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惜, 看看你這個小臉。”江憶綿心疼地看著林惜。

    一轉眼過了春節, 整個團隊成立大半年過去,他們的成果已經初見模型。只是團隊里的每個人, 眼瞧著, 都瘦了好多。

    因為春節的時候, 江憶綿跟父母去了美國探望自己的爺爺奶奶,所以一整個寒假都不在。

    這次她一回來,看見林惜嚇了一大跳, 真的瘦了太多。

    再一看別人,各個都瘦的特別明顯。

    江憶綿低聲說︰“季君行是不是又瘋了?”

    自從跟季君行工作之後,江憶綿才知道這人有多工作狂, 以前在高中的時候, 覺得他天天懶懶散散,居然還能考年級第一,還能各種計算機比賽拿獎,簡直不公平。

    現在一起工作了, 才知道,人家是表面懶散,私底下不知多努力。

    遇到技術難題的時候, 實驗室的燈整夜整夜地不關。

    林惜無奈地說︰“他沒瘋,只是我們馬上要進入公開參展階段, 不管怎麼說, 要在這個月底保證整個系統的完美運行。”

    因為今年有個全球醫療。醫藥項目大賽在北京舉辦。

    學校方面已經推薦他們去參加這個比賽, 這個比賽可不是那種只針對大學生創業項目的比賽。而是面向社會、面向全球的比賽, 據說不僅是國內眾多創業公司準備參加,美國那邊也會來很多實力強勁的團隊。

    屆時肯定會有很多投資公司或者天使投資人,尋求能投資的項目。

    之前陳墨幫季君行拉了幾次投資,不過都被他拒絕了。因為那些人要求的條件不是太高,就是跟他的理念不符合。

    他是想將strea當作事業在努力著,有些投資人,他只想迅速搞些項目,然後進入幾輪融資,最終達成上市尋求回報率的機會。

    雖然對于投資人來說,這個想法沒錯。

    但是太著急了。

    季君行不僅拒絕了外面的投資,更是拒絕了季選恆伸來的橄欖枝。

    氣得季選恆笑著罵他︰“你以為是因為你是我兒子,我才投資你這個項目的?老子是看中它。”

    季君行懶懶散散地表示,他知道,只不過他要給他的‘小政醫生’找個最合適的投資人。

    季選恆性格不算霸道,還是被他這番話氣笑了。

    “難不成我還會干擾你們做技術不成。”

    不過這個問題,他們談過一次之後,算是不了了之。好在整個strea團隊的成員,都不是急躁的人,季君行沒決定下來,他們專心做技術,力求把他們的‘小政醫生’做到最好。

    三月底的時候,有一家國內知名科技周刊,聯系計算機學院,想要做一期關于大學生創業的專題,他們之前已經連續做了其他幾個學校的專題,打算把清華作為最後一期的壓軸專題。

    這家科技周刊在國內的影響力不小,院里挺重視的,系主任讓老師推薦項目上去。

    最後,季君行他們被不少老師推薦。

    他們這個項目做了這麼久,學院其他老師多少都指導過,大家對這個都挺重視的,況且這幫孩子一直以來的努力,他們看在心里。

    期刊那邊的編輯跟江憶綿對接了工作,將當天拍攝的流程告訴江憶綿。晚上的時候,江憶綿過來實驗室,她說︰“劉老師已經跟我敲定了流程,跟大家說一下哦。明天他們會過來實驗室拍攝,到時候會給大家拍照,你們不用太在意,當作平時工作的模樣就好。劉老師準備了一些問題,你們隨意回答就好。”

    “至于季大神你,你是團隊創始人,劉老師會重點跟你交談。到時候在實驗室拍照之後,他們會給你單獨拍照,到時候麻煩你穿上襯衫,反正怎麼帥怎麼來吧。”

    “還要穿襯衫?”季君行皺眉,輕吐了兩個字︰“毛病。”

    這半年來,一向講究的季少爺,不是t恤就是套頭衫,怎麼舒服怎麼來。本來學校讓期刊的人來實驗室拍照,他不太開心,不過江憶綿勸他,目前他們的項目已經到了尾聲,確實應該開展宣傳。

    酒是香,但是必須要被人聞到,才會有人想買。

    他這才會答應的。

    江憶綿無奈道︰“人家可是國內知名的科技周刊,多少業界大佬接受過他們的專訪。對了,我還看過你爸那期專題,坐在他自己辦公室里,背後是大落地窗,窗外可以俯瞰整個北京。”

    “多有氣勢。”

    季君行對于她這個描述一點兒沒在意,只是听到她說起他爸的時候,立即問道︰“你沒跟這個什麼劉老師,提起我爸吧?”

