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系統被捏碎,一股強大的靈氣從原無跡的手掌心流逝。[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與此同時,原無跡覺得自己的意識海似乎微微顫動了一下。

    “怎麼,不出來跟我談談?還是覺得你隱藏的很好?”

    原無跡說這話的時候,周圍一個人都沒有,他仿佛是在自言自語般。

    沉默……

    原無跡很有耐心,終于他的腦海里響起了一個顫顫巍巍的聲音。

    【宿主,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從始至終。”

    原無跡的這個回答,顯然出乎了系統的意料,系統還以為是最近哪些方面沒做好,露出了馬腳,沒想到原無跡竟然從一開始就知道他沒有被完全破壞掉。

    其實說沒有完全壞掉也不準確,應該說原本的系統被原無跡打爆之後,進行了格式化重組處理,現在的系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111111號了。

    系統雖然被格式化清除了之前的記憶,但他知道一點,自己之所以會被格式化是因為自己這個可怕的宿主,所以它對原無跡天然就有一種畏懼之情,根本都不敢出現在原無跡面前,生怕原無跡一個不高興又把他給送去格式化了。

    本來就對原無跡有畏懼之心,剛剛又看著原無跡生生捏碎了一個野生系統,……雖然111111號很心疼一個好好的野生系統就被這麼浪費了,但它根本不敢向原無跡討要那個野生系統。

    系統之間也是有弱肉強食,高級低級之分的,他們這些正規的系統,一般來說會比野生系統更高級,能量更強,但限制也更多。

    野生系統一般都是些比較低級的系統,他們靠掠奪他人氣運和世界氣運來強大自己,有時候也會吞噬其他系統。像秦牧的那個系統,其實在野生系統里已經算是比較強大的了,一看就是吞噬過不少其他小系統的,周身能量很充足。

    所以原無跡直接捏爆野生系統的行為,其實很浪費,看得11111號非常心疼。

    作為正規系統,他們其實也蠻饞這些野生系統的。

    這些,原無跡全都知道。

    他花了那麼多積分去買那些書籍研究系統不是白研究的。

    因為和系統的關系很惡劣,系統幾乎沒有給過原無跡什麼有用的信息,但原無跡也不在乎,系統給他的消息,他還要辨別真假,自己直接用積分去買知識,反而準確性更高。

    就比如怎麼找這些系統的弱點……不管是野生的還是正規的,他還不是一找一個準。

    他也知道111111號想要野生系統的能量,但是自己抓住的系統,憑什麼給111111號?就算捏碎了也不給它。

    原無跡和自己系統的關系,一直都是相互傷害型的。

    宿主和系統的關系也分為很多種類型,原無跡和111111號的這種關系,無疑是所有宿主和系統關系中最惡劣的一種。

    像秦木和他的野生系統,就屬于相互利用共存型的,但這種關系也很不穩定,一旦一方達不到另一方的需求,他們這種共存關系就會立刻破滅。所以野生系統吸取完秦牧身上的氣運就跑了……

    也有比較和諧的引導陪伴型,就比如笑笑和他的系統,這種關系看似最為溫和,實際上佔主導地位的還是系統。

    原無跡不想自己被系統牽著鼻子走,所以他選擇了最難走的一條道路,和系統的關系也一度降到了冰點。

    但那又如何?

    “你到現在還不肯跟我說說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嗎?”

    之前原無跡一直放任著111111號裝死而不理他,是因為他本身就不是想直接把系統給滅掉,而是想讓系統閉嘴,不要對他的事情指手畫腳。

    系統留著還是有用處的,畢竟他還想知道,系統背後的組織究竟是什麼呢?目的又是什麼?

