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徐徐,遠處的籃球場不斷傳來籃球拍打在地上的聲音, 看台後面是學生食堂, 穿著藍白色校服的學生, 進進出出。

    他的眼楮望向面前的少女,這一刻。

    眼里,心里, 全都是她。

    “季君行,你能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嗎?”林惜看著他輕聲問道。

    少年原本眉梢嘴角染著的笑意, 突然凝滯。

    他呆呆地望著林惜,不懂地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惜低聲說︰“季君行, 你應該知道我哥哥走了之後,我就是爸爸媽媽唯一的希望吧。”

    “我不能讓他們失望的。”

    季君行︰“你是怕我影響你嗎?”

    此刻他的心情就像是過山車在起伏,在她說出喜歡自己的時候,一下沖到了頂點,接著又一下落到了最低處。

    他有些緊張地看著林惜。

    季少爺參加過很多次計算機比賽, 就連老經沙場的帶隊老師都說過,沒見過比他更大心髒的學生。比賽前神態自然,比賽的時候沉穩冷靜。

    完全不緊張。

    但現在, 他居然該死的緊張。

    直到他看見林惜點頭, 少年立即抿嘴, 想要說話。

    誰知林惜嘆了一口氣, 輕聲說︰“其實不關你的事情, 是我自己的原因。看不見你的時候, 會想你在干什麼, 在課堂上也會走神。”

    季君行︰“……”

    所以,她這是在跟自己表白?

    在听到林惜的話之後,少年的笑意再次綻開。

    “那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在一起最合適呢?”季君行沒說,他想听林惜說。

    林惜看向他,少年清朗俊逸的眉眼,在溫暖的夕陽下,那樣飛揚。

    在年少時,遇到這樣的人,是她的幸運吧。

    “季君行,一起考清華吧。”

    她沒正面回答他這個問題,反而是許下一個承諾。

    她這麼說,反而讓季君行松了一口氣。

    一起考清華是吧,不就是再等兩年。

    他心下一松,仰著臉望著她,他故意問道︰“如果我沒考上清華呢?你是不是就不喜歡我了?”

    林惜愣了。

    這個問題,她還真的沒有考慮。

    隨後她立即搖頭,認真地說︰“怎麼可能,老師說我們學校年級前五十都有上清華北大的希望。”

    “所以你是希望我考上的對吧。”

    林惜毫不猶豫地點頭。

    她是希望他考上,希望他們一起去所有學生夢寐以求的那個最高學府。

    她希望能跟他在一起。

    季君行看著她松軟的長發落在耳邊,臉上乖巧又堅定的表情,心底早就軟化。他忍不住伸手在她頭頂摸了下,“放心吧,我會考上的。”

    等他起身準備站起來的時候,因為蹲太久,腿麻地沒了知覺,一起來才發現不對勁。

    季君行想強行站起來撐住,誰知一逞強,反而整個人失去了重心。

    林惜見狀覺得不對,伸手拉他,可是少年高大的身軀已經倒了過來。

    季君行整個人壓了過來,即便他強行用手臂撐在她坐著的椅背上,yh還是不可避免地半壓在林惜身上。

    一陣微風飄過,空氣彌漫著說不出的甜香。

    季君行這樣靠近她,竟是不知道這是她身上的味道,還是校園里的花香。

    林惜鼻尖撞在他的胸口。

    酸酸的,差點兒撞出她的眼淚。

    她咬著唇,聲音嗡嗡地問︰“季君行,你沒事吧?”

    少年終于撐起yh,扶著旁邊的看台椅子坐了下來。一時間,兩人都沒說話。

    過了會,少年懶散支在那里的長腿,恢復知覺,那股子酸麻勁兒徹底消息,他摸了摸鼻尖,正經說︰“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

    剛說過要等人家,結果轉頭撲了個滿懷。

    嗯,確實有點兒……

    林惜大概猜到他是因為半蹲著太久,腿腳麻了。

    她點點頭,“我相信啊。”

    季君行側著臉看向她,臉上掛著懶散地表情,撲哧一聲輕笑,“你喲,怎麼那麼乖。”

    說著,他手指捏了下她的耳垂。

    林惜臉頰微微泛紅。

    此時,季君行收回自己的手指,少女耳垂薄潤溫熱的觸感還留在他的手指間。

    一股說不出的氣氛,彌漫在兩人之間。

    那種看不見,能感受的感覺纏繞著他們。

    終于,季君行打破了沉默,他輕聲說︰“我以後能跟你一起吃飯嗎?”

    林惜目光投向他,季君行正好轉頭,兩人視線撞上。

    他輕咳了一聲,口吻隨意地說︰“就是作為普通同學吃飯的那種,謝昂還有江憶綿他們都能參加的。”

    “可以呀。”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季君行再次問道︰“看電影呢?”