    “當然沒有。我知道輕重,要是提你爸,估計整個專題的方向都會偏離。我可不想看見虎父無犬子這種標題。”江憶綿自己作為新聞系的學生,當然明白,追求新聞噱頭的道理。

    這個專題是介紹他們strea團隊的。

    “少爺,襯衫,麻煩一下。”江憶綿雙手合十。

    誰知季君行朝她瞥了一眼,扔下兩個字︰“不穿。”

    說完,他轉了下椅子,把背影留給江憶綿。

    江憶綿哪敢強迫他,可憐地沖著林惜使了個眼色。林惜做了個了解的手勢,低笑一聲。

    沒一會,其他人去吃飯,實驗室留下季君行和林惜。

    林惜站起來,走到他椅子上,趴在椅背上,盯著電腦看了好一會。

    “累不累。”季君行微仰頭,看著她。

    林惜搖搖頭,反而是伸手捏了捏他的脖頸,低笑著說︰“你呢?”

    “還行。”季君行輕聲道。

    如今眼看著‘小政醫生’進入收尾階段,要忙的事情反而更多。因為做出來的人工智能系統,最終還是要推向市場。

    林惜伸手給他捏了捏脖子,季軍行柔柔一笑,剛笑完,猛地站了起來,擒住林惜的唇,吻了下來。

    待這個悠長的吻結束時,林惜仰起頭,眼楮里霧蒙蒙,蘊著水霧般。

    明亮又惹人憐愛。

    “你真的瘦了。”季君行的手掌在她腰身上輕輕一量,有些心疼地說。

    林惜︰“褚茜茜她們不知道多羨慕我呢,沒刻意減肥就瘦了下來。”

    “這有什麼可羨慕的。”他微微皺著眉頭,低聲說道。

    林惜低頭看了一眼他松松垮垮的褲子,這人天生的細腿,自然不會了解,女孩對于減肥的迫切心情。

    “好像好久沒看見你穿襯衫了哎。”林惜打量了他身上的連帽衫,簡單隨性。

    季君行挑眉,輕嘲道︰“我就知道江憶綿肯定要把你搬出來。”

    林惜伸手輕輕在他臉上揉了一下,哄道︰“你當是穿給我看好不好。”

    她有些懷念地說︰“上次你穿襯衫,還是那次晚會上拉小提琴。”

    那個場景恐怕是林惜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他站在台上,將她輕輕拉住,當著所有人的面,吻了她。

    “是真的想看?”季君行好笑地問了聲,林惜點頭。

    第二天,《時代科技》雜志的人,到了學校。他們拎著攝影器材上來的時候,引起不少學生的關注。

    這次來采訪的是一位劉姓編輯,就是江憶綿口中的那個劉老師。

    她在看見季君行的第一眼,那種流yh的驚艷,實在太明顯。

    畢竟一個年輕的清華在校生創業者,本身就很值得關注,如今一見面,發現還是一個擁有一張讓人驚艷面孔的年輕人。

    作為從業多年的編輯,劉倩立即看到了他身上的巨大話題度。

    年輕、英俊、名校,一旦他成功,他必將引起極大的關注。

    在國外,有很多年輕的創業者,那些科技公司的老板,從哈佛、斯坦福這些名校輟學,書寫了一個一個浪漫又傳奇的創業故事。

    劉倩安排攝影師給眾人拍照,雖然是拍攝他們工作時的場面,不過一個個都是工科生,成天待在實驗室,哪里這樣面對過鏡頭。

    向森緊張地跑出去抽了好幾根煙。

    至于柯植,他一度拒絕拍攝。

    最自然的就屬林惜和季君行,林惜之前參加過電視節目錄制,那個陣仗可比這個要大。至于季君行,他從小參加比賽出身,緊張這兩個字,壓根沒出現在他人生字典里。

    就算攝影師很有經驗,還是花了好幾個小時,才拍攝結束。

    因為之前拍攝的時候,劉倩一一采訪了幾個隊員。

    等其他拍攝結束,季君行去換了一件衣服。他回來的時候,陳墨先看到,立即吹了一聲口哨,喊道︰“阿行,帥啊。”