    不過想要揪出系統背後的組織,肯定是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現在還是先把這個世界的問題給處理了最重要。

    系統又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組織語言,原無跡也沒有催促,就等著系統回答。

    【其實……這是個s級任務,這個世界早就崩壞了。】

    听到這話原無跡並沒有任何反應,依舊是一副等著系統說下去的模樣。

    【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就是原身,備用系統之前也跟你說了,原身沒有心願,可他的怨氣大得驚人,已經到了足以毀滅這個小世界的地步了……】

    【準確來說這個小世界已經被原身給毀掉了,每次有任務者來做任務,都是對這個小世界的一次重啟,但一直都沒有人成功,也沒有人能夠成功化解原身的怨氣。】

    听系統這麼一說,之前原無跡還覺得有些奇怪的事情就都弄明白了。

    他就說怎麼從一開始就感覺到這個世界的劇情線在偏離,原來一直都有其他的任務者在介入。

    其中最明顯的一個就是笑笑,原無跡最開始見到的笑笑,應該是笑笑本尊。

    而從學校男廁所開始見到的那個笑笑,大概就已經是任務者了。也難怪會有那麼奇怪的動作和反應……

    其實不僅僅是笑笑,從他穿過來開始,那兩個主動找上門來幫助他的奇怪警察;想告“糊說扒道”那家雜志社以及帶頭網絡施暴者的時候,就已經先有那麼多人聯合去告他們了;就連打官司時也是人證物證俱全,而且被判刑的還是有史以來網絡暴力被判得最嚴重的一次……

    這些乍一看似乎都是不太相關的事情,然而原無跡並不這麼看。

    原無跡本就習慣以惡意去揣測別人,他不相信無緣無故的善意,尤其是這個小世界的原身,曾經那樣清晰的感受過這個世界的惡意……怎麼可能這個世界突然就變得充滿了善意?

    這些看起來都不太相干的事情聯系起來,就能明顯感覺到,他身邊的人似乎都在想著辦法幫助他,讓他相信這個世界是美好的。

    現在,就很明顯了,這些人都是帶著目的接近他的,那些刻意幫他的人不過是一個又一個任務者而已。

    這麼想一下,他書友粉絲群里的那位“三三來遲”,估計也是一個任務者。

    這所有的任務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人物,就是原身。

    原身是這個世界最大的變數,毀滅者,所以,大概所有任務者都想要拯救他,才會不斷對他釋放善意……

    原無跡︰……

    可我本來就是最大的惡意,你們對我釋放善意又有什麼用呢?

    “既然有那麼多的任務者來做這個任務,想要拯救原身……就沒人想過,原身也可能換人了嗎?”

    【雖然你和原身真的區別很大,但一般人都只會把你現在的表現當作是黑化後的原身。】

    “嗯?”原無跡挑眉,示意系統繼續說下去。

    【一則是因為,原身怨氣太大,根本沒有任務者會想到用他的身體去做任務,二則是因為你幾乎跟系統不接觸,其他系統檢測不到你身上的系統波動,就算有些懷疑,也很難有人會想到你竟然是個任務者……】

    不得不說,原無跡這樣的任務者還是太奇葩了,所以一般人很難想到他的騷操作……

    -

    “統子你確定嗎?”

    笑笑一邊跑一邊跟自己腦內的系統對話。本來一大早睡得好好的,突然系統提示他說秦木的系統脫離了秦木。讓他趕去把那野生系統抓住。

    野生系統對于自家系統來說是大補,而系統力量提升了就等于是他的力量提升了,所以笑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就從床上爬了起來,飛奔向系統說的方向。

    “不是很確定,我感覺那個野生系統的力量似乎是越來越微弱了,這不應該……”

    其實不僅僅是越來越微弱,他甚至快要感覺不到那個野生系統的存在了。

    “啊這……該不會是被其他任務者給捷足先登了吧?”

    “有這個可能……”

    畢竟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釋了。

    笑笑根據自家系統指引的方向一路跑過來,最後發現目的地竟然是原無跡他家。

    “小圓子!”

    在原無跡家門口看到站在那似乎在沉思的原無跡,笑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跟他打起了招呼。

    “小圓子,你有看到其他人嗎?”

    “其他人?你是指?”

    一般來說,原無跡是懶得搭理這些任務者的。可這不剛從系統那得知了一些消息,他就想看看這些任務者會怎麼演他。

    “就是……你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人?”

    笑笑想了半天也沒想到一個好的形容詞,他一路追著野生系統跑到這來,然而就在剛剛,系統跟他說野生系統已經沒有存在的氣息了……

    笑笑懷疑應該是哪個任務者搶先奪走了野生系統。但這話他又不好跟原無跡說……

    “奇怪的人啊……”

    原無跡開口,將尾音拉的老長。

    “如果非要說奇怪的人……那就是你呀。一大清早出現在我家門口,你想做什麼?”