    他視線看著正方,余光卻是喵向她的。

    “我就是經常找不到一起看電影的人,我喜歡的類型,謝昂他們嫌太悶。”

    林惜雙手托著腮,輕聲說︰“我連自己喜歡的電影是什麼都不知道。”

    季君行望向她。

    少女有些窘迫,解釋說︰“你知道我們那個地方,縣城只有一家電影院。”

    況且她一直只在意讀書,連自己的興趣愛好都沒有。

    她望著季君行,發自真心地說︰“有時候我反而羨慕像你這樣有真正喜歡的東西的。”

    “你知道我喜歡什麼?”季君行饒有興趣地問。

    涼風吹著,他們坐在看台上這樣安靜自在的聊天,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怡然。

    “計算機啊。”林惜說,“我在你家看見你得過那麼多計算機的獎杯還有獎牌。如果不是喜歡,一定不會這麼堅持吧。”

    季君行沒想到她會這麼了解。

    他雙手撐在大腿兩側,長腿隨意地搭在面前的過道,彎了下嘴角,“嗯,是啊,很喜歡。”

    如果沒有喜歡,不會堅持那麼久。

    林惜偏頭看向他,對于他的過去十分好奇,忍不住問︰“你為什麼會喜歡計算機啊。”

    “是因為數學吧。”他輕笑著說︰“我很小的時候就對數字敏感,家里把我送去學珠心算。我很喜歡,有時候放學寫完作業就開始做珠心算,甚至連放假都不愛出去玩。後來有一次我爸一個清華教授朋友來家里做客,他見我在做題,問我有趣嗎?我說很有趣,結果他告訴我,還有更有趣的。”

    林惜听著他的話,此時少年嘴角一彎。

    “那個教授用他隨身帶著的筆記本電腦,編了一個解珠心算的程序。我親眼看見他在電腦上敲下每一個字母和數字,然後他用這個臨時編寫出來的程序,徹底打敗了我。那時候,我很震撼。”

    大概就是初見時的驚艷和震撼,讓他一下喜歡上了計算機。

    林惜認真地看著他,眼楮一眨不眨,暖色夕陽下,他周身染著一層淡淡金色,神色雖淡,可是他漆黑的眸子那樣明亮,仿佛有星辰覆在里面。

    連林惜都被他感染上,或許,這就是真正的熱愛吧。

    在提到的時候,眼楮里便是星辰。

    “那你放棄計算機,後悔嗎?”林惜終究還是沒忍住。

    季君行不說話了,他雙手繼續撐著椅子,看著遠方。

    林惜終于開口說︰“我听阿姨說過,我知道你是因為內疚才放棄的。季君行,如果你還喜歡,不該這麼放棄。況且遲遲很喜歡你的獎杯,他那天帶我去看的時候,一直很驕傲地在跟我說,哥哥有多厲害。”

    她的話,讓身邊的少年微微動容。

    直到她抿嘴,輕聲說︰“我還沒親眼看過你拿冠軍呢。季君行。”

    周五在所有學生的期盼中到來。

    謝昂這一周都沒來學校,他姐怕他修養不好,干脆給他請了一個星期的假。

    下午第三節 課下課,陳墨問道︰“阿行,這周一起去看謝昂吧。這小子在家快憋死了。”

    “天天打游戲也會無聊?”季君行靠在牆壁,中性筆在他手指間翻轉。

    他說話的時候,眼楮是望著前面的林惜。

    自打昨天說開了之後,今天一天到現在,她又沒跟自己說話。

    陳墨笑了起來,又問了他一遍去不去。

    季君行點頭︰“去啊。”

    隨後,他視線轉向前面,直接喊道︰“林惜,江憶綿。”

    本來正趴在桌子上搗鼓數學題的江憶綿,一听後面季少爺在喊,立即轉頭︰“怎麼了?”

    “周末去看謝昂,一起去吧。”

    他說完,別說江憶綿愣了,旁邊陳墨都驚呆了。

    好在他不緊不慢地說︰“上次謝昂不是打賭輸給你,這周末正好我請客,一起去看謝昂,順便吃飯吧。”

    這麼一說,江憶綿腦袋點得跟搗蒜似得,“好啊,好啊。”

    “林惜,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吧。”她生怕林惜不去,挽著林惜手臂就說。

    林惜雖然沒轉頭往後看,卻能想到他此時嘴角的得意。

    她只得點頭,“好呀,一起去吧。”

    于是,放學的時候,季君行把林惜攔住,讓她跟自己一起回家。

    “你都不知道謝昂家住在哪里,今晚你去我家里住,明天我們可以一起去看他。”

    他說得理直氣壯。

    就在他等著林惜回話的時候,少女終于點點頭。

    于是,他們一起坐車回家。

    到了季家,季路遲自然又是一陣開心,吃飯的時候都不用人催,乖巧的不得了。

    第二天,他們約定好下午兩點到謝昂家里。

    所以一點半的時候,季君行讓家里的司機送他們過去。

    謝昂家跟季家離得不遠,他家雖然比不上季家這樣的別墅,也是高檔小區。

    季君行和林惜到樓上的時候,季君行直接按了門鎖,開門進去。

    沒想到,江憶綿和陳墨還有高雲朗都已經到了。

    幾人沒坐在沙發上,而是盤腿坐在地毯上。

    他們進去的時候,謝昂正在大喊,“江憶綿,你別把薯片吃得掉在地上,我姐回來要是發現,會打死我的。”

    “那正好,我很想看見你被打死。”說著,江憶綿 嚓 嚓地開始吃薯片。

    至于另外兩個少年,一人面前一罐雪碧。

    謝昂看著季君行驚訝地說︰“阿行,你怎麼和林惜一起來的?”