    所有人被他的聲音吸引地轉過頭。

    站在門口的季君行,重新換了一件純白色襯衫,襯衫的版型十分貼身,不管是肩膀還是胸前,妥帖又契合。等他慢慢走過來的時候,拍攝團隊帶來的打光燈照在他身上,襯衫里隱藏著的暗銀線,帶著隱隱的閃耀。

    白襯衫大概是檢驗男神的標準之一。

    劉倩大喜,趕緊讓攝影師給他拍照。隨後兩人在一旁開始采訪,劉倩給他準備了不少問題,畢竟是科技期刊的編輯,她問出來的問題,頗有水準。

    看得出來,在來之前,她對‘小政醫生’這個項目做過不少了解。

    待問到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她莞爾一笑,低聲說︰“像你們這樣長期泡在實驗室里,想必大學里很多的樂趣都沒有享受到,會不會覺得遺憾呢?”

    “不會。”季君行毫不猶豫地說。

    “如果在大學不談一場戀愛,也不會覺得惋惜?”劉倩又問道。

    季君行眼尾一挑,扯了扯嘴角,低聲說︰“誰說我沒談戀愛的。”

    說著,他朝站在不遠處,正在跟向森交流的林惜看了一眼。

    劉倩沒想到他會是這個回答,等知道林惜和季君行是一對情侶時,她倒沒那麼驚訝了。因為剛才拍照的時候,她發現這個實驗室里唯一搞技術的女孩,居然長得這麼漂亮。

    采訪結束之後,季君行和江憶綿送他們下樓。

    到了實驗樓大廳的時候,正好遇到喬利安和沈鵬宇兩人,他們的實驗室跟季君行他們的雖然不在一層,卻是在一棟樓里。

    沈鵬宇望著這浩浩蕩蕩地一群人,心底又惱火又嫉妒。

    待他們走後,沈鵬宇低聲說︰“利安,這件事你就打算這麼算了嗎?”

    之前雜志期刊提出做專題的時候,沈鵬宇得知這個消息,到學院里跑上跑下,就是希望能拿到這個項目。他跟喬利安今年是研究生最後一年,他們的團隊里不少人都要畢業了。沈鵬宇自然想將整個團隊保留下來,可是他們一直沒什麼核心技術,整個團隊看似盈利,但是整個項目跟現在市場上其他項目的同質化太嚴重。

    這次他想拿到這個專題機會,最好能找到投資者。

    誰知最後這個專訪,被季君行的strea拿下了。他們都是計算機系的創業團隊,學院里能提供的資源這麼些,原本他們走在前面,現在strea似乎要後來居上了。

    “不然呢?”喬利安面無表情地說。

    他雖然表面不在意,可是被一個本科學弟這麼壓了一頭,他怎麼可能開心得起來。

    “我听說他們在做的項目是醫療ai。”沈鵬宇低聲說,雖然每個團隊的項目在沒曝光之前都是保密的,但是人多口雜,季君行他們做的東西,不算秘密。

    喬利安皺眉,低聲說︰“醫療ai?哪個方面?”

    “好像是醫學影像,據說是用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提高醫療影像讀片效率,以及準確率。”

    在听到這個時候,喬利安點頭,倒是挺贊同地說︰“這個概念不錯,之前我在美國交流的時候,不是還跟你說過。”

    被他這麼一提醒,沈鵬宇驚訝地睜大了眼楮,“你提到過?”