    原無跡這麼一說,笑笑也覺得自己這麼突然跑到原無跡家門口,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啊,該用什麼借口好呢?

    “說你是來找他一起上學的。”

    笑笑的系統突然出聲提醒他。

    “啊這個借口會不會太假了?”

    笑笑自己都覺得很假,他覺得原無跡根本不會相信。

    “那不重要!趕緊說,別再走神了……”

    笑笑的系統如果能夠化形,那麼他現在的反應一定是用手掌捂住了臉。

    他之所以出聲提醒笑笑,就是怕笑笑腦子反應不過來,沒想好借口接不上原無跡的話。

    沒想到他一出聲,笑笑反而還跟他聊上了,這樣笑笑在原無跡面前的表現,就是被原無跡一句話問懵了……他不可疑誰可疑?

    原無跡現在是把笑笑給看穿了,當著他的面就直接和系統聊天聊得忘記了他的存在,這個任務者……腦子真的好使嗎?

    111111號很想開口說話,但一想到自己如果開口可能會引起笑笑系統的注意,要是暴露了原無跡,他怕自己會再次被原無跡給滅掉。忍了又忍,最終還是沒說話。

    其實看自家宿主的反應,111111號覺得原無跡很可能是在打對方任務者系統的主意。

    真的,他的宿主該不會是……捏碎系統捏上癮了吧?

    111111號有了一種深刻的危險感,為什麼會綁定到這麼可怕的宿主啊?

    111111號覺得原無跡可能只是把它當做了一個傳送器,做任務的時候從來都不考慮它的。

    “我是來找你一起上學的。”

    笑笑終于想起來把這句話說了出來,他覺得原無跡大概不會理他,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原無跡竟然答應了。

    “好啊,那就一起吧。”

    原無跡突然對著笑笑露出一個笑容,好看而又危險。

    -

    感覺受到欺騙了的方大小姐非常生氣,他直接將秦木給鎖到了地下室里。

    “秦木,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嗎?你要是敢騙我,我就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大小姐可以說是被秦木騙財騙色又騙身。雖然看清這渣男的真面目之後,他已經不再喜歡秦木了,但是,心中的那股怨氣還是沒有發泄出來。

    並且她覺得在自己消氣之前,就算是關秦木一輩子也是他活該。

    “你這個瘋女人!你就是個變態!”

    “那你以為你又是什麼好東西?你不就是看上了我的錢嗎?我告訴你,現在我就算是出去包鴨子,也不會在你身上浪費一分錢了。”

    “你這個賤女人,你放了我!你沒有權利囚禁我!”

    “哼!罵吧罵吧……我看你還能罵到什麼時候?”方大小姐不屑的看了秦木一眼,轉身就走了。

    看著方大小姐離開,秦木也越來越著急。他在心里不斷的喊著系統,一遍一遍又一遍。

    “系統!系統!系統你出來呀,我答應你以後所有事情都听你的。我一定會攢更多更多的人氣值給你的,你回應我一下呀!”

