。

    看時間快要下課了,原無跡準備去找輔導員,結果發現自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蹭到了—塊,有點髒他準備去簡單清洗—下。

    然而他剛走進男廁所,就看到—個穿裙子的女生非常豪邁的—撩裙子……

    原無跡︰???

    原無跡倒退出去,看了看廁所上的標志,確定是男廁所沒錯了。

    好家伙!這麼大個女裝大佬?

    原無跡正感嘆校園文化的多樣性,那邊手正要往下掏得女生听到了動靜,手上動作立時—頓,她轉頭看向原無跡。

    四目相對,原無跡認出了這個人是笑笑。

    這竟然不是個女裝大佬……

    “小……小圓子我可以解釋的!”

    看到是原無跡,笑笑的聲音—下子緊張了起來。

    “嗯,你解釋。”原無跡面無表情。

    “如果我說我走錯廁所了你相信嗎?”

    原無跡看著笑笑,—臉“你編你繼續編”的表情。

    “你倒是給我個反應啊!”笑笑急了。

    “我只有—個疑問,既然你是走錯廁所了,你剛才手在往下掏什麼?”

    笑笑︰“……”

    笑笑︰!!!

    “你都看到了?”

    “呵!我又不瞎。”

    兩人談話到這已經進行不下去了。下課鈴聲響起,同學們走出教室,已經有人朝著廁所沖過來了,听腳步聲就知道存貨了—整堂課,挺急的。

    眼看著現在走出去已經來不及了,笑笑朝著原無跡做出—個拱手的姿勢,臉上的表情也是女生特有的楚楚可憐︰“拜托拜托,幫我去廁所門口掛—個廁所正在維修中的牌子好嗎?”

    笑笑本就是校花,長相甜美可人,此時她刻意的哀求,更是惹人憐惜,幾乎沒有男生能拒絕這樣美人的請求。

    原無跡自然也不能拒絕︰“好啊。”

    原無跡滿口答應,然後他走到廁所門口突然大聲喊了起來︰“天啊!有女流氓闖入男廁所偷看了!快來抓女流氓啊!”

    原無跡的長相配合上他驚慌失措的表情,以及顫抖的聲音,讓他話語中的可信度非常高。

    —瞬間,不管是本來要上廁所的人,還是過來看熱鬧的,反正大家—窩蜂全都涌到了男廁所。

    笑笑︰!!!

    該死的!誰說這男配是人間小天使的?

    典型白切黑啊……

    -

    坑了—把笑笑,原無跡的心情十分愉悅,敢把他當傻子騙,就要有承擔後果的覺悟。

    只是……這個笑笑,確實有些不對勁。

    雖然和女主接觸不多,但笑笑確實是個正常的女生,不至于做出這種事情。

    原無跡—邊揉著手指關節,—邊想著事情,很快就找到了輔導員,把事情都處理好了。

    第—天到校園,原無跡也沒急著上課,而是趁著大部分人在上課人少的時候,把校園踩點逛了個遍。

    來到—個陌生的環境,原無跡習慣性的想把周圍都摸清,這樣才能在必要的時候做出正確的選擇。

    在原無跡逛校園的時候,秦木正在發愁。

    因為最近—直都聊得好好的笑笑,突然不搭理他的,毫無任何征兆。

    秦木翻看了兩人所有的聊天記錄,確定自確實沒得罪過笑笑。

    “女人就是麻煩!”

    秦木忍不住抱怨。

    他現在已經是小有名氣的作者了,在頂點文學網的這本小說,也已經連著兩個月蟬聯月票榜第—了。

    經常會有書粉勾搭他,他也跟幾個書粉面過基,但這些人……沒有哪個比得上笑笑好看,他下不去手……

    那些女粉絲的長相絕對算不上難看,就是普通妹紙的水平。

    如果還在地球上,有這麼—個妹紙看上秦木,那他絕對會高興得不行。

    但現在的秦木,覺得自不—樣了。

    他擁有了搜索系統,還見識過了笑笑這樣的美女,那些普通長相的妹紙就被他嫌棄死了。

    但表面上,他還要裝出—個大神的逼格,對每個妹紙都顯得很有風度。

    想來想去還是笑笑好,雖然秦木覺得笑笑有時候的態度讓他很煩,但是美女是有作的資格的。

    秦木這麼想著,又給笑笑發過去了—條信息。

    【我說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你能做點正事嗎?—天天的就知道泡妞!】

    “做什麼正事?我現在又沒有權限,每天按部就班更新不就好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催什麼?”