    “也不是提到過,只是這個技術當時國內沒有條件,美國那邊幾家大公司和實驗室在研究。現在國內的人工智能也開始發展,季君行走得確實比咱們遠。”

    “你怎麼還長別人志氣了。”沈鵬宇抱怨,不過他倒是留了個心眼,把喬利安這句話記了下來。

    專題是在下個月才出刊,不過劉倩先給季君行發了一份邀請,《時代科技》作為承辦方,舉辦了今年的高科技論壇的晚宴。這些論壇本身就有不少科技大佬參加,這樣的晚宴,更是會雲集不少業內人士。

    陳墨知道這件事之後,強烈要求季君行參加。

    他激動地說︰“這個高峰論壇每天都有大佬出席,還會發表演講。晚宴估計不少人肯定會參加,就當是去交流交流也好。”

    “你要是不去,讓我去。”陳墨立即表示,不過他說完,還說︰“不過你要把林惜借給我一晚上,我沒女伴。”

    “滾,老婆有隨便亂借的嗎?”季君行怒起,踹了他一腳。

    周圍人被他這聲脫口而出的老婆,逗得大笑,陳墨一邊躲一邊喊道︰“要麼你自己去參加。”

    最後,季君行還是決定自己參加。

    畢竟‘小政醫生’確實到了收官階段,他必須要給他的心血找到一個合適的投資人。

    在得知季君行想帶著林惜一起參加的時候,劉倩又給他們送來了一張請柬。

    因為這種晚宴,是一人一張請柬。

    林惜沒拒絕,不過她卻在糾結那天穿什麼。

    褚茜茜在得知她要出席那種晚宴,立即說道︰“林惜,不是有那種專門租晚禮服的地方,我幫你問問啊。”

    “別租什麼雜牌子,最好是有質感的,那種地方,穿太差肯定不行。”葉珂說道。

    誰知等衣服租回來,她發現,說好的九成新,壓根是騙人的。

    一看就是被人穿過好多次。

    褚茜茜氣得要打電話罵人,林惜愁的頭發都白了。

    正好季君行給她打電話,讓她下樓。

    林惜下去之後,見他是開車過來的,她一上車,車子發動,她趕緊問︰“我們要去哪兒?”

    她還在想著,怎麼補救衣服的事情。

    倒是季君行一臉輕松,淡淡道︰“去了不就知道。”

    季君行帶著林惜到了一個藝術街區,周圍牆壁上都是各種涂鴉,格外有潮流範兒。他們把車子停在樓下。

    等到了三樓,前台姑娘見來了人,立即起身。

    季君行報了個名字,前台微笑著把他們領著往里走。

    一直走到最里面的一個房間,推開門,林惜率先看到擺在最里面靠牆壁的一排衣服,室內耀目的燈光下,那些衣服仿佛散發著光芒。

    “人帶來了。”季君行伸手牽住林惜。

    早已經等在里面的人,趕緊拉著林惜,一個平頭男上下打量著她,“不錯,身材很高挑,可以穿長禮服。”

    林惜這才知道,季君行早幫她安排了晚宴要穿的衣服,以及妝發。

    “你放心,季夫人是我們這里的,她每次出席晚宴的妝發以及衣服,都是我們替她準備的。”

    這是一間造型工作室,平時不是為明星服務,就是給一些貴夫人提供裝扮建議。

    季君行早就想到,林惜第一次參加這種晚宴,肯定不會準備,于是打電話問了溫璇。溫璇倒是爽快,不僅給他約了時間,連錢都替他付了。

    美其名曰,是希望她未來兒媳婦的第一次晚宴亮相,一定要完美。

    女人梳妝打扮,沒幾個小時,是完成不了的。

    季君行一直坐在沙發上玩手機,還抽空打了幾局游戲。就在打到一半的時候,旁邊的化妝師突然說︰“季少爺,你看看怎麼樣啊?”

    他眉頭微皺,剛想說不用這麼喊他。

    可是一抬頭,站在對面的姑娘,吸引了他所有目光。

    林惜長發盤在頭上,水晶發飾在烏黑頭發上,漂亮晶亮。她身上穿著一件抹胸晚禮服長裙,雪紡材質的長裙,即便周圍無風,也生出了幾分仙氣飄飄。

    她雪白的肌膚裸yh在外面,白得發光。

    手機里游戲的聲音還是沒斷,他眼楮直直地望著她。

    終于,他低聲一笑,輕聲說︰“你是小仙女嗎?”