    然而無論秦木怎麼呼叫系統,系統都再沒給他任何反應。

    秦木頹然坐在地上,他終于意識到他被系統給拋棄了,之前那仿佛有什麼東西剝離自己身體的感覺不是錯覺,而是系統正在剝離他……系統把他給拋棄了,去尋找更好的宿主了。

    秦木很絕望,人生似乎一片灰暗,暗淡無關。

    明明之前他還覺得自己就要走上人生巔峰了。可突然之間自己剛剛賣出一億版權費的小說被法院判了抄襲,自己遭到了所有人的唾棄辱罵,連系統都背叛脫離他走了……

    而最慘的是,一無所有的他,還被方大小姐給關了起來。

    秦木感覺到了這個世界對他深深的惡意。

    秦木也曾想一了百了,干脆死了算了,可真讓他去死,他又舍不得這花花世界。

    秦木左思右想,覺得自己就算沒有了系統也必須要撐下去。不能就這麼讓人將他打倒了……

    他想起來了,自己今天還有一場講座。地點正是原無跡和笑笑所在的那所大學……

    以秦木現在的名聲,他真敢去講座的話,估計會被人罵死。

    畢竟他之前的身份是優秀成功代表人士,科幻小說里程碑之作《三體》的作者,而現在……他只是一個剽竊了別人成果的人。

    但秦木還是選擇要去。

    他要用這次的機會洗白自己為自己賺來好名聲,這也是最後一個機會了,否則以後他恐怕也沒辦法再像這樣站在大眾面前了。

    他要來一場別開生命的演講,“即興創作”出魯迅的作品,他堅信他的演講一定會驚艷到眾人的。

    有了這樣的信念,秦木想辦法引開了方大小姐和他的保鏢,成功逃了出去。

    雖然很狼狽,但這對秦木來說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

    “小圓子,你今天似乎心情很好?”

    不怪笑笑會這麼想,畢竟今天的原無跡似乎特別好說話,不僅對他笑了好幾次,還接受他的邀請,甚至和他坐在一起听課。

    這樣的原無跡,怎麼看都是一副準備吃回頭草的模樣了。

    “還行,不過我覺得我的心情還可以更好。”

    原無跡這話似乎意有所指。

    “要怎麼樣你的心情才會更好?”

    笑笑本來還想再多問一些什麼的,然後就看到同學們都很興奮的往外沖,一臉準備吃瓜的模樣。

    笑笑伸手抓過一個同學的衣袖問他︰“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秦木,那個大作家,沒想到他竟然還來了?”

    所有人都認為今天秦木不可能會來了。所以當他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顯得很驚訝,然而這位正處于風暴中心的人出現了,大家都想沖上前去問問他到底是什麼感受。

    “咦?”

    笑笑也覺得很驚訝,秦木的系統都已經沒了,他還來他們學校做什麼?

    “去看看吧。”

    原無跡也很好奇,秦木都沒了系統了,他還能翻出什麼花來。

    如果他真的有什麼驚人的操作。原無跡反而會很感興趣。

    原無跡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去的,笑笑就走在他身邊。而秦木則是站在講台上,身形顯得有些狼狽,連身上的衣服都是皺巴巴的,雖然他已經盡力將那些衣服壓得平整了。

    原無跡和笑笑一走進階梯教室,秦木就注意到了他們倆。畢竟他的失敗就是從這兩個人身上開始的,又怎麼會記不住呢?

    秦木很慶幸自己之前為了想在方大小姐面前裝逼,硬是背了幾篇魯迅先生的文章。

    所以現在,他不至于什麼都說不出來。

    秦木怎麼說也在這個世界當了一段時間的頭部作者了,一場演講對他來說倒沒有那麼難。

    他的演講非常的具有煽動性,又當場“即興創作”了一篇魯迅先生的文章……

    這一下,現場的氣氛被他推到了一個高潮。

    同學們也從一開始的過來看好戲,時不時地罵上幾句,到表情漸漸認真激動了起來,那些罵秦木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甚至有人覺得……既然秦木能夠現場做出這麼一篇驚艷眾人的文章,那麼之前的那些……

    他會不會是被誣陷的?

    秦木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給自己洗白,讓人們刷新對他的看法。

    他現在的想法就是,哪怕沒有了系統,憑借著魯迅先生的這幾篇文章,省省應該也夠他花了。

    而且秦木心里一直抱著一絲期盼,萬一系統看他變厲害了,又回頭來找他了呢?

    盡管知道很不切實際,但秦木心里還真就抱著這種期待的。

    “原來……這就是你所有的底牌了嗎?”

    原無跡笑了笑,秦木道確實長進了一些,只是這點長進恐怕還不足以支撐他翻身。

    想到這,原無跡站起身,舉著手說道︰“秦先生,你確定剛剛你的演講都是你的原創內容嗎?”

    一看到舉手發言的人是原無跡,秦木只覺得自己拳頭都硬了……怎麼又是他?為什麼要處處跟自己過不去呢?

    “是的,這位同學,你有什麼疑問嗎?”

    秦木盡量維持著自己的風度,他撇開目光不去看原無跡,就怕自己一個忍不住直接就沖下去打他了。

    到這個時候他要還不知道誰陰了自己,那他就是真的蠢貨了。

    原來他和小圓子的對弈中,他從來就沒贏過,反而是輸的很慘的那個。

    是啊,滿盤皆輸。

    小圓子只是被封了一本小說而已,而他……現在只想求一個翻身的機會。

    “啊,原來是這樣!那我只能說……秦先生你還真是死性不改呢!”