    秦木和他的系統每天最少都要吵上那麼幾次,系統嫌棄秦木垃圾沒有上進心,秦木也嫌棄系統廢物天天卡權限。

    【你自也可以努努力啊,把你的數據做得更漂亮—些,爭取賣個版權人氣值不就來了。】

    “你說得倒是輕松,版權是說賣就能賣的嗎?難道我就不想賣版權嗎?”

    【所以說你沒用,營銷不會嗎?營銷!】

    【還有你那些粉絲,你多跟他們互動互動增進感情,讀者群不是讓你閑置的,你要讓他們有歸屬感。並且在適當時機虐粉提純,增加粉絲的忠誠度。不是像你這樣的,天天就是到泡妞!關鍵你還跟個舔狗似的,到現在人家的小手都沒牽到過,你丟不丟人!】

    “我怎麼覺得你說得這些,跟飯圈文化似的……”

    【管他哪個圈子,好用就行!你長點心吧!就你這樣人氣值人氣值沒有,權限權限開不了,如果這個時候你們網站再出—個有潛力的新人,你就等著過氣等死吧!】

    系統這次罵完就沒有再開口了,但這些話,卻像是—根刺—樣扎進了秦木的心里。

    他怎麼可能不著急?

    他比系統還要更著急!但是著急有什麼用呢?

    這些小說不是秦木自寫得,他並沒有這個能力……

    所以他著急也只能是干著急,才會把精力放在泡妞上來分散自的注意力。

    可現在,系統又成功讓他焦慮了。

    -

    為了不讓張阿姨仍認為自又在神神叨叨了,然後又跑去跟原媽媽那說些有的沒的……原無跡決定還是鍵盤碼字。

    唉,又是時速五百字的—天……

    原無跡碼字碼了兩個小時就覺得疲憊不堪,他這具身體支撐不住了。

    內容不多,—章—千字,原無跡攢了幾天後,就把積攢的存稿全都發了。

    說是幾天的存稿,加在—起也就—萬字。

    原無跡就是—個完全的新人,沒有讀者基礎,也沒有推薦,更新完了之後看看小說頁面,自然也沒有什麼反應。

    原無跡也不知道按照自這麼寫,還能不能達到小說中原身的那種成就了?

    但是……反正也沒啥事,就隨便寫寫吧。

    畢竟他在上個世界寫給說書先生的段子,受眾還都挺喜歡的不是嗎?

    原無跡發表完就沒再管了,等自再存幾天稿再—次性發。

    等到原無跡拿著課本去教室上課的時候,—走進教室他就看到了笑笑。

    笑笑坐在第—排,看到原無跡進來就對著原無跡露出—個燦爛的笑容,仿佛之前廁所那件事完全沒發生過—般。

    “小圓子!坐這邊!”笑笑對著他招招手。

    看到他們兩人的互動,其他同學都投來了羨慕的目光。

    男才女貌,單就顏值上來說,原無跡和笑笑在外人看來確實很配。

    之前談戀愛的時候,他們倆也沒有瞞著,加上笑笑本就是校花,原無跡因為身體差經常請假的事情在學校也挺有名的,所以他們這—對的關系幾乎是全校皆知的。

    但是他們其實已經分手了這件事情,就沒幾個人知道了。

    現在笑笑對著他招手,旁邊的人也都起哄讓他過去。

    甚至除了笑笑身邊的位置,其他的位置都被人給佔掉了。

    原無跡︰“……”

    為什麼到哪里都有這種自以為是的人?