    “在樓下正巧踫見了。”季君行面不改色地說道。

    謝昂又起身去端水果和拿零食招待他們。

    “你們總算來陪我了,我這幾天在家憋死了。”謝昂抱怨道。

    高雲朗哧地一笑,淡淡道︰“現在知道上學是多麼好了。”

    謝昂點頭贊同。

    幾人隨意地聊天,氣氛和諧又融洽。

    直到季君行看著正在 嚓 嚓吃薯片的江憶綿,狀似不在意地說︰“江憶綿,我記得你高一的時候,參加過北京市的英語演講比賽對吧。”

    江憶綿嚼東西的嘴巴停住,愣愣地看著他,隨後點頭。

    “那正好,林惜這次也想參加,你幫她補習補習吧。”

    季君行懶懶地說道。

    江憶綿瞪大眼楮,看向林惜,“親愛的,你要參加演講比賽?”

    林惜沒想到季君行會當眾說出來,她只得點頭承認。

    “沒事啊,我肯定幫你的。”江憶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你包在我身上的模樣。

    反而是旁邊的謝昂愣住,琢磨了半天,說道︰“不對啊,阿行,人家林惜參加比賽,你怎麼知道的。”

    “剛才在樓下的時候,隨便聊到的。”

    陳墨和高雲朗听著這話,對視了一眼,這樓下發生的事情還真多啊。

    隨後季君行看著江憶綿又說︰“你數學不是挺差的,正好林惜能幫你補習,你們互幫補助吧。”

    江憶綿雖然對季君行沒什麼非分之想,可是被大帥哥當眾指出缺點,她垂死掙扎道︰“我,我數學只是有點兒差而已,哪里就挺差的了。”

    “算了,大綿,你就承認吧。”謝昂笑嘻嘻地打擊她。

    江憶綿立即眼楮瞪大,喊道︰“你滾吶。”

    “有缺點就要改正,阿行說的對,你幫林惜補習英語口語,林惜幫你補習數學,你們互幫互助。”

    這麼說,江憶綿倒沒那麼生氣了。

    她笑著望向林惜,微撅著唇,認真地說︰“那當然了,我以後是要跟林惜一起考清華的。”

    話音剛落,季君行猛地轉頭看向林惜。

    就連林惜都一愣,她,她只和他一個人這麼約定過呀。

    “林惜,對吧。”誰知無意中害了林惜的江憶綿,此刻,還天真地沖著林惜求認同。

    旁邊少年目光灼灼,盯在林惜身上,眼看著就要把她皮膚灼穿一個洞。

    林惜只得低頭,含糊地嗯了一聲。

    “這樣,我們弄個學習小組,名字就叫清華小分隊。”江憶綿興致盎然地說道。

    她還覺得特地自豪,“參加我們這個小分隊的人,必須以考清華為目標。”

    她這麼興致勃勃地提議,其他幾個男生完全沒什麼興趣,江憶綿只得向林惜求助道︰“林惜,你是要加入我的小分隊的是吧?”

    林惜猶豫了下,看著她哀求的表情,點頭,“嗯,我加入的。”

    “太好了,恭喜你,成為小隊的第一個成員。”江憶綿環視了他們四個男生,下巴微抬,“你們還有加入的嗎?林惜已經加入了哦。”

    終于,季君行懶散地聲音響起,“算我一個。”

    其他三人都沒想到,季君行居然要主動跳火坑。他們一臉懵逼地看著他,這麼幼稚的小分隊他都願意加入。

    阿行這是傻了嗎?

    “你們不加入嗎?”見本以為最難搞定的季少爺都搞定了,江憶綿再接再厲。

    于是另外三個,紛紛勉強同意進入這個他們都覺得挺傻的小分隊。

    最後謝昂垂死掙扎地說︰“我覺得這個清華小分隊是不是太高調了點兒,要不咱們換個名字吧。”

    “不行,我們目標是清華。”江憶綿斷然否決。

    隨後,季軍行淡淡說︰“那叫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小分隊吧。”

    這個低調又莫名裝逼的名字,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同意。

    江憶綿舉起面前的雪碧罐子,“慶祝一下,我們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小分隊正式成立,咱們說好了,誰要是考不上清華誰是狗。”

    這一下,可把謝昂的好勝心激了起來。

    他舉起雪碧,“誰考不上誰是狗。”

    雖然其他四人是在這兩個幼稚鬼半強迫下,舉起雪碧罐子。

    可當江憶綿喊出那聲加油時,前一刻的玩笑,竟有了幾分認真的味道。

    林惜很少有這麼心情澎湃的時候,她望著周圍的好友,直到她放在矮桌下的手,被一只手緊緊握住。

    彼此年少,未來尚且長路漫漫。

    在他們每一個人都在追逐著未來的道路上,努力著,奮斗著。

    不枉這一場青蔥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