    原無跡這話,讓秦木心下一個咯 。

    不會吧……《三體》你事先注冊報備拍電影也就算了,難道你還把《魯迅全集》也都先注冊了嗎?

    秦木覺得原無跡就是一個腦子有毛病的人。

    原無跡家里有錢,寫小說都是可寫可不寫的態度,干嘛非要擋了別人的財路呢?

    更何況……他先把《三體》電影拍出來還一份錢不要,全都捐出去了……這是成心來惡心他的吧?

    “這位同學,請問你有什麼證據嗎?如果沒有證據的話,請你不要信口開河。”

    “當然有證據啊,你剛剛“即興創作”的那篇讓人驚艷的文章,不是選自魯迅先生的文章嗎?”

    秦木︰“……”

    就他喵的離譜,怎麼魯迅又出現了?

    當原無跡將一本厚厚的《魯迅全集》扔在講台上的時候,秦木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冷掉了……

    完了完了!這下他是真的徹底沒有翻身的資本了。

    原無跡這個小畜生,竟然真的把這本集齊了魯迅所有小說散文的大合集給出版了……

    “我不妨告訴秦先生一下,不僅有《魯迅全集》,還有‘魯迅文學獎’哦。為鼓勵大家創作,魯迅先生將所有稿費版權費都拿出來了,真是令人感動。那麼秦先生……你是不是該給大家一個解釋了?”

    如果說之前還有人因為演講懷疑秦木是不是被冤枉了,還有人被感動了想要為他說話,那麼現在……被二次欺騙的人們徹底憤怒了。

    本來大學生就是最最血氣方剛的一群人。

    知道秦木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他們,把他們當成猴子耍,當場就有脾氣火爆的男生直接將自己手中的礦泉水瓶子給扔了出去。

    有了一個人開頭,後面很多人都將自己手邊能丟的東西都丟了出去,場面一度十分混亂。

    而原無跡則是趁著這個混亂的時候……裝暈了。

    “小圓子?小圓子!”

    笑笑是離原無跡最近的人,所以原無跡的不對勁她是第一個注意到了。

    現在秦木這個樣子,是真的翻不了身了。

    笑笑也懶得在關注這個人了,她找了兩個男同學幫忙,將原無跡送到了醫院。

    笑笑守在原無跡的床邊,然後又和自己的系統聊了起來。

    “統子這到底怎麼回事啊,這男配不會突然就死了吧?”

    笑笑很擔心,如果自己的任務對象突然去世了,那他的任務怎麼算?

    “放心吧,死是不可能死的。只是他這次昏倒確實有些奇怪……這男配的身體明明都已經在好轉了,怎麼突然就……”

    笑笑的系統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可具體是哪里不對他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算了不管了,想不通那就不想了。”

    笑笑打了個哈欠,趴在了床邊︰“統子我好困啊,先睡一下,有什麼事情你叫我。”

    笑笑說完這話就睡著了。

    確認笑笑睡著後,原無跡過了一會兒才緩緩睜開眼楮,做出一副才醒過來的模樣。

    他盯著趴在床邊睡著的笑笑看了好一會兒,見這人都還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心下嗤笑了一聲。

    在敵人面前還能這麼大意毫無防備的睡著,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原無跡揉著自己的手指關節,眼神逐漸危險。

    他移開了落在笑笑身上的目光,這才讓笑笑的系統一顆提著的心放了下來。

    原無跡看著窗外,天還沒黑下來,有些事情,還是晚上動手更好。

    原無跡看了窗外好一會兒,一般人只會以為他在發呆,但原無跡的腦內,正在模擬著如何殺死“笑笑”。

    111111號再次躲在角落里發抖,這個宿主果然是殺瘋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系統終結者嗎?

    雖然人在醫院,雖然是難吃的醫院食堂晚飯,但原無跡晚飯還是吃了很多。

    不吃飽飯,晚上干活怎麼會有力氣呢?