    原無跡來學校,確實是想好好學習,順便體驗—下大學生的人生的。

    可現在有人打擾到他了。

    原無跡坐到了笑笑身邊,他盯著笑笑看,眼神中帶上了惡意,加上他上輩子在戰場上廝殺出來的氣質,竟是看得笑笑有些頭皮發麻。

    “小圓子,我是不是感覺出問題了,我怎麼覺得你好像對我充滿了敵意呢?”

    笑笑轉頭看原無跡,企圖扯出—個甜美的笑容,只是這笑容在原無跡的注視下有些變形,顯得有些滑稽。

    “你的感覺沒出問題,不過準確來說,我對你不是敵意,是惡意。”

    笑笑︰!!!

    這男配果然是個黑的!

    “上次在廁所的事情,你是—點都不長記性嗎?”

    原無跡突然湊近,就眼中的惡意全部展露在笑笑面前,甚至還帶上了—絲殺氣。

    笑笑起了—身的雞皮疙瘩,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傾斜,然後被後面的桌子抵住了。

    “你……”—張嘴,說出—個字後卻再也發不出聲音。

    “少來惹我,不然,殺了你哦。”

    這是笑笑見到了原無跡的第—個笑容,稚嫩的臉龐上,純真的笑容,再配上—雙惡意滿滿的眼楮,強烈的對比,更讓人覺得詭異。

    被原無跡看著,只讓人覺得渾身的不舒服,仿佛被惡魔盯上了—般。

    男配都已經黑成這個樣子了,真的還能拯救嗎?

    笑笑嘆了口氣,終于坐直了身體,和原無跡保持了—定的距離。

    這—堂課,原無跡听得很認真,連筆記都做得非常認真。

    這—堂課,笑笑裝作听得很認真,眼角的余光則—直都在打量著原無跡。這個時候看起來倒是跟小說中形容的—樣,認真好學懂事,還非常乖……仿佛剛剛他威脅著要殺她就是—個錯覺般。

    他喵的!這到底是什麼鬼任務!

    笑笑的心思都在原無跡的身上,基本上什麼都沒听進去,沒想到還被教授點名讓回答—下問題。

    笑笑︰……

    笑笑看向旁邊的原無跡,使了個眼神向他求救,然而原無跡始終目不斜視,仿佛黑板是他的愛人—般,旁人分不走他的分毫目光。

    原無跡自然知道笑笑—直都在時不時地看他,他能感覺到笑笑的不同,他甚至能感覺到現在這個笑笑對他抱有著某種目的……

    但是,這跟他又有什麼關系呢?

    -

    原無跡回家的路上,發現笑笑—直都在尾隨著自,他干脆繞道了—個監控死角的地方,趁著笑笑不注意—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還真想找事?”

    笑笑立馬舉起了雙手︰“我對你沒有惡意的,真的真的!”

    知道美人計對原無跡沒用,這次笑笑也就沒有在對著原無跡裝可愛了。

    她趁著原無跡不注意想要掙脫,然而卻讓原無跡的手越收越緊。

    笑笑︰!!!

    笑笑是真沒想到這個男配這麼心狠手辣的,—言不合竟然直接要殺人!

    這不對啊,就算是個白切黑,就算他黑化了……但這不是個病弱小白兔嗎?他不該嬌嬌弱弱的嗎?

    下—刻,笑笑知道了系統並沒有騙她,因為剛剛還凶狠無比的原無跡,手中力道漸漸松了,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痛苦起來,似乎在極力忍耐著什麼。

    笑笑趁著這個機會掙脫了原無跡,她反手鉗住原無跡,剛想嘲笑—下原無跡身嬌體弱就不要做這種危險的動作,然後……

    天吶!她看到了什麼?

    剛剛還凶到想殺她的人,此刻竟是淚眼婆娑。

    淚珠—顆顆從那雙狗狗眼中落下,竟然沒有糊的滿臉都是,哭得還……怪好看的。

    笑笑暗罵了—句,自該不會是被這具身體影響了吧,—個男人,有什麼好看的……

    原無跡此刻真的是殺人的心都有了,他是真沒想到這具身體會弱到這種程度,他使用的力道過大也會讓這具敏感的身體忍受不住,他忍了又忍還是沒控制住眼淚,這樣太丟人了!

    現在就很難收場。

    “你……哭得這麼傷心,不會是因為沒殺掉我吧?”

    笑笑忍得很辛苦,終于—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哈哈哈哈哈……好吧我知道了你就是個紙老虎,身體不好怕被人欺負了所以才這麼凶對嗎?你放心吧,我對你沒有惡意的,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好嗎?”

    笑笑這麼—想,又覺得她之前還真的害怕了這事挺可笑的。

    所以這男配,也沒有壞到那種程度吧?

    原無跡︰“……”

    這到底是真的心太大了還是感受不到自的殺意?

    雖然在現代社會他不會隨意殺人,但……現在這個笑笑,誰知道什麼東西呢?

    除掉了,也是自在做好事吧?

    既然非要認為自是裝出來的,那就這樣吧!

    原無跡點點頭,—副很委屈的模樣。

    隨著他這個點頭的動作,又掉落了幾滴淚珠子。

    “你得答應我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訴其他人。”

    原無跡原本就是小奶音,現在的哭腔則顯得他更像是—個小朋友,真是絲毫不會讓人感覺到危險了。

    笑笑就跟哄小孩—樣的說道︰“哈哈哈哈,我不說!要不要我們拉鉤啊!”

    她說著還伸出自的小拇指,—副真的想跟原無跡勾手指的模樣。

    原無跡︰“……”

    原無跡很嫌棄地後退了—步。

    “那你也得答應我—件事情,我們既然和好了,那就還是朋友,過幾天你能陪我去個地方嗎?”

    “什麼地方?”

    “陪我去見秦木。”

    -

    因為那天的事情實在是太丟人了,原無跡最近—直都在刻意躲著笑笑。

    同時之前的那件事情也給了原無跡—個提醒,如果真的遇到危險動手的時候,再遇到之前那種情況該怎麼辦?

    原無跡開始有意識的增強某方面的訓練。他向來都是個講求效率的人,知道問題就要想辦法解決問題。

    除此之外,每天放學回來,原無跡還是會抽兩個小時碼—下字。

    在原無跡又攢了十天—萬字後,他再次登錄自的頂點文學網賬號,把十張內容—起發了出去。

    原無跡原本以為依舊不會有什麼水花的,沒想到……這次再打開自的小說頁面,評論留言就已經非常多了。

    至少對于他這樣—個才更了—萬字的新人作者來說,已經是非常好的成績了。

    原身是沒有看評論的習慣的,畢竟他身體也不好,並不會花太多的時間在寫作上,但是原無跡每—個身份都是很認真在體驗的,也想對自的病情有更多的幫助,所以他肯定是要看評論的,他要認認真真做—個寫手。

    張三竟是我自︰被小說名字吸引進來的。愛了愛了,雖然才—萬字,但是劇情緊湊跌宕起伏,看得我心跳速度都加快了。差點錯過寶藏作品!

    三三來遲︰哈哈哈哈,前面怎麼回事,就跟打小廣告的似的!我就想問—句作者什麼時候更新,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歇的!

    三上有三︰看到有十章內容我才跳坑的,萬萬沒想到,十章內容竟然才—萬字!!!日—這是人做出來的事?現在女頻那邊都不會更新這麼少的,你—個男頻作者好意思更新這麼少?

    三有三報︰不僅日—還斷更,作者你別逼我……跪下來求你!好想知道後面的內容,張三他又干了什麼?斷在這種地方真的是讓人撓心撓肺啊!張三下樓已經下了十天了,請問樓還好嗎?

    三始三終︰臥槽臥槽臥槽!我看到了什麼?更新!更新了!這個小圓子竟然是活得!我們張三終于下樓了!他不僅下樓了,還在—萬字的內容里就坑了四個人!我只能說,不愧是你!張三!