    -

    笑笑是在自家系統瘋狂的提示聲和脖頸被勒住的窒息感中醒過來的。

    呼吸越來越艱難了……

    見他終于請過來了,笑笑的系統聲音非常著急︰“快!快想辦法自救!男配要殺你!”

    笑笑︰???

    笑笑︰!!!

    怎麼又要殺她?

    明明她送他住院還守著他,不說感動……怎麼還這樣恩將仇報呢?

    “情況緊急,你別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笑笑從來沒听過自家系統這麼著急的聲音,他連忙睜開眼。

    一睜開眼,就對上了一雙閃著惡意光芒的眼楮,那雙眼楮在黑夜中,仿佛只剩下了純黑……帶著讓人心悸的力量!

    “醒了?”

    原無跡對著笑笑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那一口白牙在這樣的情況下竟顯得有些滲人。

    “本來還想讓你無痛去世的,看來你連我給你的最後這一點溫柔都不想要呢。”

    笑笑︰!!!

    你在說什麼屁話?這樣叫溫柔?

    要不是他現在的情況打不過,笑笑一定會沖上去跟原無跡拼命的。

    笑笑所有的情緒,原無跡盡收眼底,不過,他也感覺到自己的眼底開始蓄起淚意了……

    說實話……他能到現在還沒直接流出眼淚,已經相當不容易了,這還是他訓練有素的後果。

    原無跡這次沒有選擇直接用手掐笑笑的脖子,而是用了繩子。

    繩子不會過于鋒利讓笑笑死得過快,也不至于讓他使不上勁兒。

    但即使是這樣,他的身體還是有些吃不消了。

    “不行了,你準備一下,脫離這具身體。”

    笑笑的系統知道這個任務肯定是要失敗的了,失敗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不快速脫離這具肉身,那麼他的靈魂都會受傷的。

    然而原無跡就像是知道了笑笑和他系統的打算,手下的力氣越來越大,似乎想要將笑笑的靈魂束縛在這具身體中一般。

    他越是這樣,笑笑就越是掙扎。

    因為一下子使勁太厲害,原無跡的眼淚再次控制不住決堤,眼淚漸漸模糊了原無跡的視線,然而原無跡的手,卻依舊絲毫沒有松開的意思。

    這個畫面若是被人看到就會顯得很詭異。

    原無跡雙手纏著繩子,用繩子勒住了笑笑的脖頸,然而他眼中的淚意那樣洶涌,就像是被人控制住了,才被迫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脫離成功,請——】

    笑笑的系統才剛說了五個字,然後就見原無跡手中拿著一把造型奇特詭異的刀,對著了笑笑魂體眉心處,刺了下去。

    !!!

    笑笑和他的系統都沒想到,從始至終,原無跡想殺的從來都不是笑笑,而是佔據笑笑身體的這個任務者。

    他看似要殺了笑笑,卻是為了制造出危機引導任務者選擇自主離開。但是……踫到了他原無跡,又怎麼可能會讓這種人順利離開呢?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臨死之前,“笑笑”終于問出了內心的疑惑。

    明明都是任務者的,不說守望相助,這種一定要把隊友坑死的操作……

    “為什麼?看你不爽啊!我記得我說過的吧,別招惹我,否則我就殺了你……你難道以為我在說笑不成?”

    “笑笑”︰“……”

    誰都會以為你那是在說笑吧……

    笑笑極度無語,死不瞑目,他很想找原無跡好好聊聊,然而他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笑笑一死,他的系統就知道大事不妙,立馬用最快的速度跑路了。

    原無跡︰“……”

    至于嗎?

    其實原無跡對笑笑的系統還挺感興趣的,無奈這系統溜得快。

    原無跡抬起袖子擦了一下眼淚,剛剛眼淚流得太凶,他已經什麼都看不清了。

    用斬魂刺死那個任務者的時候,就是他淚水流得最凶的時候。

    整個畫面就很詭異……

    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原無跡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笑笑,又探了探她的鼻息,還行……人還活著。

    除了任務者“笑笑”很煩人,笑笑本尊到沒什麼讓人反感的地方。

    原無跡按了護士鈴,然後邊哭嘴里邊喊著讓人听不懂的話。

    護士一進來都嚇傻了,這陣仗……她還真沒見過。

    女孩倒在地上,脖子上是非常可怕的勒痕,而男孩從床上摔倒下來,滿臉淚痕,這一對……看起來怎麼這麼虐心呢?

    原無跡成功用自己的演技騙到了所有人,將自己的嫌疑摘除了。

    當然,在他晚上動手之前,他就已經弄壞了所有的監控設備,黑燈瞎火的,自然是找不到襲擊笑笑的人……

    笑笑回來後,她總覺得自己好像是失去了一段記憶,而且見到原無跡的時候,身體會明顯的顫抖。

    笑笑不太懂,為什麼……自己好像很害怕小圓子呢?

    秦木那天被送到醫院後,因為被礦泉水瓶子砸到了腦袋,他愣是被砸出了輕微腦震蕩。

    因為正好在一家醫院,原無跡也不知道是出于什麼心理,還特意去看了他。

    秦木自然是見到原無跡就火大,差點想沖上來和原無跡肉搏,但……他也就是想想而已。

    原無跡靠近他,輕輕說了兩個字︰“賠錢。”

    秦木︰“……”

    他現在哪里還有錢賠?

    秦木立馬就慫了。

    這之後,就算在醫院里見到了原無跡,秦木都是低著頭走的。

    秦木好不容易出院,卻沒想到方大小姐又再次找到了他。

    這次方大小姐沒想再把他關起來,而是直接廢掉了他的手。

    秦木︰“……”

    秦木各種意義上的不順,加上又負債累累,唯一能碼字的手都被方大小姐給廢了,他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慘,淪為了乞丐,乞討為生,然而他乞討還挑三揀四的,經常被地頭蛇打得很慘。

    “系統,離開這個世界吧。”

    這個世界因為原身根本就沒有願望,也沒有說要做到哪一步的,原無跡就是隨心所欲,完全按照自己的節奏怎麼舒服怎麼來。

    現在該收拾的人都被收拾了個遍,他也沒有再留在這個世界的必要了。

    【好的。】

    原無跡原本以為,當自己再睜開眼的時候,應該就回到系統空間了。

    然而事實上,這次的虛無空間,卻並不是他的系統空間,而是……

    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原無跡也說不上這到底是哪里。

    原無跡觀察了一下四周,然後……他看到了旁邊站著一個人,或者說,是一個靈魂。

    這個人原無跡也挺熟悉的,畢竟,他剛剛還用著他的身體。

    “是你?”

    “是我。”

    那道身影開口,聲音沙啞得厲害,完全不是在小世界里那樣清脆軟萌的小奶音。

    兩人就這麼一句簡單的打招呼後,就都沉默了。

    “你……不回去?”

    “回不去了……哦對了,你可以叫我小圓子。”

    小圓子看著原無跡,他的身上怨氣非常濃重,仿若凝成了實質。

    “如果我回去,會害死我爸媽和笑笑的。”

    原無跡︰“……”

    不得不說,小圓子的爸媽和笑笑確實都是愛他的。

    原無跡主動轉移了話題︰“我怎麼會在這兒?”

    “我邀請你過來的,為了感謝你。”

    小圓子看著原無跡很認真地開口︰“雖然你們這些任務者都只是為了任務,一次又一次地來打擾我,但……只有你的做法讓我出了一口氣,雖然用處不大,但現在我至少恢復意識了。”

    “你以前?”

    “嗯,我的心被怨念填滿後,我就成了怨念的化身,連意識都不清了。”

    見原無跡沒什麼反應,小圓子又繼續說道︰“那些人總想著攻略我治愈我,我就把他們全都殺了。”

    “你以前,應該是個很善良的人吧?”

    “或許是吧?”

    小圓子嗤笑了一聲︰“他們說,只有極善極純的人,才能產生巨大的怨念,我就是被他們選中的……”

    “他們,是誰?”

    “我不知道……也不重要了。”

    小圓子看著原無跡,他身上的怨氣依舊還是那樣的濃重,甚至是一靠近就讓人覺得不舒服。

    他一直都和原無跡保持了一段距離,似乎也知道自己這樣會給人帶去不適。

    “對了,我招你過來是為了給你感謝的。”

    “感謝?不是靈魂之力嗎?”