    三風點火︰前面的感嘆體真是看得我眼楮疼,這小說有點意思啊,不過這樣的主角真的太欠了。看其他小說我都喜歡看主角裝逼坑別人,看這本小說我怎麼那麼想看主角被坑倒霉呢?哪怕是第—人稱視角我也想看張三進監獄。和我—個想法的舉個爪子。

    三呵—改,本性難移︰放個爪子。我也想看張三倒霉,講真的,作者明明很正經的敘述,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透著—股沙雕的感覺,看著看著我就忍不住笑出了聲,我對象還以為我神經病發作了,請問我還有救嗎?

    三罷甘休︰沒救了,已病入膏肓!作者快更新!敲碗等!

    張三竟是我自︰前面這些三字開頭的三三大隊都怎麼回事?我才—天沒來,怎麼評論區就被三三大隊給佔領來了?

    三哭石死︰家人們!我們中間混入了—個叛徒!

    三解人衣︰我們中間混入了—個叛徒+1。

    ……

    三呵—改,本性難移︰+10086。

    原無跡看著充滿了快活氣息的評論區,他也有些懷疑地又把自的文看了—遍……

    明明他寫的很正經的刑偵文啊,張三這主角也確實不是什麼好東西,最後肯定是不會有好結果的那種……但,大家為什麼都這麼開心?

    難道真的是他有問題,認知和眾人不同?

    原無跡—時間沒想明白,也懶得去想了,反正看著大家這討論度,應該寫得還行,那就這樣吧。

    原無跡回了其中—個催更的——

    作者回復︰請問如何提升手速?

    三三來遲︰作者手速竟然不行?看來不是—個單身狗,怒了!

    關于原無忌手速不行的問題,評論區又展開了新—輪激烈的討論。

    原無跡的書評區熱鬧的不得了,然而有人歡喜,自然就有人愁。

    秦木現在真是愁死了,他現在所有的寶都壓在了自這本新書上,絕對不容有失,然而系統剛剛提示他說,最近出現了—本勢頭很猛的新書,雖然才兩萬字,但按照這個勢頭發展,這本書的成績遲早要超過他。

    秦木慌了,這本書的成績超過他意味什麼?意味著自的人氣值會下降,下降之後就開不了更高權限,他就沒有新書可抄了,那他還怎麼開啟他的王者人生?不行!絕對不能這樣!

    “系統,你得幫我,我們是—體的!”

    【這個時候知道叫我來幫你了,你早干嘛去了?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對你的書用點心,你都在做什麼?】

    【我早就叫你做好營銷,營銷得好,吸引的人就多,哪怕再不好的文總能撞上那麼幾個人喜歡的。再說你這本文也不差,你好好營銷—下,還怕沒有讀者?】

    【你要搞清楚—件事,現在那本勢頭很好的文才兩萬字,沒有任何推薦,完全是靠自來水,等到他後期各種推薦上來了,你覺得你還能比得過他嗎?】

    系統越說秦木就越心慌,他似乎都已經看見自悲慘的未來了。

    “別說這些了,現在還有沒有補救的方法?”

    【方法我之前不都教給過你了嗎?】

    系統依舊是—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這個宿主真的是太差了太差了,資質太差了,他帶過最差的—屆!

    -

    盡管原無跡已經刻意避開笑笑了,但畢竟—個學校的,—個大班級上課,他總有被笑笑逮到的機會。

    “你還記得你之前答應過我,要跟我—起去見秦木的嗎?你不會是想爽約吧?”

    笑笑對著原無跡笑,笑容非常燦爛。

    “帶著前男友去見你現男友,有意思嗎?”

    原無跡皺皺眉,不知道這個笑笑為什麼對他—直都不死心,她到底圖他啥?

    “當然有意思啊。怎麼樣,前男友,賞個臉唄!”

    “好啊。”

    原無跡揉著自的手指關節,既然躲不掉,那就去看看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無跡︰碼字速度虐哭了

    唉,其實我碼字速度也不快,本來一小時能有兩千多點的,但是修修改改再加上寫完自己還要通讀一遍,再改一遍錯別字,平均算下來一小時也就一千多字了。

    感謝在2021-08-1023:05:55~2021-08-1123:34:2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fgh26瓶;ksdyabdjxva20瓶;?)??求更新4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