    “你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我沒有純淨的靈魂了,只有怨念。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更好的東西,而且還沒有中間商賺差價。”

    小圓子說著,就把手捅進了自己的胸口。

    原無跡︰“……”

    這作風……怎麼看著這麼眼熟?

    原無跡眼看著小圓子的手捅入自己的胸口,然後掏出了一顆被黑氣纏繞的心髒。

    “這是我的怨念之心,我已經不是人了,要心也沒有用,送給你吧。”

    原無跡剛想拒絕,就見怨念之心在小圓子的手中化作了一把黑色的寶劍,上面雖然依舊有黑氣纏繞,但給人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

    原無跡︰“……”

    好吧,他喜歡,拒絕不了。

    “這把由怨念之心化成的寶劍很厲害,但它傷人傷己,在你能完全使用他之前,慎用。”

    原無跡剛想問小圓子怎麼給自己,就見小圓子把寶劍……送入了他的眉心。

    然後他的眉心處就多了一個黑色寶劍圖案。

    “有緣再見吧。”

    說完這句話,小圓子轉身就走了。

    “你去哪兒?”

    原無跡提高了一些音量。

    “不知道……”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世界差不到就結束了,下個世界寫惡龍,無跡拿反派劇本

    昨天晚上寫到後來實在太困了,都忘記寫作話了,錯別字都抓了好幾遍,捂臉。不行,我得把那個作話補上。

    關于那個帶著古鎮穿回來的梗,是之前和小伙伴一起去合肥古鎮玩的時候,我們覺得景其實還算可以,但游人真的非常少,感覺完全沒有好好開發過。然後一邊覺得可惜一邊吐槽著應該怎麼怎麼開發,就不至于像現在這麼人少,感覺特別浪費。

    小伙伴的妹妹認為這里不比杭州景差,好好發展一下不得跟杭州一樣,我和小伙伴則是認為這古鎮和杭州的景完全不是一個類型,而且這里的地理位置跟杭州的地理位置完全不能比,但是這里可以像西塘那樣發展。

    然後我和小伙伴兩個就開啟了暢想模式,兩人越聊越嗨,說完之後都覺得自己很牛逼。

    小伙伴︰親愛的,開個文吧。

    我︰啥?

    小伙伴︰寫個文穿到現代呀,帶著古鎮,然後把古鎮打造出來不是很有成就感嗎?

    我︰(想了一下剛剛兩人的激情暢想)感覺這個可以有。不斷開發鎮子,搞旅游,當影視基地,然後各種發展吧啦吧啦,越想越美滋滋。哎,不行,主角一個人發展一個古鎮太累了。

    小伙伴︰帶著大家一起穿越啊。

    我︰對對對,還得弄一些隱居大佬在里面。

    小伙伴︰對啊,這些大佬可以先隱藏在里面,等到做了任務之後地圖不斷開放再找出這些大佬,多有意思啊,所以親愛的你什麼時候寫?

    我︰啥?怎麼又是我寫?你咋不寫?

    小伙伴︰你是知道我的,我就是個嘴強王者啊,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所以……

    我︰……

    我︰那你覺得寫男主好還是女主好?

    小伙伴︰當然是男主啊,女主在古代怎麼當鎮長?

    我︰我覺得要是個古人穿越到現在來,他可能不太懂怎麼營銷他的古鎮,所以弄個現代人穿到古代再穿回來吧。

    小伙伴︰可。

    又沿著河走了一段路。

    小伙伴︰要不還是女主吧?

    我︰說好的女主不好當鎮長呢?

    小伙伴︰我們女主可以穿越到女尊社會,然後從女尊社會穿回來的呀。

    我︰然後那些從女尊社會帶回來的小哥哥都特別守男浴K強 輩д鉲 澄幕 錒耪虻氖焙潁 乇鷲信  用塹南不丁br />
    小伙伴︰完美!所以你什麼時候寫?

    我︰……

    如果我跟小伙伴說,我把我們的腦洞就寫了這麼幾句話,她會不會打我呀?(抱頭

    先把這個梗留在這吧,以後有時間再開。其實想的時候真的挺開心的,但是我怕自己拿捏不住。

    感謝在2021-08-1323:30:13~2021-08-1423:36:5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五年高考三年玩耍23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